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諜戰劇里秀人生
  4. 第265章 惜別

第265章 惜別

作者:

林沐問明誠道:「紙盒子里是什麼?」

明誠馬上回答道:「都是你的『遺留物』」。

明鏡馬上拿眼睛瞪他,明誠恍然醒悟,在明鏡跟前開不得這種「玩笑」,馬上自己「掌嘴」,賠笑說道:「該死,該死。我說錯話了,小少爺是吉人自有天相。」

明鏡冷著一張臉,不說話。

明誠淡淡一笑,把紙盒子遞給林沐。

林沐看盒子里全是自己當日被汪曼春抓捕時隨身攜帶的東西,有打火機、香煙、領帶夾、戒指,還有,那塊王天風送自己的瑞士表。

林沐略微低下頭去,問道:「大哥最近好嗎?」

明鏡道:「他有什麼好不好的。」

明誠道:「大哥其實心裡挺挂念你的身體,但是,他不方便到這裡來。他叫我給你帶話,養好身體,身體好了,才有將來的事業。還有,大哥說,你盒子里的那塊手錶,說,讓你終生戴著,切勿遺失。」

林沐心中頓時大震。

他明白了,明誠讓他知道,亂墳崗前他殺死的依舊是自己的戰友兼「恩師」。他們都是「死間」計劃中的一枚棋子。

林沐眼睛盯著明誠,明誠看到林沐在壓抑怒火。

幾人閑聊一陣后,明鏡見林沐頭髮有些臟,便提出要給他洗頭,程錦雲陪著明鏡走進廚房去燒水。

待兩人走出房門,林沐臉色立即變了,他兇猛地一下將明誠推到牆腳。明誠一個沒防備,險些沒站穩。

「為什麼?」

「明台,你別激動。」

「我的兄弟全都沒了!整組人都死了!除了我……除了我,獨活,我要知道為什麼!」

「明台,你冷靜點。」

「我怎麼冷靜啊,全死了!」林沐怒吼著,眼淚落了下來。

「整個事件,是『毒蛇』和『毒蜂』聯合策劃並執行的,明台,是王天風不守規矩,他做的決絕,沒有退路了……我們沒辦法,眼睜睜地救不了……」

「我為什麼還活著?啊?我寧願死的是我!『毒蛇』必須給我一個交代,給我死去的弟兄一個交代!我不會善罷甘休的!」

「你以為就你一個人難過,大哥所忍受的內心折磨比你不知道痛苦多少倍。明台,你是棋子,我承認,你是死棋!你要知道,大哥選擇你做『死棋』的時候,是下了多大的決心。」

「『死棋』?死棋都能走活,我的兄弟,我的半條命,為什麼會死啊,你告訴我,真相!」

明誠吼道:「真相就是第二戰區大捷!」

林沐頓時呆了。

「明台,你別這樣。」

林沐假意懂了。

「明台……」

林沐的手漸漸鬆開,他用手捂著臉,難過地哭了。

明誠也很難過道:「明台。」他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結婚照」,遞給明台。林沐淚眼朦朧地接過照片,看見郭奇雲燦爛的笑容,林沐的手撫摸著郭奇雲的面頰,眼淚全落在照片上。

林沐終於失控了,他失聲痛哭。

明鏡和程錦雲聽到了林沐的哭聲,兩人不禁都心頭一緊,趕緊放下水壺跑出了廚房。明鏡一進來,看到痛哭的林沐,心疼地叫道:「明台。」

林沐沒有應聲,只顧哭著。

明誠看看明鏡和跟進來的程錦雲,緩緩道:「沒事,明台睹物思人……」

明鏡向林沐走過去道:「小弟。」

林沐手裡攥著照片,忍著淚。

明鏡把林沐攬到懷裡。

明誠給程錦雲使了個眼色,二人退了出去,帶上門。

「小弟,你要是難過,你想哭就在姐姐懷裡哭個夠。」明鏡撫慰道。

林沐雙手捧著照片,送到明鏡眼前道:「大姐,他叫郭奇雲,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他一直以來,就很想見見我的家人,我也跟他說過,我會介紹我姐姐跟他認識……一直沒有合適的機會。」說著,淚水如注,轉對照片上的於曼麗說道:「騎雲,跟我大姐打個招呼,問我大姐好。」

