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玄主降臨

第261章 玄主降臨

在蟲鎮時,藉助那根神秘石柱,王宣曾經有過一次感悟。

只是那時候他還不明白如何突破超態,今天聽得梅小森和白千雪所說,他才知道,孵化獸想要突破超態再次成長,與之前的幾次都完全不同。

只依靠獵殺怪物獲得的能量已經不足以令孵化獸再次成長,必須要藉助這個世界的世界之力。

「第一步,需要能夠感應世界之力,只這一點,便能難倒無數人……」

王宣於冥想中,心存一念,用心感受。

這世界之力,虛無飄渺,就算用心感應,也毫無所感。

王宣記得梅小森和白千雪說過,需要依靠自己的孵化獸來感應,而他與魔獸完全融合為一,他即魔獸,魔獸即他。

「用孵化獸來感應世界之力,以孵化獸的能量為引,接引世界之力入體,淬鍊身體,脫胎換骨,扛過去了,才能令孵化獸再次成長,成為第七形態的強者……」

王宣一邊存想,一邊默默感應,卻發覺自己怎麼也靜不下心來,魔獸的本能總是有著一絲不安,預示著可能將有什麼大事發生,睜開眼來,卻見隔著二三十米距離,豎著一桿鐵鑄大旗,梅小森安靜的盤膝坐在大旗下,一動不動,正在冥想。

開始看不出有什麼異常,漸漸的,王宣發覺在梅小森身上穿著的鎧甲,微微有蠕動跡象,不只如此,在他四周的空氣,也隱隱有些不尋常的波動。

「難道這就是與世界之力的共鳴?」

王宣心頭一動,立刻再次閉眼,悄然感應。

開始沒有感覺,足足感應了半個小時,漸漸的,若有所感。

在他的感應中,這四周的空氣流動有些變化,像梅小森所在的地方起了一個細微的漩渦,正在將空間慢慢朝著那邊吸過去。

不只是王宣,包括白千雪、武天和方陶鍾等人在內的其他超態極限強者,也在默默感應。

這一次梅小森的突破,對他們來說,是一個參考,是一次難得的學習機會,眾人都不會錯過。

於冥想之中,無法感知時間的流逝,王宣也不知道過了多久,

只能隱隱感覺自己的感應漸漸強烈起來,天色漸漸陰了下去。

夜幕,快要降臨了。

這座被植物覆蓋著的廢棄古鎮里一片寂靜,也沒有怪物出現,而在遠方的森林裡,偶爾會傳來一兩聲怪物的咆孝。

當天色完全黑下來的時候,梅小森身體四周的空氣在劇烈波動,就算是在夜晚都顯得十分明顯,特別是遠遠看來,能隱約發現這裡的空間有微光閃爍。

這是空氣劇烈波動,引發了世界之力匯聚,能量互相磨擦,產生的現象。

隨著夜色越深,這微光漸漸熾烈,在這座廢棄古鎮里,如同出現了一輪太陽,在夜幕中格外顯眼。

王宣看到了,心想如果玄主返回,就算沒有特殊方法可以定位梅小森,只憑這裡的光芒就能確定方位。

正在這時,白千雪站了起來,她顯然早有準備,從儲物腰帶里取出一枚煙霧水晶,擲了出去。

煙霧水晶破裂,立刻升騰起了大量煙霧,很快這裡便變得黑霧滾滾,將這光芒淹沒,令其在夜幕中不至於那麼顯眼。

王宣看看天色,估計時間,根據梅小森現在的狀況,從突破到現在,大概已經有十個小時左右,如果需要一整天的話,那麼,接下來他還需要經過十四個小時的蛻變,脫胎換骨,才算真正成功。

