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啊,我死了……

第308章 啊,我死了……

眾人亡命奔逃。

往山東走的路也算是被疏通開了。

被廖化堵在外面的那些人也可以往山裡跑得動了。

眾人魚貫而入,而前軍則冒著箭矢和石頭哭天喊地的往前跑。

走不多時,周泰和賀齊兩支兵馬還未曾逃脫敵軍的伏擊範圍。

而董襲那邊,這沒有阻礙的,順順利利的已經跑了大半路程。

董襲都可以聽到山的兩側,兩翼兵馬被敵人伏擊的凄慘喊聲。

凄慘的喊叫,痛苦的呻吟將山林中的鳥雀驚飛,悲哀的聲音在山谷中回蕩。

董襲和他的手下士卒們在中間聽著,都心有戚戚然。

一邊為自己的袍澤感覺擔心,同情。

一邊也是慶幸,遭受伏擊的不是自己。

可事情進行的哪有那麼順利呢?

董襲帶眾人往前走著,卻逐漸的聽見前面傳來噠噠的馬蹄聲。

董襲抬頭一瞧,只見前方山林之中煙塵早起。

但是心中警鈴大作,大叫不好。

董襲心裡開始為了剛才的僥倖而感到羞愧。

三條路,敵方伏擊了兩條,怎麼會偏偏將自己放過呢?

董襲暗自的嘲笑自己。

此時此刻,心裡感覺十分的苦澀。被伏擊就意味著一定是一場艱難的戰鬥。

耳聽著兩側傳來友軍被伏擊的凄慘聲音。心中的膽氣十分,已經去了兩三分。

換做一些膽小的,卻緊張的渾身發抖,額頭冒汗。

前方山林一陣騷動,煙塵微微盪起。

不多時,只單人獨一騎從山林中走出。在前方的小路邊顯露身形。

董襲仔細的用目觀瞧,只見一黑衣黑甲,身材魁梧的大漢,倒豎虎鬚,圓睜環眼,手綽蛇矛。

大大方方地坐在馬上。

只因山路狹小,而此人又身量魁梧再加上馬匹襯托。

他雖只單人獨一騎立於此處,卻好比是一座城門一般一夫當關,萬夫莫開。

將這小路堵的死死的。

只見那漢子,催馬快跑幾步,靠近董襲軍陣。

似乎自帶一股排山倒海的氣勢,壓迫著前面的士兵感覺害怕。

董襲頓時也如臨大敵。

所謂狹路相逢勇者勝,如今所處就是狹路。

在這狹窄的道路上,一對一捉對廝殺,卻不能得到身邊人任何的幫助,根本無法並排站開兩三個人。

那莽漢跑了一半的路程,隨即以長矛指著董襲的大旗,大喝道。

「我乃燕人張翼德是也!江東鼠輩,還不快快卸甲受縛!」

張飛天生的一副大嗓門兒,此刻有意呼喊之下,聲如巨雷!

眾人聽見張飛的呼喊。頓時兩股戰戰!

而此處本處于山谷之中,聲音又能互相回蕩。恰好是擴音一般,將張飛的聲音再次放大。

確實有膽怯的,一時間被嚇的摔掉了兵器。

還有一些藏身於袍澤之中聽到這如雷鳴般的巨響,頓時生出一股尿意。

前後的兄弟再多,卻不能給自己帶來半點安全感。

只能趕緊鎖住肌肉。

不小心擠出來的幾滴濕漉漉的,也只當做什麼都沒發生。

張飛如雷鳴般的巨吼在山間不停的回蕩著,回聲也擴散到隔壁的兩側,霎時間,甚至將周泰和賀齊軍中的慘叫壓住。

突然襲來的吼叫聲甚至驚呆了眾人,這些抱頭鼠竄而以求活命的士兵甚至都左顧右盼,短時間內忘了逃命,

而在尋找到底是哪裡發來的巨響。

獃獃的在原地停留了兩三秒,才重新被從天上掉下來的大石頭驚醒,嚇得繼續跑。

光聽聲音,周泰和賀齊都不知道到底是在董襲那裡發生的,還是在對方那裡發生的。

總而言之,伏兵不要再繼續出現自己臉前就行。

這個時候就是死道友不死貧道大難臨頭各自飛。

張飛馬速逐漸提高,距離董襲越來越近。

又瞪眼厲聲咆哮!

「殺!!」

穿雲裂石,直破九霄!

黃口孺子,怎聞霹靂之聲;病體樵夫,難聽虎豹之吼。

一時棄槍落盔者,不計其數,人如潮湧,馬似山崩,自相踐踏。

只張飛一人就讓董襲軍中軍心大亂。

眼見的張飛離得越來越近,董襲不能再猶豫。

將前面幾個不停的後退的傢伙撥開。不讓他們擋在自己的面前。

咬了咬牙,翻身上了自己的馬。

從手下手裡接過馬韁繩。

雙手握緊長刀。

心裡「嘿」了一聲,給自己打打勁兒,就沖著眼前的魔神衝過去了。

然而這一次沒有兩馬一錯鐙了,山路狹小,錯也不好錯。

兩匹馬並排,就要把兩個人擠在一起了。

張飛占著長矛的優勢,矛頭直指董襲。

好似是一個中平槍。對準著衝過來的董襲的胸口。

董襲按照經驗,先用刀背一磕,從下往上撩起,等磕開張飛的長矛,再順勢披入。

董襲手起,但還不等刀的落下,心裡先是一喜,張飛居然獃獃的,還是中平槍不變姿勢。

這豈不是送上來讓自己砍?

