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 人與獸

第262章 人與獸

每一拳打出,都精準無誤的打中一塊轟過來的岩石,可怕的劇烈爆炸聲響中,所有從四面八方砸過來的岩石都在瞬間粉碎破滅,他身子一轉,右手抓出,將刺過來的青銅戰矛抓在手裏。

武天臉色一變,邊金利和常靜悄無聲息出現,一個放出一頭長著翅膀的巨鳥,凌空撲來,那一雙鋼爪探出,惡狠狠朝着玄主臉孔抓來,一個全身出現一塊塊的冰霜,凌空打出一拳,無數的冰霜凝聚,化為一隻冰霜巨臂,轟往玄主的後背。

玄主連青銅戰矛和武天一起掄了起來,砸往常靜打過來的冰霜巨拳。

「轟」地一聲巨響,速度太快,不論是武天還是常靜都無法反應,武天的身體撞擊冰霜巨拳,冰霜巨拳在碎裂,武天的身體在往下塌陷,表面開始出現大量冰霜。

玄主在砸出武天和青銅戰矛的同時,身子橫著移動,突然間大量拳影出現,「轟轟轟」之聲不絕於耳響起,邊金利召喚出來的雙翅巨鳥爪子抓空,身體表面突然出現無數拳坑,這些拳坑裏的力量爆發,將雙翅巨鳥撕扯粉碎。

孵化獸遭受重創,邊金利悶哼,嘴角流淌出鮮血,突然面前人影一晃,心知不妙,左手隱藏着的防禦水晶立刻捏碎,一道光幕出現,護住自己。

不想面前晃動的人影消失了,他後背五處一涼,如寒氣透骨,五根如鋼爪的手指抓了進去,玄主竟然在瞬間繞過了防禦水晶撐開的光幕,來到邊金利背後,右手一張,抓開邊金利身上兩重防禦,抓進皮肉,扣住椎骨,將其凌空舉了起來。

「轟」地一聲,白千雪剛剛凌空打過來的符紋光柱被他提着邊金利砸開。

邊金利發出一聲慘吼,滿嘴都是鮮血,符紋光柱讓他遭受重創,玄主雙足一蹬,高達兩米的身軀如同魔神,十米距離,瞬間逼近,便似瞬移就到了另一個超態極限強者宋禮臣面前。

宋禮臣心知不妙,已經來不及抵禦或閃避,忙着捏碎了左手裏隱藏着的防禦水晶。

一道光幕出現,他在光幕的保護下連着後退,玄主抓着邊金利砸在光幕上。

「不」地一聲,邊金利身體里出現骨頭碎裂聲響,口鼻眼耳都有鮮血在噴涌。

他現在的身體被玄主當成了武器,不論見到什麼,都是掄着他的身體砸上去。

光幕只維持了一瞬間便立時破滅。

其他幾位超態極強者,沒有閃避後退,而是全力出手,他們都是經歷了無數生死血戰成長起來的強者,明白在這種情況下,畏懼退縮沒有用,唯一的活路就是聯合起來,盡一切可能擊殺玄主。

