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玄魂天帝篇

蕭玄魂天帝篇

鬥氣大陸,中州,蕭界。

族長蕭玄,坐在大廳最上首,一襲淡青色長袍,俊逸的臉龐上嘴唇微呡,臉上掠過一絲擔憂,一對漆黑雙瞳如同黑洞般深邃,彰顯睿智。

「族長,那魂族欺人太甚,近兩日,又有數名子弟遭到暗算。」坐在下首中的一名中年男子面帶怒氣道。

另一名男子緊隨其後開口道:「魂族氣焰囂張,叫囂著要奪取其他七族的『陀舍古帝玉』,更是欺我蕭族血脈衰竭,竟如此明目張膽,實在可惡。」

坐在最上首的蕭玄眼眸微斂,沉默不語。

蕭族、古族、魂族、炎族、葯族、石族、靈族、雷族,這八族便是遠古八族,已經存在了無數年,是鬥氣大陸上實力最為強橫的八股勢力。

八族都曾擁有斗帝血脈,天賦恐怖,強者如雲。但是現在各族的超級強者,最高也只是九星斗聖巔峰。而自從鬥氣大陸最後一位斗帝「陀舍古帝」神秘消失,這鬥氣大陸再無一人能夠晉陞斗帝。

這「陀舍古帝」乃是古族之人,他留下了一座存在於虛無空間的斗帝洞府,洞府內有可助人突破至斗帝境界的本源帝氣和帝品雛丹。

開啟洞府的鑰匙是一塊神奇的玉石,被稱為「陀舍古帝玉」,玉石碎成八塊,八族各執一塊,若是有人能集合八塊碎片,便可打開斗帝遺跡。

於是,「陀舍古帝玉」便成了各族的爭搶目標,遠古八族多年來爭鬥不休。

八族之中,魂族氣焰最為囂張,而血脈之力衰竭尤為厲害的蕭族,便成了魂族的首要目標。

蕭族本有斗帝血脈,但多年來血脈衰竭,族內眾人實力大跌。在不遠的將來,也許蕭族會衰敗成鬥氣大陸一支平庸的族群。

而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便是族內再出現一位斗帝,使得血脈延續,蕭族復興。

蕭玄心知,自己只差半步便可成就斗帝,可那半步,卻如同天壑,極難跨越。

「族長,我蕭族已到了生死關頭,若再這般下去,被魂族吞噬是早晚之事,只有您突破至斗帝,蕭族血脈才能得以延續啊。」蕭族大長老蕭空開口說道,擲地有聲。

其他人聽到蕭空的話,皆是一震,的確,蕭族血脈之力衰弱得非常厲害,若再不搏一搏,只怕蕭族就要在鬥氣大陸除名了。

「大長老,你可曾想過失敗的後果?」蕭族三長老蕭浩,也就是一開始痛斥魂族的中年男子,沉聲問道。

「若成了,蕭族再出一位斗帝,血脈之力得以延續;若敗了,無論是成為廢人還是身死,與被魂族吞噬又有何不同?與其成為魂族走狗,不如為了蕭族的未來,拼上一把。」蕭空捻了捻花白鬍子,正聲說道。

「大長老說得對,我蕭族已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無論成敗,我等皆能承受。」一人話畢,其他人也異口同聲的贊成。

