第205章 迷失者

第205章 迷失者

熱門推薦:

這人形怪物忙著鬆手,剛要落地站穩,突然感覺不妙,忙著抬頭,卻見公羊玄控制著的玻璃鏡子流再次轟了下來。

上百面的玻璃鏡子一次性的轟了下來,它避無可避,瞬間便被無數的玻璃鏡子淹沒,刺耳的碎裂聲持續不斷。

這一輪鏡子攻擊結束,它已經站立不穩,跪倒地上,王宣放開手上抓著的徐堅,背後鬼翼一扇,再次撲上。

這人形怪物後背里,十幾枚黑紅龜殼出現,如疾雨暴射。

王宣早有防備,鬼翼一遮,這十幾枚黑紅龜殼盡數被鬼翼擋住,感受這十幾枚黑色龜殼暴射過來的力量他就明白了,這人形怪物雖然強大,但到了現在,終究是油盡燈枯,它已經是強弩之末。

不過他並沒有絲毫大意,以防止它是偽裝誘騙自己上當,用鬼翼遮擋黑紅龜殼,除了與雙臂融合形成魔獸巨臂的兩根金屬觸手外,另兩根金屬觸手出現,凌空抽了過去。

人形怪物伸出雙手,剛剛將抽過來的金屬觸手抓住,王宣已經出現在它的面前,右邊的魔獸巨臂當頭砸了下來。

它知道抵擋不住,勉強橫移身體,想要避開,王宣的魔獸巨臂跟著改變方向,橫掃過去,啪地一聲,掃在它的腦門上,這怪物長得像烏龜一樣的腦袋立刻塌陷扭曲,表面覆蓋著的黑紅色硬殼盡數碎裂。

王宣左邊的魔獸巨臂緊跟著落下,由上往下,不地擊在它腦門上。

這一下,直接將怪物的頸脖打斷,將它的腦袋拍進胸腔內,消失不見。

它的胸膛原本就破破爛爛,現在將它的腦袋拍了進去,這股大力在它的胸膛處炸了開來,後背處的硬殼一片片的撕開血肉疾飛出去,裡面的椎骨、肋骨盡碎。

看著它身體不規則的扭曲倒了下去,一團白色光芒出現,王宣這才長長吁出一口氣。

這傢伙不只實力恐怖,生命力更是頑強,一直到現在,它才算是真正死了。

出現的白色光芒里,有濃冽的生命氣息在掙扎著,不過很快便被冥冥中的力量抹去,化為純粹的能量,其中一部分被他右手內的白色光芒汲取,還有一部分則被他身體里鬼翼吸走了。

剛剛一戰,損耗體能有些嚴重,王宣看向四周眾人,卻見他們身體上受到的傷口裡都在發著澹澹的白光,顯然他們在受傷后都立刻喝下了治癒之水,力求在最短時間內恢復傷勢。

處於這地獄塔內,處處都有兇險,誰也不知道接下來會有什麼危險。

右手一伸,金屬觸手延伸出去,將那四分五裂的地獄小丑臉上戴著的小丑面具取了下來,現在他們有了兩個小丑面具,喬敬平死了,他們只需要再取得四個小丑面具,就能離開了。

喝了治癒之水,黃慶之身上被打出來的十幾個血窟窿很快就癒合了,他長長嘆了口氣,看著變成了無頭屍體的喬敬平,喃喃道:「老喬,想不到你會被墮落者殺死。」

王宣忍不住道:「這墮落者到底是什麼?」他用圖鑑之眼無法捕捉到這墮落者的資料,只能猜測他應該是被孵化獸反噬失去了理智的人,最後裡面鑽出來的人形怪物有可能就是這孵化獸的真實模樣。

黃慶之嘆了口氣,才道:「墮落者和我們一樣,原本都是擁有孵化獸的人,只是他們已經被孵化獸完全反噬了,我們將他們稱之為墮落者……都說了在這地獄塔待久了,容易被孵化獸反噬,但是並不是每一個人都知道的,特別是以前,很多人不知道,進入了這裡,結果出事了,變成了墮落者。」