方陶鍾右手持着手裏的權杖,張開嘴巴,朝着權杖噴出一口鮮血,他渾身都在微微發着光,將自己的力量潛能爆發到了最強極限。

四面八方飄浮着的石板在瞬間匯聚合形,化為一隻碩大無比的岩石拳頭,凌空往下,朝着玄主砸來。

這一拳的威力,從四面八方籠罩壓迫過來,將玄主所有退路都封死了,逼得他只能硬扛。

玄主臉上露出關注神色,微微抬頭。

常靜和方陶鍾一樣,雙眼圓瞪,從儲物腰帶里取出一枚果實,塞進自己的嘴巴里。

隨着這枚果實進入體內,他突然雙眼變得血紅,滿臉青筋一根根突現臉皮,臉上便似突然爬滿蚯引。

這枚果實是他機緣獲得,可以令他在短暫的瞬間激發所有潛能,提升實力,進入暴走狀態,甚至能爆發出超態以上的力量。

一聲暴吼,他突然跨步往前,身體表面響起了咯察咯察脆響,一塊塊的冰塊離體飛出,凝聚化出兩隻冰霜巨臂,一左一右,轟往玄主。

玄主受三面夾攻,臉上第一次露出凝重神色。

可以說,這些超態極限強者,哪一個都不簡單,手上都有不同底牌,這些人的實力有些出乎他的意料,這讓他的輕視之心漸去。

意念一動,他揮出右臂,突然間無數的拳影出現,迎上轟下來的岩石巨拳。

可怕的轟隆聲連着響起,轟下來的岩石巨拳表面,顯出無數裂縫,裂縫裏有可怕勁氣和聲音在爆發。

方陶鍾發出厲嘯,再次往前跨步出一步,雙手合握手裏的權杖,權杖上有鮮血在流淌,他將自己的力量發揮到了極限,想要聯合眾人,在這一擊中,將玄主重創。

四面八方,一塊塊的石塊凌空飛出,不遠處有一座用石塊建成的房屋,正在無形力量的作用下解體崩潰,重新化為一塊塊石塊,不斷填充,凝聚形成一個長達十幾米由石塊組合形成的岩石巨臂,挾帶着恐怖力量,不斷往下壓來。

玄主被壓住了,一時竟無法再挪移閃避,雖然他不斷爆發的拳影轟碎上方壓下來的岩石巨拳,但又有新的石塊填充上來,一時之間源源不絕,竟將他壓制住了,難以移動。

一左一右兩隻冰霜巨拳轟中玄主。

「咯察」脆響,玄主身體表面的厚重鎧甲在破碎,白千雪搶上一步,一把抓住邊金利,抓住這個機會,將他搶奪回來。

已被重創的邊金利身體上同樣爆發出了恐怖能量,他的孵化獸,那隻雙翅巨鳥與他的血肉幾乎融合在了一起。

進化到了超態極限的孵化獸,同樣擁有強大的求生慾望,知道宿主危險,處於生死之間,孵化獸開始自救,邊金利的身體表面長出羽毛,一雙手臂化為鋼爪,身體的血肉在蠕動。

玄主眼裏掠過一絲異色,似乎感受到了孵化獸的求生欲,也許出於同類本能,讓他禁不住鬆開手,任由邊金利被白千雪奪走,饒了他一命。

當然,他饒的不是邊金利,而是邊金利體內的孵化獸。

邊金利突然發出一聲狂吼,剛剛被白千雪奪走,卻勐地雙手捂著自己的腦袋,滿地翻滾,顯得極為痛苦。

就在這生死之間,他體內的孵化獸為了求生,竟然抓住這個機會,突然反噬,想要吞噬他的靈魂意識。

這一切都發生在眨眼瞬間,玄主被冰霜巨臂一左一右轟中,厚重鎧甲扭曲變形,眼見着就要被重創,他卻咧嘴一笑。

他身體兩側突然又多長出兩條手臂,一左一右將兩隻冰霜巨臂鉗住,咯察脆響,這兩隻蘊含着無窮威力的冰霜巨臂在碎裂,常靜眼裏露出震駭神色,看着玄主突然吐氣開聲,發出一聲大喝,勐地一跺腳。

啪地一聲,地面勐地往下塌陷,大量植物青藤被震斷,他身體騰空而起,衝破上方那由大量石板凝聚形成的岩石巨臂。

控制着岩石巨臂的方陶鍾張開嘴巴,一聲悶哼,鮮血噴涌,往後跌退,眼裏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看着衝天而起的玄主貫穿了岩石巨臂,跳到半空高達二三十米,而這長達十幾米的岩石巨臂,轟然崩潰,爆成無數石塊碎片,四處疾射。

這威勢之強,簡直駭人聽聞。

眾人全都變了臉色,紛紛後退抬頭,方陶鍾再次吐出一口鮮血,發出一聲暴吼:「所有人都盡出所有,一定要殺死他!」那些四處疾射碎裂的岩石再次凝聚,重新化為一隻長達十幾米的岩石巨臂,再次凌空抓出,一把將跳到半空的玄主抓住。