蕭玄靜靜的看着蕭空他們,在他們臉上,有着憧憬,也有着釋然,蕭族血脈之力衰弱帶來的危機,已是迫在眉睫,沒有餘地,也沒有退路,蕭族已然無路可退了。

只是……

……

鬥氣大陸,古界與蕭界交界之處,天墓。

各族的斗聖強者以特殊能力構建了奇特空間,名為「界」,地域寬廣,並且不斷擴張。其中蕭族的「蕭界」與古族的「古界」相毗鄰,而天墓正是處於兩族交界之處的一個神奇地域。

蒼茫的灰褐色大地上,淡淡的能量霧氣伴隨着輕風緩慢飄動,朦朧的世界給人一種分外神秘的感覺,在這種寂寥的世界裏,彷彿連時間都失去了概念。

一陣能量波動散開,無數身影出現在了這片大地的某一處,在族長蕭玄的帶領之下,蕭族大部分人跟隨着蕭玄進入「天墓」之中。

而蕭族的大規模出現,也驚動了古族之人。

古族族長古元聞訊,帶人匆匆趕了過來。

「蕭玄兄,你帶着如此之多的族人來到天墓,不知所為何事?」古元與蕭玄是多年的好友,交情莫逆。但作為族長,肩負族群安危的重責,此刻也是驚疑不定。

蕭玄也不遮掩,坦言道:「我們八族雖都有斗帝血脈,但隨着歲月流轉,血脈開始衰竭。你也知道,我蕭族血脈枯竭最為嚴重,所以……」

雖然早已知曉蕭族近況,但從蕭玄口中說出,古元心中仍不免有些悲涼。

「……我族已決定破釜沉舟,集全族血脈之力助我衝擊斗帝。」說到全族孤注一擲的決定時,蕭玄微頓了下,聲音卻鏗鏘有力。

古元心神俱震,目光從蕭玄身上轉到了他身後的蕭族之人身上,他們目光堅定,神色決絕,心中微微嘆息,想不到蕭族竟已到了這般境地。

「選擇在天墓衝擊斗帝,可有緣由?」古元收斂心神,問道。

蕭玄微微一笑,「自然,天墓中有遠古時期殘留的源氣陣法,激發之後,會極大增加晉陞儀式的成功率。」

古元點點頭,想了想道:「以源氣陣法幫助晉陞,的確是個好辦法。蕭玄兄,天墓位於兩族交界,實為兩族共享,你雖對我古族有恩,但涉及天墓,只怕古族有人會生意見……不若你將『陀舍古帝玉』交予我族,我可代表古族允許你們進入天墓舉行晉陞儀式。」

陀舍古帝玉?!蕭玄心知陀舍古帝玉在八族中的份量,也知道它關係着斗帝洞府的秘藏。

但眼下蕭族延續血脈刻不容緩,若自己成功晉級斗帝,那陀舍古帝玉自是無用;倘若衝擊斗帝失敗,那陀舍古帝玉便會成為覆滅蕭族的火引子,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好,我蕭族願將陀舍古帝玉贈予古族,但必須要在晉陞儀式之後。」蕭玄正聲道。

有了蕭玄的承諾,古元展露笑顏,點頭道:「蕭玄兄,我古元預祝你成功晉陞斗帝。至於陀舍古帝玉,日後我自會派人來取。」

「一言為定。」蕭玄點頭,而後鄭重其事的朝古元拱手道:「古元兄,若我……晉級失敗,還請古元兄代我照顧蕭族族人一二。」

古元拱手還禮,「蕭玄兄放心。」

蕭玄心中石頭也是落了大半,兩人互道一聲珍重,蕭玄帶着族人往天墓深處行去。事涉蕭族秘法,古族不便旁觀,於是,古元帶人離開了天墓。

天墓深處,蕭玄帶着族人尋到了那處源氣陣法,蕭族族人便開始籌備晉級儀式。

在蒼茫的空間中,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但此刻,天墓深處卻出現了另一群人。

淡淡的能量霧氣中,一道身影從漩渦中出現。

一襲白袍,面容俊秀,看上去不過三十歲左右,雙瞳明亮異常,能夠洞穿人心一般,初看此人,如書生般的儒雅。

然而,就是這位看上去如書生般儒雅柔弱的男子,在他出現的霎那,卻讓平靜無波的蕭玄忍不住皺起了眉頭,面色也變得凝重起來。

「魂天帝,你來作甚?」

來人正是遠古八族之一魂族的族長,魂天帝!

魂天帝出現后,在其身後的漩渦中,又有無數道黑色身影走出,裹挾著森冷黑霧,氣勢如虹。

「當然是來觀看蕭族族長晉陞斗帝嘍,順便求取陀舍古帝玉。」魂天帝面白無須的臉上,帶着優雅從容的笑。

「八族各執一塊,我蕭族的豈會拱手想讓。」蕭玄沉聲拒絕,就算沒有答應古元晉陞儀式后將「陀舍古帝玉」贈予古族,他也斷然不會將「陀舍古帝玉」交給死敵魂族。

面對蕭玄的拒絕,魂天帝面不改色的笑了下,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蕭玄是不會輕易將「陀舍古帝玉」交出來的,便用一種循循善誘的口氣道:「你可知道鬥氣大陸這麼多年為何無人晉陞斗帝嗎?」

