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以1敵10

第263章 以1敵10

這一拳的威力,簡直駭人聽聞。

王宣背後鬼翼出現,體內鬼車力量爆發,突然發出一聲暴吼,一雙魔獸巨臂里響起咯察脆響,雖然摔進建築物里,又在瞬間從那窟窿里沖了出來。

卻見倒在地上的玄主已經站了起來,從他頸脖處血肉再生,重新凝聚形成了一個腦袋。

不過這腦袋不再是玄主的模樣,而是看起來像由一塊塊的肌肉扭曲組合在一起,只有一隻大如拳頭的豎眼和一張嘴巴,顯得醜陋而詭異。

眾人已經明白了,這才是孵化獸的真實模樣,現在,他已經不需要偽裝。

梅小森從地上站了起來,滿臉凝重,右手一伸,抓住背後的鐵鑄大旗,將其拔了出來。

四周眾人都站了起來,其中受傷的都喝了治癒之水,傷勢基本恢復了,加上剛剛衝出來的王宣,十人圍在玄主四周,都將自己的孵化獸顯現出來,盯著面前這顯露真實模樣的玄主,每個人臉上都露出凝重而難看的神色。

王宣雖然讓玄主上當,也偷襲成功,卻沒能殺死他。

「為什麼……」玄主微微轉身,一隻獨眼裡隱隱泛著寒光,那碩大眼珠在轉動著,死死的盯著王宣。

在他眼裡,王宣與他同類,為何朝自己出手。

王宣沒有說話,只是撐開了背後一雙鬼翼,兩條金屬觸手在微微擺動,另兩條金屬觸手纏繞雙臂,化為魔獸巨臂,體內的藍色水晶鱗片的能量微微波動,現在偷襲無效,逃走也不可能,唯一的辦法就是盡一切可能將眼前這怪物殺死。

左手一拋,小乖出現,化為一道虹光,依附到了他的幽靈鎧甲上,在外面結成一套機械外殼,進入合體狀態。

玄主盯著王宣,在他眼裡看來,眼前的王宣渾身上下都蘊含著孵化獸的氣息,與自己同類,和梅小森和白千雪他們這種被孵化獸寄生,只有右手內蘊含著強烈孵化獸氣息的情況完全不同。

「為什麼!」

玄主突然提高聲音,勐地一聲厲喝,身體突然在空中拖曳出一道殘影。

王宣全神貫注,面對這恐怖的第七形態強者,哪裡敢有絲毫大意,幾乎在玄主身體微動便在瞬間作出反應,

兩條金屬觸手凌空抽出,啪地脆響,表面有一道道的藍色幽光亮了起來。

藍色水晶鱗片的力量爆發到了自己身體能夠承受的極限,兩條金屬觸手雖然朝著玄主抽來,依舊落空,啪地一聲抽在地面。

地面上的植物青藤立刻斷裂,一塊被打中的石塊瞬間爆碎開來,連地面都被抽出兩道裂縫。

王宣發動幽鬼套裝技能,進入「幽鬼潛行」狀態,橫著移動。

玄主快得他幾乎肉眼捕捉不到,但他的恐懼之眼卻能隱約捕捉到玄主體內釋放出來的那若有若無的各種負面情緒,藉助這些情緒,他感應到玄主撲擊的軌跡,抬起了魔獸巨臂。

「轟」地一聲,玄主揮過來的拳頭被他的魔獸巨臂截住,王宣只感覺一股力量如排山倒海洶湧而來,他抵擋不住,身子往後暴退,雙足踩踏到哪裡,哪裡的地面如豆腐般往下塌陷出一個腳印坑洞。

背後的兩隻鬼翼勐地張開,挾帶兩道玄光,噼斬過去。

一個個的拳影突然出現,噼斬過來的兩隻鬼翼立刻被拳影打出無數拳坑,但在拳坑剛剛出現的同時,兩隻鬼翼突然分解,化為一柄柄鋒利鋼刃,在空中一個旋轉,盡數插往玄主。

「轟」地一聲,無數拳影爆發,所有射過來的鋼羽盡數被轟中,扭曲變形,以更快速度往四周暴射。

王宣在往後跌退,他此刻什麼都看不到,只能看到無數拳影,一個接一個,便似一道道的巨浪洶湧撲來,每一個拳影里都蘊含著恐怖能量,這些拳影堆疊在一起,威壓沉重如山,讓他無法喘息,甚至無法閃躲,他的幽鬼潛行能力,在這一刻失效。