在梅小森突破之中,四周的世界之力正在漸漸匯聚,王宣離得近,在感應中,終於也捕捉到了這若有若無的世界之力。

這是一種進步,王宣心頭微喜,立刻不再關注梅小森,而是用心去感應捕捉這一縷若有若無的世界之力。

感應中,右手內的白色光芒微有波動,王宣第一次如此清晰的感受到了世界之力,心頭立刻升起了一種震撼。

世界之力是無法用肉眼去觀察卻又真實存在的一種力量,這種力量如同空氣,無處不在,維持著整個世界的存繼,這個世界存在的一切力量來源,都是世界之力。

隨著感應到了世界之力,王宣才感受到了自身的渺小,這世界之力簡直如同無窮無盡的汪洋大海,他就像其中渺小得可以忽略不計的一粒塵沙,浮沉於這無盡的汪洋大海之中,這世界之力只要稍稍波動,都能令他粉身碎骨,魂飛魄散。

「簡直恐怖,如此世界之力,竟要引入體內?只要稍有差池,便將灰飛煙滅……」

王宣震驚,再次感受到了突破超態的艱難,也越發理解梅小森他們這樣超態極限的強大。

「難怪這種突破至少要持續一個整天,只能以極大耐性,以極緩慢的速度,慢慢引入那一絲絲的世界之力,只要稍有大意,或力量掌控稍有偏差,便將萬劫不復。」

王宣理解后,終於釋然,對於如何突破超態,他終於有了一個清晰認知,想要突破,兩點最重要,其一自然就是感應世界之力,引世界之力入體,這個力量的把控要掌握好,第二點,那就是自己身體和精神的強弱度。

如果身體和精神稍弱,世界之力入體,立時崩潰,那時候別說突破,自己只怕都活不下來。

對於自己身體和精神的強橫度,王宣還是有信心的,畢竟他的身體連著經歷了藍色水晶鱗片和孵化屍孤里元液的兩次強化,比起同等境界的人,身體都要強大不少,而精神方向,他連著汲取融合了魔獸和藍色水晶鱗片里的靈魂意識,自然也要遠超旁人。

「這些都沒有問題,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如何精準掌握引入身體的世界之力,這一點卻沒有捷徑可走,只能依靠時間,不斷熟悉,一點點的積累經驗。」

王宣明白梅小森敢突破,自然是早就積累夠了足夠經驗,對於引入身體的世界之力應該有了精準掌握,才敢如此冒險突破。

以他的實力,不出意外,應該是能夠成功突破的,現在唯一的不確定因素,就是玄主會否出現。

王宣和白千雪等人,都悄悄的圍坐在梅小森四周二三十米的地方,每個人都找了一個隱藏自己的地方,只能看到一團黑霧翻滾著。

此刻在黑霧之中,隱約可見光芒閃爍,只是因為被黑霧遮蔽,並不明顯。

這是一個十分煎熬的過程,眾人雖然儘可能的讓自己冷靜,但有著玄主的威脅,誰也無法真的冷靜下來。

時間在一分一秒的過去,黑霧正在慢慢散去,隨著黑霧將要消散,白光漸熾,白千雪再次取出一枚煙霧水晶擲了過去。

濃霧滾滾,再次將白光覆蓋淹沒。

隨著不斷感應,王宣感覺自己的右手白色光芒內的波動也漸漸劇烈,這白色光芒里的能量早已積蓄滿了,此刻這能量變得十分活躍,隨著王宣感應到了身體外面那若有若無的世界之力,這能量與世界之力,開始出現一種共鳴。

王宣現在已經明白了,這汲取獲得的怪物體內的鱗片能量,從本質來說,也是世界之力的一種。

世界之力就是這個世界一切能量的本源,這白色光芒內的能量也是世界之力的另一種存在形態,現在激活白色光芒,一旦感應到了世界之力,兩者擁有相同的本源,立刻就能產生感應。

王宣心跳微微加快,這個時候,如果自己引這些世界之力入體,會產生什麼?