蕭玄沒有開口,只是冷冷的看着魂天帝。

魂天帝本就不指望蕭玄會回答他的話,便自顧自地接下去說道:「因為鬥氣大陸缺少了源氣,而源氣則是晉陞斗帝的關鍵!」

「我知道你們蕭族打算孤注一擲,但是,你們可曾想過,鬥氣大陸已然沒有源氣,就算你們集合蕭族的血脈之力拚死一搏,也不會搏出個什麼來的,」魂天帝掃了眼遠處忙碌的蕭族人,聲音陰柔,帶着幾分蠱惑,「蕭玄,難道你要讓整個蕭族給你陪葬?」

蕭玄冷笑,「你以為我不知道源氣的秘密?蕭族如今這般境地,早就沒有退路了,放手一搏便是。」

魂天帝連連搖頭嘆息,一臉的痛心疾首,「你怎麼這麼死腦筋,若你將陀舍古帝玉交出來,待我集齊八塊,打開斗帝遺跡,裏面的本源帝氣和帝品雛丹便可助你我晉陞斗帝,何苦這般賭上全族人的性命呢?!」

「魂天帝,我等七族誰看不出你和魂族的狼子野心。今日,你巧言令色,不過是要騙取陀舍古帝玉。還有,你此次前來,難道不是為了阻止我晉級?!何必東拉西扯。」蕭玄毫不掩飾的表現出對魂天帝及魂族的厭惡。

見蕭玄說破自己的目的,魂天帝也不惱,只是笑眯眯的開口道:「這世上九星斗聖最強者僅我們五人,距離斗帝,都只差臨門一腳。而你蕭玄是我們五人里天賦最高,也最有希望晉陞斗帝的。今日,我魂族便要全滅你蕭族。」

魂天帝緩緩道:「斗帝,只可能是我!」

「砰!」

話音剛落,一聲巨響從天墓外圍響起,劇烈的震動令得地面也跟着顫了一顫,顯然天墓外圍已經打起來了。

「古族已然被攔住了!現在,聽我號令,滅殺蕭族!」

魂天帝身後的數百人也隨着那一聲巨響四散而開,同魂天帝一起,隱隱的將蕭玄圍困在了其中,打算聯手擊殺蕭玄,搶奪「陀舍古帝玉」。

而另一側,黑袍罩身的魂族族人紛紛在能量霧氣中出現,開始攻擊蕭族族人。

魂天帝數人同時出手,森冷徹骨的殺意瀰漫天地,彷彿連空氣都在此刻凝固了下來,本就顯得死寂的灰褐色大地上,更是變得如同嚴冬一般,透著令人心寒的冰冷。

蕭玄身形未動,眼神凌厲,暴喝出聲,「天火三玄變!」

心念一動間,整個人的氣息節節暴漲,本就是九星斗聖巔峰的他,此刻的氣息更是達到了一個頂點,就算魂天帝數人聯手,都難以將其壓制。

血海滔天,瀰漫天際,魂天帝眼中的猩紅在此刻變得濃郁了許多,他腳步猛的一步踏出。

「轟!」

隨着他這一步踏出,整個天地都顫抖了起來,而那滔天血海也是瘋狂翻湧,直接化為數萬丈龐大的血浪,狠狠的向著蕭玄捲去。

在那高達數萬丈的血浪之下,蕭玄的身形渺小得如同螻蟻一般。

只見蕭玄手掌抬起,一拳轟出,拳風化成紫紅火焰,如火鳳凰般,發出一聲長唳,便沖向了萬丈血浪。

血浪與火鳳凰撞擊在了一起,似乎天地都沉寂了下來,只是一個剎那,天地顫抖,血浪化成血雨,倒卷而回。

魂天帝後退半步,繼而笑道:「厲害!可即便你一人能抵擋我們數人,但你回頭看看你的族人,能否擋住我魂族大軍?哈哈哈……」

(下)

黑霧翻滾,無數的魂族大軍湧出,宛如蝗蟲過境,直撲向忙碌籌備晉陞儀式的蕭族族人而去。

在人數懸殊的情況下,蕭族的抵抗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而蕭玄這邊,已被魂天帝以及身後數人死死纏住,無法抽身前去支援。

