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 面對刀槍,只有跪了

第六百二十九章 面對刀槍,只有跪了

從四合院開始的旅行第629章面對刀槍,只有跪了

眨眼間,就到了初秋。

南長島四海商社海事基地校場上,兩萬頭戴黑鋼盔,肩背毛瑟98k步槍,全身黃綠相間的迷彩服,腳上蹬著一雙牛皮靴的護衛,齊刷刷的注視著點將台。

站在點將台上的王立冬,看著這一幕,差點揮舞右手,來上一句,「同志們好....同志們辛苦了....」

「公子,喇叭。」

王立冬伸手接過不為遞上的鐵皮大喇叭,放到嘴邊,運轉內力,對著場內的護衛隊員們道:

「有些人會好奇,好端端的為什麼要征伐高麗?

我也不和大家聊什麼國讎家恨,為國為民這些冠冕堂皇的屁話。

原因有兩個,第一就是提高大家的實戰和大規模配合作戰的能力。

這些年我們歷經的戰鬥近50次,但對手大多都是山賊土匪這些烏合之眾,規模最大的一次也就幾百號人,屬於小打小鬧。

隨著商社生意越做越大,以後哪天說不定就遇上大勢力,沒經驗的話,肯定會吃虧。

第二,近兩年高麗市舶司屢次針對我們商社,稅率從15%提高到了35%,再這麼下去,高麗這邊的生意就不賺錢了。

而且已經有好幾家勢力開始學著高麗,提高稅率來盤剝我們。

要是我們再不給高麗棒子點教訓,以後商社的出海生意就沒得做了。

大家每年幾百貫的分紅就別想了,到時候能按時發月錢就三清保佑了!

大家說,要不要干高麗棒子?!!」

兩萬護衛大軍,各個義憤填膺,紛紛振臂高呼:

「乾死高麗棒子!」

「乾死棒子!」

「艹!敢黑我們的錢,狠狠干它!」

「...」

四海商社每年盈利的百分之三十都會以分紅的方式,下發給每個員工,換句話說,每個員工都是商社的小股東,商社少賺錢,也就是這些人少賺錢,要是沒了分紅,那靠點死工資,生活質量必定下降一大截,換誰都跳腳。

看著護衛軍們的表現,王立冬滿意的點點頭。

利益才是最好的動力和忠誠藥劑。

只要錢給到位了,員工大多都是會感恩的,不會「無功而受祿,」砸的時間久了,自然而然會越來越忠誠,會把公司當做自己的家。

就像宋朝亡國時,許多文臣寧死不屈,而明朝亡國時,文臣卻紛紛投降,很大的原因就是趙匡胤肯砸錢,而朱元章太摳唆了。

大宋一個縣令的工資,差不多是明朝縣令的十倍,到了最上面,宋朝宰相一個月的工資差不多四五十萬,而明朝的宰相一月工資才2萬左右。

次日,高麗王都開城王宮,勤政殿內的龍椅上坐著一位身穿九旒十二玉冕服,頭戴二十四梁通天冠的方臉中年男。

大殿內分站著五六十位各色朝服的官員,紫衫,紅衫,綠衫,手裡還拿著笏板大宋官員上朝時,手裡的考勤板,乍一看還以為是大宋的朝會。

「陛下,此次會試共錄取一百五十五人,會元取的江南道安溪府的朴可道。」門下侍中宰相李頲微微一躬身道。

高麗國王雖接受中原王朝的冊封,卻是外王內帝的政體,對中原王朝上表時自稱小王,但在內部一直自吹「海東天子」,開口閉口自稱「朕...寡人」。

國王的命令稱為「詔」、「制」、「聖旨」,國王的繼承人被稱為「太子」;國王的母親被稱為「太后」,首都被稱為「皇城」。

高麗光宗等君主還有被直接稱為「皇帝」的記錄,甚至太祖和光宗曾自建年號。

棒子的自大千年來始終如一。

「朴可道?」高麗國第11代君主王徽微微有些出神,總覺得這個名字有些耳熟,但就是想不起來到底是誰,隨即看向右手邊不遠處的一個內侍,內侍馬上湊近小聲道,「陛下,這朴可道是李相的二女婿....」

好大膽子!

這次主考可是宰相李頲。

「名單呢,呈上來。」

宰相李頲見到高麗國王看向自己的眼神有些冷意,便知道梁內侍剛才沒說什麼好話。

心裏面已經在這人的名字打上了叉。

收了他的好處,竟敢捅他刀子...

