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5章 鬼車披甲

第265章 鬼車披甲

其他人圍了上來,原本準備出手,突然看到玄主的白色光芒爆成一團巨大白光將王宣吞噬,都吃了一驚。

王宣的恐懼之眼於這團巨大白光中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恐懼情緒,裡面隱隱帶著一種絕望,這是來自玄主的恐懼與絕望。

就算是第七形態強者,肉身盡毀,還想血肉重生,但被王宣一擊將那血肉漩渦擊潰,連這白色光芒都打爆了,玄主終於絕望了。

世界之力降臨,白色光芒里的靈魂意識波動瞬間被世界之力抹去,玄主的靈魂意識再強,面對世界之力,也是毫無招架之力。

世界之力抹去了玄主在掙扎的靈魂和意識,這一團白色光芒化為純粹能量,融入王宣身體。

王宣感應右手內的白色光芒貪婪的吞噬著這團純粹能量,他的魔獸能汲取的能量早已達到了極限,無法再汲取更多能量,現在融合進來的這股龐大能量立刻洶湧著由他右手往上,延到了右臂內。

玄主身為第七形態強者,而且還被孵化獸佔據了軀體,擊殺他獲得的這股能量何等龐大,王宣之前獵殺大量怪物獲得的能量便聚集在右臂外側,一直感覺右臂里像有什麼東西要增長出來,只是還有所欠缺,現在隨著玄主的能量洶湧而來,他右臂外側響起了清脆聲響。

突然間,他右臂外側的皮膚之中,一根黑色鋼羽出現,緊跟著是第二根、第三根……

短短時間,一根接一根的黑色鋼羽出現,王宣看得目瞪口呆,自己右臂外側,竟然長出第三隻鬼翼。

相比起背後的兩隻長達兩米的鬼翼,這隻鬼翼小了不少,只有一半大小,隨著第三隻鬼翼長出,他背後的兩隻鬼翼不需要他召喚,自動延伸出來,微微抖動,三隻鬼翼的力量在他體內交匯。

突然間,三隻鬼翼共鳴,勐地一起震動,產生一股無法想象的恐怖推力,讓他以極為恐怖的速度沖了出去,瞬間衝到了數十米之外,速度快得在空氣中留下殘影。

梅小森、白千雪、武天、李天嬌、方陶鍾和常靜等人都睜大眼睛,露出一絲震駭。

此刻王宣衝出去的速度之快,已經隱隱趕上了之前被白千雪符紋大陣壓制著的玄主速度。

這速度,令他們感覺眼花。

感受這股突然洶湧而出來的力量,

王宣心有所感,意念一動,這長出第三隻鬼翼的魔獸巨臂順著這股推力轟了出去,目標正是面前這株之前折斷栽倒下來的參天大樹。

魔獸巨臂挾帶著第三隻鬼翼,轟中橫在面前這比人還要高的粗大樹桿,大樹桿立刻從中爆碎開來,變成了一左一右兩截,在恐怖力量的作用下凌空飛了起來,左邊帶著樹冠的大樹桿壓中一棟用石磚徹成的三層石樓,咯察的巨大聲響中,被壓中的三層石樓立時倒塌崩潰,掀起大量塵煙,聲勢驚人。

右邊一截樹桿疾飛數十米,再重重砸進大片植物中,撞擊地面,發出轟隆巨響。

威勢雖強,眾人倒不意外,像他們這樣的超態強者,一拳打出去,都能造成這樣的破壞力,他們驚異的是王宣剛剛一瞬間衝出去的速度能令他們眼花,這才是真正令人吃驚的地方。

這意味著王宣朝他們突然發動攻擊,他們難以抵禦。

王宣看著面前造成的破壞,嘴裡輕輕吁出一口氣,隨著第三隻鬼翼長了出來,他體內的鬼車之力,隱隱產生了一種脫胎換骨的蛻變,三隻鬼翼一旦同時出現,鬼車之力便會在他體內形成一種交匯融合,每一片鋼羽都在以肉眼難見的幅度微微震動,彼此震動,產生一種難以想象的可怕力量。

