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四十四章 崩毀,三十分鐘!

第四十四章 崩毀,三十分鐘!

作者:

郝教授很快便被曼森輕易地甩開了,他在地滑行了一段,然後撞在牆,發出一聲悶哼,但似乎並未嚴重受傷。.看來曼森是不想就這樣把他弄死,否則他完全可以將郝教授撕成兩半兒再扔出去。

安斯那陰冷的眼神變得無比銳利,他右手手掌朝,口中念道:「宇宙重歸混沌之時,秩序再返諸神之手。」那聲音雖然從其口中而出,聽來卻是另一個人在講話,而安斯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傳聲筒。

餘音未盡,一本和辭海差不多厚的古樸典籍便緩緩浮現在了他的手中,封面還寫着一行模糊的文字,那也不知是哪國鳥文,反正除了安斯是沒人能看懂。

「末日啟示錄的碎片嗎?」站在房間正門口的那個曼森停下了動作,用他猙獰的眼神緊緊盯着安斯。

「你可不要亂說話……以你我的身份而言,只能稱其為『末日編年史』,『啟示錄』之名,並不是我們這種級別可以使用的稱謂。」安斯回道。

「哼……德里克就可以嗎?還有那個莫名其妙的文森特?你是不是搞錯什麼了,記錄官先生,我可比他們兩個都要強!」曼森道。

「強或弱,生或死,並不決定你的級別,就算你現在能戰勝德里克,他依然是高於你的存在,好比是土狼有時也能殺死獅子,可卻無法被稱為百獸之王。

至於文森特……哼……說出自己比他強,只能說明你無知……

你這個無知且自大的惡靈,在神之結界下耀武揚威罷了,你就沒有想過這個結界為什麼在血祭結束后仍舊沒有消失嗎?你自以為掌控著一切,其實真正被算計的……是你!」

「夠了!」曼森用粗暴的咆哮打斷了安斯:「你以為身份特殊我就不敢殺死你嗎?竟還在我面前說些狂妄的言論,告訴你!我不怕任何人!我是不可戰勝的!我終將成為最強大的神!」

「惱羞成怒了是嗎?我就讓你看看好了,即便是編年史的碎片,也有遠超你想像的能力……」安斯手中的典籍中滲透出陣陣無形的能量,似乎他是準備發動什麼術法。

曼森的嘴角浮現出一個奇醜無比的冷笑:「想找死那就來……」

啪!

就在這當口,曼森背後的門板忽然倒下,重重地壓在了他的身,這傢伙臉朝下被擠壓成了一個大字型貼在地。

王詡單腳踩着門板:「喔靠!曼森這個王八蛋,把這裏的空間搞得亂七八糟的,我用正常方法開門,結果一直在幾條走廊之間兜圈子,還好老子聰明伶俐,想到了拆門。」

他這幾句廢話講完才注意到這屋裏的氣氛挺古怪的。在壁爐,窗戶中間,還有對面的門口分別站着三個曼森,他們都僵在原處不動,用那恐怖的怪臉望着王詡。

喻馨跪坐在牆角,好像是受傷了;威廉手裏舉著個枱燈,嘴角在;安斯拿着本字典,獃滯地看着王詡;燕璃用手捂著臉正在搖頭嘆氣;另外三位女生和郝教授已經被眼前接二連三的怪事搞得腦筋短路了,完全是不知所措狀。

「怎麼了這是?我都打開出口了,你們還不過來?愣著幹什麼?」王詡問道。

「你……你……」咬牙切齒般的說話聲從腳下傳來。

王詡一聽不對,然後就感覺左腳下的門板在動,他低頭一看,曼森正用俯卧撐的姿勢慢慢爬起來。

「哦……原來如此……」王詡一副搖頭晃腦的模樣,用眼角瞟著曼森。在大約零點五秒后,也就是曼森剛剛做了半個俯卧撐的剎那,王詡兩腿一縮,人就這麼蹦了起來,接着,他像小孩兒玩跳床一樣對着腳下的門板不停地踩、蹬、踏……

也不知過了多久,反正直到地面出現了許多貌似裂痕的東西后,王詡停了下來:「你再動一下試試?」

只聽曼森暴喝一聲,門板被他的威勢震碎成了好幾塊,不過王詡早就向後一躍避開了他的衝擊。

「只有你……我要把你絞成肉泥!」曼森惡狠狠的恐嚇話音未落,又是噼里啪啦一陣亂七八糟的響聲,一個枱燈敲在了曼森的後腦勺,敲他的人顯然用了全身力氣,那枱燈碎得粉粉的。