明鏡看著「結婚照」,猜出一點點。

「小弟……」

「我在完成他的心愿。」

明鏡接過照片,仔細端詳著,照片上郭奇雲的面容雖然已經被林沐的眼淚濕透,但依舊可以看出那矯健模樣,帥氣大方。

廚房裡,程錦雲從明誠手上接過溫水瓶,程錦雲道:「我總感覺明台有很多事瞞著我。」

明誠笑笑,沒有說什麼。

「明台心地善良,為人耿直,就算是多少有點隱秘,也無傷大雅,以後,他有什麼不是,總要你多擔待。」

程錦雲林沐,這好似一個哥哥對即將遠行的弟弟妹妹的囑咐。

「明台上次差點被汪曼春抓捕,九死一生,加上他的戰友犧牲殆盡,今後煩你多留意,多照顧。」

程錦雲點點頭道:「我知道了。」

「祝福你們,一路順風。」

程錦雲莞爾一笑道:「謝謝你,明誠哥。」

林沐的情緒漸漸平復。

「姐姐還是想讓你和我一起出國,黎叔那裡,姐姐去跟他解釋。我實在是怕……怕以後再也見不到你,小弟。」明鏡語重心長道。

林沐安靜不語。

「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你已經為了國家出生入死、奮勇殺敵了。我們明家三個孩子,總要留一個下來……」

「大姐。」林沐抽噎地叫道。

「嗯?」

「我答應你,我會好好活著的。大姐,我整組的人都為了抗戰犧牲了,我一個人活了下來。大姐,我必須要戰鬥到底!等抗戰勝利的那一天,我會回來,守著家業,陪著大姐和大哥,好好生活。」

明鏡聽懂了他的心思,知道他心意已決。她伸出手撫摸林沐的面頰,傷心的淚水落下。

「大姐。」

「我知道,我是一廂情願,我也知道,我勸不住你們,我就是傻得想留住你,明知是不能,卻不肯死心。姐姐明白你的心,姐姐是捨不得……」說著,明鏡的眼眶中又泛出淚花,潮熱的溫度灼燒著她的心,生疼。

林沐看著姐姐,把頭埋在明鏡懷裡。

程錦雲和明誠提著熱水進來,明鏡把帶來的檸檬洗髮膏打開,她是有備而來。一想著分別在即,就心酸欲碎。

「這一秒在我的跟前乖乖的坐著,我哼一聲,你就能答應。下一秒就不知道在哪個戰壕里廝殺了。我就算大哭大叫,你也是聽不見了。」明鏡嘆道。

林沐不敢回話,想著這一去路遠山遙,要想回家真是做夢了,極其溫馴地低著頭,讓明鏡給他洗頭。

「明台小時候最怕洗頭,每一次桂姨把熱騰騰的水一端上來,他便覺不妙。」明鏡一邊洗,一邊跟程錦雲說道:「他手裡無論拿著任何好玩具,都會馬上丟掉,兩隻小腳急急風地往前跑,被我一把捉住,拎小雞一樣拎到熱水盆前,他就會『哇哇』的哭著跟我抗議。」明鏡一邊敘述,一邊眼角淚光盈盈。

明鏡手上全是洗髮膏的泡沫,程錦雲在一旁幫忙沖水。

「他每次受了教訓,都會跟我保證,要做一個乖孩子,不淘氣。可是,一脫離了我的視線,他就像野馬一樣撒了歡地亂跑亂蹦。樓梯上總能聽到他『咕咚、咕咚』滾下去的聲音。摔疼了,他也不哭。」

明鏡用梳子替林沐梳理著頭髮。

「桂姨時常問他,你怕姐姐嗎?他說,怕。桂姨說,姐姐打你嗎?他用小手扯著自己的頭髮,說,她洗我頭。」明鏡說到此處,竟破涕為笑。

「大姐疼他,是他的造化。」程錦雲附和道。

「是啊,我就是太疼他了。」明鏡想著想著,氣又上來了,用牙梳狠狠地敲了一下明台的頭,林沐叫著「疼」。

明鏡嗔道:「有汪曼春敲你敲得疼嗎?」

林沐不說話。

明鏡的性子是一貫如此,時常反覆。

https://rg/novel/119/119153/65912195.html

rgrg

諜戰劇里秀人生https://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