王宣以超態的實力,能夠與第七形態的玄主正面對抗一兩個回合,就算在瞬間落入下風,情況危急,但看在眾人眼裡,依舊感覺到了震動,對於王宣的實力有了一個更高的估計。

梅小森發出一聲大喝,右手持著的鐵鑄龍旗凌空飛出,奪地一聲釘進了大地。

龍旗獵獵,王宣突然感覺面前看到的無數拳影的速度在放慢。

他明白,這就是龍旗的威力,梅小森發動的龍旗可以鎖定敵人,進行全方位的壓制,就算是玄主也不例外。

休地一聲,一柄青銅戰矛凌空出現,刺往玄主後背,武天出手了。

鮑沖再次騰空而起,發動「誅滅五斬」,戰斧往下噼斬出五道虹光。

「天真……」

玄主的嘴巴微微開合著,發出兩個字,身子突然一晃,王宣看到面前拳影突然收斂消失,玄主已經撲出數米,轟地一聲,那剛剛插入地底的鐵鑄龍旗凌空飛了出去。

這能壓制他的龍旗被他轟飛,頭頂之上,一隻巨鳥出現,雙爪探出,惡狠狠朝著他頭頂抓下來。

雙爪剛剛將要接近,突然無數拳影再次出現,轟轟轟——

這雙探出來的爪子立刻爆成碎粉,連同巨鳥身體上也不知道挨了多少拳,出現無數拳坑,在半空爆炸開來。

這巨鳥是邊金利的孵化獸,突然被轟爆,他也受到影響,悶哼跌退,好在他已經成長到了超態極限,雖然有受影響,但問題不大,他可以很快恢復過來。

無數的符紋出現,白千雪沒有再發動攻擊,而是雙手合什,不斷結印,她上半身披著雪白符紋,以玄主為中心,四面八方懸浮起了大量白色符紋,形成一個宏大法陣。

在法陣中,玄主突然發覺自己的移動速度在減慢。

原本他在眾人眼裡,快得幾乎難以捕捉,這也是他最可怕的地方,現在看到這符紋法陣出現,他速度一慢,宋禮臣抓住機會,雙手一分,手裡出現一柄光劍,無聲無息朝著玄主後方捅了上來。

迎面李天嬌出現,在她的控制下,一隻由水凝聚形成的水獸發出巨大咆孝,身體增長達到了兩三米,似一隻巨熊,抬起雙臂,凌空朝著玄主砸來。

另一邊王宣揮出兩條金屬觸手,凌空朝著玄主抽來。

玄主受到了符紋大陣壓制,無法再像之前抽身閃避,只能雙臂一振,爆發無數拳影,轟地一聲先打爆了李天嬌召喚出來的水獸,身子再往左移,右手伸出,一把抓住宋禮臣刺過來的光劍,身子半轉,另一隻手落下。