瀰漫的黑雲中傳出嘩啦啦的鎖鏈之聲,只聽得嗤嗤之聲響起,無數道黑色鎖鏈從黑雲中射出,飛快在天空上構建成一方天羅之網。

鎖鏈之上,黑炎翻騰,一張張猙獰臉龐凝實顯現,不斷的發出凄厲的慘叫之聲。

「轟轟轟!」

魂天帝等人打算用黑網將蕭玄困在其中,再聯手將之斬殺。

黑網成形,當頭罩下,蕭玄一指點出,一道赤紅火光從其指尖湧現,化成一道火龍。

火龍發出一聲龍吟,狠狠撞向黑網。

黑網上一張張猙獰臉龐發出更加凄厲尖銳的的叫聲,而後直接被火龍灼燒成了黑霧,消散在天地間。

而黑網更是被火龍撞擊得七零八落,四散而開。

蕭玄一步跨出,出現在一名魂族斗聖強者身後,一拳轟出,將面前一名六星斗聖的魂族強者身體打成了一團血霧。

纖長有力的手指探進血霧中,一握之下,將其中殘留的靈魂也蒸發成了虛無。

「嗤!」

就在蕭玄剛剛擊殺這名魂族斗聖強者時,其身後空間突然一陣波動,濃郁的黑炎暴涌而出,化為一根黑矛,狠狠刺向蕭玄的後腦勺。

「鐺!」

就在黑矛距離蕭玄腦袋數公分時,被彈射而開。

「魂天帝,你們魂族只會幹些蠅營狗苟之事。」蕭玄偏頭,目光看向那一襲白袍的男子,譏笑出聲。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黑炎翻騰,魂天帝眼中的猩紅變得更加濃郁。

「好一個成王敗寇!」聞言,蕭玄冰冷的臉龐上,嘴角微揚,冷笑連連。

魂天帝手掌一抖,濃郁的黑炎直接化成一條百丈的鎖鏈,如同毒蛇一般,刁鑽的暴射向蕭玄。

「碎!」

隨着蕭玄一聲碎出口,一股無法形容的靈魂波動席捲而出,那黑炎化成的鎖鏈瞬間崩潰而去,甚至連上面的黑炎都變得黯淡無光。

蕭玄一步跨出,出現在另一名魂族斗聖強者身前,一指點出,直接穿透了那名七星斗聖渾身繚繞的黑炎,落在了對方的額頭上。

「砰!」

低沉的悶響中,那名魂族七星斗聖強者的身體陡然僵硬,周身黑炎瞬間消散,露出其中那乾枯的身體,他的額頭上沒有什麼傷痕,但雙眼卻變得空洞,他的靈魂在那一指下,徹底化為虛無。

蕭玄一指擊殺了一名七星斗聖強者,這令魂天帝數人都有些心驚。

擊殺了魂族兩名斗聖強者后,蕭玄順利突圍,身影出現在了被魂族大軍圍攻的蕭族族人之中。

「族長!」

蕭玄的出現令得蕭族眾人眼眶發紅,更是驚呼出聲。

淡青長袍無風自動,蕭玄雙手握拳,額間火紋浮現。

霎那間,滔天火焰湧出,彷彿要連這片天地都焚燒了去一般,最後化成滾滾火海,席捲向魂族大軍。

滾滾火海吞噬了無數魂族精英,卻無法吞噬所有的魂族大軍,蕭玄咬牙,火鳳凰再次出現,帶出一片滔天火海,再次席捲向魂族大軍。

火海中,無數魂族大軍化做煙塵,火海外,蕭族子弟一刻不曾鬆懈,與魂族的戰鬥中,甚至不忘小心保護晉陞大陣。

兩次的大範圍攻擊,加上之前與魂天帝數人的纏鬥,蕭玄的身體已然出現了透支,眼下,魂族大軍如蝗蟲般,再次鋪天蓋地而來,而蕭族族人卻如蟲海中的一葉浮萍,獨木難支!

