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二.生機

二百七十二.生機

光怪陸離偵探社二百七十二.生機

對於帶着通靈槍的驅魔人而言,開槍通常意味着槍響人亡。

通靈槍對於怪異有着致命傷害,儘管殺傷它們的是火藥而非通靈槍本身。

美麗的薔薇在殺戮之夜逐漸綻放。

只是那些笨重而龐大的怪異反而剋制驅魔人。通靈槍鑽進它們紙一般脆弱的皮膚,翻滾著造成約怪異貨幣大小的窟窿。

反而是帶着斧頭,鐵鎬,長矛的居民對這些不比樹木靈活多少的怪異傷害更大。

重新聚集的騎士小隊形成陣型,維持支援彼此的距離,跟隨噴涌著蒸汽的鋼鐵裝甲,猶如絞肉機般闖進聚攏的怪異族群之中。

就像怪異衝進人群般,鋼鐵裝甲衝進了怪異群。

融入靈魂的救贖碎片讓陸離能傷害怪異,所以那些笨重的巨大怪異通常由陸離解決——在怪異背面持續接觸,怪異往往哀嚎著死去也沒看到兇手是誰。

而仍然生效的末日啟示書讓陸離即使正面也能碾壓它們。

真正帶來驚喜的是六腳怪。克來爾的提議下它們抓起六把短刃,靠近那些如新生般長著柔軟外殼的脆弱怪異,隨着旋轉血肉橫飛。

影綽人則是猶如陸離的卑劣刺客。

它們趨於習性藏身於幽暗角落,漆黑外表成為天然偽裝,只在獵物背對時浮現,將匕首刺進它們的血肉。

特斯拉沒有參與戰鬥,他遊走在隊伍里,控制着傷亡。受傷居民不斷出現,但無人死去。

第三支隊伍,同時也是最後一支人類隊伍與扭曲教徒加入后,戰場有所改變。

受傷、瀕死的怪異不再直接解決,而是迅速送往營地。

那裏還有上千名人類、怪異居民沒有親手殺死怪異。

他們需要確保每個光明之地居民都在驚魂之夜殺死了一隻怪異。

陸離也不再獵殺猶如溫順綿羊般的怪異,將機會留給居民。

「驚魂之夜有時限嗎?」

眺望天空的昏黃圓月,模湖的表情似乎因殺戮而成為猙獰笑臉。

「不知道,我猜是在天亮之前。」

瀕死的怪異抬到他們面前,特斯拉從一名見習驅魔人手上借來通靈槍,完成他的任務。

午夜將至,他們還有三分之二的時間。

殺戮持續著,但不再屬於人類。驚魂之夜桎梏著怪異的同時也桎梏他們,居民必須節省體力。

於是他們猶如鬣狗般跟着廝殺的怪異,竊取怪異的果實以及怪異本身。

殺戮在前半夜接近尾聲,驚魂之夜高掛天空。但是當結束休息的居民徹底清理城區后,驚魂之夜沒有如約消失。

slkslk

這通常只意味着一種可能:沒有滿足驚魂之夜的儀式。

居民暫時不知道儀式細節,他們仍沉浸於殺戮怪異的自豪之中。

壓抑氛圍僅有限維持在沼澤之母的下午茶成員。

「還有什麼能解除驚悚之夜的儀式?」

沼澤之母的詢問伴隨着哈德斯喊著「我們完蛋啦」響起。

「只要讓扭曲之影成長至不懼惡靈。」

「我就不該回來!」

讓所有居民信仰扭曲之影來不及,也做不到。

人性或許有用,但幾十份人性能做什麼?

「光明之地要被惡靈毀滅啦!」

可以讓幾十名詛咒頭銜掌控者重獲新生,可以升華沼澤之母或扭曲之神的部分生命層次。

唯獨不包括擺脫驚悚之夜的儀式。

「我應該待在地獄!」

「安靜些。」

特斯拉抱怨道,集中注意思考:「地獄門還可通行嗎?」

沒人知道答桉,他們必須得到地獄門前才能得到答桉。

特斯拉前往動員所有居民,準備翻越蘇加德山去舊守望鎮。而陸離準備和沼澤之母造訪夢境之主,詢問擺脫驚魂之夜儀式的辦法。

永夢者告訴陸離,答桉在瑪瑙湖。

不是地獄門而是瑪瑙湖。

懷揣著疑惑來到瑪瑙湖畔,除了沉寂的安德莉亞這裏什麼也沒有。

沼澤之母想起夢境之主是對陸離說而不是她們,於是讓陸離靠近湖畔。

起初什麼也沒發生,但漸漸地,潮汐般的浪花舔舐起湖畔,一片遊動的碎絮浮現湖面,湊近陸離伸入湖水的手掌。

袖珍的觸鬚從碎絮下伸出,如若將其放大數萬倍,將是浩瀚的偉大存在——深海之神。

她此時猶如蒙昧的野獸幼崽,窩在陸離掌心,只因令它熟悉的氣息與人性。

「古老者不會死去,只會陷入永恆的長眠……」沼澤之母低訴著這句古老傳說,「陸離,夢境之主指向的就是她,深海之神。」

陸離頷首,捧起湖水和深海之神,緩慢釋放人性。

深海之神在陸離手心與生機之中雀躍翻滾,但還不夠,幾十份人性不足以她蛻變和擺脫蒙昧。

「我們還是要去一趟地獄。」

兩個計劃同時進行:可以戰鬥的居民繼續在光明之地搜尋漏網之魚,老人與孩子隨護送隊前往舊守望鎮的地獄門。

如果可以通過,光明之地可以憑此逃避驚魂之夜的儀式。

蒸汽機被塞進簡陋火車頭,代替安培,將裝着居民的列車送往守望鎮站。

陸離帶着深海之神遊盪的浴缸邁向地獄門,什麼也沒發生。讓其他居民、教徒、惡魔守衛陸續嘗試,結果一樣。

地獄不通。

高懸天空的獰笑圓月似在嘲弄。

陸離注視着鎮靜,和石頭魔相反的惡魔守衛,忽然問道:「唯心魔在哪?」

跟隨的沼澤之母意識到什麼,落向這隻跟着他們的惡魔守衛。

「我沒有惡意,只是地獄太貧瘠了。」

惡魔的偽裝融化,顯露魔鬼之女的輪廓。

陸離不在意它偷待在人間:「你帶靈魂了嗎?全給我。」

「你要做什麼?」魔鬼之女沒有猶豫地交出靈魂。

「喚醒生機。」

靈魂緩慢轉化為約80份人性,陸離不確定是否足夠:「還有更多嗎。」

「我去向守衛要——」

已經不需要了。

因為隨着陸離將人性再次灌輸給深海之神,某種不可知的存在從永恆般的沉睡中醒來。

彷彿世界失去一段時間,無法理解的變化突兀出現。

深海之神的眼珠不再渾濁與蒙昧,儘管她無比弱小,但存在本身就是一種力量。

「驚魂之夜正在褪去。」

沼澤之母提醒陸離注意天空:圓月的模湖臉孔變得哭喪,不再灑落昏黃月光,藏進雲層深處。

驚魂之夜消逝,黎明正在拂曉。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光怪陸離偵探社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科幻靈異 光怪陸離偵探社
上一章下一章

二百七十二.生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