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張羨光(上)

第91章 張羨光(上)

這天陸安再次從小戲樓返回大南市,他有預感,新的戲樓任務已經快要來到了,這會是第四次的戲樓任務。

就在這時,他的目光猛地看向了窗外,因為他感覺到有陌生的鬼域正在試圖籠罩整個世紀小區,此時發現這一切的並不只是陸安,一些實力不錯的馭鬼者也都察覺到了。

下一刻,房間內紅光一閃,陸安的身形消失在了原地,再次看去,他已經來到了世紀小區的空中,三種疊加狀態下的高強度鬼域瞬間反入侵向了那陌生的鬼域。

此時那些有實力的馭鬼者也紛紛走出了自己的房間,黃澄,彭芳,耿天成,陳蟬,還有林雪兒,以及那幾個手拿靈異武器的信使。

陸安低頭看了一眼下面的眾人,然後回過心神,就準備探究出這陌生鬼域的主人位置。

這時,他的心中突然升起了濃烈的不安之感。

下一刻他身上那件無風自動的大紅喜服剎那間變得蒼白,上面大紅如血的顏色肉眼可見的消失,恐怖的襲擊仍然沒有停止,就在下面的人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時,他的頭顱被一抹刀光斬落,掉落在了地上。

身體中的血液也因為大紅喜服的原因乾涸,此時的陸安如同一具乾屍,頭顱還被這恐怖的襲擊斬落。

有些不清楚陸安真正實力的馭鬼者,臉色立馬變得難看,甚至是惶恐,這可是總部的隊長,就這麼被莫名其妙的斬殺了?

彭芳此刻沒有絲毫的猶豫,張開了自己的鬼域,試圖找出襲擊的兇手,不過這陌生的鬼域,在陸安頭顱掉落之後,就沒有再繼續嘗試入侵世紀小區,似乎是在等待着什麼。

不過彭芳可沒有罷手的道理,她的鬼域想要試圖反入侵,不過這陌生的鬼域強度很高,彭芳的能力做不到反入侵。

鬼域的主人似乎是被彭芳的舉動弄得有些厭煩,下一刻,彭芳的腦袋上也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傷口,倒在了地上。

世紀小區內的馭鬼者都是靜若寒蟬,至於那些普通人則是一個個縮在家裏大氣都不敢出,也有一些人在別墅內注視着窗外的這一切。

此時那具無頭屍體站了起來,紅光閃過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根毛筆以及打開的墨水瓶,凌空繪畫着什麼。

很快繪畫的地方就出現了一具鮮活的身體,

很快陸安進入了那具鮮活的屍體之中。

大紅喜服也再次出現在了那具鮮活的身體之上,陸安的臉色有些難看,剛剛那抹刀光很恐怖,而能夠做到這一步的,似乎就只有張羨光。

「張羨光,既然來了,又何必藏頭露尾。」陸安的聲音通過鬼域響徹四方。

不過底下的馭鬼者都有些不明所以,不過他們更大的震撼還是在於陸安的起死回生,這簡直就是神仙手段。

「我還以為,我這一刀下來,你就起不來了。」囂張的聲音傳了過來。

陸安心中很疑惑,這張羨光吃飽了沒事幹,找他幹什麼?他不是應該計劃盤算著如何盜取鬼畫,完成他佈置了幾十年的計劃。

「這裏放不開手腳,跟我來,當然,如果你不敢,在這裏打也是可以的,不過下一次死的就不只是你和那個女人了,其他人可沒有重啟的手段,死了就真的死了。」張羨光這聲音傳來,下一刻,這陌生的鬼域竟然真的正在消散遠去。

陸安也沒有任何猶豫,腳下猩紅的鬼域順着那陌生鬼域離去的方向追了過去。

頭顱掉下來的彭芳此時的屍體已經消失不見,過了片刻的功夫,她的身形再次出現在了剛剛站立的地方,大刀上的靈異力量很恐怖,哪怕彭芳是詛咒的一部分,也因為受到大刀的靈異襲擊,陷入了片刻的沉寂。

很快陸安就來到了一處郊外人煙罕至的地方,他感覺到那陌生

鬼域的主人也就是張羨光停下了步伐,他也就停了下來。

「這第二次見面就把我的頭砍了下來,可不是很友好啊,張羨光。」陸安語氣有些冷道。

不管誰頭顱被人砍下來,臉色也不會很好看,那種死去的感覺可是切身的體會,靈異消耗倒不算什麼,陸安如今已經是異類的身份,並不懼怕所謂的靈異消耗。

「你見過我?不過這並不是很重要。」張羨光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平靜開口道。

「別裝了,你無非就是想給我營造出一種郵局油畫內的你只是離開郵局之後的你。」陸安直接揭穿了真相。

張羨光目光微寒,手中的那把大刀蓄勢待發,似乎下一刻就要落下。

「你果然具備着一些預知的能力,怪不得你當時看我的目光都有些不一樣,你這預知的鬼有些恐怖啊。」

「我知道的,絕對比你想像的還要多,比如桃花源計劃。」陸安道。

「難道沒有人告訴你,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的道理嗎?」張羨光握緊了手中的大刀,他也有些拿不準面前的這個人。

既然他能預知到自己的桃花源計劃,又怎麼可能預知不到自己會來找他麻煩?所以他一定有着某種特殊的佈置或者是底氣。

真是麻煩啊,張羨光內心不由得感慨道。從他第一次見到陸安,看到他身上的大紅喜服,以及他所施展的手段時,就知道這件事情很難辦。

「我有些不能理解你為什麼要對我出手。」陸安道。

他是真的好奇,按理來說,自己也沒得罪過張羨光,也沒有想過暴露他的桃花源計劃,什麼秘密都沒有說,而是將這些都掩埋在自己的心裏,等待着劇情的繼續發生。

眼看張羨光沒有開口的意思,陸安繼續開口道「我知道你的秘密,但卻沒有說出來,這難道不是一種誠意嗎?」

「因為你身上的大紅喜服,我認為這是一種變數,鬼畫的掌握者作為計劃的核心是不能出問題的,而你的存在很有可能會讓她出現問題,所以我來解決問題。」張羨光直言不諱道。

陸安此刻也是想通了,乾屍新娘的靈異來源於鬼嫁衣,而自己身上的卻是喜服,兩者肯定是有一種莫名的牽扯存在的。

不知怎地,陸安就突然想起了那段絕美的身影,乾屍新娘自然算不上美,靈異源頭就是身上的那件嫁衣。

只不過乾屍新娘終歸是不一樣了,她在封門村那個靈異之地竊取了陸安鬼新郎的拼圖,原本的那具乾屍已經變成了鬼插畫中的那個絕美女子,相貌和鬼畫里的源頭女子一模一樣。

免費閱讀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神秘復甦之詭郎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神秘復甦之詭郎
上一章下一章

第91章 張羨光(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