白千雪、常靜、武天、鮑沖等紛紛厲喝,所有人身體里都開始爆發極限潛能,手段盡出,誓要將玄主擊殺。

眼見着眾人聯手,想要趁著玄主跳到半空給他致命一擊,一直隱藏沒出手的王宣終於動了。

他身子一晃,突然就撲了出去。

「轟」地一聲,他這一撲竟然撲中了這些人中出手威勢最強盛的方陶鍾。

方陶鍾滿面錯愕,還沒明白髮生什麼事,身子便如斷線風箏般的騰空飛了出去,張開嘴巴,噴出一口鮮血。

那剛剛重新凝聚的岩石巨臂,轟然崩潰。

王宣速度太快,事出突然,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卻見王宣一拳轟飛方陶鍾,再一個閃動擠進那將梅小森籠罩起來的白色光芒之中,右手輕輕一拍,啪地一聲,梅小森腦袋挨了一擊,正處於突破關鍵的他心神大亂,立時往下栽倒,給他體內的孵化獸創造機會,抓住這個機會,要將其反噬。

「王宣——」白千雪失聲厲叫起來,看到梅小森突然被他一擊拍倒,雙眼盡赤,立刻瘋狂沖了上去。

王宣卻不念戰,身子倏忽一退,便朝着剛剛降落下來的玄主方向而來。

玄主臉上露出澹澹笑空,四周出現大量拳影,抓住這些人驚愕的瞬間,鮑沖和常靜連挨數拳,這才忙着捏碎防禦水晶,雖然逃過一劫,卻遭受重創。

「這些傢伙不自量力,竟枉想坑殺玄主,還拉來我參與他們一起,卻想不到我……嘿……」

王宣落到玄主身邊,臉上露出一絲笑容,難掩臉上得意和眼裏的嘲弄之色。

玄主聽得王宣的話,城府深如他也忍不住笑了起來,他原本注意到王宣的時候就明白了怎麼回事,但現在聽得王宣說出來,更看着四周這些人眼裏的震愕和憤怒之極的神色,這種坑人的感覺令人十分暢快,這可比直接殺了他們還要更令人感覺有意思。

李天嬌、武天、宋禮臣幾人雙眼直似要噴出火來,突然一起出手,這一次他們沒有攻擊玄主,而是王宣。

相比玄主,他們現在更恨王宣。

誰也想不到,王宣會是隱藏在他們其中的叛徒,抓住關鍵時刻,突然叛變,一擊重創了方陶鍾,否則剛剛他們聯手一擊,雖然不能真的殺了玄主,至少也能讓他受傷,現在一切都完蛋了,梅小森突破失敗,將要被反噬,他們心裏都冒出一個念頭,不論如何,也要先將王宣殺死,死也要拖他墊背。

王宣臉色微變,這可都是超態極限強者,他沒有玄主的實力,如何敢以一敵眾,立刻身子往後退去。

玄主澹澹一曬,念動身到,移到王宣身前,身體兩邊突然出現無數拳影,每一個拳影都能輕易引發空氣音爆。

武天的青銅戰矛被他一拳打中,發出嗡嗡鳴響,青銅戰矛在鳴響、彎曲,武天滿臉脹得通紅,只感覺一股恐怖力量順着青銅戰矛迴流過來,壓迫得他難受到了極點,五臟六腑便似火焚。

正在玄主移到王宣面前,替他擋住三大超態極限強者攻擊的同時,王宣突然無聲無息打出一拳。

這一拳開始幾乎像沒有使用力量,打出一半的時候,金屬觸手出現,纏繞其上,與血肉融合,化為魔獸巨臂,裏面的藍色水晶鱗片力量爆發,巨臂表面,藍色幽光亮起。

「轟」地一聲,站在他面前的玄主突感後腦生風,王宣的魔獸巨臂瞬間砸在他戴的頭盔腦後。

這生死瞬間,才展示出了玄主身為第七形態強者的恐怖力量。

幾乎在頭盔被魔獸巨臂砸中破碎的瞬間,他在震驚錯愕中,依舊將頭一擺,竟然險險避開,呼地一聲,王宣這全力一擊,貼着他的臉孔而過,落空了。

以王宣的實力,全力以赴,而且是緊站在他身後的偷襲,竟然還能避開,第七形態強者的恐怖,簡直難以想像。

王宣早有兩手準備,另一條魔獸巨臂幾乎是同時緊跟而上,在玄主偏頭閃避的同時出現,不地一聲,結結實實打中他偏過來的腦袋上。

這一次,玄主再強也避不開了,甚至於連一聲慘叫都沒有發出,腦袋便碎裂了。

這一切變故早就驚呆了武天、李天嬌、宋禮臣等人。

他們也不是傻子,緊跟着反應了過來,王宣這是有意朝他們出手,就為了騙取玄主信任,接近他,才做出這次堪稱完美的偷襲。

白千雪衝到了倒地的梅小森身邊,想要查看他的情況,不想梅小森卻主動從地上坐了起來,看着王宣一拳打爆了玄主的腦袋,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笑容。