王宣聽到這裡,微微吸了口氣。

徐堅介面道:「王宣你應該也知道,想要進入一樓的北區,需要地獄犬之牙作為通行證,而這地獄犬之牙,就隱藏在這地獄塔里,為了取得這地獄犬之牙,或別的原因,比如像我們想要來取這地獄小丑面具,而且最可怕的就是這個地獄塔內部,與百鎮相通,平均一個鎮有一個進入地獄塔的人變成了墮落者,這就有一百個,就算現在有很多鎮已經毀滅了,我們往少的算,就假設還餘五十個鎮,那也是五十個墮落者,這才是真正可怕的地方。」

聽得這話,連王宣都變了臉色。

這地獄塔內部的空間是相通的?百鎮進入地獄塔的人或墮落者都有可能在這裡碰到?

黃慶之吶吶道:「一般臻態也根本沒膽量或實力進入這裡,能來這裡的,基本上都是超態的強者,就算是普通的超態強者,一旦被孵化獸反噬,變成怪物,實力也會強大很多,這人沒有變成怪物之前,最多也就是普通或中等實力的超態,但變成怪物后就可怕了。」

黃慶之一邊說一邊搖頭,臉上露出心有餘季的神色,然後不時抬頭四顧,就怕又出現新的墮落者。

萬芊盈沉聲道:「不要多說了,先快點離開這裡,這裡剛剛動靜鬧得這麼大,很容易引來新的墮落者。」

她一邊說一邊便匆匆忙忙的走到了喬敬平的無頭屍體邊,解下了他腰間系著的儲物腰帶,道:「他的遺物,我先暫時保管,等待會出了地獄塔再說,都不要擔擱時間了。」

徐堅上前幫忙,將喬敬平身上餘下的四件幽靈套裝也都取了下來,一併塞進喬敬平的儲物腰帶里,交給萬芊盈暫時保管。

之後六人便迅速離開這裡,順著通道繼續往前。

有了喬敬平的教訓,眾人越發謹慎小心,王宣取出一瓶初級夜視之水喝了下去。

這種夜視之水喝下去后,六個小時內,可以在黑暗中視物,雖說眾人都拿著照明水晶,但終究不如直接夜視方便。

很快,他們再次遭遇到了地獄小丑。

這一次同時出現了兩隻地獄小丑,一左一右,從黑暗中出現,朝著他們沖了上來。

眾人全力以赴,都不再隱藏實力,想要速戰速決。

公羊玄徑直就召喚了上百塊的玻璃鏡子,一塊接一塊的玻璃鏡子從天而降,化為瀑布,直接將左邊衝上來的地獄小丑砸死。

這地獄小丑的實力遠遠不如墮落者,如何能抵擋這恐怖一擊。

另一隻地獄小丑被徐堅和唐若羽聯手重創,最後被黃慶之揮出去的風刃腰斬。

「還差兩個,快了。」

萬芊盈雙眸微微泛光,眾人待在這地獄塔,就算是超態強者都提心掉膽,就怕再次遭遇恐怖的墮落者。

還好接下來並沒有再碰到墮落者,眾人繼續往裡走了約上百米后,碰到了第五隻地獄小丑。

王宣擁有夜視能力,當這隻地獄小丑出現在二十米之外的時候,他就提前發現了,當先發動攻擊,眾人緊跟著一擁而上,最後王宣控制著四條金屬觸手,將這地獄小丑纏住,成功絞殺,獲得了第五個地獄小丑面具。

