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絕北道

第306章 絕北道

關羽說到這裏,黃忠更是羞愧。

關羽卻不再多說什麼。周瑜驕傲,關羽又何嘗不比他更驕傲?

周瑜跑就跑了,在關羽眼裏並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更何況,如今的周瑜還是像喪家之犬一樣,敗軍之將。

這樣的周瑜更不會被關羽放在眼裏了。

雖然在董良和諸葛亮長期以來潛移默化旁敲側擊的讓關羽不要小覷天下英雄。

但是人無完人,關羽也是如此,骨子裏的驕傲實在是去不掉。

「天意如此,天不讓周瑜死於此處,待我下一戰親自擒之。」

關羽為這個結果下了最後的論調,並沒有對黃忠做出什麼處罰。

而黃忠將此戰中隱身的程普捉拿到,是個意外之喜。

程普在江東威望極高,捉拿程普不比捉拿周瑜的意義小。

程普這樣德高望重的一個人被拿到了,對於江東人的士氣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無形的壓力會籠罩在吳郡孫權的頭上,這對董良的下一步操作會有很大的好處。

關羽不再去討論關於周瑜逃跑的事情。

只是讓黃忠將傷兵們留下治療。

另外替換上一些好兵,命令他去將廬江郡各地的城池拿下。

關平、劉磐他們已經出發了。

再多上一個黃忠,很快就能將廬江郡徹底的掌握在手中。

關羽十分的自信。

將廬江各地的城池拿下之後,就徹底打通了廬江郡到合肥的通道。

就可以對遠征的鄧芝和甘寧做出一些支援。

於是關羽將眾多將軍分下去之後,立刻派人下去徵調民夫。

他認為,等自己民夫徵調之後,廬江郡各地一定已經全部拿下。

剛好可以分毫不差地將人從剛打通的道路送到合肥。

合肥城也一定已經被甘寧拿下。

打下合肥,自然要趕緊修築防禦工事,面對一座空城,自己徵調的民夫,剛好是及時雨。

……

新野縣的南邊,一場新的戰鬥正在打響。

這一次,為了防備趙雲等人在運糧途中的騷擾。李典親自帶隊,希望能夠遏制住敵軍。

運往西陵縣的糧草被燒了一波。

李典在後面也感覺到頭大。

固然是李典在官渡之戰時表現了非凡的才能,運輸糧草沒有發生失誤。

但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呀。

這新野縣,或者說整個南陽郡,在半年前剛被曹操燒殺一遍。

而曹操經過官渡之戰,也不過剛過了半年。

哪裏就能收割許多糧草存儲呢?

地主家也沒餘糧啊。

雖然說官渡之戰之後,曹操就在積極的屯糧,並且大肆的進行屯田。

屯田也需要時間呀,如今才過了半年。

而單已南陽郡供應兩萬兵馬的糧草,還是非常辛苦的。

每被燒掉一批,都是在南陽身上割肉。

隨縣已經開始向新野告急。

李典沒奈何,只能又搜刮一批糧草,準備運往前線。

好在於禁那邊雖然缺了,但是夏侯惇卻不怎麼缺。

夏侯惇跑到了襄陽南邊,燒殺搶掠。雖然打不下各處城池,但是鄉野之間的糧食,也夠他搜刮用的。

所以夏侯惇一時半會還撐得住。

但是,隨縣已經撐不住了。

隨縣需要給於禁運糧,而隨縣自己也有守軍。

庫房裏的糧食已經運完了,

已經開始從百姓手裏搶糧食了。

所以,接下來的糧食不能有任何的閃失。

李典自己帶了兩千兵馬,四五千的民夫。

浩浩蕩蕩的往隨縣走,前去運糧。

以李典的才能運送糧草是難不倒他的。

但是這一次卻不一樣啊,因為他的對手是常山趙子龍。

綿延的糧車走在大路上。

扭扭曲曲的,像一條大蟒蛇。

在曹操陣營中嶄露頭角的李典親自率隊慎重的押運糧草。

他往南邊放出了許多探哨。

防備着一切的伏擊。

但是它只防備了南邊卻沒有看北邊。

他就是從北邊新野過來的,怎麼會擔心後面有敵人呢?