說時遲,那時快,董襲心中驚喜之後,電光石火之間,就轉為驚駭。但似乎董襲到臨死都不明白自己到底哪裡出了問題。

董襲的長刀順勢往上一撩,用刀背磕起張飛的長矛,想法很好,但沒想到兵器一接觸,張飛居然紋絲不動。

張飛的力氣太大,將長矛抓得緊緊的。

反而是董襲從下往上磕,本來就發揮不了十成的力氣。

於是乎,本來驚喜的心情在兵器一接觸的時候,瞬間就慌了。

可是沒有下一秒了。

董襲的刀已經來不及做出第二個動作,就這樣,武器被張飛的長矛壓在下面,連刀都沒抬起來,直接被張飛一矛穿胸了。

那馬兒接著慣性還往前竄,失去了主人的馬,只感覺背部一松,順從本能的趨利避害,想要避開張飛的馬。

但時間太短,來不及反應,還是撞到了一起。

不過畢竟這空馬做出了點躲避,沒有撞實在。

兩馬相撞,略一減速,它就立刻被嚇得掉頭逃竄。

這馬又有多大的智慧呢?它是看都不看一眼自己的主人。

而此刻的董襲,約摸著差不多是死透了。

一矛穿胸,被張飛掛在長矛上,大灘大灘的血往下流。

嘴巴里也往外吐血泡。

頭顱低垂著,眼神失去了色彩。

身體在神經的作用下,還在不停的抽搐。

沒有人知道這個人此刻是不是有眼前一黑的感覺。合不合網路小說里寫的死亡感覺一樣?還是說像電視劇一樣,腦子裡在跑馬燈?

這些都已經全部無所謂了,人死如燈滅,董襲的故事已經結束了。

現實不象小說,也不象電視劇,根本沒人關係一個失敗者,一個死者。

張飛用長矛挑著董襲還是非常累的。

畢竟是一整個壯漢,再加上一身的盔甲。又是套在長矛上,有一個槓桿的作用。

單靠一個人的力氣,是不可能握著矛尾將能挑那麼高的。

若一個手在長矛的中端,一個手在尾端,也使得槓桿,說不定可以。

但是這樣顯得太吃力,太不夠瀟洒。

張飛不是一個瀟洒的人,但是他此刻要追求威武。

人人都看著張飛粗魯,這傢伙其實狡猾狡猾的。

為什麼不像左右兩翼一樣,伏擊中間的這支軍隊?其實是因為兵力不夠。

所以張飛不得不親自堵在中間。

而另外兩支軍隊。如果能逃過包圍圈,再往前跑,那就是無人阻擋了。

所以張飛帶著幾百人在中間這樣一堵,必須要速戰速決的解決中間這一支部隊,然後再想辦法去處理兩邊的人。

所以他要自己威武起來,來恐嚇敵人。

他用右手持著長矛的中段,將長矛的尾端夾在自己的腋下,用自己的身體做一個槓桿。

在憑藉著張飛本身的大力氣,就可以把董襲整個的挑在矛頭上了。

東西被矛頭一矛刺胸,血一直順著矛桿往下淌。

搞得張飛手上、胳膊上、腋下,流的全都是。

甚至還往胸口,腰間滲透。

這並不是一個美妙的滋味。但是這樣的場景絕對夠恐怖。

張飛本人又比較兇惡。適才的大吼,幾乎將眾人嚇破膽。

你看那匹馬失去了主人之後,不也被張飛嚇跑了嗎?