「還差最後一個。」徐堅輕輕吁出一口氣。

萬芊盈一言不發加快步子往前,王宣朝著前方看去,突然發現前方百十米之外,是一面巨大石牆,他們順著這通道,走到了盡頭。

王宣看到四周都沒有地獄小丑或墮落者,隨著接近,看到盡頭的石牆之中,有一道門。

其他人依靠照明水晶發出來的光芒,也終於注意到了石牆和上面的門。

六人停在了石牆邊,公羊玄右手一招,一面面的鏡子豎立在石牆門邊,保護眾人。

王宣伸出金屬觸手,抵住石門,用力緩緩將其推開。

石門被推開,裡面沒有看到危險,公羊玄這才收起如盾牌般豎立著的鏡子,王宣擁有夜視之眼,朝著石門裡看去,突然微微一呆。

這石門內是個巨大空間,地上躺著大量屍體。

這些全都是地獄小丑的屍體,這些屍體不規則的扭曲著,每一具表面都有融化潰爛的跡象。

王宣看到它們臉上的小丑面具都被摘掉了。

這一幕讓他心頭凜然,慢慢接近石門,很快就看到了這些小丑面具全部被堆積在一起,一眼看去,少說也有三四十個小丑面具。

而在這些堆積著的小丑面具邊,有一道身影正在遊盪著。

雖然他們推開石門,更有照明水晶的光線照了進來,但都沒有引起這身影的關注。

王宣看這身影,一半身體像人,另一半身體卻融化潰爛了,裡面長出大量半透明的白色物質,這些白色物質沒有固定形態,在不斷的波動變化著,像鼻涕蟲一樣,走到哪裡,便在哪裡的地面留下一道粘稠液體,顯得說不出來的詭異而噁心。

王宣看著滿地地獄小丑的屍體上都有融化潰爛的跡象,心裡已經明白了,這些地獄小丑都是被這半人半怪物殺死的。

萬芊盈拿著照明水晶,來到石門邊,她也看到了眼前這一切,眼裡露出無法形容的震驚。

能連著殺死這麼多的地獄小丑,這得需要什麼樣的實力?

再看那在小丑面具四周遊盪著的半人怪物,似乎根本不關注他們,她突然輕聲低語:「這是迷失者……」

王宣打開圖鑑之眼,無法捕捉到這怪物資料,心裡已經隱猜測這應該是墮落者,曾經是人類中的超態強者,只是進入地獄塔,不知什麼原因,其孵化獸反噬,變成了這樣的怪物,現在聽萬芊盈所說,才知道除了墮落者,還有迷失者。

「迷失者又是什麼?」王宣輕聲詢問。

萬芊盈難得的向他解釋道:「和墮落者一樣,原本都是人,只是被孵化獸反噬了,但和墮落者不同的是,墮落者是人的靈魂意識基本被孵化獸吞噬,變成被孵化獸主導的怪物,而迷失者的靈魂意識和孵化獸的靈魂意識等於是同歸於盡,最後就變成了只余本能,沒有靈魂意識的軀殼,如同迷失了一般,為了與墮落者區分開來,就將這樣的稱之為迷失者,不過能成為迷失者,和孵化獸的靈魂意識拼得同歸於盡的人,曾經都是十分可怕的強者,至少也是超態中的上等強者,甚至是頂級……絕不能力敵。」

徐堅也擠了過來,看到眼前這一切,輕吁口氣道:「迷失者因為只余本能,所以不會刻意去攻擊人,只要我們不驚動它,或者說不攻擊它,它不會理會我們的。」

一邊說一邊看著那堆積著的幾十個地獄小丑面具,喃喃道:「現在麻煩的就是它離這些面具太近了,我們想要偷偷接近不容易,離得太近,容易驚動它。」

黃慶之道:「只差一個了,只要拿走一個,我們就能離開了。」

一邊說一邊搓手,顯得有些猶豫,眼前的迷失者能殺死這麼多的地獄小丑,實力可想而知,至少也不會比他們之前碰到的墮落者弱,甚至更強。

徐堅道:「這種迷失者太可怕了,一旦驚動,我們都有危險,不知道我們現在返回,能不能再碰到別的地獄小丑?」

萬芊盈搖頭道:「沒用的,這通道里還活著的地獄小丑剛剛都被我們殺了,餘下的地獄小丑應該都在這石門裡了,我們返回也不可能再碰到別的小丑,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進入石門拿小丑面具。」

