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 正義城主

第266章 正義城主

隨着這聲音,大廳眾人突感面前陰風來襲,幾乎沒有人看情對方是如何出現的,這幾位長老之間,突然多了一個人影。

這人影披着一件白袍,看起來瘦瘦高高,像個竹竿,面色蒼白如紙,看不到絲毫血色,黑眼圈卻是極重,似乎已經很久沒有睡覺了。

突然看到這個白袍人,眾人都是吃了一驚,只有正義長老忙着躬身行禮。

「城主,想不到會驚動到你。」

聽得正義長老這稱呼,玄城長老和羅剎長老就明白了,眼前這看起來像傳說中白無常一樣的白袍人,就是五大城的五位首領之一,和羅剎王、玄主平起平坐的正義城主。

連殺白色犀牛的時候,他都沒有出現,之前打開通往上面世界的通道,他也沒有出現,眾人都差點以為他早已經不存在了,又或者在通道被破壞之前就進入了更高樓層,一直沒有下來。

誰也想不到,他會在這裏出現。

玄城長老和羅剎長老都沒有見過正義城主的真實面目,突然得知面前的就是正義城主,都忙着躬身行禮。

跟在他們後面的七個黑袍人也緊跟行禮,這可是第七形態的強者,在他們心裏高高在上,他們不敢不敬。

正義城主微微擺手,示意他們不用多禮,黑眼圈嚴重的雙眼看向了玄城長老,道:「你確定玄主死了?」

玄城長老恭恭敬敬的道:「是的,我感應到了玄主殘留着的氣息,已經是一團死氣,不會錯的。」

正義城主喃喃道:「他的本來面目是長生蟲,除非粉身碎骨,否則都不會死,想不到長生蟲終究沒能長生……」

輕輕喟然,似無聲的嘆了口氣,正義城主再次看向了玄城長老道:「走,帶我去看看。」

「是。」玄城長老心頭一喜,明白有正義城主出面,王宣等八人定然難逃一死。

玄城長老留下一個黑袍人看守玄城,之後他帶頭,離開正義城,朝着遠方而去。

正義城主不緊不慢跟在後面,然後就是玄城的三個黑袍人,另有一個黑袍人則返回玄城留守。

在他們之後,則是羅剎長老和羅剎城的兩個黑袍人,原本的三個黑袍人中同樣留守一人。

再往後,則是正義長老帶領着的兩個正義城的黑袍人。

可以說五大城的頂級力量,為了獵殺王宣八人,已經出了一半。

而此刻的王宣、梅小森和白千雪八人,則離開了那座廢棄古鎮,一路朝着遠方狂奔,一口氣奔出十來公里,這才停了下來,將宋禮臣和邊金利屍體上儲物腰帶里的物資分了,挖了一個坑,將兩人屍體就地掩埋了。

王宣分到了幾枚水晶和幾瓶治癒之水。

「玄主死了,現在不能確定玄城長老他們到底有沒有得到他的訊息,知道他死了,但我們必須要做最壞打算。」

梅小森看向眾人,臉色嚴肅的道:「我們現在不知道這些被孵化獸吞噬的人之間會不會有某種特殊聯繫,但我們假設玄城的長老他們得到了訊息,趕到了剛剛那廢棄古鎮,我們要做好應對的準備。」