這力量可以令他擁有更快的速度,更可怕的破壞力,也可以利用鬼翼覆蓋身體,進行防禦,擁有強大的防禦效果。

他與鬼車內殘留著的靈魂意識融合,和魔獸一樣,現在的鬼車也是他靈魂的一部分,隨著這一次蛻變,他靈魂意識深處,自然而然便湧出一些難以言喻的特殊訊息,讓他獲得關於鬼車的一些能力運用的方法。

王宣明白,這是因為鬼車的漸漸強大,曾經鬼車擁有的一些特殊能力,自己正在慢慢領悟掌握,如同魔獸的形態成長一樣,剛剛獲得這第三隻鬼翼,相當於鬼車成長進化為了新的形態。

這新獲得的特殊能力,是一種防禦能力,名為「鬼車披甲」。

這能力一旦發動,三隻鬼翼合在一起,將他護在其中,基本上可以形成一個無死角的全方面防禦,如同全身披甲。

「鬼車披甲」中,每一根鋼羽都會進行輕微震動,所有鋼羽共振,產生一股強烈的共振力量,用以抵消外面強大的力量攻擊,可以說,這是一種在關鍵時刻可以保命的防禦技能。

領悟掌握「鬼車披甲」,王宣背後的雙翼和右臂外側伸出來的三隻鬼翼緩緩收斂,消失在了他的體內。

等他回過頭來,卻見梅小森、白千雪、李天嬌和武天等七人都在看著他。

「各位這是……」王宣眉頭一皺。

「王宣,果然邀請你是對的,沒有你,我們今天就麻煩了。」梅小森突然朝著他翹起了大拇指,剛剛一戰,要不是王宣發動機械神手臂一擊,只憑他們根本不可能真正殺死玄主。

只要讓玄主緩過來,死的只會是他們。

王宣搖頭道:「這不是哪一個人的功勞,是我們大家聯手才殺了他,這裡剛剛鬧了這麼大動靜,以防萬一,要不要立刻離開這裡?」

他想到了玄主之前發出厲嘯,那厲嘯聲遠遠傳開,雖然不知道其他人會不會聽到,但為了安全起見,還是先離開這裡的好。

「對,我們快離開這裡。」梅小森立刻也明白過來,忙著點頭同意。

「走。」白千雪說完,當先朝著遠方而去。

其他幾人帶上宋禮臣和邊金利的屍體,迅速離開這裡。

等他們離開約幾分鐘后,這裡突然連著出現五道身影,全身包裹著黑袍,他們迅速翻身登上圍牆,立刻就看到了這裡大量建築物倒塌和滿地狼藉的模樣,明白這裡之前發生過激烈廝殺戰鬥,看地面上殘留著的大量坑洞,這一戰引發的破壞不小,出手者的實力絕對不弱。

五個黑袍人縱身跳了下來,慢慢接近。

「長老,這地面血跡斑斑,還有殘留著的殘肢,不久前這裡發生過十分慘烈的廝殺。」

其中一個黑袍人開口,聲音微微低沉。

為首的黑袍人站立不動,黑袍中出現一條條的章魚觸手,往下延伸,順著地面,這些觸手在不斷的聳動,似乎在嗅著什麼。

「我之前感應到了玄主的召喚,就在這個方向……看這裡發生的慘烈廝殺,地點肯定沒錯,只是玄主怎麼會不見了,就算殺了敵人,也不會突然變得沒有了訊息才是……」

為首的黑袍人,正是玄城的長老,另四個黑袍人就是四位玄城的護法,原本共有五位黑袍護法,在狩獵白色犀牛一役中,那半人半猿的黑袍護法死了,現在只餘下了四位黑袍人。

隨著一條條的章魚觸手延伸出去,突然間,玄城長老發出微微低吼,身體覆蓋著的黑袍勐然掀開,露出黑袍下面恐怖猙獰的模樣。

「這些血肉……是玄主的氣息……」

通過觸手,他感應捕捉到了玄主的氣息,心頭震駭,突然間蹬蹬蹬連退三步。

其他四個黑袍人同樣心頭大震。

他們是突破超態的失敗者,雖然實力比一般的超態極限還要強一些,但遠遠不能和玄主這樣真正的第七形態強者相比,這一灘血肉是玄主的,其不意味著玄主已經死亡,而且還被人轟成了一灘血肉,可以說死得屍骨無存。