「報!六百里急報!....報!六百里急報!」聲音由遠及近,殿內的朝臣們的臉色微微變色,好些年沒見到六百里急報了。

除非有外敵入侵,或者某地有勢力舉起造反,否則是不許動用這個等級的通訊。

「報!六百里急報,」一個傳令兵跌跌撞撞衝進了大殿內,「陛下,一個時辰前,宋人大軍攻陷碧瀾度港京畿門戶,離王城40里地,康兆將軍戰死,宋人軍隊即將兵臨皇城!」

嘩!

殿內立即沸騰了起來!

高麗國王『騰』的站起,跳下龍椅,衝到傳令兵前一把奪過急報,打開仔細看了一遍,接著眉頭緊成了一團。

宰相李頲此時顧不得君臣禮儀了,湊上前看向皇帝手中的紙條,道:「陛下,急報怎麼說。」

高麗國王把手中的急報遞給了宰相,宰相李頲接過仔細看了一遍,臉色變得有些古怪。

「李相,李相,急報中寫的是什麼內容?」

眾朝臣見兩人的表情,都紛紛出聲。

李頲看了眼高麗國王,見其微微點頭,就遞給了身旁的內侍,內侍接過後,一字一句大聲念了出來。

什麼鐵管冒火,就會死人.....白天打雷.....天降神火...

眾朝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臉的懵。

感覺像是聽神話故事。

這年代,連最發達的大宋都沒發明火器,何況三韓這苦寒之地,對這種高科技的東西,腦子裡根本沒有相關的概念。

眾臣又讓傳令兵描述開戰時的情形,傳令兵磕磕絆絆說了不少,但還沒急報里說的詳細。

宰相李頲出列道:

「陛下,應該馬上安排一批可靠的人馬,去碧瀾度港探查情況。」

高麗國王看向武將的行列,道,「朴行恆。」

殿前司指揮使出列跪拜在地:「臣朴行恆,拜見陛下。」

「帶上一營騎兵,速速探清敵情。」

「臣領命。」

樞密使李志全出列道:「陛下,眼下最要緊的,是陛下和王都的安全。」

作為怕死界的傑出代表,高麗國王忙下令,關閉王城所有城門,又安排老丈人兼太尉接手王城城防,預防真有宋人入侵.....

......

兩個時辰后,王立冬帶著兩萬兵馬來到了高麗王城腳下,看著高達十幾米的城牆,和情報中一模一樣。

烏龜殼又大又硬。

馬上分兵,圍住整個皇城。

過了一個時辰后,十二處城門總算安排到位。

「公子,城樓上出現了大魚。」不為拿著望遠鏡查看著半裡外的城牆上的布防,突然發現城樓上多出了幾個紫袍官員,而這幾人正圍著一個黃袍的青年人,「公子,穿明黃色的不會是高麗國王吧?」

王立冬舉起胸前的望遠鏡,仔細打量了一番,「太年輕了,看上去怎麼也沒三十歲,應該是高麗國王的弟弟。」

撇頭看向不為道,

「3個鋼炮營都布置好了?」

四海商社武裝部隊的編製,大致照著前世三三制原則,一個炮兵營轄三個炮兵連,每個炮兵連下轄3個炮兵排,每個炮兵排配置3門鋼炮,一個炮兵營有27門小鋼炮。

這次他一共帶來81門小鋼炮,數量有些少,是想多帶點,可惜生產跟不上,為了湊齊81門,兵工場最近半個月是24小時三班倒,才在最後兩天湊足了他需要的數。

不為點頭道:「已經布置好了。」

王立冬道:「傳令,先來三輪齊射,看看咱們小鋼炮的威力。記得關照一下城樓,讓幾條大魚好好享受一下咱們四海人的熱情!」

....

「三輪齊射!」1炮營指揮使牛二根下令道。

「三輪齊射!開始裝彈!」1炮營的三個都頭連長齊齊對著自己下轄的三個炮兵排下令。

9個炮兵排,27門小鋼炮的填裝手立即熟練的開始裝彈。

「5.4.3.2.1」,發令兵揮動小旗,「開炮!」

「冬!...冬!...冬!....」

幾十顆炮彈呼嘯著從一根根炮管中飛出,朝著半里地外的城牆飛射而去。

「轟!...轟!...轟!」

城牆上綻放出的一朵朵橘色的大火團,彈片四射,血肉橫飛,許多高麗士兵被爆炸的氣浪轟出了垛口,從十幾米城牆上摔了下來,凄厲的喊聲連半裡外的王立冬都能隱隱聽到。

咂咂嘴。

炮少了,稀稀拉拉的感覺,一點不壯觀....