大長老蕭空已經看出了蕭玄的困境,一拳揮退逼近的兩名魂族精英,飛快的靠近了蕭玄。

「族長,速速開啟晉陞儀式,別再拖延,再拖下去就滅族了。」蕭空面色凝重道。

蕭玄遲疑,看着困在魂族大軍中鏖戰的蕭族族人,搖頭,「我帶你們走,晉陞之事回頭再議。」

「族長,晉陞大陣已準備妥當,豈可再議?此次魂族大舉來襲,我蕭族已是元氣大傷,若再不爭上一爭,怎對得起那些戰死的族人!」蕭空抹了一把臉上的血,焦急的勸說道。

蕭玄抬首,他看到身陷魂族大軍中一名身握長刀的黑髮少年,他記得那名叫蕭樂和的少年,臉上總是帶着憨厚的笑,每次看到自己的時候,雙瞳亮的猶如星辰。

此時的蕭樂和,手中長刀舞得虎虎生風,而他的另一側,手臂齊肩而斷,鮮血浸濕了衣衫,當感受到自己目光的時,還不忘朝露出憨厚的笑容。

人群中,還有一道赤紅身影異常奪目,蕭玄記得渾身浴血之人名叫蕭傑愷,平日裏修鍊總是最會偷懶的那一個,講話也很是不著調,經常偷跑出蕭界,說要拐個漂亮小姐姐回來。

此時的蕭傑愷哪還有平日裏那弔兒郎當的模樣,滿身煞氣,已然殺紅了眼,從頭到腳似乎被血澆過一般,宛如戰神附體。

惡戰中,更多的蕭族族人,死的死,傷的傷,有胳膊被斬去的,有臉被削去的,更有甚者半個身子都被斬去,死前還不忘拖個魂族之人陪葬的。

蕭玄閉上眼,淚珠從眼角滾落,眼睜睜的看着族人死去,作為族長的自己,卻是那般的無力。

「族長,舉行晉陞儀式吧!無論成敗,為了蕭族的未來,我們心甘情願!!!」

戰鬥中,一名蕭族族人被一柄黑矛洞穿了胸膛,鮮血湧出,生命即將走向終點的他,將希冀的目光落在蕭玄身上,竭力喊道。

遠處戰場上,更多的蕭族族人們大聲疾呼,「族長,不要管我們,為了蕭族的未來,晉陞斗帝吧!」

「斗帝!」

「斗帝!」

「斗帝!」

蕭玄眼含熱淚,看着被魂族殘殺的族人,心中又痛又恨。

痛族人之死,恨自己之弱。

若自己是斗帝,又怎麼保護不了族人?

「唳!」

一聲清嘯,火鳳凰出現,環繞在蕭玄身側!

「昂!」

龍吟聲響徹天地,火龍出現,盤旋在蕭玄周身!

「秘法,起!」一道玄奧的訣法被打出。

秘法施展,每一個蕭族族人的身體內不約而同的亮起了一道金色光芒。

金色光芒形成了蕭族族紋,金色族紋從蕭族族人身體內飄出,漂浮在灰濛濛的半空中,儘管金色族紋有明亮的,也有黯淡的,但所有族紋匯聚在一起時,竟照亮了整片天空!

血脈之力被抽取后,蕭族族人的實力境界開始瘋狂跌落,更有甚者無法承受這般抽取,直接爆體而亡。

看着或死或傷的族人,蕭玄仰天長嘯,一股巨大吸力從其體內傳出,形成一道颶風,幾欲要吞噬周身一切!

虛空震動,無數的金色族紋瘋狂湧向蕭玄,金芒將蕭玄淹沒,宛如一輪噴薄烈日,炙熱,耀眼。

「動手!」眼看蕭玄要融合蕭族血脈之力和天墓中殘存的源氣,魂天帝再也坐不住了,冷喝出聲。

魂天帝數人沖入混戰中,徑直衝向金芒耀目的蕭玄,心中冷笑,晉級中的蕭玄,正是他出手的最佳時機。

黑炎翻騰,粗大的黑炎鎖鏈發出嘩啦啦的聲響,鎖鏈如蛇般纏向了金芒中的蕭玄。

「鐺!」

一聲脆響,數十根黑炎鎖鏈齊聲而斷,鎖鏈上的鬼臉更是連慘叫聲都沒來得及發出,便化為了虛無。

只見金芒猛的一收,一襲淡青長袍的蕭玄現出身形,長袍無風自動,黑髮披肩,雙瞳亮如星辰,最令人心驚的是,氣息浩瀚,似乎在舉手抬足間,便可毀天滅地。

「斗帝……」

魂天帝雙眸猩紅,泛起了劇烈波動,喃喃出聲,「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魂天帝的面色陡然猙獰了起來,雙眸猩紅異常,一個瘋狂的想法在他腦海中出現,生根發芽。

死傷慘重的蕭族族人在被抽取血脈之力后,實力倒退,面對魂族大軍已無抵抗之力,唯有希冀蕭玄成功晉級,再復蕭族巔峰。

在無數蕭族族人希冀的目光下,再度現身的蕭玄令他們忍不住歡呼出聲,斗帝!蕭族振興有望了!