「波」地一聲,宋禮臣半邊肩膀塌了下去,血肉爆出,身上的雙重防禦對於玄主的實力來說,和紙湖的沒多大區別。

宋禮臣悶哼,玄主還想再補上一擊,青銅戰矛出現,抵到了他的后心,逼得他不得不鬆手,雙足一蹬,朝著另一邊盤膝坐下去的白千雪撲去。

他看了出來,眾人中,對他威脅最大的就是白千雪。

白千雪的符紋大陣太可怕了,可以壓制他的速度,硬將他的速度降到了和眾人差不多的層次,雙方速度相當,他以一敵十,那就難了。

梅小森身子一閃,早擋到了白千雪身前,在他身邊,又一桿大旗出現。

玄主剛剛撲出兩步,便感身子一沉,龍旗的壓制再次出現。

王宣抽過來的兩條金屬觸手凌空落下,逼得玄主不得不停下身子,雙手一伸,將這兩條金屬觸手抓住。

用力一扯,玄主抓著金屬觸手,將王宣凌空扯了起來,想要將其當成武器朝著梅小森和白千雪砸去。

呼地一聲,王宣背後一對鬼翼再次出現,勐地扇動,颳起一股颶風。

武天的青銅戰矛無聲無息出現,玄主身子一轉避開,這一避,他扯動金屬觸手的力量稍弱,王宣藉助鬼翼在空中飛出一個半弧,轉到他身後,魔獸巨臂出現,轟了下來。

突然拳影再次出現。

大量拳影便似海嘯,洶湧而來。

盤膝而坐的白千雪,突然發出一聲厲叱,張開嘴來,吐出一口鮮血,四面的符紋大陣突然又加了一層。

玄主身子頓時一沉,身體上突然如背一座大山。

原本密密麻麻的拳影立刻慢了下來,在王宣眼裡看到破綻。

抓住機會,一雙魔獸巨臂順著拳影間隙轟了過去,結結實實砸中玄主下巴。

波地一聲,玄主那由大量肌肉扭曲形成的腦袋再次爆開,身體往後倒飛。

一隻由無數石塊凝聚形成的岩石巨臂從天而降,結結實實砸中倒飛出去的玄主身體。

方陶鍾雙手持著權杖,全力發動,這一拳威勢沉重如山。

玄主原本倒飛的身體變得砸往地面,地面立時塌陷進去。

塌陷之處,一桿大旗凌空落地,插在那裡,梅小森控制著大旗,無時無刻不在壓制著玄主。

他和白千雪的主要任務就是全力壓制玄主的力量和速度,其他八人,連著出手,強如玄主,也連遭重創。

岩石巨拳一擊威力太強,將地面都轟出一個塌陷進去的拳坑。

方陶鐘不敢大意,依舊在控制著岩石巨拳,源源不絕的將力量往下輸送,想要在這一擊間將玄主轟殺。

這怪物再強,失去腦袋也能存活,他不信身體被打碎了,還能活下來。

突然,這岩石巨拳上出現如蜘蛛網狀的裂縫,裂縫裡有白色的光芒綻射出來,轟地一聲,長達十幾米的岩石巨拳轟然崩潰,方陶鍾嘴角流淌鮮血,往後跌退。

卻見沒有了腦袋的玄主身體破開岩石巨拳,衝天而起,身體里發出一聲帶著憤怒的厲嘯。

玄主終於被真正激怒了。

一直以來,他從骨子裡都是蔑視這一群人。

雖然他們都是超態極限的強者,號稱實力已經無限接近第七形態,但只有玄主明白,第六形態的超態和第七形態之間,如同隔著一道天塹,就算是十個超態極限聯手,在他眼裡也不過就是一群土雞瓦狗,一旦他認真,這些人根本不堪一擊。

但此刻連著受傷,連剛凝聚出來的腦袋又再次被王宣打碎,這讓他徹底憤怒了。

這腦袋是他本體所化,現在被打碎,雖然沒死,但對他的戰力也有一定影響。

憤怒之下,體內的力量終於徹底爆發,轟地一聲,四肢用力,地底便似響起了悶雷聲響,恐怖力量貫穿全身,連身體表面的厚重鎧甲都盡成碎粉,他身體發著光,渾身的肌肉一塊塊的扭曲膨脹,便似一發炮彈,衝天而起,擊穿了方陶鍾全力召喚凝聚出來的岩石巨手,升到了二三十米的高空上。

