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我有一座彼岸閣
  4. 第105章 痊癒

第105章 痊癒

作者:

姜叔夜整整昏迷了六天,阿姐姜婉兒和小侍女曾柔,便不眠不休地照顧了他六日。

胡人大宗師那一拳,撼天動地,威力驚人。

三品以下不論是誰,都難逃當場斃命的下場。

姜小侯爺敢冒險挨下那一拳,並非一時衝動。

而是通過兩次被震飛,試探出的結果。

有陰縷衣和銅皮鐵骨的加持,一拳死不了,傷成什麼樣,不知道。

所以,這才敢硬扛下地崩山摧的轟然一擊……

而且萬幸還有水鏡先生這位儒家半聖在身側,屆時定會以浩然真氣護住自己心脈肺腑。

撿回一條命,問題不大。

清晨絲縷陽光,照進掖庭局深處這座「冷宮」,狼藉一片的院子,已恢復之前的樣子。

一間素雅房間內,悠悠醒轉的姜叔夜,緩緩抬起沉重的眼皮。

視線中,雲鬢有些散亂的阿姐枕著雙臂趴在床邊,白皙玉手緊握成拳,呼吸時急時緩,像是陷入夢魘的樣子。

這時,寢殿不知從哪兒彌散而來一股難聞的草藥味,嗆得姜叔夜忍不住咳嗽了一聲。

還未來及捂嘴,姜婉兒猛然驚醒,睡眼惺忪地看了眼面色紅潤的三郎。

繼而驚喜道:「你,你醒了!」

說罷,她一直緊握的雙拳慢慢鬆開,整個身體也漸漸鬆弛下來。

吐出一口濁氣后,露出了只有親弟見過的那抹笑意。

而原本憔悴慘白的臉龐,也終於有了一抹亮色。

還沒等姜叔夜開口,二姐忽地臉色一變,「噌」地站起身斥責道:「原本以為你這性子變了許多,誰曾想,還是蠻牛一頭,好勇鬥狠從來不分時候,倘若那晚真的出事,你讓我如何向阿耶交待,如何去見九泉下的阿母?」

記得小時候,姐弟二人去神都北郊參加皇家秋獵。

總角之年的姜婉兒不慎從馬上摔落,頓時引來幾位勛貴子弟的嘲笑譏諷。

不遠處的小竹九,竟然抄起一快巴掌大的鵝卵石,不管不顧地朝著比他大好些歲的幾個大孩子掄去。

其中一個,還是皇族子弟。

結果可想而知,小竹九被他們按在地上,揍得鼻青臉腫。

可他卻咬著牙,硬是一聲不吭。

那副場景,姜婉兒至今歷歷在目!

幼年時,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當然,最終都是她收拾爛攤子。

可那副小身板,卻莫名其妙成了她心間遮風擋雨的參天大樹……

大郎姜文修不到十歲就被送上了紫薇山,屠帥姜彧又常年在外征戰。

自小她便代母教子,教導三郎讀書練字,直到自己去了青冥求學。

這麼些年,離了自己的管教,從小性格乖張任性的三郎,最後成了聲名狼藉的神都第一紈絝。

為此,姜婉兒心如刀割,卻又無可奈何。

只要他平平安安一輩子,便是此生最大的心愿。

至於延續姜氏一族的輝煌,自己從未有過指望!

直到前不久三郎進宮,姐弟一番暢聊后,姜婉兒興奮地整宿沒睡。

而與胡人大宗師那一番惡鬥,更是讓她刮目相看。

雖不通武道,可畢竟出身紫薇洞天,多少能瞧出些端倪。

不過短短大半月世間,從九品搬山一躍邁入七品銅皮鐵骨,而且還有神乎其神的連水神通……

如此修行資質,世間罕有。

假以時日,什麼紫薇洞天,仙武評十大高手,

不過浮雲耳!

弟弟的名字定會威震九州,響徹寰宇。

而且水鏡先生也將他喬裝白衣老神仙之事,俱都如實相告。

周山西麓的屠龍壯舉,更讓姜婉兒目瞪口呆!

但不管怎樣,都比不上「平安一生」四個字。

姜婉兒寧可他是一介凡人,就這麼開心地過活一世……

此刻劫後餘生的小侯爺,滿心感慨,豎著耳朵聽著阿姐的訓斥,嘴角微揚,像是在欣賞什麼天籟妙音。

「臭小子,你還笑?」

姜婉兒言罷,手扶額角,隨後用力揉搓著突突直跳的太陽穴,一副身心俱疲的樣子。

許是提心弔膽的這幾日,使得她費神耗力,不堪重負。

「阿姐!」

姜叔夜驚呼一聲,噌地從床榻上蹦起來,上前扶住搖搖欲墜的姜婉兒。

偏巧這時,一品宮女曾柔端著湯藥從外邊進來,抬眼一瞧,登時有些難以置信。

眼前的姜家三郎可是被大宗師重傷,這才六天,怎麼就活蹦亂跳的能下床了?

簡直就是怪物!

