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伐清1652
  4. 第128章 廣州之戰(1)

第128章 廣州之戰(1)

作者:

比原來歷史上晚了近一個月,海澄之戰於永曆七年六月中旬,以鄭成功最終慘勝而告終,清廷企圖畢其功於一役,徹底解決東南沿海反清勢力的企圖也宣告破滅。

但這個時空裏,鄭成功已經沒有機會藉著郝尚久被圍,潮州府防務空虛的機會前往籌糧了,只能是派出使者前往廣州和長沙,打算試探李定國和孫可望,看看誰更好合作一些。

以鄭成功的個性,想讓他臣服是絕不可能的,他的帝王之心可不比孫可望小,只是隱藏得深一些,表面功夫到家罷了!

而隨着金礪所部最終失敗,竇名望率部攻佔韶州,南雄,與屯齊,喀喀木所率的八旗聯軍在粵贛邊界對峙,廣州,惠州的圍城戰也進入了最後階段。

尚可喜,耿繼茂等人當然希望李定國撤兵北上支援竇名望,然後趁機突圍,但李定國想到了這一點之後,並不打算遂他們意,而是決定一鼓作氣,攻破廣州城,迫使城內清軍往他想要的方向退。

畢竟,就算了李定國將七八萬大軍匯聚於南雄,在那樣的地理環境下,兵力優勢也很難展開,更別說如此規模的大軍行進,耗費得有多大了。他可沒想過就此突破南嶺,攻取江西。

六月十八日,李定國大軍開始發動收復廣州的戰役,明軍攻城部隊超過六萬,其中近四萬是大西軍精銳,城內清軍不過勉強過萬。

被困了一個多月,廣東城內的清軍士氣已經十分低落,糧草更是緊張,有些部隊甚至已經開始出現了吃人的情況。

李定國選擇這個時候攻城,也是深思熟慮過的,再加上他這段時間和永曆朝臣的關係持續惡化,中書舍人管嗣裘居然因為他派人北上長沙請求永曆皇帝收回成命,直接不辭而別了。這讓他十分失望,並打算給張名振一點顏色看看。

李定國也不是聖人,直接背刺友軍的事情他做不出來,但是間接背刺,只要理由充分,符合全局戰略,也不是不能說服自己的!更不用說現在張名振要和他爭永曆朝廷第一臣的位置了。

當一個人想要得到更高權力的時候,一直不會停止的事情便是降低自己的道德底線,只不過勝利者往往可以選擇定向宣傳罷了!

於是乎,不等尚可喜和耿繼茂等人突圍,李定國就把廣州城東北方向的圍城大軍撤了一半,用以加強其他地方的防務,所謂「圍三闕一,兵家要訣」!

「城內清軍現在已然是山窮水盡了,城上的火炮基本上成了擺設,便是土石檑木都少了!」吳三省朝着李定國和諸將笑道:「大王,這廣州城四面皆已被火炮輪番轟塌過,城內清軍又無糧可吃,士氣低落,尚耿二藩這次絕對是守不住了!」

明軍物資充足,憑藉火力優勢整整圍攻了一個多月,尚可喜,耿繼茂,線國安三人雖然見招拆招,屢屢化險為夷,但城內的炮彈,火藥都已經消耗殆盡,便是弓箭,也所剩不多了。

而且,由於李定國防守越來越嚴,尚可喜等人除了守城,再也無法發起有效的反擊激勵士氣,這兩天城內因為缺糧,已經開始吃人,有十幾個綠營兵扛不住,直接跳城出逃,想要投降。

不過,最後能夠安全逃到李定**營投降的,只有兩個,而且都摔傷了手腳,這使得城內的其他士兵根本不敢再跳。

「大王,新鑄的四十餘門大小火炮已經全部部署完畢,全軍總計一百零五門火炮全部集中於廣州城西北角,西,南,北三面的攻城器械也全部準備就緒,各部隊都已經進入指定區域!」靳統武拱手抱拳,彙報道。

「炮彈,火藥準備得如何?」李定國看着廣州的城池圖,冷聲問道。

「每門火炮皆已備足火藥,大炮炮彈四十發,廣州城如今及及可危,一百餘門火炮,兩個時辰必然可以轟塌城牆。」靳統武信心滿滿道。

李定國點了點頭,只要能夠用火炮轟塌城牆,以廣州守軍的士氣和戰鬥力,巷戰絕對是敵不過大西軍的,這一點李定國十分自信。

「吳三省,待西北角被轟塌之後,你再指揮本部兵馬和火器營攻上去,這是此次攻城的關鍵,務必在西北方向打開局面。

進城之後,迅速派兵控制廣州城的主幹道,攻擊廣州城南面,至少要將一半清軍截留在城內,圍而殲之,其餘的清軍只需逼往東北方向就行。」

「是,大王!」吳三省抱拳應道。

李定國此番部署的目的,吳三省作為心腹大將,自然明白,只是因為張煌言也在,所以不好明說罷了!

「張煌言,你率水師務必守住廣州南面海口,絕不可讓清軍從海面逃跑!」李定國扭頭看向張煌言,命令道。

張煌言隨即抱拳:「是,晉王殿下,末將遵命!」

西面,南面無虞之後,李定國隨即扭頭看向了高文貴,這是他除了竇名望之外,麾下最擅長獨立作戰的大將:

「高文貴,你率本部兵馬部署在北面,若是尚可喜等人率殘兵往北面撤退,便由他去,等他們退到韶州,人困馬乏,戰力最弱之時,再和竇名望前後夾擊。」

這話是說給張煌言聽的,他昨日才趕到廣州城外的中軍大營參加作戰會議,並不懂李定國等人私下的部署。

不過,打了那麼多年仗,張煌言早已經成了戰場老將,只是一聽就聽出了這個計劃的漏洞,連忙問道:「可若是尚耿退往惠州,那如何是好,張將軍勢單力薄,所部兵馬不習野戰,不一定抵擋得住啊!」

靳統武聽罷,隨即反應,大笑道:「張將軍多慮了,從廣州突圍,必然是北上,若是東進,路途遙遠,又重重阻隔,清軍如何逃得掉?尚梗二藩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將,不會不明白。」

這便是此計的巧妙之處了,張名振攔住了,基本上也被打殘了,一個沒有兵的大臣毫無疑問將會被拋棄。

可若是連一群敗兵都攔不住,甚至不敢攔,那永曆朝臣恐怕再也不會信任他了!

李定國這個時候還沒有放棄永曆朝臣,他也想過是孫可望在背後挑撥,但只要自己把張名振壓住,那任憑孫可望如何挑撥,都無濟於事!

自從軍事內閣成立,李定國發現孫可望無論如何都會有三票,以絕對優勢壓制自己,而另外四人又不一定支持自己之後,他就已經不想再和孫可望鬥了。

現在,他只想把廣東牢牢控制在手裏,然後聯合鄭成功,北上突破福建,浙江,開闢新的戰場。

「張將軍多慮了,文貴在北門,若是尚耿逃往惠州,官道平坦,騎兵很快就能追上!」李定國笑了笑,安撫道:

「好了,若是諸位將軍都無異議,便下去準備吧!」

還沒等張煌言再出言,其餘諸將便紛紛拱手抱拳,齊聲喊道:「是,晉王殿下!」

張煌言本來還想說些什麼,可想了想,又沒有說出口。

很快,廣州城西北角的炮兵陣地上,一陣嘹亮的軍號響起,炮手們紛紛舉起了手中的點火叉棍,一群炮兵軍官正在指揮,李定國目光堅毅,冷冷地看着廣州城。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