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第7形態

第260章 第7形態

梅小森臉上露出沉吟神色,似乎在思考如何利用這一點。

王宣現在也明白了為什麼玄主說自己考核通之後,會那麼對自己說話,也明白了長老對自己的態度立刻轉變,顯得十分親切的原因了。

因為在他們心目中,自己已經被魔獸吞噬了靈魂意識,佔據了身體,現在的自己和他們一樣,表面頂着人類的身份,本質卻是魔獸。

好在這種反噬只會發生在突破超態的時候,這第三層世界絕大多數都是正常人類。

「千雪擁有『符紋王之眼』的事,絕對不能泄漏出去,否則只怕……」梅小森臉色凝重,突然低聲開口。

王宣點頭表示明白,如果玄主他們知道白千雪有這樣能夠窺視人體本質的能力,只怕第一個就要想辦法殺死白千雪。

「既然現在知道了玄主他們的真實身份,也知道他們會趁着我們突破超態下手偷襲,我們應該想辦法反擊才是。」

王宣一邊說一邊臉上露出沉思神色,想到了初見玄主的一幕,玄主突然偷襲,再到之後狩獵白色犀牛,其展示出來的力量、速度、反應能力之可怕,這超越了超態的恐怖強者,的確強大,自己幾人就算聯手,也未必能夠對付得了玄主。

「森哥你們不是快要突破超態了?只要你們突破超態,應該就不用懼怕他了才是。」

王宣想到了梅小森剛剛說了他和白千雪,都是達到了超態極限,隨時都有可能突破。

如果他們真的能突破,那就是兩個超態之上的強者,足可以對付玄主。

梅小森苦笑道:「這才是最可怕的,也是我這次想要找你來幫忙的主要原因,孵化獸突破超態,和之前都完全不同,突破超態,需要的時間很長,正常來說,都需要一整天時間。」

「而真正可怕的是玄主掌握著一種特殊能力,他會藉助考核之名,在我們身上留下某種特殊印記,通過印記,他能知道我們的情況,知道我們身處何地,隨時能找到我們。」

王宣聽得梅小森這麼說,臉色微變,道:「你的意思,如果你決定突破,玄主就會知道,然後會找到你?」

「不錯。」梅小森一臉無奈道:「這才是真正的無解,除非我們不突破,只要開始突破,

不論我們躲到哪裏,他都會找到我們,在最關鍵的時候出手干涉,讓我們被孵化獸吞噬。」

王宣想了想,心中一動,道:「我記得中心城的技能建築物里,其中初級技能石門一個小時只需要十枚中號水晶鱗片,進入其中,每一個人都會進入獨立空間,只要有足夠水晶鱗片,完全可以在裏面待一整天,就算玄主知道你要突破,他進入其中,也會進入不空的空間,根本找不到你。」

王宣感覺這是目前最佳的選擇,只要進入那技能石門內選擇突破,任玄主有通天能力也拿他們沒辦法。

梅小森道:「類似的地方我們想過無數次了,一開始我們也考慮過是不是能夠找到一處玄主無法找到的地方,好能不受影響的突破,只要我們中有一個人成功突破,沒有被孵化獸反噬,我們就能與玄主一戰,但事實這是不可能的……」

他說到這裏微微停頓一下才繼道:「比如三層以下,不論是新手區還是第一層或第二層,都受到世界之力壓制,在這些世界無法突破,首先就可以排除,所以我們想要突破,只能在這第三層世界,不受世界之力壓制,至於你說的中心城技能石門,我在進入的時候,也曾經有過類似的考慮,但嘗試了一下就知道不行。」

「為什麼不行?」王宣有些不能理解,以梅小森的能力,弄幾百枚中號水晶鱗片不難,進入那初級技能石門裏待一整天,完全可以不受影響。

梅小森道:「這個牽涉到了超態突破,想要突破超態,至少也需要實力達到超態巔峰,當然巔峰層次想要突破,失敗的可能性很大,最好能夠達到超態極限的層次,觸摸到第七形態的門檻,這才選擇突破,而且和之前六個形態的被動突破不同,這第七形態的突破,可以主動選擇。」