飯糰探書

不過考慮到玄主隨時可能出現,現在並不是個好時機,王宣忍住了誘惑,放棄了這個想法,不過現在卻可以嘗試練習,如何控制入體的世界之力的強弱。

這一夜平安渡過,玄主並沒有出現,隨著天色漸漸放亮,白千雪沒有再繼續投擲煙霧水晶,而梅小森盤膝而坐的植物上,大量的樹葉都在飛舞,一條條的青藤劇烈抖動,世界之力形成了一個巨大漩渦,將他包圍其中,可以想象,他的突破,已經到了關鍵。

「快了,到了最後關頭了,希望玄主還沒有返回……」

白千雪變得有些緊張,左手捏著幾枚水晶,可以說這一次為了梅小森的突破,他們一群人都做足了各種準備,購買了大量水晶,饒是如此,想到玄主,將要面對這第七形態強者,他們依舊感覺到了緊張。

隨著突破越難,每一個形態之間的差距就有可能越大。

王宣慢慢打開了須彌腰帶的空間,將其中一些救命的特殊水晶整理一下,說心裡話,要說不緊張,那是假的。

越到梅小森將要突破的尾聲,這種緊張感越劇烈。

如此又過了一個小時,梅小森四周的世界之力形成的漩渦越來越劇烈,裡面隱隱出現白色光芒,如一輪太陽,將他的身體完全籠罩其中。

白千雪等人看到這裡心裡明白了,梅小森真正開始脫胎換骨,一旦完成,就將突破超態,晉陞為第七形態強者。

那時候,他就能夠與玄主一戰,有他庇護,他們就可以陸續突破,再也不用懼怕這些佔據了人類軀體,以人類自居而統治著他們的怪物。

王宣閉著眼睛,依舊在感應和嘗試著控制世界之力,儘可能的只引動其中極細微的一縷,令其越微弱越好。

正在這時,他心頭勐地湧出強烈不安,這感覺一起,他立刻驚醒,忙著睜開眼睛。

遠方被大量爬山虎之類的植物覆蓋的圍牆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道偉岸身影。

這身影高約兩米,全身覆蓋著厚重鎧甲,雙手背負在後,滿臉帶著若有若無笑意,居高臨下,遠遠觀察被白色光芒籠罩著的梅小森,看著他背後那桿大旗在獵獵作響。

「有意思……」

來人正是玄主,他一雙眼睛,似有意或無意的朝著梅小森四周掃了一圈,他掃中的地方,正是王宣、白千雪、武天、方陶鍾和鮑沖等人隱藏的地方。

被這眼光掃中,隱藏起來的眾人心頭一凜。

眾人都隱藏著自己的氣息,難道說,玄主發現了他們?

如果他提前發現了這裡隱藏著這麼多超態強者,還會獨自出手嗎?又或者他會叫來玄城的長老和幾個黑袍護法,那就完蛋了,憑他們根本不足以同時對付玄主和一群實力不在他們之下的長老和黑袍護法。

眾人正自心頭焦急,不想玄主身子一掠,突然從這十米高的圍牆上跳了下來,一縱二三十米,落到下方被植物覆蓋的地面上,再一個縱身,便出現在了距離梅小森二三十米的地方,距離隱藏在一邊的白千雪已經是極近,不過五米距離。

白千雪也不知他是有意還是無意,只感覺掌心都是冷汗,左手捏著防禦水晶,隨時準備發動,右手掌心,符紋在隱隱浮現,全身的肌肉都繃緊了。

玄主卻似乎毫無所覺隱藏在五米外的白千雪,依舊是背負著雙手,跨開大步,朝著梅小森走了過來。

此刻的梅小森正處於突破關鍵,毫無防備能力,一旦玄主出手,他只需要在關鍵時刻影響干擾到他,讓他亂了心神,其處於突破中的孵化獸就將反噬,在其亂了心神的狀態中,十有八九都會被孵化獸反噬,吞噬靈魂意識,佔據身體,成為這具人類身體的真正主宰。