遠遠的跟着他們後面的趙子龍難以被發現的另一個原因就是趙子龍的人手太少。

三百餘騎騎兵。

雖然是一股不小的力量,但是在李典龐大的車隊面前,顯得是那樣的渺小。

趙子龍的士兵也很不理解,為什麼要從北邊追蹤李典向南走。

戰鬥的雙方情報都是靠猜的。

雖然各自都心知肚明自己的實力能夠做到知己,但是很難完全的做到知彼。

兩方又不會互通有無。李典也不會將新野困難的情況告知趙雲。

趙雲雖然可以猜測到南陽郡供養著兩萬大軍是比較困難,但是卻猜不到究竟困難到什麼程度。

「此次劫糧,從北向南攻。」

「截斷他們的退路,從後方偷襲。」

趙雲在馬上,藏於樹林里。

用手指著前面的隊伍,給身邊的士兵做着解釋和安排。

「但殺破了敵軍。務必驅使其往南跑。不可讓其返回新野。」

「將軍,讓他們往南跑,豈不是給曹兵增加力量?」

身邊的士兵對趙雲的做法提出了疑問。

也就是在趙雲這裏,他們敢和趙雲這樣問一下。

趙雲有意栽培他們,本人也比較溫和。

「敵軍沒有糧草,南邊的人越多,負擔越重。再者,將潰敗的敵軍趕到南方,讓他們把吃了敗仗的消息,後路被斷絕的消息以及糧草被燒的消息一起傳過去。」

「夏侯惇他們的士氣必然會受到影響,軍心大亂。這叫攻心。」

趙雲解釋完這一條之後,又解釋第二條。

「不讓他們返回新野,是不讓新野得到他們的情報。」

「免得敵軍收到消息,立刻又引兵來援。其援兵多少且不論,南邊的曹兵得到了北邊有援軍的消息,想讓他們士氣崩潰就很難了。」

「再者說,我們不知道南陽郡的虛實。曹操那裏到底還有多少餘力,也不清楚。所以盡量不讓他們把壞消息帶回去。」

「如此一來,沒有確鑿的消息,北邊的人支援就慢。調動士卒,也不賣力。」

「既可以給我們創造機會。也可以使南邊的敵人置於孤立無援的狀態。」

趙雲對左右解釋一遍,眾人才明白趙雲的高瞻遠矚。

有趙雲這樣言傳身教,經過這場戰役,日後這些人到了下面做中層軍官,一定都可以獨當一面。

「進攻!」

趙雲只淡淡的吩咐了一句。眾人勒馬,小碎步前進,準備發起衝鋒。

比起在舉水之上,趙雲率幾十騎衝擊于禁軍陣,這三百餘騎衝擊李典的運糧隊,實在是十分輕鬆。

一來是因為李典的運糧隊,雖然人數眾多,但多的是民夫,而不是士兵。

二來是李典雖然才能出眾,但畢竟是初出茅廬,與成名多年的于禁比起來差之遠矣。

第三就是趙雲的兵力比只在舉水時擴充了十倍。對於趙雲來說,這個是一個相當富裕的仗了。

再加上趙雲偷偷跟在李典的車隊後面,以有心算無心,突然襲擊之下,騎兵衝擊,李典根本形成不了什麼有效的抵抗。

趙雲騎兵隊的馬蹄聲逐漸的響亮起來。讓李典整個運糧車隊中每個人的心裏都在發慌。

「敵襲!敵襲!」

外側防禦的士兵聲嘶力竭的吼叫了起來。

士兵們驚慌,但並不散亂,這也足以見到李典本人的才能。

但是那些運糧的民夫表現就十分不堪了,這些畢竟只是普通的百姓,李典也無可奈何。

驚慌失色的民夫四散而逃,慌成一團,幾乎要將李典的軍陣衝散。

李典手提寶劍,慌亂之中目光堅毅地佈置著命令。

「莫要慌亂。衝撞軍陣者立斬不赦!」

李典坐在高頭大馬上,在隨風飄揚的李字旗下下令。

百姓們哪裏聽從軍令,依然是無頭蒼蠅一樣亂竄。

李典命令士兵下辣手,將衝擊軍陣的百姓全部砍頭。

在死亡的威脅下,百姓們終於不敢再靠近軍陣。

四散而逃,往北逃的,有往東逃的,又往西逃的,還要直接閃開繞過軍陣往南逃的。

「將糧車圍成團,以車為樊籬,抵抗敵軍。」

野外遭遇騎兵、步兵的感覺十分糟糕。

用輜重車作為防禦工事是一個聰明的做法。

可以有效的防備住騎兵的縱橫。

但可惜,今天他們運送的是糧車,趙雲也是專門來燒糧的。

李典的士兵們都圍繞着糧車,緊張的等待着趙雲的前來。

李典自己攥著寶劍的手也出了一掌心的汗,濕漉漉的,讓人難受。

眾人一動不敢動,只死死盯着趙雲。

趙雲三百餘騎,卻並不組成鋒矢陣型,是全部鋪開,形成一張大網。

大網扯開將往北逃的百姓全部往南驅趕。

但是再往南跑,百姓們也不敢衝擊軍陣,自動的分成兩股,從李典的軍陣旁邊繞開。

趙雲距離李典的隊伍越來越近。

大網微微合攏。

卻不跳進去衝殺。

李典的士兵們都藏在輜重車的後面,不敢隨意出動。

見趙雲靠近早已準備好的弓箭手開始放箭。