「主動選擇?」王宣有些好奇,對於如何突破超態,他目前還是一頭霧水,之前在蟲鎮,藉助那神秘石柱的特殊能力,他冥想之中,若有所悟,對於超態有了更深刻的認知,明白想要突破超態,需要足夠強大的體魄,需要千錘百鍊,才有可能破而後立,但具體如何去突破,依舊毫無所得。

梅小森耐心的道:「之前幾次成長,只需要體內的孵化獸汲取到了足夠能量,基本上就能突破,唯有突破臻態到超態,稍微複雜一點,但也不算太難,到了超態后,孵化獸的成長接近真正成熟,應該說,還差這最後一步,就將真正成長到完美層次,只是依靠之前汲取的能量或者依靠獵殺怪物獲得的能量已經不足以走出這最後一步,所以,我們需要以體內的孵化獸為本源根基,想辦法汲取借用這個世界的世界之力,得世界之力相助,也只有借用如此強大力量,我們才有可能真正脫胎換骨,成功踏出這一步,。」

王宣怔住了,想要突破超態,還需要藉助這個世界的世界之力?

「這也就是為什麼進入那技能石門,無法突破的原因,因為那裏沒有足夠強大的世界之力。」

一直沒說話的白千雪輕聲介面道:「突破超態的原理並不複雜,只需要用心感應,能夠感應到這個世界的世界之力,再依靠體內積蓄到的足夠能量,以體內力量為引,將這世界之力引入體內,進而改變體質,但說着簡單,實際卻很兇險,畢竟這世界之力就算只是一絲一縷入體,都是強大無比,沒有足夠強大的意志力和身體,只怕引入體內的那一瞬間就會爆體而亡,這也是為什麼只有實力達到了超態極限層次,突破成功的希望才會更大,否則很容易失敗甚至喪命。」

王宣微微點頭,聽得梅小森和白千雪的話后,他才算真正明白了,該要如何引導自己的魔獸,突破超態。

「想要突破超態,竟然需要如此龐大能量,依靠汲取的怪物鱗片能量都不行了,還需要借用世界之力來完成……」王宣難以想像,突破超態如此困難,那一旦突破成功,會獲得什麼樣的提升?

梅小森道:「當然也不是絕對的,比如類似白色犀牛那樣的圖騰,如果能夠殺死它,獲得它體內的能量,這能量必然是足夠突破了,只是處於超態極限,正常情況下根本無法殺死如此強大怪物,所以最好的方法就是借來世界之力相助。」

「突破超態之後的第七形態,你們知道是什麼嗎?」王宣有些好奇,現在明確知道的第七形態的強者,只有玄主和羅剎王。

梅小森搖頭道:「這個我也不知道,目前只能將這種強者稱為第七形態強者。」

「對了,那狩獵白色犀牛的時候,除了玄主外,還有一個高達三米的金屬巨人,疑似羅剎王,這羅剎王應該就是羅剎城的真正首領,他難道也被孵化獸佔據了?」

梅小森點頭道:「不出意外應該也是,在通往第四層世界的通道還沒有被破壞的時候,五大城的情況和百鎮應該差不多,每一個城都有一個第七形態存在的城主,後來八號安全區往上的通道突然被破壞,這第三層世界和上面世界無法再往來,我猜想,不出意外,這五大城的五個城主,應該都還在第三層,不過幾乎沒有出現過,誰也不知道具體情況,目前能知道的就只有玄主和羅剎王,另三城的情況不好說。」

「一個玄主已經難以對付,現在還有羅剎王……」王宣的眉頭皺了起來。

梅小森道:「羅剎王暫時不用擔心,他們都只會負責本城的人,不會去干涉其他城,只是現在往上的通道已經打開了,玄主和羅剎王剛剛乘電梯上去了,接下來到底會如何,卻不好說了。」

