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受傷

223.受傷

,!

取代熔岩火球的晦澀暗月安靜懸浮在深淵城上空,惡魔民眾們抬頭注視倏地消失,歸還原本的暗紅天穹。

遠方雲翳涌動着,散播著魔鬼的餘威。

陸離望向正在趕來的眾魔,化作風沙的大地魔速度最快,詢問外面狀況如何。

「我來時它們還在僵持。」

陸離提醒它們保護深淵城,熔岩魔不會放棄攻擊深淵城轉移深淵魔的注意,身形消失返回城外。

瘡痍的戰場邊緣,陸離出現魔鬼之女身邊。

一條漫長結晶帶橫亘戰場邊際,因陸離突然出現略微停滯,然後繼續製造冰霜,將荒瘠熾熱之地結為凍土。

這是魔鬼之女的「唯心」力量,只要它認為存在,就真的存在。

唯心魔的力量是真實的,和只存在於真實與虛妄的夾縫之間的入夢之人並不相同。

魔鬼之女在這一點沒有說謊,它的潛力讓熔岩魔忌憚。

覆蓋着凍霜的大地逐漸凍結,結晶帶橫亘在深淵城之前,隨持續而漫長、寬闊。除非熔岩魔想繼續被削弱,不然它會被阻擋於此。

深淵魔和熔岩魔僵持着,陸離趁此刻再次返回深淵城,出現在大地魔它們身邊。

「有沒有能傷害魔鬼的事物?」魔鬼子嗣們忌憚之中陸離問道。

「……父親的收藏室里。」

「帶我去。」

陸離跟隨大地魔闖入深淵,落在邊緣的深淵魔宅邸之中,大地魔搜尋武器時,陸離望向瀰漫着晦澀氣息的幽暗深淵,其中沒有怪異氣息。

「……這些東西曾跟隨父親征戰,它們沾染著魔的血液,也能傷害它們。」

捧著一堆武器的大地魔飄出宅邸,陸離接住它們,大地魔由鑽進宅邸,不久后,它卷著許多武器和一面拆下的牆壁撞開大門。

一把流淌著憎惡與不詳的血色長矛掛在那面牆壁上,靠近它的大地魔軀體在不斷湮滅重組。

「這把矛是父親最珍貴的事物,它曾殺死過一隻魔鬼……」

陸離帶着那堆武器與血色長矛,於深淵城消失,於戰場邊緣浮現。

魔鬼之女的牽制起了作用,

熔岩魔不再向深淵城靠近。

「這些是什麼?」

魔鬼之女皺眉看着陸離帶回一堆奇異武器,以及那根帶來威脅的血色長矛。

「武器。」

陸離抓來一枚石塊,讓入夢之人賦予不斷加速的初始速度和修正彈道,如炮彈般打向熔岩魔——

啪!

化為殘影的石塊砸在深淵魔頭顱,泯滅成粉末。

和熔岩魔對抗的深淵魔沉默地望來一眼。

第一次失敗,陸離又抓來一枚石塊,醞釀着用入夢之人釋放。

啪——

化作殘影的石塊在深淵魔臉龐上破碎,它再次向陸離投來注視。

而一枚緊隨其後的冰凌又戳在它的胸膛。

無法忍耐的深淵魔開口:「你們和熔岩魔是一夥的?」

陸離察覺到讓自己和魔鬼之女的攻擊偏離的原因:「不是我們的問題,熔岩魔在扭曲周圍的光線。」

話音落下,兩隻魔鬼腳下的熔岩忽然被深淵吞沒,顯露不再錯位的真實。

一把老式大劍浮現陸離面前,劍尖指向數百米之外戰鬥的熔岩魔,撕裂空氣倏然飛出。

不斷加速之下,顫動的大劍泛起奇異嗡鳴,徑直穿透一片升起的岩漿帷幕。

鐺——

岩漿嘩啦砸落,顯露破碎的大劍與被撞得歪起頭顱的熔岩魔。

它的氣息短暫凝滯,漆黑眼睛望向陸離:「你想死嗎……」

回應它的是又一根劃破炙熱空氣,射向熔岩魔眉心的箭失。箭失砸中魔鬼額頭而破碎,而熔岩魔的頭顱也如脖頸錯位般後仰。

深淵魔抓住機會壓制熔岩魔的力量,但熔岩魔對面前的深淵魔無動於衷,默默凝視遠方的陸離。

「你好像惹它生氣了……」

旁邊傳來魔鬼之女的聲音。

晦澀力量突然從熔岩魔身上爆發,但不是對於面前的深淵魔,而是陸離。

某種絕望氣息籠罩陸離,晦暗力量洶湧而來,陸離轉瞬間消失並出現在數裏外,但晦暗之力如附骨之疽跟隨。

陸離再次閃爍,身形消失在戰場周圍。追殺他的晦澀之力劃過弧線,拖拽著漫長尾跡衝進雲翳。

短暫寂靜,突兀席捲的狂風吹散一片暗紅雲層,顯露雲翳深處的空腔與擋在陸離面前,神情狼狽的唯心魔。

「你拿我當盾牌?」被夢境移來的魔鬼之女語氣冰冷。

「除非你想看我死在這裏。」

陸離望向遙遠的瘡痍大地上的隱約輪廓,某種直覺告訴他,熔岩魔正在望向這邊。

「我的女兒……看來你是執意想要背叛父親了……」

與此同時,低沉聲音在周圍響起。

魔鬼之女身軀短暫僵硬:「你繼續攻擊,我替你擋住。」

陸離點頭,帶着它從雲層空洞之中降落,在可以分辨熔岩魔身影之時再次召來一把大劍,如箭失般射出。

這些被深淵魔收藏的戰利品對熔岩魔的傷害也許微乎其微,但由此衍生的作用比想像中更大,比如激怒熔岩魔,讓它憤怒回擊又被魔鬼之女阻擋。

被騷擾得失控的熔岩魔再次召喚熔岩火球——這次落點是陸離。

巨型熔岩流星撕裂雲翳,而深淵魔也由此見到丟進深淵城的熔岩火球因何泯滅。

深淵魔的對抗、陸離和魔鬼之女的不斷牽制與騷擾之中,熔岩魔逐漸變得虛弱,證據就是陸離的攻擊讓熔岩魔怒吼連連但不再反擊。

不是保留力量……熔岩魔這麼做只會讓自己死的更快。

某個時刻,魔鬼之女忽然低語出聲:「它要逃了。」

但在深淵與熔岩交織的戰場,不再維持人形的熔岩魔已經顯露它的本體,升騰著恐怖熱浪的煉獄般的熔岩軀體從岩漿深處爬出。

而深淵魔仍然維持着富有餘力般的中年男人的形象。

「深淵魔,它在凝聚的熔岩之軀是分身,真正的它想要逃離!」

魔鬼之女的提醒響起,陸離窺見一道黃霧陰影正悄然挪向戰場邊緣。

陸離此時從斷牆上取下使魔鬼之女忌憚的染血長矛,懸浮在面前——

洶湧氣流倏然爆發,血色閃電劃過天空,瞬間命中逃竄的黃霧。熔岩魔的真身由此浮現,被長矛帶着飛出數百米,牢牢釘死在一座丘陵之上。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光怪陸離偵探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光怪陸離偵探社
上一章下一章

223.受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