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二十九章 同歸於盡

第二十九章 同歸於盡

作者:

埃爾伯特警覺地四處搜索著聲音來源。。

王詡還是顯得十分沉著:「經過八年,佛珠失效了嗎?」

「哈哈……哈哈哈哈!你說的是這個嗎?」小孩兒的聲音也不知從何方傳來,好像四面八方的天空中全都是迴響。

隨著它的一句話,竟真有一串佛珠從天而降,十分突兀地掉在了王詡和埃爾伯特面前。

「原來如此……」王詡的表情還是不變。

埃爾伯特低聲問道:「這是幻覺嗎?」

王詡搖頭:「不是,這就是八年前那串佛珠,面的法力也依然在產生作用。」

這下埃爾伯特又不明白了:「那為什麼這邪物還能出來作祟?」

「這個問題還是我來回答你好了。」聲音又一次傳來,這次明顯是來自於河中,只見河水中漸漸浮出一個巨大的人型物體,這東西頭部正是一個已經腐爛發黑的布娃娃,而身體則由河裡的垃圾組成,工業用品,玻璃,包裝紙,可以說應有盡有,簡直是個垃圾組成的變形金剛。

雖然如此,但這巨大的怪物卻一點都不脆弱,它的周身隱隱有紅色的光芒透出,這光芒正是使這堆廢品聚合起來的力量源泉,這種純粹的能量就和靈能力者武器閃的光一樣,是極其具有威力的。而那光芒顏色和埃爾伯特與掌柜的遭遇過的血色液體完全一致。

那怪物又一次開口了,這次是那個頭部的破娃娃張開了嘴,先是咯咯的聲音從它嗓子中傳來,然後才能聽清它的話:「原因很簡單,因為我的力量,已經超越了這佛珠的禁制,這東西對我來說已經毫無作用!」

埃爾伯特驚道:「被封印住的東西怎麼可能成長?」

「可以的。」王詡代替那怪物回答了這個問題:「我說了,他的力量就是別人的恐懼和想象,這些年來,除了風雲客棧的掌柜,它以前肯定還有別的受害人,那些人都知道它的其他故事,那些事情傳播著,不斷有人聽到,於是它的力量也在增長著,雖然沒有它直接殺人來得快,但一傳十、十傳百,它就會成長為一個幾乎不可消滅的東西,就和國外那個『血腥瑪麗』的傳說一樣,如果全世界人都去相信,都去敬畏一樣東西,你知道那東西會成為什麼嗎?」

埃爾伯特腦海中出現了一個詞:「帝。」

王詡微笑道:「你明白得很快,那麼,先把眼前這個還不算太強的邪物消滅掉。」

「看來你們聊完了是,那麼……就去死!」這怪物揮動了巨臂,一道紅色的氣浪朝著兩人席捲而來。

王詡面沉如水,站在原地未動半分,他舉起單手:「八卦護體。」

這次出現的八卦陣像牆壁一樣巨大,把埃爾伯特也保護在了後面,而且這陣圖紋理清晰、光芒耀眼,那股氣浪幾乎還沒觸到這盾體就已經被蒸發消失。

那怪物顯然沒想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它咆哮一聲,沖前來,想要直接用他鐵鉤組成的手來撕碎王詡的身體。

王詡十分冷靜地說道:「埃爾伯特,擋住他。」

埃爾伯特的下巴都快砸地了,我擋住他?大哥,你要我命啊?

王詡對埃爾伯特的內心想法只是付之一笑,他又道:「相信我,。」

埃爾伯特看那大傢伙沖了過來,心想也只好拼了,就信你一回:「啊!!!」他大吼一聲,迎了那閃著紅芒的大鐵鉤。

疼痛的感覺沒有傳來,埃爾伯特安然無事。反而是那怪物的整條手臂被埃爾伯特一拳打得通體崩壞,無數破爛開始解體,那巨臂的紅色光芒也出現了裂痕。

「我怎麼這麼厲害?」埃爾伯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王詡道:「我喚醒了你的靈能力,你屬於自身強化型,而且能力是即時開放的,簡單地解釋,就是類似於變身的力量。」

埃爾伯特看了看自己:「我好像沒什麼變化啊?」

「我只是舉個例子,使外表產生劇變的變身只是些很不入流的能力罷了,真正厲害乘的變身能力,其實並不會對外表產生太多影響,恩……你現在這樣想也對,超級賽亞人的確算是一種……」

怪物的吼聲再次傳來,它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原本它的確是忌憚著狩鬼者的實力,但此時此地,他佔盡天時地利,就在這河邊,它用真身的邪力作戰,居然不是這兩人的對手,甚至傷不到他們分毫!

