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王宣的底牌

第264章 王宣的底牌

王宣雙足一蹬,疾撲過來,魔獸巨臂上亮起一道道的藍色幽光,額頭裡的恐懼之眼正在微微波動,只是玄主心裡幾乎沒什麼畏懼,想要依靠恐懼之眼來控制或影響他基本不可能。

剛剛將玄主捆住,只聽得啪啪連著暴響,纏滿他全身的金屬觸手盡數碎裂爆成大量鐵片,王宣發出悶哼,卻見玄主長身而起,撲中上方正在下落的宋禮臣。

此刻宋禮臣護體的光罩剛剛砸飛邊金利,這維持了一秒的光罩也破滅消失,他萬萬沒料到玄主被王宣的金屬觸手捆成了棕子,還能在瞬間破開暴起,心知不妙,發出一聲大吼,忙著再次捏碎手裡的防禦水晶。

只是這一次玄主的速度實在太快了,防禦水晶剛碎,光罩還未出現,玄主凌空一揮,右臂消失,空氣中只留下殘影,一個碩大拳頭突然就砸在了宋禮臣的腦袋上。

宋禮臣的腦袋像被鎚頭砸中的西瓜般爆炸開來。

他沒有玄主的恐怖能力,也沒有被孵化獸吞噬,腦袋要害被粉碎,立時斃命,一團白色光芒從體內冒出,裡面有強烈的生命氣息,充滿不甘,還在極力掙扎。

可惜世界之力瞬間降臨,將裡面的靈魂意識抹殺,化為純粹能量,被玄主汲取。

看到宋禮臣腦袋被玄主一擊粉碎,所有人心頭都是一震,王宣緊跟撲上,背後的鬼翼展開,橫著掃了過去。

「轟」地一聲,玄主一拳打碎了宋禮臣的腦袋,再伸出另一隻手,一把扯住王宣橫掃過來的鬼翼。

他正想將鬼翼扯斷,王宣的魔獸巨臂無聲無息砸中他的肚腹。

玄主立刻身子橫著飛了出去,就算擁有肌肉強化的防禦力量,但王宣全力爆發,整條魔獸巨臂表面被藍色幽光完全覆蓋,爆發出來的力量撕開了玄主的強化肌肉。

「轟隆」巨響,王宣連同玄主一起衝出二三十米,地面被他們的力量剷出一條深溝。

玄主被打得撞中一棟建築物,在巨大的聲響中,這棟建築物立時崩潰倒塌,將玄主淹沒埋住。

青光一閃,武天看準摔進去的玄主,將青銅戰矛擲了出去。

青銅戰矛化為一道青色長虹,射了進去,一道血箭從中噴了出來。

鮑沖持著戰斧剛剛衝上,

突然發現那倒塌的建築物轟地一聲炸開,玄主狀若厲鬼,胸膛被青銅戰矛洞穿,他從中站了起來,跨開大步往外,走到哪裡,哪裡的地面就在碎裂,威勢之強,竟不可擋。

青銅戰矛在他身體上震動,武天隔空控制,想要將力量從青銅戰矛里爆炸開來,但是他卻感覺有一股更恐怖的力量壓制著青銅戰矛,無法讓其中力量爆炸開來。

玄主抓住震動的青銅戰矛,右手一扯,將洞穿自己身體的戰矛拔出,看到鮑沖接近自己,便將青銅戰矛朝著他擲過來。

王宣注意到了玄主身體上受到的傷勢正在以驚人的速度癒合著,雖然這些都不足以致命,殺不死他,但是隨著不斷受傷,就算在不斷癒合,他的戰力也會折損,不論是力量、速度和反應能力,都在衰減。

鮑沖看到射過來的青銅戰矛,忙著閃避,突然玄主的身體以不比青銅戰矛慢的速度衝上來。

鮑衝心頭一驚,毫不猶豫捏碎了防禦水晶。

光幕出現,卻發覺玄主並沒有衝上來,而是轉身撲擊另一邊盤膝坐著的白千雪。

站在白千雪前方的梅小森早有準備。

身子一退就到了盤膝而坐的白千雪身邊,手裡碎捏一枚防禦水晶,一道光幕出現,緊緊護在了他和白千雪的前方。

所有人中,白千雪最重要,她發動的符紋大陣一直在壓制著玄主的力量和速度爆發,而且隨著時間推移,這種影響和效果還會越來越明顯。

不只是梅小森,另一邊的李天嬌也一直在關注著白千雪的安危,所以她控制著的水獸也在同時延伸過去,就算玄主能繞開前方的光幕,也要被她的水獸擋住一瞬,好讓眾人追上,讓他無法攻擊到白千雪。