李天嬌道:「如果只是玄城長老和那幾個黑袍人,就算依靠追蹤水晶,憑着氣味追了上來,我們也不懼他們。」

白千雪道:「如果只是他們,自然不用害怕,

但他們一旦知道玄主被殺了,沒有十足把握,肯定不會冒險來追趕的,而是要返回去請羅剎王,一旦請到了羅剎王,再加上他們,那就麻煩了。」

梅小森臉色有些凝重的道:「是的,現在麻煩的就是追蹤水晶,我們無法完全隱藏氣息,他們只要利用追蹤水晶,不論我們藏到哪裏,他們都能找到我們。」

白千雪道:「關於追蹤水晶,我倒是有個辦法。」

「什麼辦法?」武天一邊介面一邊看向了白千雪。

王宣也看向了她。

對於追蹤水晶,王宣也不陌生,他的須彌腰帶里還有三枚初級的追蹤水晶,可以在二十四小時內追蹤氣味,以玄城長老他們的能力,擁有一些初級甚或中級追蹤水晶,不是難事。

白千雪道:「追蹤水晶的原理並不複雜,主要是依靠我們人體里的血液氣味來進行追蹤,我們只需要抓捕一些怪物,將我們的血液灑到它們身上,它們就將在短時間內沾染上我們的氣味,這些怪物會帶着我們的氣味,分散到不同的地方,只要這些怪物足夠多,等他們循着這些氣味一一找到這些怪物,排除后再找到我們,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那時候小森應該已經突破了,那就不用怕他們了,現在怕的就是他們除了追蹤水晶之外,還有別的追蹤手段,那就防不勝防了。」

梅小森雙眼一亮道:「這倒是一個對付追蹤水晶的辦法,至於是否有別的追蹤手段,那就誰也不知道了,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

他說到這裏抬頭望天,道:「我們就根據千雪說的來做,只要拖過二十四小時,我有九成的把握,能成功突破超態。」

王宣開口道:「如果只是玄城長老他們,憑我們應該可以應付。」

他擁有機械神手臂,外加鬼車進化出第三隻鬼翼,實力進一步提升,長老他們雖然強大,但也沒有突破超態,王宣連玄主都殺了,還真不懼怕長老他們。

「但是怕的就是羅剎王會出現,特別是其他三城的首領,如果他們也一起來了,那應該如何應付。」

梅小森道:「王宣你也不用擔心,這麼長時間以來,我也只知道玄城有玄主,羅剎城有羅剎王,至於鳳凰城、王城和正義城的首領一直都沒有出現,我猜測不出意外,應該是當時通往兩個世界的通道被破壞的時候,這三城的首領進入了上面世界,只有玄主和羅剎王在第三層世界,所以大概率這三個城的首領不會出現。」

武天沉聲道:「就算其他三個城的首領不會出現,只羅剎王一個,也夠麻煩的。」

李天嬌介面道:「我曾經無意中和羅剎長老聊到過羅剎王和玄主,當然我不知道真假,聽羅剎長老說過,似乎羅剎王比玄主還要強。」

眾人的臉色微變,殺一個玄主,十人中已死了兩個,如果羅剎王真的比玄主還要強,那就可怕了。

「我們不得不做最壞的打算,如果羅剎王帶着玄城長老,甚或加上羅剎長老他們一起追上來了,我們該如何應付?」

聽得白千雪的話,眾人一時無語,誰也想不到應對之法。

王宣突然道:「不如我們前往十號安全區。」

「十號安全區?」梅小森微微一怔看向了他。

王宣微微點頭,道:「是的,就是那遠方出現巨艦墜落的地方,我們前往那裏,你就在那裏進行突破,如果他們沒有出現,一切平安無事,那自然是最好,如果他們真的出現,我們不能力敵,我有一個想法,關鍵時候,我們就朝着那巨艦而去。」

眾人聽得這話,都微微變了臉色。

關於那艘從千米高空墜落而下的巨艦,眾人都知道,那巨艦甚至洞穿了第三層和第二層世界,從下面百鎮都顯露出了船頭,其詭異莫測,難以名狀,對於這巨艦,所有人都本能的敬而遠之。

見了眾人反應,王宣看向他們,沉聲道:「所謂置之死地而後生,真到了萬一的時候,我們接近巨艦,甚或進入巨艦,就賭這些人敢不敢一起進入,當然,這說的是萬一的情況。」

梅小森看着王宣,停頓了一下才長長吁出一口氣道:「王宣,還是你膽大,不錯,真到了萬一的時候,既然是要死,還不如搏一把,搏個一線生機,你說得很對,真到了那時候,除死無大礙,我們敢拼,這些傢伙卻未必敢拼。」

