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二十三章 請求

第二十三章 請求

作者:

尚翎雪離開后沒過多久,坐在屋內閉目養神的沙雪又睜開了眼睛。。

「請進來。」沙雪對着門的方向道。

屋外的人將門拉開走了進來,他微微欠身算是打了招呼,然後合門,跪坐在了沙雪面前的榻榻米。

「真是厲害的年輕人呢……自己從縛生石中出來了嗎……」

貓爺無精打采道:「我只是想乘着其他人還沒有醒時,來問幾個問題。」

沙雪的臉依然帶着淡然和藹的笑容:「請問。」

「你為什麼要做這些事情呢?你可別告訴我,是因為你和尚翎雪一見如故之類……」

「我也說不清呢,或許是我這老女人的天性,看到這些為情所困的男女,我就想要幫他們一把。」

「是嗎……呵呵……你要是覺得這種回答就能忽悠我,那我可真有點兒不高興了……」貓爺在笑,但這笑容在燈光下讓人生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沙雪抬眼看着他:「了不起啊……那個『鳳仙』的弟子,果然也是個可怕的男人呢……」

「那麼,可以說些我所不知道的給我聽嗎?」

沙雪回道:「好,其實解開他們之間的心結,還有幫助尚翎雪,的確是我個人的興趣使然。不過治癒那個王詡,卻是我必須去做的一件事情。」

貓爺往前湊了幾分,目光如炬:「為什麼?」

沙雪正色道:「留給他的時間已經不多了,如果他繼續瘋瘋癲癲下去,和其他四人的差距只會越來越大。」

「你的意思是,有四個在將來必然要和王詡對的對手存在?」

沙雪笑着搖頭:「這不是我的意思,而是他的。」她說着起身,走到柜子前,從抽屜里取出了一封信。

貓爺接過沙雪遞來的信紙,只是目光與那紙的字一接觸,他就明白了許多事情。

這根本算不是一封信,因為紙除了署名「姜儒」以外,沒有半句白話,只有一篇似詩非詩的文字。

「伏魔衛道佑眾生,合縱連橫敘六韜。

萬象攻御醫蠱中,陰陽神算通天道。

神藝屠龍非我願,天下庸人知之少。

尋仙尋夢終成空,無心無我自逍遙。」

貓爺一向是過目不忘,他很快就將每個字都記在了腦子裏,然後抬頭道:「從這詩里的幾個詞來看,是否其中已經包括了鬼谷子全部七本真傳的名字?」

沙雪答道:「我想應該是,其實我也不知道全部七本的名字,但我卻從這首詩里得到了一個信息。」

「什麼信息?」

「那就是……這七本都已經從沉睡中復甦,並且找到了自己的主人……很明顯,這首詩是以鬼谷子的口吻所寫,那個叫姜儒的靈能力者我也聽說過,如果他真是先知,那麼這就是他傳達了某種不屬於這個世界的意志。這些都指向同一個結論:一場決定鬼谷派真正傳人的較量很快將要來臨。」

貓爺點頭:「嗯……你分析的很對。可我還是不明白,你說留給王詡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難道是希望他成為最後的贏家?」

「不,我治好他,還有告訴你這一切,都只是為了讓你們這些人欠下我一個大大的人情罷了。」

「哦?那麼,你是想要求我們這些人當中的一個,為你辦事咯?」

沙雪的笑意更盛:「和你這樣的聰明人講話,讓人喘不過氣來呢……」

貓爺沒有說什麼,而是繼續目光灼灼地盯着沙雪,準備應對她即將提出的要求。

「我希望,你,貓爺,將我的『醫蠱篇』收下。」

「啊?」這回連貓爺也有些吃驚,不過他很快就恢復了從容:「哦……原來如此,誰贏對你來說不重要,你只是不想被卷進這爭鬥中……」

沙雪微笑如故:「是的,那麼……你能否接受這個請求呢?」

貓爺呵呵一笑,這片刻間他心中已有了全盤的計較和打算。

「很樂意效勞。」

…………

王詡睜開眼時天已經亮了,他發現自己躺在溫泉旅館的走廊,頭痛的感覺得像被人用鎚子猛擊過一樣。其實頭疼的不止他一個,除了埃爾伯特和賀文成,這天早他們一行人全都有王詡這種感覺。

美紀已經準備好了眾人的早飯,她輕叩門扉,在走廊支會了一聲,聲音恰巧能讓每個人都聽見,然後她又如幽靈一般靜悄悄地離開了,從服務員的角度出發,這還真是專業……

貓爺和王詡都對夢境世界中的事情閉口不提,當然就算他們提了,其他人也不會記起任何事,最多賀文成會跑到角落去划圈圈,口中默念:「我果然是個被忽視的角色嗎……我就這樣消失會比較好……」

王詡的復原和尚翎雪的離去無疑是眾人最關注的焦點,不過看王詡一直沒什麼精神的樣子,他們也覺得瞎起勁沒什麼意思了。

這天午後,王詡偷偷把孫小箏叫到了角落去,談了大概十分鐘,然後孫小箏走了出來,看去樣子還挺高興的。等在外面的賀文宏腦海里已經構建了無數種情節,總之他感覺沒好事兒……

「表妹……他都跟你說了些什麼啊?」

「哦,他把之前跟我說的一個謊話解釋了一番,雖然我之前聽貓爺解釋過了,但王詡當時瘋瘋癲癲的,我想聽他本人清醒地再講一遍,現在話都說開了,再加他已經恢復健康,我也沒什麼好內疚的了,因此這事就這麼了了。」

「嗯……那你們倆現在是什麼關係……」

孫小箏瞪了他一眼:「什麼關係?我和他現在沒有任何關係!」她說完扭頭就走。

賀文宏愣了半天沒反應過來,直到王詡從牆角爬了出來。

「伍長……救救我……我覺得自己的腎被掏出來了……」王詡鼻青臉腫地趴在地呻吟著。

賀文宏看見他以後獃滯了幾秒,然後幸災樂禍地爆笑起來:「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哇哈哈哈哈!蒼天有眼啊!!哈哈哈哈哈!」

…………

傍晚,男人們又一次裸地一起混在了溫泉里,聽着遠端圍牆對面傳來的鶯聲燕語,腦海中無限遐思……

「喂……你弟弟是不是傻了?從下午見他就一直在笑,吃晚飯時還弄了一桌子口水,到現在還不消停。」劉航對賀文成道。

賀文成還未回答,貓爺就湊了過來:「他是笑王詡呢……」

劉航恍然大悟般:「哦,是為了王詡恢復正常高興啊?」

賀文成嘴角了幾下,看來劉航這人還真夠遲鈍的。

貓爺繼續道:「當然不是,他是笑王詡被孫小箏甩了以後還遭到慘無人道的痛毆,當然了……這也是他自找的。」

王詡那可憎的面目從水下浮了出來:「你這個混蛋……說到底,當初的事情就是你唆使我去乾的……」

「切……你還不是享受全過程……」

齊冰嘆息道:「無恥啊……和這兩個人在一起,會不會被傳染無恥呢……」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