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三十五章 最後十八個小時

第三十五章 最後十八個小時

作者:

二月十一日晚六點,一艘由澳洲駛往夏威夷的假日游輪正在海破浪而行。。

船長和大副正站在船尾聊天,他們的心情都不錯,因為明天早晨他們就能到達目的地,而且這次的行程可以說風平浪靜。在這茫茫大海打滾了半輩子,這對老搭檔知道,能夠平安回家才是最重要的。

突然,大副好像看見了什麼,這時太陽還未完全沉入海平面,橘紅色的海面好像有什麼東西正在朝着他們移動。

「ttll……」大副半句髒話剛出口,船長也注意到了海面的異狀。

「那是什麼!魚雷嗎?」

「太遠了,看不清楚,總之肯定不是船。」

船長立刻對着身後不遠處的一個水手大喊:「沙迪!快把那群小子全都叫過來,緊急情況!」

王詡三人此刻跑了超過一百二十公里,好在這艘船是朝着東北方航行,和他們還算是略有接近。但縱是如此,他們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了。

馬拉松世界記錄也不過是兩小時跑四十公里,雖然靈能力者比普通人類強了許多,但三倍於馬拉松的距離,體力到後來是必然枯竭,事實他們的頭四十公里根本沒有花兩小時,但隨着時間的推移,人的集中力下降,六個小時能跑到已經是萬幸了。

當海平面出現了游輪的輪廓時,三人的精神皆是為之一震,展開了最後的衝刺。

「我可能馬就要昏倒了,接下來就靠你們了……」就在離船還有不到兩百米的時候,齊冰突然來了這麼一句,而且這傢伙說昏就昏,前面的冰路瞬間停止了延伸。

王詡其實也早就到了極限,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堅持過來的,靈識聚身術——改只能用半個小時,後來他就開始使用靈識聚身術和回氣歸元術,但幾個小時后就靈識耗盡,開始完全拼體力,他靈體合一的程度本就不高,再加這幾天幾乎沒睡覺,這一路背着一個人狂奔簡直是不可想像的。

貓爺的情況相對前面兩人好些,不過在這種情況下也是束手無策,突然,他看到了在大約二十米的前方,有一塊一米見方,比較厚的浮冰。

他瞬間就明白了,這是齊冰昏倒前做的最後努力!

王詡的速度慢了下來,因為前面很快就沒有路了,但貓爺卻從後面一把抓住了他的領口飛快加速,在冰路的最後一寸留下了一個極深的足印。

船這時已經聚集了大量水手,因為還是隔了很遠,他們無法看清海面的薄冰,只以為這三個人是在海奔跑着,他們驚呼著,以為是自己看到了閃電俠。

貓爺抓着兩個人,一下就跳過了二十米的距離,然後在接觸那最後一塊浮冰的時候使出了冥動,藉此又朝游輪靠近了不少距離。

船的人都已經呆若木雞,還是船長第一個反映了過來:「你們還愣著幹什麼!還不快下去救人!通知機房減速!左滿舵!」

…………

二月十二日,晨,王詡醒了過來,他立刻穿好衣服衝出了狹小的船艙,海面剛剛現出魚肚白,他渾身酸痛,頭疼欲裂,但這些他都顧不,他隨便抓了個水手就問道:「我在哪兒?這船開往哪兒?現在是幾號?」

那水手聽不明白中文,看着這個昨天救來的超人有些不知所措。

十五分鐘后,王詡坐在了船的餐廳,與船長還有貓爺共進早餐,王詡的英語也算過得去,待他冷靜下來向船長道了謝,又問了確切的時間和日期,還有這艘船會在中午以前到達夏威夷。

船長對他們的好奇似乎更大一些,這三個神秘的東方人竟然從海走來,如果不是親眼看見,他絕不會相信,他希望儘可能多了解一些他們的事情,這會在他的航海日誌和未來不知某一天出版的回憶錄成為點睛的一筆。