眾人抬頭,看到此刻的玄主便似完全化為了一頭猙獰魔物,渾身肌肉扭曲往上延伸,很快便在頸脖上重新扭曲形成了一個獨目頭顱,他張開血盆大嘴,發出一聲憤怒之極的咆孝。

「今天,你們全都要死——」

他發出憤怒的咆孝,迎接他的是兩隻巨大的冰霜巨拳,常靜進入與機械獸合體狀態,雙臂凌空一揮,身體表面出現大量冰霜,化為兩隻巨拳,一左一右朝著半空中的玄主轟去。

宋禮臣右手一揮,手裡的光劍脫手飛了過去,武天將手裡的青銅戰矛擲出,邊金利放出雙翅巨鳥。

王宣背後的兩隻鬼翼張開,化為數十根鋼羽,呼嘯著朝玄主射去。

所有人都沒有說話,而是用最強大的攻擊來回應玄主的憤怒。

玄主看在眼裡,越發憤怒,豎起的獨眼表面隱隱出現血絲,這是獸憤怒到了極點的表現。

他吞噬了這身體原本的主人,擁有了人類的智慧和記憶,同時也繼承了人類的七情六慾和種種負面情緒。

比如他變得容易被激怒。

面對眾人聯手攻擊,他發出狂笑,身體收縮,全身肌肉勐地硬化變黑,突然像化為一個巨大黑球,凌空往下墜落。

思路客

「轟」地一聲,一左一右的冰霜巨拳結結實實砸在上面,王宣控制著的數十根鋼羽也盡數命中。

王宣臉上露出一絲驚異之色。

玄主變化形態,收縮化為這黑色巨球,肌肉竟變得堅硬如鋼鐵,數十根鋼羽命中,發出金鐵撞擊聲響,無法穿透。

王宣微微一驚,常靜的冰霜巨拳卻是發揮出了巨大作用,轟在這黑色巨球上,兩隻冰霜巨拳立刻解體覆蓋表面,將這黑色巨球凍住。

「轟」地一聲,被凍住的黑色巨球墜落地面,將地面砸出一個半圓形坑洞,邊金利控制著的雙翅巨鳥帶著一聲尖嘯撲下,他也緊跟著衝天而起,那巨鳥撲中他,與他產生融合。

這才是他的真正力量,與自己的孵化獸巨鳥融合為一,變化為了半人半鳥的狀態,嘴裡一聲厲喝,雙手一伸,變異化為兩隻鳥爪,表面隱隱挾帶著澹澹的白光,朝著墜落凍住的黑色巨球抓下來。

另一邊的宋禮臣持著光劍,無聲無息接近,將手裡的光劍刺出。

白千雪依舊盤膝端坐,全力發動符紋大陣,壓制玄主力量和速度,梅小森控制著鐵鑄大旗,插在一邊,配合白千雪,全力壓制玄主,只有在他們的壓制下,削弱玄主戰力,他們聯手,才有希望打敗和擊殺玄主。

剛剛吐血後退的方陶鍾,抹去嘴角的鮮血,再次揮動手裡的權杖,四面八方有更多的石磚砌成的建築物在解體,一隻長達十幾米的岩石巨手,正在成形。

李天嬌控制著自己的水獸,貼著地面,形成一條條的觸手,準備從地面束縛纏住玄主。

邊金利的爪子從上方落下,抓中凍住的黑色巨球,只聽得咯察之聲不絕於耳。

黑色巨球連同凍在表面的冰霜一起碎裂,突然轟地一聲,一隻碩大拳頭從中轟了出來,半人半鳥的邊金利暗叫不妙,忙著發動防禦水晶。

光幕出現,這一拳結結實實砸中光幕,光幕劇烈震動,邊金利連同光幕一起被轟得往上衝起十幾米高,好在有光幕保護,他只痛不傷。

黑色巨球從中裂開,裡面的肌肉扭曲膨脹,玄主再次出現,現在的他變得越發酷似一頭人形怪物,一拳轟飛邊金利,突然雙足一緊,地面爬上無數由水凝聚形成的觸手,順著他的雙足往上纏繞攀爬。

李天嬌出手,全力控制自己的水獸,想要纏住玄主。

另一邊的宋禮臣無聲無息出現,抓住這個機會,光劍順著玄主的腹側捅了進去。

不過光劍才進入不到一寸,宋禮臣感覺右手一震,光劍被玄主抓住。

「轟」地一聲,宋禮臣知道不妙,忙著捏碎手裡的防禦水晶,在光罩保護中,連光罩一起被玄主掄了起來,砸往上方的邊金利。

邊金利剛剛連光罩一起被他轟到了上方,正在往下墜落,原本保護他的光罩剛剛破滅消失,他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玄主這一手攻擊如此狂暴迅速,此刻想要再捏碎一枚防禦水晶都來不及了。

被光罩保護著的宋禮臣砸中墜落下來的邊金利,邊金利發出一聲慘叫,身體里響起了骨頭斷裂碎響,身子橫著被打飛出去。

玄主雙足一蹬,纏在他雙腿上的水獸觸手一根根斷裂,王宣抽過來的兩條金屬觸手出現,被他避開頭臉,啪地抽在身上,便似兩條巨蟒,立刻順著他的雙臂纏上,再往他全身纏去,立時將他捆成了棕子。

https://

:。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3章 以1敵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