眼見著玄主就要撞中迎面光幕,不想他身體再次改變方向,他攻擊白千雪和梅小森竟然也是虛晃一招,這一次連緊跟衝上來的王宣、鮑沖和武天等人也未能料到,卻見玄主突然身子轉折,那隻由方陶鍾控制著的岩石巨手一擊落空,將地面打出一個巨大坑洞。

而玄主已經撲中剛剛橫著摔出去的邊金利。

邊金利被之前玄主用宋禮臣打中,全身多處骨斷橫著摔出。

落地后他忙著取出治癒之水喝了下去,全身都籠罩在了治癒水晶的白色光芒之中,一邊恢復一邊站起。

他萬萬沒料到玄主費盡心思,連著兩次撲擊都是虛招,真正的攻擊目標竟然會是他。

顯然玄主也意識到了眼前這一群人不簡單,所以他開始改變策略,先挑弱的進行各個擊破。

此刻的邊金利還沒有完全恢復,等看到玄主撲到面前,知道不妙,想要閃避或抵擋都來不及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捏碎手裡剛剛取出來的一枚防禦水晶。

玄主早將這一切都算在其中,幾乎在邊金利將要捏碎防禦水晶的同時,他身體突然一晃消失,在空氣中留下兩道殘影,繞開邊金利撐開的水晶光幕,無數拳影出現,將來不及反應的邊金利淹沒了。

邊金利幾乎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只有武天發出一聲怒吼,勐地持著青銅戰矛,凌空跳起,轟地一聲,青銅戰矛上勐地亮起了一道青色光芒,如一道虹光,貫穿而來。

這一擊是武天的全力爆發,想要救得邊金利一命。

可惜已經遲了,青色虹光只射中一團爆開的血肉,玄主已經移動身體,長驅直入,以更恐怖的威勢,主動迎著衝過來的王宣、鮑沖和常靜幾人。

短短時間,連死兩位強大的超態極限強者,宋禮臣和邊金利的突然喪命,令眾人心頭震動,王宣的恐懼之眼感受到了眾人心底升起的恐懼。

玄主的表現,令眾人心裡有了恐懼感。

恐懼一起,膽氣稍弱,實力難免便有所衰減。

「轟」地一聲,凌空跳起來的武天發出一聲慘叫,張嘴狂噴鮮血,被玄主撞上,身體表面的機械外殼和裝備碎裂,體內響起骨頭碎裂脆響,身子翻滾著飛出,撞中遠方一株參天大樹。

這株大樹生長在這座廢棄古鎮內,高達三四十米,需要幾人合抱,此刻被武天撞中,立刻響起咯察脆響,大樹承受不住恐怖力量撞擊,開始斷裂,數十米的樹桿連同上方那巨大無比的樹冠搖搖晃晃,往下栽倒。

鮑沖發出怒吼,右手揮出戰斧,五道虹光凌空噼斬出去,雖然心生恐懼,但眾人都明白,現在已經退無可退,殺不死玄主,死的就是他們。

漫天的拳影再次出現,鮑沖噼斬過來的五道戰斧虹光被拳影淹沒,寸寸碎裂,王宣揮出來的兩條金屬觸手凌空抽了下來。

漫天拳影里出現兩隻大手,勐地一抓將這兩條抽下來的金屬觸手抓住,一股無法抗拒的大力拉扯金屬觸手,要將王宣扯過來。

王宣雙足一蹬,藉助這股力量,騰空而起,朝著拳影中撲去。

李天嬌全力控制水獸,滿地都是由水凝聚形成的觸手,這些觸手圍著玄主,纏繞上來,密密麻麻,爬滿了玄主的雙腿,再往上他身體上纏去。

還活著的八人都明白,再不拚命,他們都要死。

連盤膝而坐的白千雪也站了起來,突然張開嘴巴,連著噴出三口鮮血,這三口鮮血噴到她結出來的雪白符紋之中,每吐出一口,這圍繞在眾人四周的符紋大陣便強上一分,三口鮮血之後,她臉色越發蒼白,而符紋大陣透著光,裡面響起了嗡嗡聲響。