聽得萬芊盈這麼說,徐堅幾人的臉色都有些難看。

王宣微微沉吟,道:「要不你們回往走,我一個人進去,以最快速度拿到小丑面具,然後回頭找你們。」

通過剛剛與墮落者一戰,眾人都明白現在他們之中以王宣實力最強,如果說誰能進去拿到小丑面具,自然也是他的可能性最大。

萬芊盈性格乾脆,倒不是矯情的人,立刻點頭道:「這個方法最好,那我們立刻往回,王宣進去拿地獄小丑面具,對了,我記得你的孵化獸可以延伸到六七米,最好能夠悄悄去拿,不驚動它最好。」

王宣朝著她點頭,公羊玄道:「我陪他一起吧,如果真的驚動了迷失者,我可以用鏡子暫時困住它,爭取逃離的時間。」

王宣搖頭道:「不用了,你們都往回,我有防禦水晶,你們不用擔心我,我儘可能的不驚動它,拿到小丑面具。」

他看出公羊玄的實力雖然是這幾位首領之冠,但他強的也只是那上百塊玻璃鏡子的一次性攻擊,那攻擊的威力的確強大,一般的中等層次的超態強者都能砸死,但除此之外,不論是速度還是反應能力,他也不比徐堅和萬芊盈強多少,帶著他,一旦驚動迷失者,他反而是累贅。

只是這話卻不好直接說出來了。

見王宣堅持,公羊玄也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微微點頭,伸手從儲物腰帶里取出三枚水晶,道:「這是三枚防禦水晶,帶上,以防萬一。」

公羊玄的舉動讓王宣一怔。

這防禦水晶和別的水晶不同,十分珍貴,現在王宣也就只有五枚,這公羊玄也絕不可能有很多,現在能一次性拿出三枚防禦水晶,可以說十分難得。

見公羊玄臉上顯出真誠神色,王宣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了。

想了想,便將這三枚防禦水晶接了下來。

一枚防禦水晶有時候可就代表著一條命,可以說是十分珍貴。

萬芊盈、徐堅和黃慶之看在眼裡,都露出一絲驚異神色,似乎沒想到公羊玄這麼大方。

「你們都走吧,越快越好,最好在出口處等我。」王宣見眾人都同意了,讓他們立刻返回,為了防止驚動那迷失者,萬一對方速度太快,追上眾人,那就麻煩了。

五人也沒有遲疑,立刻在萬芊盈的帶領下,轉身往回,王宣喝了夜視之水,不需要照明水晶,看著五人帶著照明水晶往回,看到唐若羽在臨走的時候,回頭看了他一眼。

王宣沒有立刻進入石門內,而是等了一會,確定這五人走遠了,這才開始放出金屬觸手,慢慢進入石門。

儘可能的放慢腳步,悄無聲息接近,四條金屬觸手延伸到了極限的七米長,他只需要接近那一堆小丑面具六七米就行,可以利用金屬觸手取走小丑面具。

王宣默默盯著這迷失者,左手和右手各自拿著好幾枚水晶,左手拿著幾枚水焰晶石和爆炸水晶,右手拿著防禦水晶。

原本他準備用煙霧水晶,後來考慮到這裡陰暗一片,這迷失者似乎不受影響,有可能這煙霧水晶對它無效,所以換上了火焰晶石。

這迷失者便似一具行屍走肉,漫無目的遊盪著,繞著這一堆小丑面具,突然,它身子轉了過來,面向了王宣所在的地方。

王宣立刻停了下來。

還好這迷失者看似在看著他,實際雙眼空洞,根本沒有留意他,而是木然的朝著這邊走來。

王宣的眉頭微皺,悄無聲息的橫移想要避開。

突然,這迷失者空洞的眼神跟隨著他的橫移而移動,像注意到了他。

同一刻,他心頭勐地升起了不安。

這迷失者在他的感應中,一直便似空洞無物不存在一般,但此刻,他心裡升起強烈不安,他第一次感覺到了,這迷失者的恐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5章 迷失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