武天、李天嬌、方陶鍾和鮑沖幾人都相繼點頭,同意下來,如果真來了他們無法力敵的可怕敵人,沖往這神秘可怕的巨艦,也許是求得一線生機的方法。

決定后,眾人立刻趕路,朝着遠方巨艦所在的方向狂奔,很快就在途中遭遇一群森林巨狼。

根據白千雪所說的方法,眾人沒有擊殺這些森林巨狼,而是相繼割破了自己的手,將鮮血灑在其中一些森林巨狼的身體上,之後將它們驅離。

這些森林巨狼身上沾染着他們的鮮血,擁有了他們的氣味,如果對方是依靠追蹤水晶來追蹤他們,就會發現到處都有他們的氣味,想要再準確的找到他們,將變得十分困難。

如此一路狂奔,只要碰到有怪物,眾人都會在這些怪物身上灑一些鮮血,留下氣味,特別是途中碰到一群鐵翅魔梟凌空攻擊,眾人更是大喜,立刻抓了七八隻,將鮮血灑到它們身上,再將它們放走。

「這些鐵翅魔梟帶着我們的氣味也不知會飛往哪裏,如果他們想依靠追蹤水晶來找到我們,幾乎是不可能的事了。」

白千雪臉上露出一絲笑容,輕輕吁出一口氣。

王宣道:「就怕還有其它手段。」

梅小森道:「真要有其它手段那就沒辦法,只能說事在人為吧,當然,也許我們只是虛驚一場,也許連玄主死了這些人都不知道,更別說來追蹤我們。」

眾人繼續趕路,全速狂奔,以他們的恐怖速度,只需要半天時間,在天黑之前,就趕到了十號安全區。

當看到不遠處出現那從天而降的巨艦,就算是超態極限的強者,依舊感覺到了心神震顫,心裏升起一種難以言喻的震撼。

在巨艦四周的地面上有不少白色的枯骨,都是屬於不同怪物的屍骨。

王宣想到上次來這裏的時候,巨艦四周有大量青狐獸和四臂魔猿等怪物的屍體,現在這些屍體表面的血肉化去,餘下的枯骨卻沒有被森林同化,而是遺留了下來。

八人放慢了腳步,看着出現在一兩公裏外的巨艦,都露出了一絲凝重神色。

「感覺不能再靠近了……」白千雪停了下來,喃喃低語着。

王宣看着巨艦插在地面處的船頭完全變成了一團漆黑,表面能清晰的看到大量被腐蝕的銹斑,漆黑的船頭之中,隱約可見大量模湖的黑影在裏面蠕動掙扎著,似乎無時無刻不想着突破這層黑暗的封印,從里掙扎出來。

王宣看向四周,還發現越接近巨艦,地面的植物大量枯萎壞死,這代表着巨艦四周必然存在着某種可怕力量,讓這些植物枯死。

要知道這片森林裏的植物生命力十分頑強,就算是五大城的建築物,雖然表面的植物暫時被清理了,但要不了多久,又會很快長出來,眾人只能每隔一段時間清理一次。

雖然眾人現在沒有感到不適,但心裏卻隱隱有一種莫名不安,特別是王宣與魔獸同化,這種不安感更是強烈。

「現在怎麼說,是繼續接近,還是就在這裏?」梅小森心裏也有些不安,但到底哪裏不安卻又說不上來,偏臉看向了王宣,想聽聽他的看法。

之前與玄主一戰,讓他對王宣的看法完全改觀,和他們相比,王宣雖然是個新人,但不論是見識還是實力,都完全出乎他們的意料,至少想到接近巨艦,想要依靠巨艦的力量來對付可能存在的威脅,這是他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的。

王宣想到那個擁有腐爛力量的怪嬰,之前在第二層的蟲鎮出現,之後因為力量受到壓制,怪嬰不敵蟲鎮眾人,重新爬進那腐爛船頭,現在不知道依舊隱藏在蟲鎮上方那船頭裏,還是重新回到了這第三層世界。