梅小森也終於離開了白千雪,主動朝著玄主撲來。

他是擁有把握成功突破超態的極限強者,要不是忌憚玄主,他早就能突破了,剛剛雖然沒有真的突破,但也是調動世界之力入體,淬鍊身體,雖然沒有踏出最後一步,但至少也算是無限接近第七形態,和鮑沖、常靜等人相比,他的實力,又隱隱強了一分。

所以之前他一直在保護最重要的白千雪,助她一起壓制玄主的實力,眼見著宋禮臣和邊金利連著慘死,眾人受到影響,形勢逆轉,情況越發不妙,他只能全力撲擊,顧不得再保護白千雪,而是選擇了直接參戰。

他的孵化獸蔽日在他的念動間出現,蔽日擴張開來,立刻便似一團烏雲蔽日,瞬間就罩上玄主頭頂上方,連同王宣都感覺天空像突然暗了下來。

梅小森除了可以壓制敵人實力的寶物鐵鑄龍旗外,他的孵化獸蔽日也極為強大詭異,隨著他的念動有著無窮變化。

蔽日出現,從上往下兜來。

王宣雙拳齊出,嘴裡突然發出一聲低嘯,一雙魔獸巨臂轟進迎面漫天拳影里。

隨著白千雪全力發動符紋大陣,玄主的速度和力量勐地一衰,原本看起來恐怖洶湧著的拳影立刻變慢,在王宣眼裡看到破綻。

挾帶著藍色水晶鱗片的魔獸巨臂從拳影縫隙里轟了進去。

玄主身體兩側再次長出兩條手臂,還想抵擋,突然有黑色物質覆蓋下來,將他兩條手臂壓住。

梅小森的蔽日出現了。

王宣抓住機會,魔獸巨臂轟出,這一次的目標是玄主的心臟部位。

對於人類來說,腦袋和心臟都是最致命的要害,雖然不知道玄主這樣被獸佔據了的人的心臟是不是要害,但王宣也別無選擇,既然腦袋連著兩次擊碎都不能殺死他,現在改為攻擊心臟。

這一拳打穿了玄主的心臟,帶著大量鮮血,從其後背冒了出來。

此刻玄主身上纏滿了李天嬌水獸的觸手,覆蓋著梅小森的孵化獸蔽日,再加上鐵鑄大旗和被白千雪發動的重重符紋大陣壓制,便似背負一座座大山,強大如第七形態強者,他也終於有些承受不住,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厲嘯。

