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三十一章 教父

第三十一章 教父

作者:

「今天,把大家聚集起來,是想說一些事情,希望各位教會的同仁可以認真地貫徹執行,不要給神父們帶來困擾。.k.」王詡站在眾人的面前,絲毫沒有怯場,一副理所當然的模樣。

這是星期一的下午,王詡把屬於門頭溝(后桑峪教堂所在地)教會的所有教徒——共計六十五人全都集中到了教堂里,你要問他是如何把這群地痞給湊起來的,那也不難,根據他們的聯繫方式,他給每家每戶都捎了份通知,內容大體為:你今天要是不來集會,我就把你踢出教會。

「喂!小子!你丫的到底是誰啊?我們憑什麼聽你的?」一位教眾站了出來。

王詡道:「你們可以叫我艾金森,查理神父和托馬斯神父全權委託我來管理各位。」

「小子,你還取一洋名兒?雜種吧!哈哈哈!」剛才提問的那位喊道,人群中順勢爆發出一陣嘲笑聲。

王詡向前走了幾步,來到那人面前,用十分和藹可親的態度道:「我們信教的人呢,心態要平和一些,大家都是上帝的子民,要和睦,要和諧,所以呢……如果你對剛才的人身攻擊作出道歉,我是不介意原諒你的。」

對王詡的這番話話,那位基本有八成沒聽懂,他迎上前,伸手推了王詡一把:「你扯什麼玩意兒?瞅你那熊樣兒,還讓爺聽你的?你也不出去打聽打聽,誰不認識我龐二爺?你他媽的……」

他的髒話只出來半句,王詡的手已經按在了他的臉上,就像人類被幼生體的異形襲擊一樣,他的眼、口、鼻,全都被堵了個嚴嚴實實,而且任憑他怎麼掙扎,王詡的手都不曾挪動半分。

三十秒后,這位已經有些換不上氣了,脖子上的青筋暴突而起,估計眼睛也開始充血了。這時旁邊衝上了一個壯漢,似乎和龐二是一塊兒的,他撩起袖子,抄著砂鍋大的拳頭就朝王詡後腦打去,打的時候還不忘大喝一聲:「你小子他媽找死!」

王詡打了個哈欠,在對方的拳頭即將砸到自己時,稍稍平移了一步,那位在攻擊落空后還未來得及做出任何反應,王詡的另一隻手就已從上而下朝他的頭頂扇去。

這一巴掌自然是打了個結實,一條大漢立刻被拍暈了過去,直挺挺地倒在地上,一動不動。

周圍的人群當時就鎮住了,王詡冷哼一聲,放開了龐二,後者此刻只剩一口氣了,臉色已經由青變紫,倒在地上半天喘不平氣。

「放心,仁慈的主,教我要寬恕你……」王詡用猥瑣無比的眼神看着地上的兩人,伸出一手,用一種藐視的手勢指着他們道:「所以……我寬恕你們……」

雖然有百分之九十的地痞流氓都認為自己在多年械鬥中練就的一套王八拳也屬於上乘武功,但龐二絕不是他們中的一員,因為他小時候家裏挺有錢的,曾經請過一個跑江湖的老師傅教過些拳腳。這就使龐二對「高手」這個詞有着更為準確的定義。

他清楚得知道,自己也就算個二流高手,剛才幫他忙的大漢倒是一流的,至於在場的其他人,不是九流,就是根本不入流……

不過不管如何,龐二都無法理解王詡的身手,那似乎已經不是練功所能達到的境界了,他的一舉一動也沒有透露出任何習武之人的作派,他就像一個天神神力的怪物,純粹憑藉力氣比你大,速度和反應比你快,就足以幹掉你一百次了。

「龐二爺,你現在是服從我的管理,還是讓我將你請出教會呢?」王詡在「請」字上特地加了重音。

龐二點頭:「服……我服……你說什麼都行……」

王詡笑得眼睛都快不見了,他回到了最初講話的位置:「在座的,還有誰對我的管理有意見嗎?」

人群中只有吞咽口水的聲音,仔細聽還能發現有不少人在瑟瑟發抖……連那出了名的狠角色龐二都服軟了,誰還敢做那刺兒頭去自討沒趣?

王詡坐到了中間最高的那個座位上,他用一個很舒服的姿勢斜靠在那裏,向人群投射出居高臨下的眼神……

「從今天起,你們可以稱呼我為——教父。」

人群中鴉雀無聲,王詡見狀冷笑着道:「我知道……沉默並不代表沒有意見,只是有時覺得不說會更好些。但如果你們認為,我不知道其中的真相,那就是在侮辱我的智慧!」

有部分人下意識地低下了頭,眼神中透出的竟是恐懼……

王詡接着道:「你們加入教會的目的,你們對信仰的理解,你們平日裏的所作所為,我全都知道,如果你們抱着僥倖心理,認為這世上有些只是『天知地知』的事情,那就大錯特錯了,我今天把這句話放在這裏,這是唯一的一次,你們都得記住……我,全都知道!」

也許連王詡自己都沒有注意到,在無意之間,主宰之力已經影響了在座的每一個人,他們的靈魂,正在經歷一個過程,那便是「臣服」。

「無論如何,從今天開始,我不希望有人打着教會的名義去做些偷搶拐騙的勾當,更不希望有人去騷擾良家婦女或者非良家的婦女……你們每個星期必須準時出席教堂的禮拜,認真聽神父作佈道,從教義中學到做人的道理。而不是通過教會,使自己變成一個不用伏法的人渣。

當你們做到了我所說的,你們就會是善良、體面、正派的人,在任何地方都會受到歡迎,而我,你們的教父,會負責保護你們,遠離各種『人為』的不幸,這是我可以承諾的。」

王詡把話說完,一步一步,緩緩地離開了眾人的視線,直到他的腳步聲完全消失,教堂大廳中都沒有人敢挪動半分,甚至他們的脖子都是僵硬的……

自那天以後,這群教眾……或者說這群地痞們,突然間全都改過自新,從「社會治安隱患」成了「新時代的四有青年」,別說欺行霸市,就算讓他們隨地吐痰都不敢。

「教父」的名號,並沒有如王詡預期般變得如雷貫耳,人們給了他一個更響亮的綽號:「白髮魔王」。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