小曾柔清澈純凈的大眼睛滿是狐疑,心裡嘀咕了一句后,疾步上前,單手扶著姜婉兒坐在床邊,關切問道:「娘娘,沒事吧!您都六天沒睡過一個整覺了……」

緩了了一陣后,姜昭儀笑著對弟弟言道:「這回阿姐有驚無險,全賴柔兒以性命相護,三郎,你日後,可要好好感謝她!」

「是,阿姐!」

姜叔夜答應一聲,認真地打量了一番端著湯藥的小宮女,嘖嘖稱奇。

第一次見她時,怎麼瞧,不過是個不懂禮數的無知丫頭。

但那晚與大宗師把個院子毀得不成樣子,而且只傷了一臂……

可想而知,這個大眼妹的修為,有多變態。

難怪阿姐當日莫名其妙地提醒自己,離這個叫甄柔的遠些,原來是這個意思。

再一想那日揪著她耳朵欺負人的情景,後背登時一陣陣發涼……

最令姜叔夜想不通的是,她的腦際,居然沒有絲毫氣運之色!

這就怪了,難道……她不是人?

「詭之白氣,逆天地陰陽,叛六道輪迴,魑魅魍魎,精鬼妖魔,氣運昌隆於野,青紫之下,黃紅之上……」

彼岸閣這句話,至今記憶猶新。

可甄柔連白氣都沒有,她到底是個什麼玩意兒?

姜叔夜怔怔瞧著她,又瞥了眼活動自若的右臂,關心問道:「你的傷,不礙事吧?」

曾柔放下托盤,用力甩了甩胳膊,眨著大眼睛俏皮道:「打死一頭牛,不成問題!」

姜叔夜哈哈一笑,心想您這一拳,豈止一頭牛,轟塌一座山頭都不成問題。

隨即退後幾步,躬身如蝦,正色言道:「多謝甄姑娘護我阿姐周全,這份情,姜叔夜誓死報答!」

大大咧咧的甄柔一擺手,豪氣道:「都是江湖兒女,客氣什麼,況且娘娘是我最尊敬之人,捨命護她,柔兒心甘情願!」

說罷,她指了指方几上的湯藥:「這是方夫子配的療傷葯,快涼了,你趕緊喝。」

姜叔夜神秘一笑,搖搖頭:「不必了,我的傷,已經好了!」

曾柔和姜婉兒一聽,面面相覷。

水鏡先生曾說過,三郎的傷,起碼要恢復半載以上。

堅持服用他所配製的葯湯,三個月後,或許能下床走路。

可,可這才六天吶!

方才醒來之時,姜叔夜便感覺周身氣海流淌通暢,神清氣爽。

雖說胸口處還有些隱隱作痛,卻已無大礙。

從半步聖佛那裡得來的九陽魂丹,療傷之效,神乎其神。

短短六日便讓小侯爺幾近痊癒,不得的說,氪金武夫,簡直天理難容。

此時姜婉兒的心裡,只能用「神鬼莫測」四個字形容眼前的親弟。

將信將疑的甄柔,圍著昂首挺胸的姜家三郎轉了一圈,突然揮拳襲來。

「砰」一聲,好似砸在一塊鐵板上,震得手臂發麻。

當然,甄柔這一拳,也只是用了那麼億點點勁道。

她的厚土神通自是收發自如,而近乎金剛不滅境的氣海,發揮的卻有些莫名其妙。

遇強則強!

對陣胡人大宗師時,展現出的修為,的確是四品戰力。

可遇到搬山境的武夫,也只有九品修為。

同境界的氣海,對於氪金的姜叔夜來說,完全可以忽略。

「胡鬧!」

姜婉兒狠狠瞪了眼不懂事的小甄柔,起身打量著毫髮無損的三郎。

頷首欣慰道:「看來是真的痊癒了,我家三郎,果真不是凡人!」

姜叔夜撓撓頭,憨笑道:「是她沒用力而已,胸口還是有些疼!對了,阿姐,我怎麼還在掖庭局?」

姜家再是權傾朝野,也不可能讓一個成年男子在皇宮留宿。

這一宿,還是整整六天。

姜婉兒笑而不語,旋身沖著小甄柔吩咐道:「趕快去吩咐尚食局,多做些好吃的,哦,對了,記得要有冷泉黑魚和乳酪櫻桃!」

姐弟二人瞅著蹦蹦跳跳離開的甄柔,相視一笑。

「阿姐,這小怪物哪兒來的?」小侯爺隨口問道。

姜婉兒白了他一眼:「什麼怪物,莫要信口胡說,柔兒是年前姬先生安排進宮的,除了和你小時候那般頑劣,倒是個重情義的姑娘。」

姜叔夜點點頭,心思這位白衣國士,謀划的還真是滴水不漏。

也不知道他和阿耶在南方處境如何,已經數日未看過九州抵報。

「南邊戰況,如今怎麼樣了,阿耶何時班師還朝?」

姜婉兒頓了頓,鳳眸低垂,似有心事的樣子默然不語。

小侯爺一怔,焦急追問道:「莫不是戰事不順?」

俄頃,姜婉兒表情凝重說道:「朝廷已經頒旨,令征南大軍速歸神都,不出半月,阿耶必歸!」

姜叔夜心裡一樂:「那不是好事嗎!為何阿姐這幅表情?」

結果,姜昭儀的一句話,更是讓小侯爺樂開了花。

「聖人駕崩,阿耶需得回京參加國喪!」

隆武老兒終究是逃不脫天命,他一死,姜家總算能鬆口氣了。

誒?這豈不是又給自己送了一份大禮!

說到東夏王朝中興之主的隆武皇帝薨逝,他便又想起了聖人腦際的帝王紫氣,那得有多旺啊?

姜叔夜抑住心中狂喜,好奇問道:「什麼時候的事兒?」

「就是你受傷那晚。」

「什麼?」

小侯爺說罷,登時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奶奶地,這傷受得可真不是時候。

今日便是隆武老皇帝的頭七,那縷帝王紫氣吶……

暴殄天物,天理難容!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