而此刻,張飛將董襲的死屍高高的挑起。

縱馬信步閑田的逼近敵軍。

一邊走血一邊淌,留下一地血線。

真好似魔君一般。

就在眾人都安靜的沉浸於這種恐怖的氣氛之中時。

張飛又突然怒目圓瞪,大喝道。

「降者免死!再不放下武器者,讓你們死無葬身之地!」

又是如同雷鳴般的巨吼。

此刻,離得更近。將前面的幾個士兵耳朵震得耳鳴。

聲音回蕩于山谷之中,眾人都能聽清。

被高高挑起的屍首也都能看見。

張飛說完這一句,用力將長矛往前一甩。

就像甩破布一樣,把董襲的屍首往前丟出去,砸在那些士兵的面前。

「還不投降!!!」

在眾人的注意力集中在董襲的屍體上的時候,張飛要趁其不備大喝一聲。

自然是又將眾人都嚇了一個激靈。

於是都乖乖的開始繳械投降。

將兵器丟開,趴在地上。

張飛的聲音回蕩在整個山谷中都能聽見。但是前面人的感受最激烈。

所以前面的人投降最積極。於是就像米諾骨牌一樣。從前向後的一個個的倒下。

後面的人見前面的人趴下,知道前面的人都已經投降了。

即便是看不見董襲怎麼樣的人,也知道董襲肯定在前面,也一定投降了。

所以董襲帶入山谷的這一支,就全部的跪地請降了。

可他們一投降不要緊,中間這一支的路又給堵上了。

後面還有人被廖化追殺。

見路被堵住,惱羞成怒。

揮刀就砍起來跪地的友軍。

短時間內就營造了騷亂。但是並沒有什麼作用,因為不是他一個個能殺穿的。

心裡實在害怕的,於是就只能轉身和他們一起跪地投降。

還存在僥倖的,兩邊的道路還能行走就往兩邊鑽,分別跟隨著周泰和賀齊他們左右翼的人馬。

站著的人,廖化是一個都不放過。

繼續對他們發動攻擊,而那些貴地不動的,則不去管他們。

至於另一邊,周泰和陳武在士兵們的掩護下狼狽逃竄。

賀齊,朱桓也在亡命往前奔。

終於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包圍圈要逃出去了。

而他們在前面逃。中間卻和外面的人產生了斷檔。

只因為這些身處包圍圈的,只能埋頭潛逃。

而後面那些剛進來的,看見前面需要面臨那些箭矢和石頭,哪裡還有勇氣往前走。

所以這又產生了斷檔。後面那些人進來了一部分,但到底是不能全都進來。

在推推搡搡死活動不了的情況下,也只能投降了。

這些事情,前面的四個將軍是完全不去理會了。

建功立業,那都是要先活著才能做到的事情。

他們可沒有什麼信仰。

哪怕是周泰這種用身體擋刀劍的人,也是在孫權在的時候。

現在這種情況下,誰有資格讓他去擋刀劍?而他這為孫權擋刀的寶貴身體,可不能白白浪費在這裡。

終於似乎豁然開朗了。

前面再沒有從天上掉落的石頭了。

終於從長長的包圍中跑了出來。

周泰又出了一身汗。

不過現在出的汗卻是酣暢淋漓的,痛快地汗了。

喜悅爬上他的嘴角。

周泰扭頭看向身邊仍然驚魂未定的陳武。

想要和他說句話。

這樣險死環生迫切需要發泄一下情緒。

「一鼓作氣,加把勁。穿越這座山,再做打算……」

「快點穿越……」

「快……啊…赫…快……」

周泰很不理解,怎麼突然發不出來的聲音。

他很想像連珠炮一樣,放出來一堆的話。

這樣能讓他快速的平靜下來。

同時也展現展現自己的談笑風生,對比對比陳武的一臉驚駭。

可是周泰嘴巴開合著。

怎麼也發不出來聲音。

似乎是因為緊張,口腔里分泌了太多的唾液。感覺滿嘴都濕濕的。

口水似乎都流了一些出來。

周泰想吞咽一下,繼續和陳武說話。

可是喉嚨微微一抽動,終於感覺到了一些疼痛。

這個時間,周泰才後知後覺的感覺到了不對勁。

身體似乎有點不聽使喚,低頭也低的很慢。

原來有一隻流矢透過了周泰的喉嚨。

嘴巴里溢出來的都是鮮血。陳武的驚駭也不是因為害怕。

低頭看了看從後向前透出來的箭頭。

上面還帶著血跡。

只超出了下巴一寸,難怪周泰一開始沒有看見。

陳武眼中的驚駭變成了周泰眼裡的疑惑。

本來已經幾乎要逃出生天,可是世事無常。

脖子後面的箭桿還在顫微微的動,下巴上的箭頭一直在往外滴血。

難怪自己說不出來話呢。

周泰又抬起頭,看看陳武。

似乎還是想說什麼,但是終究還是什麼都沒說。

眼裡似乎閃過一股莫名的色彩。

「啊……我死了呀……」

……

(統一回復:咱們沒有書友群,哈哈。一開始不知道要建,現在不敢建,因為我沒有時間管理,雖然人不多,但也應該有百十號。

為什麼我最近加了作者群,就是因為起點我們組的作者群因為鍵政炸了,編輯不得已發了動態建了新群,我才得到了群號,原來一直和編輯單線聯繫,一個作者都不認識,我太老實了。我原來的群都沒加,不好意思和編輯說話,沒好意思要群號。

小聲逼逼:有的作者群偶爾鍵政時常賣慘總是色圖,一點意思都沒有<( ̄3 ̄)>哼!

另外這幾天見到炸群的太多了,我建群怕到時候被送進去,哈哈哈。)

https:///kaijuzuzhiguanyunzhangguowuguanzhanliujiang/16804346htl

(&039;開局阻止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039;);

();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開局阻止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軍事歷史 開局阻止關雲長過五關斬六將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8章 啊,我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