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五章 怪病

第三百三十五章 怪病

母親嘴裡提到的蠱師呂方所擁有的玉佩,顧順也隱約有相關的記憶,是從父親書櫃里那些他從沒有看過的書裡面看到的。

湘西多山地沼澤,瘴氣密布,各種毒蟲數量不計其數,以前進山打獵採集的人經常被毒蟲咬傷,久而久之,也熟悉了各種毒蟲的秉性和解毒的草藥。

後來,巫蠱之術在湘西逐漸盛行,沒人知道這個巫蠱之術起源於何時,又是何時在湘西之地傳播開的。

人們只知道湘西因為特殊的氣候條件,在制蠱煉蠱這方面除了許多臭名昭著的典故,天下毒蟲十之七八盡皆來自湘西與西南地區,更有苗疆蠱女和降頭等邪術。

再後來古神教在湘西發展勢力,習得了蠱蟲的製備技術,並隨著古神教的擴張,在中原大肆其道,讓蠱蟲與魔教掛鉤,成了一個揮之不去的陰影和代名詞。

而在與苗疆和湘西有關的眾多傳奇人物之中,蠱師呂方絕對是當中知名度最高的一位,更有天下蠱師共同得師祖的榮譽。

呂方據稱是鬼谷子的徒弟,師承鬼谷子,出山之後,並沒有像其他弟子那樣,經世致用,渴求得到君主的賞識,封侯拜相,將自己畢生所學變為家國大計,輔佐明君成就一番霸業。

相反,呂方下山後,遊歷民間,甚至民間疾苦非統治者所能改變,不少諸侯的腐朽和昏聵讓人難以想象。

呂方對此大失所望,選擇了與同門師兄弟並不相同的一條路,行醫救人。

早在拜師鬼谷子之前,呂方就是一名初出茅廬的郎中,跟著鄉村郎中的叔叔學了幾招醫術,機緣巧合之下,才師從鬼谷子,學習縱橫和兵家之術,同時兼修經義和道法,以備將來輔佐君主所用。

改變主意的呂方決定換個方式完成師父的囑託與教誨,干回了自己的老本行,行醫救人。

他並非待在一個地方長久定居,而是邊走邊看,增長醫術的同時,也能幫助沿路的百姓治療各種痾病雜症,造福一方。

他最出名的莫過於他提出了最早治療蠱蟲毒素的方法,並且系統的給出了一套蠱蟲的解毒祛除方案,給中原當地的蠱師和郎中留下了具有開創性的寶貴經驗。

那時巫蠱還未真正盛行,但依舊有不少百姓都深受蠱蟲所害,凡是被蠱蟲咬傷或者身中蠱毒,外表看起來跟尋常的毒蟲無異,不少甚至連一點癥狀都不存在。

病人往往會當作是普通的毒蟲咬傷,並沒有放在心上,可一但蠱蟲發作,在想要救治就根本不可能了。

那時候即便是經驗最豐富的郎中也對蠱蟲的毒素無能為力。

呂方一邊遊歷天下,積攢經驗,體察民間疾苦,一邊行醫救人,多次救死扶傷,贏得所到之處眾多百姓的歡迎,名聲也從無人問津變成了逐漸小有名氣。

每到一處地方,很多想要找他治病的人已經早早等在哪裡了。

那一日,他行醫走到湘西以北的靖縣,一名村婦攔住了他,帶著他來到了一間草廬內。

草廬內是一個渾身熾熱,張牙舞爪的男子,那男子見到有人,頓時如發瘋的狗一般,呲牙咧嘴,手腳用力掙扎著想要去撕咬見面的人。

要不是那個人用鐵鏈緊緊鎖著,裡面的人或許真的有被咬傷的危險。

經過詢問,呂方才得知,那個用鎖鏈鎖著的是老婦人的兒子。

她兒子原本並不是這樣,事發前,他跟著村裡的一個同鄉去了一趟湘西送貨,結果路上遇到了不測,同鄉人被殺,貨物被劫,所有人都被擄去。

原本老婦人以為自己兒子肯定已經沒命了,結果沒想到,

一個月後兒子竟然自己回來了。

兒子渾身上下,除了受了一些擦傷和驚嚇外,跟往常並沒有什麼不一樣,這讓老婦人鬆了一口氣。

同鄉的人很多都來看他,為他撿回一條命感到高興。

可好景不長,回來還沒有三天,老婦人的兒子開始變得不正常起來。

他渾身上下變得奇癢無比,畏懼光線和水,無比的狂躁不安。

老婦人以為只是兒子驚嚇過度才出現了這樣的癥狀,並沒有放在心上,可是沒過兩天,他的身體就變得越來越不對勁,整個人就跟瘋了一樣,到處撕咬,傷了不少同鄉人,還將村裡的一個孩子咬下了半個耳朵。

情況越來越嚴重,村裡人便為他請了郎中,郎中面對這種病情也無從下手,他除了體溫比較高,精神癲狂外,與正常的人沒有什麼不同。

可是老婦兒子的表現明顯不是一個正常人該有的樣子,束手無策的郎中只能給他開了幾服安神寧息的草藥,希望他的病情能夠自己恢復。

奈何天不遂人願,幾服草藥喝完,老婦兒子的病情更加嚴重,整個人就如瘋狗一般,見人就咬,就連老婦也被人咬傷。

村裡的人害怕他在殃及到更多的人,便將其用鐵鏈鎖在了一間曾經的養牛的草廬里。

呂方去的時候,老婦兒子已經被關了快一個月。

整個人日漸消瘦,攻擊性卻越來越強,最讓人感到恐懼的是,他已經無法吃熟食了。-

因為草廬以前是牛棚,在附近緊鄰一個雞窩,那一日,有一隻雞碰巧進了草廬里覓食,不知怎樣被他抓住了,等到老婦人來送吃食的時候,眼前的一幕把她嚇了一跳。

只見地上滿是雞毛,整隻雞已經被他吞下了肚,並且四周包括他的臉上全部都是血液。

茹毛飲血,應激易怒,張牙舞爪,這一系列反常的舉動甚至讓人懷疑,這個人或許就是個披著人皮的怪物,村裡的鄉親唯恐避之不及。

呂方檢查完那個人的情況,也是滿臉懵逼,因為他行醫多年,大大小小的疾病都見識過,甚至是精神類的疾病,他也通過救治,讓不少人的癥狀大為緩解甚至痊癒。

但是他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況,於是憑經驗抓藥配藥,希望救治那個老婦人的兒子。

就這樣,呂方在這個不大的村子里住了下來,一邊潛心研究這種疾病,一邊尋找治癒或者是改善他病情的方法。

經過呂方的全力救治,老婦人兒子的境況卻越來越糟,直至那一日,兒子突然恢復了正常,母子兩人抱在一起嚎啕大哭。

老婦人以為是呂大夫救了自己的兒子,對呂方千恩萬謝,但是呂方知道,老婦人的兒子已經命不久矣,現在的一切不過是迴光返照罷了。

呂方並沒有將這件事說出來,他怕老婦人承受不住這個打擊,徹底昏過去,由此他兒子的心神也就亂了,他也就不能趁著這段時間問清究竟發生了什麼。

隨著老婦人兒子的講述,呂方第一次知道了湘西的蠱蟲,以及將蠱蟲作為武器的巫蠱之術。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全民模擬:我要打造爽文人生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全民模擬:我要打造爽文人生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三百三十五章 怪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