箭矢紛紛而落。

確實給趙雲的手下們造成了很大的影響。

但是對於趙雲本人來說,這實在是毛毛雨。

趙雲不光是馬術高超,憑藉着靈活的身形能夠躲箭。長槍揮舞,眼疾手快的將要落在自己身上的箭矢撥開。

趙雲等人逐漸靠近了十步的距離。

裏面的士兵們也不再放箭,開始手持長矛,隨時準備白刃戰。

可趙雲等人從車隊面前呼嘯而過。

從馬鞍上取下幾個掛着的小罈子。

也不點火,就像使用流星錘一樣,往車上扔。

小罈子帶着巨大的動能,落在輜重車上破裂開來。

裏面數量並不多的火油濺開。

李典見狀,大呼不好。

沒想到敵軍根本沒有和自己交戰的意思,直接就要放火。

不過自己糧車眾多,他這樣放火併不能燒掉很多糧草。

但是李典卻一點損失都不想受。

這些糧草損失一點,都是在割肉。

「出陣迎敵,出陣迎敵!」

李典趕忙大呼,命令士兵出戰迎敵。

不能讓趙雲他們繼續靠近車隊。

但是已經來不及了,這點損失他必須要承受。

趙雲根本沒有從頭衝到尾,只是衝到一半,將火油全部撒出,便立刻勒馬折返。

從南到北返回,就是從剛才澆上火油的車隊經過一遍。

微微放緩馬速,眾人都取下弓箭。

從箭壺中抽出,早已裹好油布的箭矢。

再從懷中取出火種。

不得不說,趙雲這手下幾百騎兵都是騎術精湛。

這麼複雜的操作,需要他們在短時間內有條不紊地在馬上完成。

並且都得雙手操作,離開馬韁繩。

只靠着雙腿來操縱馬匹。

趙雲他們順利完成一切的準備工作。就將火箭射上澆上火油的輜重車。

而李典的士兵剛剛開始出陣,雖然阻擋住了一部分,但並不能全部阻擋到。

瞬間幾十輛車燃起火來。

這在荒郊野外,糧車上又澆滿了火油,想要滅火談何容易。

只能忍痛將這些糧車放棄。

命令士兵將燃火的車子推倒。

一來防止火勢蔓延,把其他的車子點燃。

二來是希望他們堆在地上能夠燃燒的不充分,產生滅火的功效。最後能剩下多少糧食剩下多少。

把這些燃燒的糧車發出的煙霧和火焰又將躲在後面的士兵逼出來不少。

趙雲這些馬上的健兒繼續的圍繞着李典的車隊打轉。

然後一邊向里點的車隊中投擲竹筒,竹筒是早已準備好的煙霧彈。

這正是在火藥廠里試驗出來的。燃燒產生大量煙霧的火藥。

趙雲等人身上裝備的也不多,如今就用在這刀刃上。

這些煙霧彈扔到糧車後面,在糧車圍成的圈裏釋放出了大量嗆人的煙霧。

逼迫着李典的人從車子後面鑽出來。

用煙熏的辦法,李典不是沒有見過。

但是在野外這樣方便快捷,卻是第一次見。

士兵們承受不住,不得不從糧車後面翻出來,準備與趙雲野戰。

而趙雲玩完了這兩段花活,則不再留手。

開始進行正式的殘酷的廝殺。

李典竭力地維持着軍陣,與趙雲爭鋒。

但是他們的軍陣卻像雨打爛芭蕉一樣,被瘋狂的攻擊,在狂風暴雨中搖曳著,根本沒有還手之力。

狂風驟雨壓得他們抬不起頭。

經過好幾輪狂暴的廝殺之後,終於忍不住的潰逃。

換成於禁和夏侯惇,在這樣的兵力之下,也拿趙雲沒有辦法,何況是李典呢?

……

(看了作者群才反應過來是七夕啊!他們吐槽今天看書的不多,訂閱很少,原因嘛懂得都懂。但是我看看我的數據,偏偏比前幾天增加百十個,還有幾個看完免費開始訂閱的同志。嗯……值得深思啊,兄弟們!

七夕我看了一天都熊貓視頻,很治癒。既然你們七夕也和我一樣,那也推薦你們看熊貓片治癒一下,我看了一天都忘了日子,不知道是七夕。熊貓可真可愛啊!)

https:///kaijuzuzhiguanyunzhangguowuguanzhanliujiang/16757725htl

(&039;開局阻止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039;);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開局阻止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開局阻止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6章 絕北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