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一章 瞬殺

第一章 瞬殺

作者:

成都,今時,今日。。

當星龍率領着狩鬼者們來到柳傾若面前的那一刻,後者沒有表現出任何程度的驚訝,事實上,已經有很多年了,沒有任何情況可以使她產生危機感。

貓爺不聲不響地跟在後面,其實救王詡的事情他並不着急,他只是很好奇,很想看看,當今世上最強的雙壁之一,星龍,究竟有着何等的實力。

誰知雙方剛打上照面,還未來得及說上幾句「把人交出來」之類的廢話,星龍這傢伙就抄起了神器崑崙鏡一躍而上。

柳傾若自然是知道這東西的威力,以星龍的靈力之強,如果正面著了他的道,必然會遭到時空風暴的重襲,即便肉身不被撕成碎片,受到時間之流的衝擊也會非常嚴重。到時不管是何種能力者,都會陷入絕對的被動中。

但是,她並不選擇迴避,柳傾若是不會以任何形式示弱的!

真神魔方,如同死神名單一般,甚至是超越了這類神級物品的存在,這件至寶自多年前消失以後,今天再次出現在了柳傾若的手中。

兩件究極法器,兩個靈力登峰造極之人,他們的力量就這樣在空中碰撞了,一個翻轉扭曲的時空斷層被打了出來,靈氣如海嘯般擴散而出。

而就在這當口,另外兩個人……也就是站在無魂陣中打醬油的王詡,以及站在狩鬼者這邊圍觀的貓爺,他們不約而同地沖了上來。

如果說貓爺是在頃刻間就分析出了時空斷層無限擴大后的災難,那麼王詡就是靠着本能嗅到了即將產生的惡果。總之,他們撲到了爆炸的中心。這一舉動也使星龍和柳傾若不得不停下手來。

於是,時空斷層沒有進一步擴大……只可惜,隨着靈氣的波動散去,這兩位都不見了。

可眾人的疑惑僅僅持續了大約一秒,就在他們消失的位置,又憑空產生了層層如水般的時空扭曲,接着,頭髮發白的王詡和臉色發白的貓爺再次出現了。他們在十九世紀末混了將近半年,而回來的時間節點卻只是一秒鐘之後。

「什麼情況?」劉航瞪大了眼睛很是不解。

這一剎那,相信在場所有人心裏都是這個問題,唯一沒有愣神的只有貓爺,他雖然看上去十分虛弱,但乾的事情卻是雷厲風行。只見他抓起王詡的領口就往自己人那邊扔了過去:「段飛,用你的領域斷後,帶他跑!」

王詡是真沒想到,貓爺在完成時空穿梭后竟還能有這把力氣,自己像個破包袱似的就飛了出去,被段飛老兄接住后直接扛到肩上,然後就是一種內臟全部被扯得移位的感覺傳來,我想一個人如果坐在某輛可以在一秒內加速到80邁的車裏也會是這種感覺……

裴元那骷髏頭的嘴裏傳出一聲冷笑:「哼……既然我們沒有限制王詡自由活動,當然就不怕他跑。」他最後那個跑字還在原地,人卻已經不知去了哪裏。

段飛的速度很快,跑百米肯定比博爾特快些,但裴元說話間卻已擋在了他的身前,這是真正的傳送能力,瞬間移動!

可段飛對裴元同樣是報以冷笑,他根本不減速,照直了衝過了。裴元頓感不妙,可惜他的預感來得慢了一步。黃悠的拳頭比他的反應更快!

伴隨着一聲沉悶的巨響,裴元的胸口遭了的難以形容的重擊,這股力量之狂暴強大,就連星龍都為之色變。

裴元倒飛而出,他的意識在被攻擊的剎那已經全然喪失,根本不可能用雙腳止住退勢,他的身體撞破無數路邊的建築,但那速度依然絲毫不見減慢。

無魂的成員皆是神情一肅,郭凈天和裴元交情很深,他的拳頭更是早已緊緊攥起,但他們沒有一個人上前去接下裴元,因為他們都看出了剛才那一拳的威力,如果不讓裴元自然停下,而是強行去止住他的退勢,可能這副骨頭架子就得碎成粉末了。