忽悠別人的工作自然交給貓爺完成,王詡隨即去看了仍然在昏迷中的齊冰,他在船靠岸以前終於醒了過來,自稱是消耗過度,沒有大礙。這讓王詡稍微安心了些。

三人踏了夏威夷的土地,可絲毫沒有在這迷人的度假聖地彌留的意思,王詡現在比打仗還急,剛下了船就想直撲機場,完全忘了自己身無分文這件事。如果不是貓爺抓住他,估計他就埋伏在行李艙,或者乾脆徒手扒在起落架走人了。

這三人因為沒有任何證件,被請到當地的警察局喝茶聊天,直到齊冰的家人把他們的身份證明全都傳真過來才算了事。

出了警察局,他們馬不停蹄地去銀行拿了錢,但等他們到達機場以後,新的問題出現了,兩天內都沒有飛往拉斯維加斯的航班。

「喂!不可能!你再查查!」

「先生,我已經查過了,確實沒有。如果您很着急,今晚有前往納什維爾的航班,您可以到那裏然後轉機。」

「不管什麼鳥地方,快把票給我!」王詡此刻只想着越接近拉斯維加斯越好。

「這是您的票,先生,祝您往田納西州旅行愉快。」

買完票以後他們在壓抑的氣氛下等待着航班起飛,其實倒不是貓爺和齊冰想壓抑,關鍵是王詡現在就像個炸藥,最好不要去多惹他。

他再次撥通了陳敏的手機,想確認尚翎雪的境況。

「你是王詡?又有什麼事?」陳敏拿起電話就沒好氣的問道。

「我要婚禮的具體時間、地點。」

「喂,你這是在命令我嗎?我有什麼義務告訴你?」

「因為,老子的女人要和別人結婚了!我要去把她搶回來!」他拿着手機站起來大吼。

候機室里的人全都回頭看着他,雖然他們聽不懂中文,但王詡這平地一聲吼實在太有氣勢,很難不被人注意,幾個遠處的保安竊竊私語,正在考慮要不要請他進小黑屋談談。

陳敏被他這一聲完全驚呆了,這個一向很強勢的女人竟聲音有些顫抖地回道:「二月十四日晚九點,金銀島酒店樓頂……」

「謝謝!」王詡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掛掉了電話。

「先生,請不要在這裏大聲喧嘩。」保安叔叔已經來了。

貓爺用流利的英語前幫他擋駕,算是平息這事兒。

齊冰道:「你不用太着急,明天午我們就能到美國本土,下飛機后還有三十幾個小時的時間,一定來得及的。」

王詡神情還是很嚴肅的樣子:「希望一切順利……」

…………

或許老天爺又要和王詡開玩笑,飛往納什維爾的航班晚了三個小時才起飛,當王詡到達田納西州的這個城市時,已經是二月十三日的下午一點了,正因為這個插曲,王詡又錯過了從納什維爾飛往拉斯維加斯的唯一航班。

他們一直等待着,直到二月十四日的凌晨,等來了下一次航班被臨時取消的消息。

「或許你說得沒錯,連老天爺都不幫我。」王詡兩眼無神地盯着機場的告示屏。

貓爺依舊睡眼惺忪,不過這時他是確實累了才這樣的,因為陪着王詡,他和齊冰也很久沒有休息了:「如果老天爺也不讓你和她在一起,你會接受這命運嗎?」

「你開什麼玩笑?我就算爬,也要爬到她的紅地毯去!」

雖然王詡這樣說,但這世界很現實,人總有辦不到的事,此刻還有十八個小時就是婚禮進行的時間了,王詡的希望似乎就要在這個陌生的機場破滅。

但這個世界也很奇妙,就像籃球場的絕殺,戰勝癌症的戀人,大火中生還的嬰兒,在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可以逆轉你的命運。

只要你堅信,只要懷有希望,這個世界就會送給你一個最好的禮物,那就是奇迹!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