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二十六章 纏鬥

第二十六章 纏鬥

作者:

齊冰朝着地面墜落,速度不斷加快,這下若是撞實了必然是粉身碎骨,但他臉的表情依然絲毫未變。.

「冰塵,浮!」齊冰口中喊道,與此同時他的下落速度驟然減慢,而且在空中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他變成站立的姿勢緩緩飄下,然後雙腳穩穩落地,落下的軌跡留下了無數銀白的碎屑。

「沒想到還有這種方法,把空氣中的塵埃都化為冰來做踏腳石嗎,你的能力看來不僅是製造點冷氣這麼簡單,這些碎屑是怎麼承受你下墜的力量的?」楊四海又出現在了齊冰身後的不遠處,這種詭異的移動速度實在驚人。

「事實比你想的複雜的多,只要是我製造出的冰,我就可以控制,即使只有灰塵大小,我也可以讓其浮在空中,而且需要相當的外力才可以抵消我的控制,只要有足夠的數量,要承受我下墜的力量並不難。」齊冰將眼鏡摘下放到口袋裏,他的眼中也有着銀白的光芒。

「所以,你如果給我很長時間準備的話,我就可以在一定的範圍內製造一個自己的領域,這裏空氣中的每一個顆塵埃,每一個水分子,只要能夠被冰化的東西就都是我的武器,你的速度再快也無濟於事了……

齊冰根本站在原地未動,一隻巨大的冰手突然在空氣中凝成,原來周圍的空氣中已經佈滿了無數小到肉眼看不見的冰塵,除了感到溫度降低以外根本是察覺不了這種物質的累積的。

楊四海卻不見驚慌,那巨手像拍蒼蠅一般壓向了他,他竟還站在原地不動。只聽一聲巨響,那巨手就拍在了楊四海身,如果他不會什麼遁地之法,估計是被拍成餅了。

「嗯……確實不錯,你這些冰依靠空氣中的細小微塵和水分子轉化,再由靈能力凝聚而成,既能傷到鬼魂,又可以傷到實體,顧有鑫那種貨色的確不配死在你的手。」揚四海的聲音竟然又從樹林中傳來,齊冰並不是沒有與陰陽界的鬼魂戰鬥過,但這種躲閃速度是不可能的,即使對方再快他也能靠無處不在的冰塵感覺到移動的軌跡,除非這是瞬間移動!

齊冰想不明白楊四海的能力究竟是什麼,他的冰塵在空氣中化為無數鋒利的刀刃卷向了楊四海,而對方在這連綿不絕的攻勢中卻總能突兀地消失,然後再次出現。

齊冰又一次感覺身體一輕飛了起來,隨即開始飛速下墜,這次他升和落下的速度更是比剛才還快了數倍,縱是他反應及時,也才勉強站穩,而且雙腳震得發麻。

「怎麼樣?好不好玩?那個叫岳鎮的小子可是被我摔了好幾十次才死的,全身沒一塊骨頭不是碎的,有趣得很。」楊四海似乎可以出現在任何他想出現的地方,齊冰的攻擊雖然可以說無處不在,但面對他這種無限制般的瞬間移動也毫無辦法,畢竟冰要凝聚成可以攻擊的武器也是需要時間的。

齊冰就這樣被摔了十幾次,操控大量冰塵已經很費精力,而一次次承受楊四海這種幾乎無法防守的攻擊更是讓他的身體越來越疲憊,雙腿的肌肉已經到達了承受的極限,麻得沒有感覺了,即使落地時蹲下或者打滾卸力也不是長久之計。

齊冰漸漸的放棄了攻擊,而是集中精力操縱冰塵來作下墜的緩衝。他腦中飛快地思考着楊四海能力的各種可能性,如果不知道楊四海究竟是怎麼做的,這樣下去必死無疑。

人的身體有許多本能般的保護機制,比如突然被大量冷水淋到時會縮脖子,肺部會很快地深吸一口氣;又比如在坐過山車時從高處衝下,雖然明知道自己有安全帶,但身體也會不由自主地會緊繃起來。因此楊四海的攻擊方式讓齊冰無論精神還是體力都很快地下降,根本沒有喘息的可能性。

「喂,那邊的衰男,你玩夠了沒有,我看得都煩了。」這個聲音出現地非常突兀,而且是對着楊四海說的,齊冰聽得出這個聲音,正是王詡!