他說到這裏微微停頓了一下繼道:「這也是我下定決心找你的主要原因,因為玄主上去了,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會下來,當然我希望他下來得越遲越好,也許我可以抓住這個機會,進行突破。」

王宣道:「不錯,這倒是一個機會。」

「但是因為突破至少需要一天時間,他隨時都有可能下來,所以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王宣終於明白了梅小森真正想要他幫的是什麼忙了,他是想要在突破的時候,讓自己替他護法。

「你希望玄主真的出現的時候,讓我們幫你抵擋玄主?」

梅小森苦笑道:「實際我早就可以嘗試去突破超態了,但一直在等機會,現在終於等到了,這也許是唯一的一次機會,如果玄主在這一天中都沒有返回自然最好,怕的就是他會提前返回,所以我需要做足萬全準備,王宣,你願意助我一臂之力嗎?」

王宣看着面前的梅小森,梅小森也在看着他。

如果梅小森說的一切都是真的,他能否突破,的確是關鍵,同為人類,他自然無法拒絕。

「如果玄主真的出手,只憑我們,只怕……」王宣臉上露出一絲猶豫,只他們對付玄主,他沒有信心。

梅小森道:「你放心吧,我不只是邀請了你,在你之前,五大城裏一些實力達到了超態極限層次的強者,我們都在暗中聯繫了,大家早有商議,不論哪一個突破,其他人都會聯合起來替這人護法,我們這些人中,只要有一個能突破超態,成為第七形態的強者,情況就將完全不同,現在最難的就是這第一個。」

白千雪介面道:「我們這些人中,希望最大,最有把握的就是梅小森,所以這次我們暗中商議,讓梅小森突破,我們一起替他護法,不過小森提到了你,希望邀請你一起。」

梅小森道:「王宣的實力不會比我們遜色多少,有他相助,我們就更有把握,玄主雖然是第七形態的強者,我也不相信他能一個人對付我們這麼多人,而且他很自負,他應該不會帶着長老和那些黑袍護法一起的。」

確定除了他們三人外,還有其他人,王宣便點頭答應下來。

見王宣同意了,梅小森臉上露出一絲喜色,雙眼泛出兩道神光,道:「我這一次的想法,不只是要突破超態,還想要聯合我們一起,除掉玄主,玄主這些怪物不死,我們根本沒有任何希望。」

「王宣,有你加入,這次的希望很大,你記住,玄主是將你當成了自己人,你有機會暗算他,走,我們邊走邊聊,我有一個計劃。」

梅小森說到這裏,扭頭朝着白千雪道:「千雪,那我們立刻行動吧,根據之前約定的來。」

梅小森說完,白千雪嗯了一聲,身子一晃,倏忽沉入下方的樹冠,消失不見了。

「王宣,我們也走吧。」梅小森不再耽擱,踩踏着樹冠,縱身朝着遠方衝去。

王宣緊跟其後,與他並肩而行。

「如果玄主一直沒有出現,那自然是好,我們要做最壞打算,玄主提前返回,趁着我們突破到關鍵的時刻出手,千雪他們自然會出手阻擋他,你先不要出手阻擋他……」

梅小森說出了自己的計劃。

王宣一邊跟隨着他飛奔,一邊默默將梅小森的計劃聽在了耳中。

梅小森選擇了將要突破的地址是離這裏約有二三十公里的一座廢棄建築物,應該曾經是一座小鎮,現在早已遺棄,外面被各種植物覆蓋,化為這片原始森林的一部分。

當梅小森帶着王宣翻身躍過小鎮圍牆,進入其中的時候,王宣看到不遠處正有幾道人影往這裏接近。

為首的一個女子正是白千雪。

在白千雪身後還有七人,王宣看了過去,全都是有些熟悉的面孔。

之前獵殺白色犀牛,那些表現驚艷的超態極限強者,他們都在其中,王宣對他們印象都比較深刻。

王宣記得其中有來自王城的一個男子,手持權杖,能夠役使岩石,有來自「正義城」的一個使用青銅戰矛的強者,還有來自「羅剎城」的一個女子,王宣記得她的孵化獸是一隻可以不斷改變形態如水般的異獸。

