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驅魔人

一.驅魔人

沾染墨水的羽毛筆被一隻手掌握住,在紙上停頓。

「陸離先生,你可以說了。」

心理醫生抬頭,示意坐在對面的黑髮男人。

窗外一片海港,灰濛濛的陰沉天氣讓羅德斯特港只剩下一片輪廓。

工業區的煙筒已經停了很多天,但霧靄依舊詭異的籠罩貝爾法斯特。

「說來話長。」被喚作陸離的黑髮男人開口道。

心理醫生表示完全不在意:「你請隨意,離天黑還有很長一段時間。」

男人頷首,短暫沉默后緩緩開口。

「我是一名驅魔師。」

晨間的青石板街道上,陸離對門內一對老夫婦說道。

「聽說你們家中出現了幽靈?」

兩名老人他們從頭到腳仔細打量陸離,渾濁眼珠里名為警惕的情緒涌動。

對面的男人衣著很正式。大部分平民只會在節日或晚會上穿的正裝被他當作日常服飾,白色襯衫系著黑色領帶,外面套著一件黑色大衣,但沒有拐杖與圓禮帽。

黑色的發色與眼睛在羅德斯特港乃至整個貝爾法斯特都很罕見,平靜的黑色眼眸如深淵,令人情不自禁墜入其中。

「你是誰?」

兩位老人的警惕消退了些,他們不覺得這個服裝精緻面容英俊的男人會是混混。

「光怪陸離偵探社,驅魔人陸離。」

陸離取出一張嶄新的明信片,遞給兩位老人。

滿是皺紋溝壑的手掌接過名片,茫然在兩雙眼睛里閃過,直到他們看到名片上的偵探社字樣與最快更新請瀏覽器輸入-www.XBYUAN.COM-到新筆趣閣進行查看

「您是來幫我們驅散幽靈的嗎?快……快請進來……」

他們急切的讓開地方。

陸離踏步進入門內,身形被房間的昏暗吞沒。

天色陰沉,房間很暗。

潮濕的發霉味瀰漫在空氣中。

掃過簡陋樸素的房間,陸離收回目光,與兩雙寫滿期盼的眼睛對視:「可以告訴我具體情況嗎?比如發生了什麼。」

老人神秘兮兮說:「你看到它了嗎……」

陸離輕輕搖頭:「我什麼都沒感覺到,所以才會問你們。」

老夫婦的失望之色溢於言表,不過還是為陸離講述起他們的經歷。

如夜晚時分地面響起的彈珠聲,半夜嬰兒的啼哭聲,窗外一閃而逝的白影,廚房裡的異響。

陸離安靜聽完:「這些不一定是幽靈做的,可以用科學依據來解釋……請問你們知道科學嗎?」

老夫婦對視一眼:「知道,聽說蒸汽汽車和鐵船就是科學做的。」

陸離沒去糾正老人的一些常識性錯誤,這裡的人大多數對科學都一知半解:「差不多,那麼我繼續。你們聽到的彈珠聲是建築材料熱脹冷縮發出的聲音,啼哭聲則因為現在是夏季,我來時看到了一隻野貓,而貓求偶的叫聲和嬰兒很像。窗外的白影則很可能來自於街道上的行人。」