黃悠的嘴角泛起了頗為得意的笑容,恰巧印入了與他擦身而過的段飛眼中,後者腳下不停,往遠處一路狂奔,不過風中似是傳來一句:「切……全都是些怪物……」

此刻,唯一一個沒有任何錶情變化的人說話了,她的聲音也是古井不波般平靜:「你這一拳,用盡了身上積攢的全部『業』,所以,你和裴元一樣,在此戰中不再有任何威脅了。」

黃悠卻是自信如故:「哼……也許吧。」

柳傾若竟是嘆息了一聲:「你心中一定在想,一會兒和我們的戰鬥中,招來招往,靈能力互相博弈,可以再次迅速積蓄起不亞於剛才的『業』吧?」

黃悠神情明顯一滯:「哦?你的意思是,你有辦法阻止這種情況發生嗎?據我所知,你雖然強,卻不能抑制別人的靈能力生效吧?」

柳傾若的眼神很冷,冷得讓人窒息:「我的意思是,不會有你想像中的那種戰鬥的。」她說話間,黃悠就已倒地不起,靈力降到了最低點,生死不知。

連貓爺都瞪大了眼睛,心中驚道:「她到底幹了什麼!」

柳傾若淡然道:「十殿閻王……不過如此,他若是將剛才那些『業』全部用於防禦,或許還能抵擋我一陣。」

雙方還未發生大規模交鋒,就已各有一人被秒殺,這是貓爺也難以預見的結果,而諸葛維和劉航幾乎都進入了大腦短路的狀態。

其實按照兩邊的實力對比,無魂的成員雖強,但和狩鬼者這邊相比,還是佔了一定劣勢的,可意外的情況使得貓爺無法參戰,段飛又不得不帶着虛弱的王詡跑路,現在再次各損一人,勝利的天枰似乎朝着另一邊傾斜了……

柳傾若轉頭看了一眼洛影和林曉霜,然後抬起手,用那纖纖玉指指向了劉航和諸葛維的所在。

那倆哥們兒,此刻的感覺就像是拿着把獵槍玩俄羅斯輪盤,然後轉啊轉啊,就指到了自己臉上……在他們眼中,美女的這一指的風情,當真是畢生難忘,恐怖空前。

破空聲起,一刀一槍,兩個鬼魅的身影如閃電般殺至劉航和諸葛維的身前。先前已經吃過虧的兩人自然是不敢輕敵,各自祭出兵刃,打起十二分精神,先把正面防了個嚴嚴實實。

這四人鏖戰剛起,站在星龍身旁的水雲孤竟是大笑起來:「哈哈哈!小鬼,沒想到啊,你的名字……原來是柳傾若。」他好像這時才找到機會,和這故人打打招呼。

柳傾若的眼中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說了一句不像是她會講的話:「你和當年一樣……招人火大……」

此刻火最大的可不是她,而是星龍,這位大高手,脾氣一向不咋地,我們從他的造型就能看出——遮陽帽、雞窩頭、夏威夷花襯衫、七分褲、人字拖。他穿得如此清涼,除了個人喜好以外,自然是還有別的原因……

「你這臭丫頭……還有你這個水家的敗家子兒……我這架可不是自願來打的!」星龍咬牙切齒道:「你們看看……看看!」他拿着那崑崙鏡的手在顫抖,鏡面上此刻赫然有一條明顯的裂縫:「現在的小毛孩子!都什麼人啊!隨手一抄就拿得出神器是吧!爺的箱底貨啊!就這麼賠了啊!」

水雲孤往他手上看了一眼:「嗨,不就是一照妖鏡嘛,我改天賠給您十塊八塊的。」

其實……缺心眼兒的人,往往都具有把別人氣死的潛質……

星龍這下可絕對是虛火上升,可以說氣得快炸了,而恰巧這傢伙的靈能力,在憤怒之下更能發揮威力。

周遭的溫度開始上升,就像微波爐在加熱方圓五百米內的每一絲空氣,星龍揮手便甩出了一團巨焰,騰入雲中,接着,那雲竟被蒸發了,一條如地鐵般粗壯的火龍在天空中形成,低頭便朝着柳傾若直撲而去。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