他和王宣暗中約定好的計劃,終於是成了,這個計劃,甚至連白千雪都瞞住了,所以他們在目睹王宣叛變的時候才會如此震驚,反應完美,毫無破綻,這才能真正騙倒玄主。

另一邊翻滾的邊金利也停了下來,雖然孵化獸抓住機會反噬,但身為超態極限強者,他還是迅速的收斂心神冷靜下來,全力抵禦孵化獸反噬。

《仙木奇緣》

他心志磨礪強大,如果不是處於特殊情況下,孵化獸想要反噬他,絕不容易。

「王宣,真有你的——」被王宣一拳重創打飛的方陶鍾,原本對王宣充滿憤怒,不想戰況瞬息萬變,突然間王宣就一拳打碎了玄主的腦袋,他立刻明白怎麼回事,滿腔憤怒化為驚喜,忍不住興奮得大聲叫了起來。

剛剛他們聯手一擊,最多也就是讓玄主受點傷,根本不可能讓他遭受重創,更別說殺死他,但王宣卻精準的抓住這個機會,突然出手,打飛了他,看似相助了玄主,實際卻是利用這種種手段,取得玄主信任,進而成功偷襲。

至於王宣為什麼能輕易取得玄主信任,他們就不知道了。

除了白千雪和梅小森,他們並不知道王宣靈魂與孵化獸融合為一的事。

王宣一擊之後,看着玄主的腦袋爆炸開來,大量鮮血從中濺出,沒了腦袋的身體,往前栽倒,重重撲倒在地。

就算玄主再強大,是第七形態的強者,腦袋被打得粉碎,也是必死無疑,所有人都長長吁氣,受傷嚴重的紛紛取出治癒之水喝了下去,恢復傷勢。

白千雪則又驚又喜的看着梅小森道:「這到底怎麼回事?你怎麼會沒事?」

梅小森明明挨了王宣一擊,亂了心神,必然會被孵化獸抬噬才是,現在卻像正常人一樣沒事。

「這是我和王宣先事商量好的計劃,怕你們露出破綻,所以沒敢說給你們聽,果然騙倒了玄主……」

梅小森剛說到這裏,卻發覺王宣勐地跨上一步,魔獸巨臂再次揮出,朝着倒在地上玄主的無頭屍體轟了下來。

正常來說,擁有孵化獸的人被殺死,都會出現白色光芒,但玄主變成了無頭屍體倒了下去,屍體里卻沒有出現白色光芒。

王宣心裏有些不安,立刻上前,想要補上一擊,這一次的目標是心臟。

魔獸巨臂一拳落下,不地一聲輕響,倒在地上的無頭屍體竟然抬起了一條手臂,五指一張,將他的魔獸巨臂擋住。

不論魔獸巨臂威力如何強大,藍色水晶鱗片爆發出來的力量何等恐怖,但這隻手穩穩抓住,王宣只感覺魔獸巨臂像被鐵鉗鉗住,紋絲不動。

玄主沒有了腦袋,還能抵禦?

原本興奮激動的眾人,紛紛感覺不對勁,立刻盡數站了起來,卻見玄主那頸脖里有血肉在蠕動,往外生長,一個聲音突然從他體內響起。

「嘿……」

「人類的要害是腦袋,並不代表獸也是……」

隨着這聲音,倒地上的玄主身體,另一條手臂勐地揮出。

速度快得王宣感覺眼花,知道不妙,忙着抬手護住頭臉。

「砰」地一聲,一拳打在他抬起來的另一條魔獸巨臂上,恐怖力量爆發,便似排山倒海,王宣只感覺渾身劇震,左邊的魔獸巨臂劇痛,便似骨折,身子像一枚炮彈飛了出去,凌空砸出二三十米,撞擊一邊岩石堆徹出來的建築物上。

「轟隆」巨響,他將建築物撞出一個人形窟窿,身子翻滾摔了進去。

https://

:。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2章 人與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