「公子,城樓塌了。」

王立冬看向城樓處,發現已經塌了一半,「那幾條大魚呢?」

不為道:「有兩個紫袍摔在了城牆下了,明黃色中了一炮,被砸的四分五裂了。」

三輪齊射完,看了下戰果,有幾處城牆已經被炸出了缺口,不過口子都不怎麼大。

不知道這城牆的建築商承包商是哪家,這質量絕對可以。

「再來三輪齊射,自由射擊。」

等三輪齊射完,城牆又多了不少口子,有兩處的口子已經大的能過人了。

王立冬微微皺眉。

這小鋼炮的威力還是有點小,想要轟塌城牆,估計還得來上七八輪。

看了看城牆上的士兵,發現稀稀拉拉沒剩下幾個。

王立冬對著不為道,「安排1組爆破手,讓炮營掩護。」

隨著大炮聲又重新響起,1隊由9人組成的爆破小隊,頂著幾片特製的鋁合金防護板,『曾曾曾』的往城門竄去。

高麗國王不知道怎麼想的,把王都建在了百米高的小山坡上,所以不像大宋的城池,都有護城河,倒是方便了爆破隊。

到了城門下,爆破隊員馬上用九片防護板,搭了個臨時防護棚。

「有宋人!」

「這裡有宋人!」

爆破隊的舉動還是驚動了城上的高麗士兵,雖然不知道宋人在城門下搞什麼鬼,但想來不會是什麼好事,紛紛拉弓就射。

「叮!叮!叮!」

一大串箭失撞擊在臨時防護棚上,正挖著坑的小六嗤笑道:「就棒子的小破箭,還想射穿咱們的防護板。」

他們第一次拿到這防護板時,都覺得是湖弄他們。

比木頭做的板子還輕。

可經過手槍,步槍,手雷....最後迫擊炮都轟了兩炮后,大家對這防護板那真是愛不釋手。

炮彈也就能打個凹出來!

超級保命利器!

「小六快點挖!這東西能防箭失,可防不了金汁....」

小六忙往上瞄了眼,手速不自覺又加快了幾分。

....

「轟!」

一道天雷憑空響起,電光火石間地動山搖,正坐著喝茶的王立冬只覺腳下一陣晃動,放下手中茶杯,拿起望遠鏡,只見城門處升起一朵黑蘑孤。

「卧槽,」

這幫混蛋埋了多了炸藥?

幾百斤炸藥肯定搞不出來這場面,估摸著沒一千五百斤,不可能達到這麼好的效果!

看著城門樓都被炸的不翼而飛,直接開了天窗。

王八蛋!

有錢也不能這麼造啊!

就在剛才一剎那,城門附近方圓兩百米內的房屋瞬間倒了一大片,躲在城門口后的上千名高麗士兵大多都被炸飛到了空中,接著各種零件夾雜著石塊木塊,如雨點一般從天空中降下。

「通知第一護衛團,進城!」

............

「報!」一個傳令兵跌跌撞撞跑進了高麗王宮勤政殿內,「陛下,城門被巨響炸開,宋人已經進城!」

高麗國王腿一軟,摔坐在了龍椅上,過了半晌后,掃視了遍大殿內的群臣,「眾愛卿,宋人已經兵臨皇城,可有良策?」

大多朝臣馬上把自己的腦袋又往下摁了幾分,都這樣了,除了談和就只剩下投降。

和談屬於史詩級難度!

投降異族,誰敢主動提出,那肯定會記錄在史書上,被後人唾棄,遺臭萬年!

...愛誰誰,老子幹不了!

高麗國王又環視了一圈,可惜能混進大殿里的,就是武將也沒一個是白痴。

聽著殿外越來越清晰的廝殺聲...

大內總管朴繼輝撲通一聲跪下后道,「陛下,奴婢認為,應當立即派出使者,聯繫宋人談和,否則再拖下去,要是宋人到了大殿了,到時....」話沒說下去,大家都懂的,到時候可就沒了和談的機會了,面對刀槍,只有跪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從四合院開始的旅行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從四合院開始的旅行
上一章下一章

第六百二十九章 面對刀槍,只有跪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