它暴怒地嘶吼著,河流中突然出現了漩渦,河水全部變成了紅色,然後那漩渦之中心衝出一條赤色的水柱,如一條飛天的水龍,躍入半空,接著一個轉頭向埃爾伯特呼嘯而至。

埃爾伯特此刻可是信心爆棚,他毫不退縮,想要再一拳把這水龍打散。

但這次王詡卻攔下了他:「這裡再教你一點,自身強化型的能力者,最好不要和這種藉助自然之力的招式硬抗,因為其具有能力的優勢性,也就是所謂的剋制。」

埃爾伯特真不敢想象在這種你死我活的戰鬥里,這個精神分裂版的王詡是如何保持著鎮定慢慢教導他的,反正他就覺得,有這位在,就是天塌下來也有人能頂著。

「鬼谷大道,借法共工,天地水元,聽我號令。散!」

隨著王詡的一個散字出口,那水龍身的河水就在空中稀稀落落地分解、落地,這河畔就如下了場小雨,但那引導河水的紅色光芒依舊聚成龍形向王詡撲來。

「哼……這是龍嗎?畫虎不成反類犬罷了。」王詡從戰鬥開始就站在原地未動,此刻他依然不挪半步。

紅色的光龍張開大口朝王詡衝來,這威力比最初那紅色氣浪大了不止百倍,埃爾伯特可是硬著頭皮站在王詡身邊,等著這位神人來解決問題,眼看這龍頭就要與自己撞,心裡那是著實沒底。

王詡這次竟沒有用任何招式,他右手握拳,由內側朝外一擋,這基本就是個趕蒼蠅的動作,不過他這一揮就把整個龍頭給打得歪了出去,兩秒后散為了漫天紅塵。

那起初十分囂張的娃娃頭大怪物眼見自己的絕招被人家輕鬆擋開,差點吐出一口血來,當然了,它沒血,吐不了……

剛才十分具有氣勢的出場現在變成了虛張聲勢,因為人家比你強太多了,你這樣打下去的結果無非就是「困獸之鬥」這四個字而已。

想起王詡這廝還拿自己作為埃爾伯特的練級工具,這怪物更是氣不打一處來,它決定使出最後的手段,同歸於盡!

只見這怪物又向前揮出兩道氣浪,然後扭頭就朝河中遁去。

王詡只能主宰人的魂魄,對這非人的怪物卻是不行,所以他也看不見對方的想法,只當是對方想要逃跑。

埃爾伯特前哼哈兩聲就打散了那氣浪,然後追了去,王詡擔心他會突遭暗算,所以也跟了過去。

沒想到那怪物沉入河中就沒了蹤影,河水的紅色也消失了。

埃爾伯特道:「它解除了所有能力?難道就不怕我們下河去把它的真身撈出來燒了?」

王詡也不太明白這情況,他低頭沉思了幾秒,突然臉色一變:「不好,我早該想到的!它已經和這條河成為了一體,真身不一定還在此地附近,可能在河的任何一個地方!」

埃爾伯特道:「那我們豈不是很難找到它了?」

王詡一把抓住埃爾伯特的肩膀:「我速度很快,你可能會有點難受,不過忍耐一下。」

埃爾伯特還沒來得及問出一句:「你要幹什麼?」就感覺自己整個人被扯飛了出去。

此刻,風雲客棧。

燕璃獨自守在窗邊等待著,她之前看到了王詡和埃爾伯特離開,已經半個小時過去了,她始終無法睡著,所以乾脆就穿起衣服坐下來等。

夜,已經很深了。

所謂晚風寒入骨,燕璃又坐了一會兒,忽然感到了一陣寒意,於是她把目光從窗外移開,想要找一條毯子裹。

她掀起了床的毯子,卻看到了意料之外的東西,一個破布娃娃正靜靜地躺在她的床,臉帶著詭異怨毒的笑容……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