可以說這些人,每一個都是和梅小森一樣,實力達到了超態的真正極限,無限接近第七形態的強者。

這七人加上白千雪、梅小森,再包括自己,就是足足十人。

「難怪梅小森有自信,這樣的實力,就算被玄主發現了,他要是敢獨自前來,只怕也沒有勝算,現在怕的就是他帶着長老和那幾個黑袍護法一起,那才麻煩。」

王宣心裏默默想着,雖說長老和那幾個黑袍護法突破失敗,加上被孵化獸反噬,現在變得半人半怪物的模樣,但論實力,也都是超態極限的層次,不會比梅小森他們弱。

「抓緊時間吧。」梅小森身子一晃,勐地加速,突然間就沖射出去,落到其中被植物覆蓋着的建築物下方,盤膝坐了下去。

他右手一伸,一桿鐵鑄的大旗落下,穩穩的扎到了自己的身邊,他開始閉上眼睛,爭分奪秒,開始突破。

白千雪則對着王宣招手,他們九人聚集到了一起,稍離一邊,然後白千雪低聲替王宣和這七人介紹。

互相介紹,王宣知道了那使青銅戰矛的強者名叫武天,使權杖能役使岩石的叫方陶鍾,那孵化獸是一種水屬性異獸的女子叫李天嬌,另四人分別叫宋禮臣、邊金利、常靜和鮑沖。

其中宋禮臣屬於「羅剎城」,邊金利和常靜屬於「鳳凰城」,鮑沖屬於「王城」。

《天阿降臨》

王宣看着這些所屬的城,隱隱感覺似乎「鳳凰城」實力最強,眼前的十人中,足足三位超態極限強者都是出自「鳳凰城」。

這些人也都知道了王宣的名字,朝着他微微點頭,之後眾人身影一閃,各自選擇一處隱藏起來,安靜等待。

所有人都希望玄主進入上面世界,接下來一天沒有返回,讓梅小森能夠成功突破,那樣他們就擁有了一位第七形態強者,情況就將完全不同。

如果玄主提前返回,出現在這裏,想要偷襲梅小森,他們被迫只能出手。

想到要面對第七形態強者,他們就算是超態極限的強者,依舊心裏忐忑,微有不安。

王宣的恐懼之眼能隱約捕捉到這些人心裏隱隱釋放出來的那一絲絲的恐懼情緒。

王宣選擇了一處角落,盤膝坐了下來,置身於一片青藤之中,讓自己平靜下來,開始觀察梅小森的突破,希望能有所啟發。

梅小森早已積蓄夠了,只是在壓制自己,沒有嘗試去突破。

突破超態和之前不同,不是汲取的能量夠了,被動突破,而是可以主動突破。

收斂心神,-進入冥想之中,大旗邊,梅小森開始感應這個世界的世界之力。

依靠右手內的孵化獸蔽日,調動其中蘊含着的強大能量,用來感應和共鳴世界之力。

這個過程很緩慢,也很艱難。

王宣想到了世界之力,只有在擊殺一些擁有孵化獸的強者或者自己進入下面樓層,發揮的實力超過極限,才會觸動世界之力降臨,但要主動感應世界之力,卻還從來也沒有過。

「主動感應世界之力,再想辦法引世界之力入體,這種突破方式,想想就知道必然兇險……」

王宣默默想着,也不自禁的嘗試感應這個存在於天地自然間的世界之力。

不知不覺,他也閉上眼睛,慢慢進入了冥想之中。

高速文字手打碧曲書庫地球上最後一幢樓章節列表https://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0章 第7形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