「你不就是昨晚差點被陳芳殺掉的那個小子嗎,怎麼,一起來送死?」楊四海根本沒有把王詡放在眼裏,如果不是齊冰在場,楊四海說不定就會剽竊他那句「你連死在我手的資格都沒有」。

「齊冰啊,你好像被這衰男玩的不行了啊,我可是好不容易從局子裏出來想給你吶喊助威的,你太令我失望了。」

「你快走!楊四海是陰陽界的鬼魂,你對付不了的,快去聯繫貓爺……」齊冰話未說完又被拋飛了一次,這次他落地時嘴角已經溢出了血絲。

「他?你就別提了,他正在給平等王大叔還有他的舊情人送行呢,就今晚的航班,機場那裏很多地方不能用手機的,你就別指望他了,我剛才從局子裏出來還是靠的自己。」其實王詡在警局裏突然想到齊冰今晚可能會單獨行動,所以有點擔心,於是就拿了老胡的手機和齊冰聯繫,結果打不通,他心中泛起了不祥的預感,決定脫身出來看看。

王詡想的辦法很簡單,就是撞牆……他在房間里突然暴起自殘,把老胡和那幾個便衣嚇得愣在當場,結果他滿臉是血還面帶笑意說了句:「把我送醫院。」然後就地一躺。

人家也不知道他是瘋是死,把他抬出來的時候門口的威廉和魏副局長也不知說什麼好,叫你們墊和報紙再動手,結果弄成這樣,難道讓他在警局裏流血致死?於是只好把「昏迷」的王詡送了去醫院的救護車,直接導致了除去手銬的王詡再次越獄成功……

王詡弄的傷只是看去十分嚇人,其實只是皮外傷,癒合飛快,在救護車幾個急救人員用紗布幫他擦掉血跡以後就發現這人好像根本沒事,可惜他們做夢也料不到這傷者會突然翻身而起,一擊就敲暈了陪同的那個警員,看他這熟練的動作似乎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人家急救人員哪兒見過這種陣仗,看這人從警局裏出來,估計是亡命之徒,誰敢攔他,只好讓王詡下車走人了。

「哈哈哈,你以為他還能跑得掉嗎?殺他簡直易如反掌。」楊四海說着就朝着王詡的方向一揮手,但王詡卻沒有如他意料般飛起,楊四海微微一怔,接着又試了幾次,王詡竟然還是不動!

王詡有些莫名其妙地看着楊四海的行為,「幹嘛?你的彈床遊戲好像對我沒用是,那我就不客氣了。」王詡說着朝着楊四海沖了過去,可是他一拳揮出,楊四海在他面前突兀地消失了。

「哼……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對你沒用,但要殺你,空手就足夠了……」楊四海說着句話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王詡身後,他右手作爪襲來,直取王詡后心,這一擊威勢十足,似乎要將王詡的心臟直接貫穿,王詡的反應也是不慢,一招抱頭鼠竄,接着在地連着打了幾個滾,已到了五米以外,將楊四海的殺招破的是乾乾淨淨……

楊四海接着又是瞬間出現在了王詡身後,結果他的攻擊又一次被王詡連滾帶爬地閃了過去,今天楊四海切實體會了一把什麼叫「無招勝有招」。

齊冰在旁邊藉機喘息,他看的眉頭緊皺,「這是怎麼回事,如果楊四海真有驚人的速度,為什麼出手並不快,只有移動的速度驚人,難道真是瞬間移動?那麼這個把人拋飛的能力又是什麼?」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