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十九章 晚餐

第十九章 晚餐

作者:

七月下旬的某一天,多雲,且悶熱。

S市的夏天是很令人難受的,與北方那種乾燥的炎熱不同,這裡的高溫天氣往往都是一陣陣的潮熱,在空調屋子外面走上一圈,渾身上下馬上就會變得黏黏的。

這天,在太陽底下騎車早已騎得汗流浹背的王詡按響了燕璃家的門鈴。

燕璃的家在市區靠東,那是個比較高檔的小區,一幢樓共八層,一個樓層只有一個單元。來應門的是一位紅頭髮的洋大媽,王詡對燕璃的事情基本上算是瞭若指掌,所以他可以叫出這位大媽的名字。

「您一定是維比婭(Vibia)嬸嬸,我是燕璃的同學,您好!」王詡很禮貌地打招呼。

這位維比婭嬸嬸是燕璃的遠房親戚,因為母親的工作繁忙,很少回家,所以一直是維比婭嬸嬸在生活上照顧著燕大小姐。至於燕璃為什麼有這麼個洋親戚,其實也很簡單,她的外婆本就是地道的希臘人,所以她也有四分之一的希臘血統,那頭酒紅色的長發其實並不是染的。

對方打量了王詡一番,那眼神簡直可以用目奸來形容:「你就是王詡?」

王詡點了點頭:「是的。」

「嗯……」維比婭大嬸開始了令人匪夷所思的猥瑣奸笑:「哦喀喀喀……來來,請進請進。」

王詡頗顯拘謹地走了進去,換上了拖鞋。

燕璃坐在客廳的沙發上,身上還穿著睡衣睡褲,此刻正一臉無趣地看著電視。瞧見王詡進來,她也沒有太大的動作,只是淡然地問了句:「來啦?」

「嗯……來了……」王詡答道,他心裡卻是排遣道:你這種從起床到睡覺都不換衣服,屯在有中央空調的屋子裡玩頹廢的樣子,不正是咱們宅男界的高級境界了嗎……

洋大媽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又來了,「哦喀喀喀……和你的小同學玩得高興點兒,嬸嬸今天就先回家了啊。」她已經解下了剛才還圍著的圍裙,穿上件外套就朝大門口走去:「拜拜!」

「再見,嬸嬸。」燕璃還是無精打採的模樣,說話的聲音好似溫吞水。

王詡有點搞不清狀況了,因為今天叫他來的是燕璃,可現在對方卻是一副昏昏欲睡的狀態,也不知是什麼事情。

待大門和鐵門都被關上的聲音傳來,燕璃終於開口道:「說是回家,其實嬸嬸就住在樓下。」

「我知道,你八樓,她七樓……」

「不過你放心,她今晚不會來打攪我們的。」

王詡聽到這句話的瞬間就好像被一顆子彈擊穿了心臟,血液像爆裂般從他的血管里噴涌而動,幾乎兩秒后,這傢伙就臉紅脖子粗,亢奮不已、激動異常,下巴都有點發抖道:「你你……你……你……你想幹什麼?!」

燕璃看了他一眼,她倒是很平靜的樣子:「哦?你還不知道?」

「我我……我我……我知道什麼……」他越說越抖:「還是說我該知道什麼?」

燕璃今天第一次露出了微笑,那貓兒般的雙眼不懷好意地盯著王詡的臉:「你什麼都不知道?」

王詡這個明顯已經嚴重想歪的人,又一次說出了十分恬不知恥的答案:「其實……該知道的,我都知道,就是一直沒有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機會。」