這厲嘯聲遠遠傳開,不過他並沒有想用厲嘯聲來召喚同伴,因為此地離玄城有幾十公里,就算他的同伴能接受到他的求助,想要趕來這裡,也需要一點時間。

所以他在厲嘯之後,心裡已隱隱有了暫時撤退的念頭。

他不得不承認,眼前這些超態極限強者聯合起來,有了威脅自己的資格。

這些念頭一閃而過,雙足一蹬,身體上的蔽日和水獸觸手都在斷裂撕碎,但是他的反應終究慢了很多,王宣另一隻魔獸巨臂緊跟而上,不地一聲拍爛了他的腦袋。

心臟被洞穿,腦袋被拍爛,處於生死之間的玄主,反應依舊恐怖,立刻反擊,他並沒有立刻逃離。

玄主心有不甘,身為第七形態強者,面對幾個超態逃離,這簡直是奇恥大辱,所以逃離這個念頭一出現又被他排除了,雙手伸出,立刻抓住王宣雙臂。

王宣感覺自己的一雙魔獸巨臂一緊,一股無法抗拒的力量拉扯著他凌空飛了起來。

「轟」地一聲,他橫飛撞上一邊剛剛接近的梅小森。

梅小森如發石機上的大石,瞬間飛了出去。

玄主發狂,將抓住的王宣當成了武器,先砸飛了梅小森,再掄往衝上來的鮑沖。

鮑衝來不及施展「誅滅五斬」,就被王宣砸中了。

身體里響起骨頭斷裂脆響,鮑沖狂吼著飛了出去,嘴裡鮮血狂噴。

王宣只感覺身體里的骨頭在一根根斷裂,每一次撞擊都不亞於遭受一次重創,生死之間,他與體內的小乖共鳴,左臂上出現一道道的白光,光芒匯聚,化為大量發光的零件。

抓著他雙臂的玄主勐感不妙,立刻鬆手,想要將要他拋開。

兩條金屬觸手出現,纏住玄主,隨著玄主這一拋,金屬觸手拉得筆直,王宣只被他甩出三米,藉助金屬觸手拉扯,又重新飛了回來。

無數發光的零件組合,咯察脆響不絕於耳,瞬間化為一隻長達兩米的巨型機械手臂。

機械神手臂終於再次出現了。

在巨神之書無法使用的情況下,機械神手臂就是王宣的真正底牌,不到萬不得以,他都絕不會隨便使用,只因為知道的人越多,對方便有可能想出應付之法,比如防禦水晶,畢竟這一擊便有可能損耗掉他大半體能,一旦打不中,那便得不償失。

機械神手臂全力一擊,這威力之恐怖,已經真正超越了超態極限,而且,和受到壓制的玄主不同,這是沒有受到壓制的真正第七形態力量。

玄主想要閃避已經來不及了,太過自大的他也沒有在手裡準備防禦水晶,此刻再想取出防禦水晶也遲了。

「轟」地一聲,機械神手臂凌空一擊,順著玄主頸脖往下,鮮血混合著大量碎肉內臟一起爆開。

就算是以玄主的強橫和恐怖,機械神手臂凌空一擊,足足將他上半身完全打碎,爆成漫天血沫肉醬,只餘一雙大腿,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因為地面承受不住他力量爆發,他雙足踩踏陷入地底,就算失去了上半身,這餘下的雙腿依舊不倒的站在那裡。

機械神手臂一擊之後,王宣幾乎力竭,立刻取出體力之水和治癒之水喝了下去。

為防止玄主不死,在喝下體力之水和治癒之水后,背後的鬼翼出現,呼地一聲分左右揮出,來回切割著這雙大腿,要將玄主真正的碎屍萬段。

他不信將玄主的身體完全摧毀了,這怪物還能復活。

如果真是如此,那這獸根本逆天,他們再厲害也沒辦法對付。

其他人都停了下來,看著玄主被王宣凝聚形成的機械巨臂一擊打爆了上半身,兩條鋼鐵羽翼來回交錯揮出,不斷切割著餘下的兩條大腿,眨眼間,堂堂第七形態的玄主,便變成了一團爛肉和一堆薄薄肉片。

王宣體內在發著光,治癒之水發揮著強大治癒效果,癒合著他體內斷裂的碎骨。

王宣勉強支撐著身體,死死盯著變成一堆爛肉的玄主,等著白色光芒出現。

只有白色光芒出現,玄主才算真正死亡。

其他人也都圍了上來,每一個人都神經繃緊,盯著地面。

終於,一枚白色光芒從這堆爛肉里出現,但是並沒有沒入王宣體內,而是不斷掙扎,在瘋狂汲取著這堆爛肉,想要將這堆爛肉重新凝聚成型。

玄主如百足之蟲,死而不僵,還想再次依憑血肉再生。

所有人看在眼裡都頭皮發麻,每一個人都或多或少殺過擁有孵化獸的人或類似羽翼阿加莎之類的人形怪物,但再強的人一旦死亡,白色光芒只要出現,都是立刻被世界之力抹去靈魂意識,第一次看到還能如此掙扎求生的白色光芒。

看到白色光芒劇烈波動,似生出一股恐怖吸力,滿地的碎肉血沫開始蠕動,以白色光芒為中心,形成血肉漩渦。

玄主竟真能逆轉生死,血肉重生?

王宣震駭中毫不猶豫再次撲出,轟地一聲,魔獸巨臂砸進血肉漩渦中,將漩渦撕開,砸中其中的白色光芒。

立刻,白色光芒像爆炸開來,炸開一道眩目光芒,便似一輪太陽,將王宣淹沒了。

(上本書全球進入大洪水時代賣出了漫畫版權,也出了有聲,有興趣的可以去聽聽有聲,至於漫畫才剛簽約,等漫畫出來估計還需要一些時間,當然,感興趣的可以去看)

https://

:。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4章 王宣的底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