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六十五.噩夢籠罩女王島

二百六十五.噩夢籠罩女王島

,光怪陸離偵探社

燃燒的火堆驅散暴風雨帶來的陰冷。

室外的風雨聲灌進房間,帶來一道虛幻的身影。

坐在火堆邊的輪廓不該稱之為人——他的肩膀低垂,融化的臉龐像是火爐上的蠟燭般堆耷在嘴巴周圍,肩膀和下頜間掛著人頭大的的黑紅色肉瘤,體態也是畸形的,只是因坐姿和陰影並不明顯。

它對闖進廢墟的身影毫無察覺,直到陸離弄出些響動。

「幽靈?」

融化到下巴的嘴巴發出含湖咕噥聲,它想做什麼又停了下來,「現在的我好像沒資格這麼做了……」

「我是驅魔人。」

陸離向這個出現在除魔人協會,並能交流的「未轉變者」表露身份,並簡單敘述自己的頭銜,「敲響邪神喪鐘之人」,一個能儘快使對方相信的稱號。

「那你知道我是誰嗎?」它的腦袋不自然抽搐一下,炸開血泡。

「你是誰?」

「傳奇驅魔人。」

短暫安靜,陸離觀察著它。儘管五官快要融化,但仍看得出是個年輕人:「你太年輕了。」

「你信了?」未轉變者露出猙獰扭曲的笑容:「這麼好湖弄,一定是守夜人。」

「我是調查員。」

「那可真罕見。」

陸離聽不出它不相信還是在嘲諷,但看到它伸出潰爛,滋生黑色黏液的手臂:「帕瑪爾·羅森,還差一次事件是資深調查員。你不是本地人?」

「我來調查列農群島失聯事件。」

「所以你是被那群邪教徒殺死的?」

陸離發現了新線索,但現在不是詢問的時候:「你的病變在擴散。」

「是的,它們在往我腦袋裡鑽。」

帕瑪爾·羅森拍打肩膀上跳動的黑色囊袋,疼得五官物理上聚在一起。

「弄掉它有用嗎。」

「別想著割掉它,我試過了,結果是我快死了,它活的好好的。」

「還有什麼辦法能救你。」

一個活著的調查員比一個快死的調查員更有用。

「你來晚了,這座島沒救了。女王死了,驅魔人,調查員,偷偷摸摸的守夜人死了,往高處跑的死了,找船的也死了……」

帕瑪爾·羅森深吸氣,脖頸上的腫瘤壓迫他的氣管,正往身體內部蔓延。

「所以你想知道什麼,快點!」

陸離整理現有的線索,詢問所有未知的關鍵點:「攻擊列農群島的力量不止一個?」

「列農群島?哦不它們不止襲擊了女王島……」絕望的帕瑪爾·羅森埋怨著:「你不該告訴我這些……這個壞消息又讓我少活好幾十秒。」

「是的,不止一個……散播瘟疫的是一群,封閉島嶼的是一群,警告往高處跑的是一群……」

「它們是誰?」

「被控制的官員,邪教徒,還有……沒了?不……不對,不止這些……有什麼在影響我……」

帕瑪爾·羅森的思維混亂無序,想到哪說到哪,這讓許多細節被遺漏,更糟的是有什麼在影響他。意識到這點的帕瑪爾·羅森深吸口氣:「換你問我,快點。」

陸離有太多問題,迷霧籠罩著整座女王島,而詢問詳細只能顯露某一處建築。

他必須知道這座島上發生了什麼:「假設你經歷了一場噩夢,作為經歷者,醒來后你會怎麼向身邊的人講述列農群島發生的事?」

但意識混亂的帕瑪爾·羅森比想象中敏銳:「這一切都是假的……不,是幻象?」

「難怪為什麼我從來沒見過你……」沒有得到回答,怔怔呢喃的帕瑪爾·羅森抬起頭,「你能改變這一切嗎!?」

「……不能。」

感性希望可以,理性則直接地說:這不可能。

帕瑪爾·羅森突然抓起火堆里燃燒的木柴,插進脖頸腫瘤,撕裂的慘叫中,渾濁著血污的黑色黏液從滋滋升起惡濁青煙的傷口流淌。

藉此讓自己清醒的帕瑪爾·羅森開始說道:

「一群異教徒率先盯上女王島,它們想在9月??這天散播瘟疫,潛伏在宮殿和驅魔人協會的異教徒掩蓋了動作,封閉了港口,藏起所有船隻確保沒人能逃出去。」

「還有一群異教徒知道它們的動作,為了爭奪……祭品,它們傳播往高處跑的流言。」

「前夜,瘟疫開始登陸女王島。那群異教徒開始行動。瘟疫擴散……你不是說它們攻擊了整個列農群島嗎?別的地方也許是另一群異教徒佔據上風……幫助居民,他們……呃啊——!」

帕瑪爾·羅森顫抖著低吼,流淌泛著血沫的口水,因為那截樹枝又插進腫瘤並轉動。

沉淪深淵的意識被短暫拉回,低吼道:「還想知道什麼……快說!」

陸離已經從他混亂回答中獲悉真相:眾多神祇、怪異參與了這場盛宴,現在只剩下最後的疑問。

「列農群島因為什麼破碎。」

「什麼?」

「列農群島分裂成了數百塊島嶼。」

「雙面神……是它……是雙面之神做的!教會也是叛——咳咳咳——」

帕瑪爾·羅森開始劇烈咳嗽,起初是血,然後摻雜著黑色絲線和碎肉,最後像是地底淤泥般向外噴涌惡濁的漆黑體液。

「我撐不……咕嚕……殺了我……」

帕瑪爾·羅森如溺水般發出抽氣聲。

「等一等……」陸離還沒動帕瑪爾·羅森又連忙阻止他:「還是……別了,我怕疼……」

他尷尬地咧起笑容,污穢黏液從牙齒縫隙溢出。

「女王島……到處是怪物,多一個我也沒什麼……對……嗎?」

被火光包裹的帕瑪爾·羅森痛苦地痙攣。

「殺了你你會沒那麼痛苦。」

「真的嗎?好疼……那……你來……」

抽搐的帕瑪爾·羅森無關徹底融化,已經無法組成完整句式,猶如麻袋蒙起的野獸,在篝火前蠕動掙扎。

破空聲突然響起,火焰輕輕搖晃。

頭顱滾落的痛苦身影逐漸變得寧靜。

但或許不久之後,新的可憎生命會在他的遺體誕生。

陸離離開驅魔人協會,返回燈塔。

對於記錄著列農群島毀滅前夕的純黑石塊,陸離是觀察者,也是干擾者。

他觀察到列農群島發生的真相,現在,輪到嘗試改變一切了。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光怪陸離偵探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光怪陸離偵探社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六十五.噩夢籠罩女王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