「至於廚房的異響……」陸離沒去看一眼廚房,也不需要去看。「你們該放一個捕鼠籠了。」

「我……我們沒騙你!真的看到幽靈了!不信問我老伴!」

「是啊是啊,那天晚上……」

兩個老人急忙辯解,試圖讓陸離相信他們親眼所見。

「好吧,我明白了。」

陸離面色平靜制止老人的敘述。這種言之鑿鑿的他這幾天見了很多。

「我暫時找不到那隻幽靈,所以接下來我會在房間布置一場驅魔儀式,可以請兩位去門外等候嗎?」

「這……」老人面露難色對視一眼。

幽靈固然令人恐懼,但將家交給一個外人……

知道他們在擔心什麼的陸離說道:「你們守在門外,我沒地方跑的。」

猶豫的兩個老人半推半就走出房屋,站在街道上,跟在身後的陸離隨手關上門。

噹啷——

順便落下門閂。

聽到門閂聲的兩個老人神情一緊,隨即聽到門後傳來的低沉的,晦澀難懂的咒語,那是他們無法聽懂的語言,發音怪異繁瑣。

一陣低語過後,門后陷入死寂。

突然嘭的一聲悶響,房門一顫,牆壁上幾塊斑駁牆皮脫落。

倆名老人嚇得身體一顫,幾乎後退到街道中央。

房間里陡然激烈起搏鬥聲和嘶吼聲,令人憑此想象出一副驅魔人與幽靈搏鬥的畫面。

此時,一牆之隔的房子里。

與門外老人的想象截然相反,陸離很平靜的坐在餐桌邊,除了偶爾踢上那麼一腳木椅,敲一敲桌子,發出幾聲悶哼。

如此幾十秒過去,感覺時間差不多的陸離站起來,一腳踢翻椅子,用側肩撞上牆壁。

一聲悶響,牆面一震。

而後是十幾秒的平靜。

兩個老人屏住呼吸,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房門拉開,一道身影出現門后。

陸離黑眸平靜,額頭黏著看起來像汗的水漬,呼吸趨近於平穩:「解決了,現在該來談談報酬的問題了。」

……

「等一下,你之前說你是一名『驅魔人」醫生打斷陸離的敘述。他在『驅魔人三個字上咬下重音。

陸離反問:「你以為我是那種揪著幽靈的脖子,然後大喊『以神的名義消滅你的驅魔人?」

醫生沉默,擺手示意他繼續。

……

「幽靈已經……」兩個老人探頭進門,試圖尋找幽靈殘留的痕迹。

「處理掉了。」陸離側身,示意他們可以進來。

兩名老人的收入不高,陸離如同做慈善般只象徵性的收取10先令作為報酬,就此離開。

「我會去找你的。」

走上街道的瞬間,一道竊竊私語忽在耳邊響起,近在咫尺。

陸離倏然回頭,看到神情鬆懈的老夫婦關上了門。

微風吹過,發梢擺動,明明是白天卻陰冷刺骨。

……

「所以你的困惑是……你遇到了幽靈,懷疑這是心理問題?」

「是的。」

心理醫生的目光變得很古怪,上下打量陸離一番:「你是外地人嗎?或者很少出門的貴族?」

「有問題嗎?」陸離沒否認也沒承認。

心理醫生攤開手掌:「眾所周知,幽靈是確實存在的。所以比起擔心心理疾病,你更應該擔心被幽靈纏上后的麻煩——畢竟你不是真的驅魔人。」

「是么。」陸離不置可否。「那換個故事,如果我說我來自另一個世界呢。」

「可以詳細說說嗎?」心理醫生換了種坐姿,顯得饒有興趣。

陸離簡單形容了一番地球的情況。

「哇哦……幾十噸的金屬在天上飛?幾百層高的房子?相隔幾千公里可以面對面通話?」心理醫生下意識嗤笑出聲,而意識到這種情緒不該出現在自己身上后連忙斂去,板起臉嚴肅道:「陸離先生,這是非常嚴重的癔症。你的病情比我想象中的要嚴重。」

「我只是問問,並不想要治療。」陸離回答。

虛假的存在變成真實,而真實的存在化為了虛假。世界上有鬼魂比幾百噸的金屬能在天上飛更令人可信。

「呃……隨便你,反正你已經付過診金了。」心理醫生聳了聳肩,將紙和羽毛筆放在桌上,轉頭看向窗外。「天快黑了,如果你的住處離這裡比較遠的話,請抓緊。」

灰濛濛的天色比談話開始時暗淡了些。

「謝謝提醒。」

陸離站起身,與同樣起身的心理醫生握手,轉身離開診所。

在貝爾法斯特流傳著一句話。

天黑之後,待在有光的地方。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光怪陸離偵探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光怪陸離偵探社
上一章下一章

一.驅魔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