從怪嬰會出現在蟲鎮,王宣已猜到巨艦里應該有連接了第三層世界到第二層世界的通道,這意味着怪嬰完全有可能會出現在這裏。

「走,我們去十號安全區。」王宣身子一轉,朝着巨艦不遠處的十號安全區方向奔去。

十號安全區的傳送通道可以進入中心城,如果怪嬰真的出現了,他們可以從傳送通道進入中心城,而怪嬰應該無法使用傳送通道。

抵達十號安全區的傳送通道邊,天色完全黑了下來,梅小森取出鐵鑄龍旗,插入地面,盤膝坐了下來。

他開始準備突破,只有沒人打擾,他有把握在一天之內,成功突破,晉陞為第七形態強者。

王宣、白千雪和武天等七人守護四方,全都盤膝坐了下來。

王宣抬頭凝視着不遠處的巨艦,看着在夜幕中,巨艦那腐爛船頭裏的模湖黑影越發詭異,這一片區域都十分寂靜,幾乎看不到一隻怪物,顯得十分反常。

「如果只是玄城長老他們追來了,倒是不足為懼,怕的就是羅剎王和他們一起出現了,甚或包括別的城主也來了,那就麻煩了,只憑我們根本不足以對抗。」

王宣沉吟,如果真出現這種最險惡情況,他們就沖往巨艦,至於沖往巨艦後會產生什麼後果,他也不知道,但這是目前他能想到的唯一辦法,畢竟如果他們真的擁有除了追蹤水晶外的其他追蹤手段,他們不論藏往哪裏,都會被他們找到。

四周的世界之力漸漸濃冽,以梅小森為中心,空間產生一種波動,王宣也處於這種波動之中,同樣感應世界之力,再次嘗試控制,藉助這個機會,不斷學習,積蓄經驗,經驗越足,將來成功突破的可能性就越大。

夜幕降臨這片原始森林,一株株參天大樹的茂盛樹冠之上,有着一群黑色身影踩踏樹冠而行,速度驚人。

除了其中一個白袍人外,餘下的全都是包裹着黑袍的人,其中包括玄城長老、羅剎長老和正義長老,全都來了。

除了三城各自留守一個黑袍人外,餘下三城的黑袍人都跟着他們一起來了,其中包括玄城來了三個黑袍人,羅剎城和正義城的各有兩個黑袍人,加上三位長老和正義城主,一共十一人。

玄城長老擁有特殊手段可以鎖定他們氣息,根本不需要利用追蹤水晶,王宣八人之前利用鮮血灑到怪物身體留下氣味的方法,想要故布疑陣,但對玄城長老來說沒起到絲毫作用。

在玄城長老的帶領下,他們一行十一人追循着眾人的氣息,一路追到這裏,漸漸接近遠方巨艦,當然,他們在途中也遭遇到了不少怪物襲擊,耽擱了一些時間,好在並沒有出現人員傷亡。

夜幕中,遠方傳來了巨獸的咆孝,夜空更是不時出現鐵翅魔梟。

夜晚穿梭於這片森林之中,就算是對超態強者來說都是不安全,但眾人並不畏懼,特別是隊伍里還有正義城主這樣的超級強者。

「近了,看來,他們是來到了這裏。」玄城長老的黑袍下面,一條條的章魚觸手延伸出來,感應捕捉四周氣息,很快就感應到了王宣和梅小森等人的氣息離這裏已經很近了。

「這些傢伙倒是真能跑,竟然跑了這麼遠。」正義城主沒絲毫血色的臉上看不到什麼表情,不過在凝視着越來越近的巨艦,這沒表情的臉皮還是微微扯動了一下。

「他們這是有意跑來這裏的嗎?」羅剎長老的語氣里變得有些驚疑不定,確定王宣八人來到這裏,看着千米高空墜落而下的巨艦,他心裏出現了莫名忐忑。

「應該是有意來此,只是,意義何在?」正義長老的聲音裏帶着一絲疑惑。

「也許是認為我們會畏懼巨艦,就算髮現了他們,也會有所忌憚,不敢下手。」玄城長老沉吟,突然縱身,從樹冠上凌空跳了下去。

四五十米高的樹冠,說跳就跳了下去,其他人也紛紛跟着跳了下去。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地球上最後一幢樓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6章 正義城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