「你在說什麼呀?」燕璃道:「今天是你生日,你到底記不記得啊?」

「啊?原來你要幫我慶祝生日啊?」王詡倒真把自己的生日給忘了。

「那你以為我在講什麼?」

「嗯……」王詡正在想辦法掩飾剛才的言行,可惜腦海中響起的卻是這樣一個聲音:這種時候,不要著急,找條地縫鑽進去就是了……

燕璃又是狡黠地一笑:「還想什麼呢?你剛才誤會了什麼我能看不出來么?」

「哎……」王詡長嘆一聲,坐到了沙發上,就挨在燕璃身旁:「好玩不?」

「嘿嘿……還可以吧,反應比我想象中還要可愛哦。」

「陰險啊……你這女人。」

「那我親你一下,你別生氣了好嗎?」

「什麼?!」他差點從沙發滾到地板上。

「騙你的。」

王詡單手握拳,全身發抖:「太陰險了……你這女人……」

燕璃也不再逗他,看了看牆上的鐘道:「都快四點了,我去準備晚飯了。你今天吃現成的哦。」

「那貓爺、齊冰、喻馨他們什麼時候來啊?」他拿起茶几上的遙控器,像在自己家一樣不停地按換台鍵。

「他們都說沒空,不來了。」燕璃在廚房圍上了圍裙,開始忙活起來。

王詡差點沒把手裡的遙控器捏碎了:「你又逗我呢吧?」

「沒逗你,是真的,他們都說不來,還讓我替他們祝你生日快樂,禮物都事先拿來了呢。」

王詡的腦海中閃過數個念頭,然後掏出手機,飛速地打好一條簡訊發給了貓爺,內容是:所有人都「沒空」,恐怕是你安排的吧?

對方几乎只用了不到十秒就回了四個字過來——再奸再勵。

王詡熱淚盈眶,雙手握拳,自言自語道:「幹得好啊……人渣,你的才能在此刻是多麼地可靠啊!!」

…………

一直忙到晚上七點,天色都已暗了下來,燕璃終於把一切準備妥當了。期間雖然王詡有好幾次想進廚房搭把手,但都被人家給轟了出來。

她解開圍裙,臉上雖已有些倦容,卻還是給了王詡一個最美麗的微笑:「我去換件衣服,你再等我一下。」

王詡只輕輕道了聲:「去吧。」

此刻,看著她的背影,王詡竟有種說不出的感懷湧上心頭,或許,這一剎那的感覺,就是幸福。

燕璃沒有讓王詡等太久,她換了身連衣裙,整理了頭髮,也沒有化什麼妝就走出了房間。可王詡覺得,今晚的燕璃是最美麗的,比他任何時候見到的都更加楚楚動人。

他們坐到餐桌前,看著那一桌精緻的菜肴,王詡真的很難想象是出自眼前這位過去二十年從未下過廚的大小姐之手。

不過好看歸好看,味道嘛……說實在的,稱不上難吃吧。畢竟廚藝這東西,不是短時間就能有很大提升的,更何況燕學姐過去從來沒幹過這個,能做出這一桌菜來就不錯了。

兩人稍稍喝了點紅酒,一抹紅暈很快飛上的美女的臉頰:「不好吃的話,不必勉強吃太多的,一會兒吃蛋糕好了。」

「不不,很好吃啊,比我做的還好呢。」

「行了,自己做出來什麼味道,自己最清楚了。」她倒也直言不諱。

王詡笑了笑,「好吧,除了那道咖喱,其他都很一般啦。」他往前湊了湊:「誒~不過這道咖喱真的明顯比其他菜好吃多了,該不會是外賣吧?」

燕璃拿起個勺子輕輕敲了下王詡的腦袋:「外賣你個頭!我知道你最喜歡吃咖喱,這道菜練了好久!」

誰知王詡趁機抓住了她的手,還不放了:「我知道……我知道……」

他當然知道,今天一來他就注意到了,社長大人那原本指如削蔥、膚若凝脂的雙手上,儘是些還未完全癒合的小刀口和燙傷。雖然她為了不讓王詡注意到,特地撕掉了創可貼,還總是把手縮在睡衣的袖子里……

王詡挪了挪凳子,坐到了燕璃身邊,「燕學姐。」

「把手鬆開。」燕璃瞪了他一眼。

結果王詡竟把她另一隻手也拉過來一起握住了:「你休想……」

燕璃看著他的眼睛:「那你還叫我燕學姐?」

王詡想了想,也對,燕璃的父親離開前,她還是姓丁的,小名是什麼來著?

他嘿嘿一笑:「璃兒,我有個問題問你。」

「我先聽聽,回不回答我要考慮考慮。」燕璃好像已經完全忽視了手還被人抓住不放的問題。

這時,王詡問出了一個十分驚人的問題,「你說要是有一天,我禿頭了,你還會喜歡我嗎?」

氣氛瞬間降到了冰點,燕璃抽回了雙手,虛著眼道:「我房間里有剪刀,要不然我幫你剃了頭試試?」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