感受着自身不穩定的狀態,蕭玄心中長嘆一聲,終究還是失敗了啊!

目光落在還不知真實結果的蕭族族人身上,帶着溫柔的歉意,對不起,讓你們失望了!

偽斗帝境界!

依靠天墓僅存的源氣,再賠上蕭族族人的血脈之力,依然無法成功晉級斗帝。而且,蕭玄目前的偽斗帝狀態,也極為不穩定。

蕭玄手掌輕握,打開了一條空間通道,袖袍一卷,將殘存的蕭族族人送入空間通道。

在空間通道關閉前,給蕭族大長老蕭空傳音道:「帶着陀舍古帝玉,走!」

蕭空心下駭然,立刻便明白了過來,蕭玄族長晉級失敗,為保存蕭族血脈,不惜打穿天墓空間,將他們傳送出去。

「族長放心,蕭族是斗帝血脈,不會就此湮沒的。」蕭空飛快的收斂心緒,正色道。

「好,我會在天墓中等待蕭族後人的到來,無論……多少年!」蕭玄聲音低沉,說完這句話后,便關閉了空間通道。

為防止被魂族追查到蹤跡,這條空間通道的目的地是隨機傳送的。

當蕭空帶着殘存的蕭族族人踏出空間通道時,他們出現在了鬥氣大陸西北一隅的加瑪帝國,隨後他們在加瑪帝國東北部的烏坦城定居了下來,自稱蕭家。

若干年後,有一個叫蕭炎的孩子誕生於此。當然,這都是后話了。

剛晉陞到偽斗帝的蕭玄打穿天墓空間,將殘存蕭族族人送出。做完這一切,蕭玄便感覺到體內能量出現不可控的狀態。

蕭玄再次將目光落在了魂天帝身上,魂族,魂天帝,即使我蕭玄今日晉級失敗,也要讓你們給我蕭族戰死的族人陪葬!

蕭玄掩去目中的瘋狂之色,看着魂天帝若有所思的神態,哈哈大笑了起來,「魂天帝,你是不是也有了集血脈之力晉陞斗帝的想法?」

魂天帝毫不掩飾自己的瘋狂想法,無視身旁魂族人驚駭的目光,笑眯眯道:「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只要能夠晉陞斗帝,用什麼法子並不重要。」

「甚好,不過,今日看你有沒有命活着出去了,」蕭玄大笑出聲,「爆!爆!爆!爆!」

話音未落,劇烈的爆炸聲已然響徹天際,滔天火海席捲而來,紫色火焰,赤色火焰,以及黑白混色火焰,將這片天地圍在了其中,也將無數魂族大軍以及魂天帝圍在了爆炸的最中心。

三種異火的自爆,異常恐怖,每一種異火的自爆足以毀天滅地,更何況是三種異火同時自爆。

再加上蕭玄自身極不穩定的偽斗帝狀態,在體內能量無法掌控的情況下,蕭玄毅然選擇了自爆!

被三種異火圍在爆炸圈最中心飽受特殊照顧的魂族大軍,更是應聲而沒,環繞在他們周身的黑炎更是成了導火索,只要被異火火星子沾到,每一個魂族便如一個竄天炮,咻的一聲飛上天,然後嘭的一聲炸成一片血霧。

「蕭玄,你這個瘋子!」此刻的魂天帝哪還有平日裏那儒雅的模樣,早已氣急敗壞。

三種異火自爆的衝擊波極其恐怖,魂天帝雙手揮動,抓取周邊的魂族族人,擋在自己面前。

魂族族人慘叫連連,化為血霧,而魂天帝渾然不顧族人死活,以最快的速度倉皇逃遁,。

劇烈的大爆炸過後,天墓聲息漸無,衍化成了一處絕境。

多年後,古界擴張,吸納了天墓及大半的蕭界地域。古族守護天墓,並將天墓變成遠古八族的歷練聖地,等候有緣人。

天墓一役,魂族慘敗,魂天帝養傷千年。

蕭族則元氣大傷,殘存於加瑪帝國烏坦城。族長蕭玄隕落,肉身湮滅,天地寂寥,唯有殘魂以能量體形式存在於天墓中,依靠着對族人的思念和責任,等候蕭族後人的到來。

若干年後,少年蕭炎和少女古熏兒,進入天墓歷練。

(完)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斗破蒼穹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玄幻奇幻 斗破蒼穹
上一章下一章

蕭玄魂天帝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