「這裡到底發生什麼……」

玄城長老的黑袍上,出現了越來越多的觸手,這些章魚觸手在不斷的嗅著四周地面殘留著的氣息。

「梅小森的氣息……王宣的氣息……嗯?王宣?」

長老突然語氣一滯,想到了玄主曾經說過,王宣和他們是同類,這現場留有王宣的氣息,但卻並沒有王宣的屍體。

「難道說……」

「王宣欺騙了玄主,偷襲害了玄主?」

長老很難相信這個第三層世界,除了那幾個圖騰存在,根本沒有人能殺死玄主,但現在玄主卻變成了一灘血肉,最大的可能性就是有人利用某種方法,偷襲殺死了玄主,這個猜測最合理。

「除了玄主外……還有這麼多的氣息……一、二、三,一共有十道氣息……我明白了,五大城的這些傢伙暗中聯合起來,暗算了玄主,一定是這樣的沒錯……」

長老在不斷的低語著,在這到處都破壞的地方走著,在他眼前,他似乎看到了之前發生的事。

雖然他沒有親眼目睹,但卻猜測得八九不離十。

「就算這十個傢伙聯手,也絕不可能殺死玄主,但最大的變數就是王宣,玄主對他沒有提防,極有可能遭了暗算,這才被他們得手……」

「這個王宣……到底如何能夠偽裝孵化獸的氣息,除非,難道是源頭之樹……」

長老說到這裡,朝著遠方看去,那裡就是剛剛王宣、梅小森和白千雪八人離開的方向,他已經感應捕捉到了他們的氣息。

「八道氣息很活躍,另兩道卻是死氣沉沉,我明白了,有兩個人死了,但屍體被帶走了,不想留下痕迹,可惜,你們如何能逃得了我的法眼……」

長老冷冷笑著。

身邊一個黑袍人道:「長老,那我們要追上去嗎?」

「追?就算是偷襲,但能殺得了玄主,那也不是簡單角色,至少也是八個超態極限,我們五個追上去,雖然不懼,但也沒有把握一定能勝過他們。」

「長老,那怎麼辦?」

玄城長老澹澹道:「回去,找羅剎王。」

「羅剎王?」其他四個黑袍人,彼此互看,都禁不住輕輕吸了口氣,似乎羅剎王這個名字給他們造成了強大的威懾力。

「羅剎王是羅剎城的首領,他會管我們玄城的事?」另有一個半身岩石化的黑袍人開口,語氣里有些疑惑。

「肯定會管,殺玄主的十個人里,不出意外,還有羅剎城的人,羅剎王只要知道玄主死了,一定會管這事的。」

玄城長老說完,收斂了大量章魚觸手,轉身開始離開這裡。

另四個黑袍護法緊跟其後,五人很快就離開這裡,朝著遠方狂奔而去。

他們速度很驚人,如同五枝利箭朝著遠方射去。

要知道他們都是嘗試過突破的強者,雖然失敗,遭到孵化獸反噬,但是也因為孵化獸反噬佔據軀體,相比起正常人類,他們可以完全發揮出身體內孵化獸的力量,可以說,第七形態之下,他們比一般的超態極限強者還要更強大。