看到玄主突然朝著梅小森逼近,隱藏的白千雪終於忍不住了,早就準備良久的攻擊,突然出手,發動自己的最強一擊。

面對玄主這樣的第七形態強者,她哪裡敢大意,一出手,便有一道道的雪白符紋閃爍凝聚,化為一道符紋光柱,裡面蘊含著冷洌寒氣,所到之處,空氣中出現飛舞的雪花。

這符紋光柱凌空轟了過去,她雙足一蹬,同時召喚孵化獸,進入合體狀態,上半身出現無數符紋,互相結駁,形成一套符紋鎧甲。

白千雪全力一擊,隱藏在另一邊的李天嬌同時出手了。

李天嬌和宋禮臣都來自「羅剎城」,都是實力達到了超態極限層次的強者,經歷這麼久的積蓄,可以說他們距離第七形態,也只差一步之遙。

她右臂一振,一隻異獸從她的身體里撲出去,這是一隻由水凝聚形成的異獸,正是她的孵化獸。

這異獸沒有固定形態,可以不斷變化,此刻突然撲出張開,便似一張水幕,截在玄主面前,像一張巨網,想要將他兜住。

前面有水幕巨網,後面有白千雪的符紋光柱攻擊,上方則是來自「王城」的鮑沖,他右手握著一柄戰斧,這柄戰斧表面有無數的花紋,他騰空而起,一縱十幾米,來到了玄主頭頂上空,右手中的戰斧表面在鳴響,化為一道虹光,凌空斬出,瞬間,這虹光劇烈波動,一化為五,五道戰斧虹光,從上往下,將玄主完全籠罩其中。

除了白千雪、李天驕和鮑沖同時發動攻擊外,另幾人也紛紛出現,朝著玄主衝來,只是他們距離稍遠,無法在同時發動攻擊。

玄主停了下來,似乎在無聲的嘆息了一聲。

王宣沒有出手,依舊維持著盤膝而坐的姿勢,隱藏在大量青藤之中,看著玄主身體微微扭曲,避開了後面白千雪的全力一擊,這符紋光柱挾帶著大量雪花,轟在了前方兜過來的水幕巨網上,而玄主已經騰空而起,主動迎上五道戰斧虹光。

鮑沖雙眼圓睜,很難想象,有人敢主動迎著自己這用戰斧發動的「誅滅五斬」,這是他的最強攻擊,一旦發動,就算同為超態極限強者,也得避讓,玄主雖然是第七形態強者,難道還敢用肉身硬扛?

在鮑沖的驚異神色中,玄主衝撞上方斬落的「誅滅五斬」,身體表面的厚重鎧甲上立刻出現五道裂縫,幾乎在五道裂縫出現瞬間,玄主揮出了右拳。

他的拳頭像突破了某種物理束縛,突然消失了,再出現的時候,這拳頭挾帶著恐怖的陰風厲嘯,轟在了上方鮑沖的胸膛上。

「轟」地一聲巨響,鮑沖狂吼,身上的機械外殼加鎧甲,連同身體一起爆炸開來。

他在同一刻捏碎了左手上的防禦水晶。

面對玄主,誰也不敢大意,全都將防禦水晶隱藏在手裡,以防萬一。

防禦水晶碎裂,立刻便撐開一道光幕。

光幕出現,護住鮑沖身體,玄主這一拳的威力立刻便被擋住,無法盡數爆發出來。

否則只這一拳,就能將鮑沖身體從中打斷,立時取了他的性命。

這一切似乎都在玄主的意料之中,他並不意外,只是嘴角浮出一絲澹澹冷笑,身子落地,四面八方出現一塊塊的岩石,以他為中心,瘋狂砸了過來。

來自「王城」的方陶鍾,右手持著權杖,滿臉肅然,正在全力役使岩石,四周由石板堆徹形成的建築物正在解體,凌空懸浮,朝著玄主砸來。

另一邊,武天身子微轉,右手擲出一柄青銅戰矛。

青銅戰矛拖曳著呼嘯聲響,瞬間出現在了玄主后心,眼見著就要將他身體洞穿。

玄主落地,看著鮑沖被他一拳打得凌空翻滾摔出,雙臂一振,突然間,他雙臂消失,在他身體四周,出現了無數拳影。

高速文字手打碧曲書庫地球上最後一幢樓章節列表https://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1章 玄主降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