曼森用一種幾近崩潰的眼神回過頭去,卻見威廉擺出一副很無奈的樣子,攤攤雙手道:「舉太久了……實在是拿不動了……」

「你們……你們這群……」曼森已經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他們了。

所以他也不說什麼了,四個曼森分別從各個入口衝進屋來,他們速度極快,指尖直取眾人的咽喉,力求將這些凡人秒殺。

可最終這屋裏的人竟是一個都沒死,因為那些曼森的動作忽然之間又停止了,他們像雕塑般定在原地一動不動。

事實,也確實是成了雕塑……

王詡的眼中閃爍著模糊的紅光,只見他單手伸出,作出一個緩緩握拳的動作,當他將拳頭握緊的瞬間,四個曼森頃刻間碎成了蠟塊。

安斯驚異地朝着王詡道:「難道你已經看破了?」

王詡嘿嘿一笑:「那當然了……想想就明白了,蠟像並不是載體,真正的載體是靈魂。每一個被曼森殺死的靈魂都會變成一個消耗品,成為供他隨時載入並使用的身體,也就好比是能量。而包裹着人皮的蠟像只是裝這些能量用的乾電池殼罷了,打碎多少都沒用的,只要曼森手還有靈魂,這些蠟塊可以不斷地重組。」

安斯露出一個興奮的表情:「而你可以直接解放這些靈魂是嗎?」

王詡道:「這不廢話嘛,我只是不能用靈能力催動鬼穀道術和使用靈識罷了,主宰之力對於自身的『絕對主宰』是永遠存在的,單純地發動主宰的能力我之前也已經試過了,妥妥兒的!」

「好了,路的都清理掉了,你們要聊天,也等出去了再說。」齊冰的聲音這時從王詡背後傳來。

「暗號!」王詡直接就蹦出這麼一句。

「找茬嗎?處男。」齊冰面無表情地回了他這麼一句。

王詡蹲到了牆角:「啊……果然你我也只是點頭之交呢……其實我和威廉的關係才比較好……」

…………

與此同時,屋外。

貓爺從井口裏飛躍而起,一股黑色的能量幾乎貼着他的後背追了出來。

待落地以後,貓爺再回頭看那黑色的暗流竟已經直入雲霄,與天空融為了一體。

「德里克!不要破壞掉結界!這隻會讓曼森更強!」他對着那黑暗大喊。

可是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那輪新月消失了,天空不再是天空,看去更像一個黑暗的深淵,在那片黑暗中,逐漸出現了一道道幽藍的裂痕。

接着,大量的水從那些縫隙中傾瀉而下,彷彿洪荒末日般,要將這個空間徹底淹沒、毀滅……

…………

「消失了呢……結界……」文森特凝視着路易斯湖的水面,確切地說,其實他是在看湖底。

西蒙仍舊是不屑一顧的樣子:「那又如何呢?」

「雖說之前曼森也以一種類似虛無靈體的狀態來抓過人,不過呢……如果他或者德里克的本體出來了,這可不好辦呢。」文森特微笑着道,看他的表情卻讓人覺得,事情其實很好辦的樣子。

西蒙冷哼一聲:「面的那些傢伙,不是承諾了要給德里克在世間絕對的自由嗎?這不是交易嗎?」

文森特道:「呵呵……自由?他當然自由,只不過他管他自由,我們管我們動手……」

「原來如此,撒旦讓我來這一趟,我終於明白是什麼意思了。」西蒙蹲下身子,把半隻手掌探出了湖水中。

整個湖的湖面瞬間就被一股無形的壓力震懾住,原本漸漸消散的霧氣忽然如同凝固了一般,又一次被穩定住了。

西蒙再次站起身來:「現在兩個空間的時間已經同步,那裏所有人的全部能力也不再受到壓制。凡人們還有三十分鐘去消滅敵人,並且拯救自己。」

文森特道:「哦?你剛才那一下子居然能撐三十分鐘,越來越厲害了呢,那麼我想問問,如果不到三十分鐘,凡人們就死光了,我們又該怎麼辦呢?」

「我們?」西蒙冷冷地望着文森特:「這裏本來就沒你什麼事。」

文森特哈哈大笑起來:「呵呵……也是啊,反正德里克和曼森這樣的傢伙,你也不放在眼裏……無論是在那裏被消滅,還是出來后被你消滅……神所安排的劇本始終只有一個結局,現在就讓我們看看那些只有百年壽命的龍套們有着怎樣的臨場發揮……」

嘟嘟小遊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遊戲,等你來發現!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