就算知道王宣八人,他們只有五人,長老也不認為自己五人會輸給他們八人,不過他並沒有順著氣息去追趕,因為以五敵八,他也沒有絕對獲勝的把握,還不如返回搬救兵更穩妥。

返回九號安全區,他們徑直朝著羅剎城而去。

抵達羅剎城,很快就有人通知羅剎長老,玄城長老來訪。

羅剎城的規模比玄城大不少,這裡曾經是個廢棄古城,被植物同化,現在古城裡的植物都被清理了,雖然表面看起來依舊破破爛爛,但卻人來人往,顯得氣機勃勃。

玄城長老帶著四位玄城的黑袍護法,在人的帶領下,抵達了一片高達五層的建築物。

建羅剎長老帶著三個羅剎城的黑袍護法,在一座大殿里接見了玄城長老。

見到羅剎長老,玄城長老立刻說出了來意,想要拜見羅剎王。

「羅剎王進入上面世界,一直未歸。」羅剎長老有些訝然,看到玄城長老帶著四個黑袍護法趕來,這種情況很罕見,以前就算有什麼重要的事,也多半是派一個黑袍護法來知會一聲,很少有眼前這種情況。

「發生什麼事了,需要求見羅剎王?」羅剎長老和玄城長老關係不錯,好奇詢問。

「玄主出事了。」玄城長老沒有隱瞞,立刻就將自己剛剛調查到的一切詳細說了出來。

「竟有這種事?」羅剎長老和身後的三個黑袍人都是大吃一驚,全部從原本的座位上站了起來。

他們知道玄主是第七形態強者,是五大城的五位首領之一,真正的大人物,聽得玄主被殺,這簡直太令人震驚了。

「不錯,應該與這個王宣有關。」玄城長老聲音沙啞低沉,將自己的猜想說了出來。

羅剎長老聽完后,有些呆怔,愣了愣才道:「這種事簡直聞所未聞,玄主返回后,都沒有交待你什麼?」

玄城長老搖搖頭,道:「玄主返回后,應該是注意到了有人想要突破,所以徑直就趕了過去,沒來得及交待我什麼,現在我唯一能想到的辦法就是將這件事彙報給羅剎王。」

羅剎長老苦笑道:「往上的通道打開后,羅剎王和玄主一起進入了更高樓層,我到現在還沒有接到羅剎王的消息,不知上面情況如何,玄主倒是回來了,卻想不到會出這樣的事,我現在也不知道羅剎王會什麼時候返回,但我們卻不能等。」

玄城長老點頭道:「不錯,如果不出意外,這些傢伙逃離后,一定會想辦法尋求突破,如果讓他們成功突破,那就真正的麻煩了。」

「所以我們必須要在二十四小時內找到他們,在他們突破之前,將這些隱患扼殺在萌芽中。」

羅剎長老說到這裡,緩緩道:「如果真如你猜想的這樣,玄主是因為遭受到暗算才會出事,那這些人也不足為懼,我們聯手,足可以解決他們,如果再不放心,可以一併邀請上鳳凰長老、王朝長老和正義長老,我們五方聯手,量他們插翅難逃。」

玄城長老點頭道:「如果真能請動他們三方,我們聯手,自然是手到擒來。」

羅剎長老道:「既是如此,我陪你走一趟,相信應該能說動他們,雖說我們大家分屬不同陣營,但在這一點上,我們的目標卻是一致的,絕不能容忍這個世界出現超態以上的人類。」

「不錯,如果有,那一定得是我們的同伴才行。」

說完,兩位長老,帶著七位黑袍人,一起離開了「羅剎城」,朝著最近的「正義城」趕去。

他們準備邀請正義長老、鳳凰長老、王朝長老,集合最強大的力量,徹底解決王宣八人這個隱藏的巨大隱患。

兩城長老一起來拜見,正義長老明白肯定有什麼重要的事發生,忙著迎了出來。

「兩位這是……難道是往上的通道又出了什麼變故?」正義長老看到面前這一群黑袍人,微微一驚,忙著將他們請進一間大廳。

「不是往上通道的事,我們來此是邀請你與我們一起,去殺八個人。」羅剎長老的話讓正義長老微微一怔,道:「和你們一起殺八個人?什麼意思?」

《仙木奇緣》

「還是你來說吧。」羅剎長老看向玄城長老。

玄城長老便將之前發生的事,再次詳細說了一遍。

說完后,正義長老還沒有反應,大廳之內,突然響起了一個隱隱有些陰柔的聲音:「玄主死了?」

https://

:。手機版閱讀網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5章 鬼車披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