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士兵突擊之全能指揮員
  4.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陳飛和伍61打賭

第一百四十七章 陳飛和伍61打賭

作者:

147陳飛和伍六一打賭

八班現在還有六個人,陳飛,許三多,成才,林雨,馬超,徐帥。

許三多和成才已經被陳飛搞定,所以現在,還有三個人必須儘快拿下來。

再過幾天新兵就要下連了,到時候,八班必須用一個團結向上的全新面貌來迎接新來的四個兄弟。

這三個人中,馬超和徐帥都是第二年兵,只有林雨是第三年,換句話說,再過一年林雨就要退伍了,而且看這樣子,他留隊無望。

這樣的兵是最難對付的,心裡沒有了希望,對什麼事情都提不起興趣,很多東西也都明鏡兒似的,想忽悠也沒有可能。

而且林雨是城市兵,還來自於大城市,自小建立的優越感讓他膽子大想法多,而且因為家裡條件也不差,所以心氣很高,懶得看人顏色行事,不想干就不幹,大不了老子倒數第一,反正不在乎。

正是因為如此,成才才說八班最diao的人就是林雨,最難對付的兵,也是他。

和成才和許三多談了一番,陳飛便揮手把兩個人支走了,他想一個人走走,仔細想一想未來的路應該怎麼走。

他一個人在鋼七連的營區里轉了一會兒,一抬頭,忽然發現伍六一正在看著他。

「伍班長!」陳飛的臉上,一下笑容滿面,剛才他正在沉思,臉上一點兒笑容都沒有。

「陳班長!」伍六一開口,但這三個字就像從乾燥阻塞的嗓子里被推出來,有點兒不那麼順暢絲滑。

「伍班長,你直接叫我名字吧,任何時候我都是你的兵,在你面前,我怎麼敢稱班長。」

陳飛的姿態放得很低。

伍六一聽了,果然舒服了很多,他笑了笑:「你現在可是連長欽點的八班班長了,我怎麼就不能叫你陳班長了?」

「伍班長,那......要不這樣吧,私下裡,你就叫我名字,我叫你一聲伍哥,你要是覺得伍哥不好,一哥也可以,你看如何?」

「還一哥?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是混社會的呢?」伍六一撲哧一聲笑了:「算了,別整那些亂七八糟的,咱們直呼姓名好了。」

「也行!」陳飛也就沒有再堅持,剛才只是表示一種態度,並非真的要恭恭敬敬地喊伍六一一聲哥。

「走,那邊走走!」伍六一微微抬起下巴,指了指十一點鐘方向。

「好!」陳飛也正想跟伍六一談談,所以也沒反對,當即就答應了。

鋼七連的寬闊馬路上,一高一矮兩個青年士兵並列走著,陳飛一米八,伍六一一米七。

「陳飛,你們八班現在的情況有點複雜,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走了幾步,伍六一抬起頭望著遠方的天空,很是嚴肅的提醒。

「我剛才也跟成才和許三多了解了一下,的確是有些麻煩,林雨是第三年兵了,留隊無望,有些自暴自棄,而馬超和徐帥都是城市兵,家裡條件不錯,自小嬌生慣養,吃不得苦,而且對未來也沒什麼太大的追求,想要讓他們把訓練搞上去,有點難度,一旦他們不能在新兵下連前改變現在的這種精神面貌,那新兵下連后,新來的幾個新兵必將大受影響。」

陳飛也沒藏著掖著,把他想到的一些東西全部說了出來。

伍六一聽了,扭頭看著陳飛,很是驚訝:「喲,看不出來嘛,進步這麼大,

看來這次去教導隊是真的學到一些東西了!」

「那是肯定的,我又沒在裡面混日子!」

「我給你一個建議!」走了幾步,伍六一才道。

「你說。」

「對林雨,大棒為主,對馬超和徐帥,胡蘿蔔為主。」

「嗯?」陳飛猛地扭頭。

不過伍六一沒再解釋什麼,只是一邊往前走一邊道:「只是我的建議,用不用,你自己決定!」

陳飛愣了一會兒,回過神后,急忙快步追上了伍六一。

「謝謝。」陳飛對伍六一說。

「不用謝我,要不是史今一再交代,我也懶得提點你。」伍六一淡淡地說。

但陳飛知道,其實這跟史今沒什麼關係,這些都不過是伍六一對自己的關心罷了,他只是嘴硬,不想承認。

「伍六一,你就不怕你這麼幫我,我最後反而奪了你的第一?」陳飛開玩笑似的問。

「你還想拿第一?」伍六一停下腳步轉過身瞪大了眼睛看著陳飛,片刻,他點了點頭,豎起大拇指:「陳飛,你牛-逼!有志氣!全連倒數第一竟然想跟我爭全連第一,你行,你是這個!」

陳飛正色說道:「伍六一,我可不是跟你開玩笑的,我是認真的,連長讓我當八班的班長,就是想讓我把八班帶成全連第一!」

「喲,那可真是巧了!」伍六一大笑:「連長找我談話讓我當三班的班長,也是想讓我把三班帶到全連第一!」

「這樣看來,咱們兩個都被連長給耍了!」陳飛笑道。

「不是連長耍我們,而是連長想讓我們兩個一決高下!」伍六一看著陳飛,一個字一個字地道。

「伍六一,那你可要做好失敗的心理準備了!」陳飛說。

「我?失敗?」伍六一先是一愣,繼而哈哈大笑了起來:「陳飛,我知道你一直很自信,但你這也太自信過了頭了!」

陳飛笑笑,沒說話。

伍六一一定失敗,這是肯定的,因為他有系統,但伍六一沒有,所以,伍六一的失敗是必然的。

但這件事,陳飛不想手下留情,他就是要讓伍六一明白一個道理,不要太驕傲,不要以為自己什麼都能解決,不要以為自己只要努力就可以天下第一,該讓朋友幫忙的時候還是要接受的,不要什麼事情都自己一個人扛,這些道理,其實伍六一也懂,但沒有經歷過刻骨銘心的失敗,他心裏面的那種東西是很難改變的。

伍六一需要這場失敗。

所以,陳飛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必須全力以赴,讓伍六一敗得心服口服,敗得再無任何僥倖!

「陳飛,不如這樣,咱們來打一個賭,半年後,咱們兩個班比一場,看看誰更厲害?」

「好啊——但如果你輸了呢?」

「我輸了?我怎麼可能會輸?」

「但如果你輸了呢?」

「我輸了,我任憑你吩咐,你叫我做什麼我就做什麼!」

「真的?」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那咱們一言為定!」

「一言為定!」

陳飛沒說他輸了會怎麼辦。

首先他不會輸。

但如果他真的輸了,他就賴賬,反正他剛才可沒說他輸了他要怎麼樣!

這一天晚上熄燈號吹響后,伍六一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想著想著,他忽的一下坐起:「不對呀,今天陳飛沒承諾他輸了他要幹什麼啊?」

「這小子?竟然敢跟我耍心眼!看我明天怎麼找他算賬!」

不過很快他就釋然地躺了下來。

「算了,不跟著小子計較了,我最後用實實在在的成績打他的臉就行了!」

「還想朝過三班?陳飛,你還真是敢想啊!」

伍六一的臉上,寫滿了大大的兩個字——

不信!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