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三章 人頭

第三章 人頭

作者:

當王詡和貓爺離開寧家豪宅時,他們的體重幾乎增加了三分之一,沒人知道他們都是怎麼把那麼多食物裝進胃裡的,總之他們辦到了……

本來寧天德的計劃是,在晚宴的最後,請幾位狠角色和他們倆稍微「切磋」一下,但這個計劃不得不宣告破產,因為這真的很不合適……

任誰都不願意跟兩個吃下了如此多東西的人去過招,萬一你一拳位置沒打准,他還真敢吐你一臉……

於是他們就興高采烈地回了酒店,臨走時只留下一句「多謝招待」,整個倆蹭吃專業戶。k.

估計他們要是狠狠心再說一句「我還有點兒餓」,寧天德就能立刻背過氣去。

…………

晚十一點,他們終於回到了酒店,兩人直接就各自回房洗洗睡了,但是當晚一點,王詡的房門被人敲響了……

「咚……咚咚……」這敲擊聲很有節奏,卻不是很響,不像是想把門叫開的那種敲門聲。

王詡剛睡著一個小時,此刻被吵醒讓他非常不爽,他心裡想著又是貓爺的惡作劇,一邊不耐煩地喊道:「來了!」

他邊揉著眼睛邊起身去摸燈的開關,按下去卻沒有反應,一股徹骨的寒意襲來,讓他打了個激靈,腦子也清醒了不少。

「卧槽……難道是……」他心裡嘀咕道。

他的判斷很正確——鬧鬼了。

要說王詡其實也見過不少鬼了,不過他不像齊冰這種通曉佛經道術,熟練掌握抓鬼技巧的資深人士,他至今為止全都是瞎蒙亂撞,最多來個暴力解決,可以說是事倍功半型的。

當然,這次也一樣……

王詡想的辦法其實很簡單,衝過去,打開門,反正老子現在靈識也過得去了,你敢咬我,我就撕了你的下巴,你敢掐我,我就卸了你的胳膊。

他如是想著,摸黑來到了門口,一手抓住了門把手,另一手已經握起了拳頭。

門被打開了,可是門口空無一人,當然也沒有鬼魂,但寒意仍未消失,說明鬼境依然存在,王詡伸出頭去張望了一下,走廊里大多數地方都變得一片漆黑,每隔十米多才有一盞昏黃的小燈開著,這當然不是因為酒店在晚要節約電費,畢竟這裡也是四星級酒店,那麼很明顯,是這鬼還要玩下去。

王詡穿著睡衣在走廊里走著,一月份的天氣是相當冷的,酒店的暖氣系統在鬼境里似乎也是不存在的,於是凍得瑟瑟發抖的王詡決定回房間去披件衣服先。

他剛轉頭,一雙冰冷的手就從走廊外抓住了他的胳膊。

這一抓可把他嚇得不輕,頭皮都炸了起來,就算膽子再大的人,突然間這麼一驚一乍的也受不了,這是人類大腦的本能反應。

不過人在這時的反應卻大不相同,有些人會尖叫,有些人會昏倒,還有些雖然沒有失去意識,卻會失禁……

王詡不屬於以任何一種,他心中一驚,立刻操起砂鍋大的拳頭轉身就打,管你是什麼牛鬼蛇神,先下手為強才是王道。

他這拳若是打實了,威廉老弟估計後半生都要與假牙為伴了,還好王詡一看不對,飛快偏轉了拳頭,直接把木製的門框給打斷了一截。

「是……是是……是我……」威廉本來已經嚇得不輕,看到王詡這拳他還真的差點失禁了。

「我看見了……人嚇人想嚇死人啊?」

「我……我我……聽到了敲門聲……想出來看看……結……結果……看到……」

「看到什麼你倒是說啊?」王詡有些不耐煩了,此刻威廉說一句話要花正常人的兩倍時間。

「看到我!」一張慘白的大臉突然從威廉的腦袋後面閃了出來,面露獰笑地大吼一聲。

「啊!!」威廉吼得比他更大聲,也不知他哪兒來的力氣,撞開了王詡,直接衝進了房間,用飛快無比的速度找到了床的位置,竄進床單里發抖起來。

他這一系列動作一氣呵成,絲毫沒有拖泥帶水,整個過程中根本不敢往後撇一眼,生怕被直接嚇得心肌梗塞。

王詡鎮定自若地看著那張臉,這應該是個男人,他只有一個人頭浮在空中,臉色白得很不正常,還有粉粉的東西從他臉掉下來。

「你小子中氣挺足啊……」王詡咬牙切齒地說道,伸手一把按在了那人頭,像抓籃球那樣把這人頭拉到自己面前:「大半夜的,在那邊又敲又吼的很囂張啊……」

那鬼當即愣在當場,出來嚇人那麼多次,還真沒見過這麼橫的。

「你說你一個大男人,臉蓋那麼多粉幹什麼?唱戲啊?就算是唱戲……」王詡把嘴湊到那人頭的耳朵旁邊,用他能發出的最大聲音吼道:「也沒有必要那麼大聲啊!!!」

這音量要是換做個活人,基本也得暫時失聰個十來分鐘……

「你丫的,半夜三更的鬼吼鬼叫,街坊們不用睡覺啊!人家明天還要班呢!!」王詡又這樣叫喊著,震聾了這個鬼的另一隻耳朵。

那鬼心裡的震驚著實不小,王詡一邊狂吼一邊說出了這麼有見地的看法,實在是無恥至極,他當真是無言以對。

「老子今天心情還可以他的快樂就是建立在白吃白喝的,可以放你一馬。我警告你,要是今晚你再敢出來放個屁!我就把你的頭……當馬桶!」他最後三個字說的非常清洗響亮,口型十分明顯。

那鬼艱難地咽了一口口水,雖然他脖子以下沒東西,但他還是忍不住這樣做了,還未等他表態,王詡就用非常標準的足球守門員開球動作把他踹飛了。

隨著那人頭飛入走廊的黑暗之中,鬼境也驟然消失,走廊中燈突然亮了起來,剛才被王詡打破的門框也恢復了正常。

他走進房間,這時房間里的燈也已經亮了,威廉還在王詡的床裹著床單顫抖著。

王詡一把揭開了床單,他看著床那一大灘水漬和蜷縮在面的威廉,愣在了當場……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