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四十一章 知道太多

第四十一章 知道太多

作者:

王詡大跨步地走向前,搬了張凳子,和尚翎雪並肩坐下,然後看着眼前那鍋只剩下湯水的鳴蛇道:「我放點兒東西進去煮,你不介意吧?」

尚翎雪卻是低着頭,一言不發。。

王詡也就不等她的回答了,自顧自地從口袋裏掏出一些不知什麼怪獸身上的肉塊就往鍋里放:「那個戴面具的姐姐背着你給梁澤下了個命令,讓他放我們來煌天城,所以這一路過來很順利,直接用飛的,一天左右就到這兒了。」

回應他的還是沉默。

王詡似乎也無所謂,接着說道:「我聽他們說啊……自從你來到煌天城以後,這裏就越來越冷,時至今日,雖然那些鬼魂們不至於被凍死,但像你這樣披着破棉襖窩在屋子裏吃火鍋的可不在少數。」

尚翎雪終於忍不住回了一句:「這哪裏像破棉襖了?!」是啊,人家穿的這可是麟角巨貂皮,倒不是說價錢又多貴,關鍵是這玩意兒實在是難抓。

王詡以一種批判的目光,義正言辭道:「是嗎?我摸摸……」他伸出了「正義」的雙手。

然後他被一肘子擊倒在地……

「我要是沒猜錯,讓這裏變冷的,應該就是支配之力了。」他揉着臉重新坐了起來,要說這人的臉皮那可是真厚,被揍了以後語氣都沒變:「因為你的心……越來越冷。」

尚翎雪道:「我也是剛剛才明白的……」

王詡道:「心往溫泉一別後,你回到了這裏,除掉了野心勃勃的鐘清揚,花了這麼多日子來重新整頓默嶺,加強實力,安排好一切。其實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離開。」

她點頭道:「我是想着,等辦妥了這些,至少百年,能讓我離開這裏,去人間界陪着你。」

「可現在你的想法又不同了?」王詡問道。

「我原以為是因為離開你太久,心才會冷,但此刻……我覺得,或許,是因為怕有朝一日再面對你吧。」

王詡竟笑了起來:「哼……這麼說來,那鬼王的話,你還真的全信了?」

尚翎雪轉過頭,看着王詡的眼睛:「難道你連他的記憶都能讀?」

王詡道:「不能,當然也不需要。」他頗為得意地說道:「『隱瞞』不等於謊言,他也許是沒說謊,只是,有些事情沒提罷了。

除去他個人情感上對我前世的盲目崇拜以及對你的厭惡以外,其實還有一個很充分的理由讓他對你說出剛才那段話。

那是他自己說的,陰陽界要維繫住和平,必須有幾大勢力互相制衡。所以,他希望你留下,留在默嶺,而不是去人間界當個普通人。你應該還記得,召魔陣那晚,姜儒已經以他的算計,讓鳳仙攔截住了紅羽,那是一個改寫命運的契機,但這時,戚克英卻出現阻撓了他。

同樣是鬼王他自己剛才所講,天笑崑崙歷代的最強者,都和他是統一戰線!」

尚翎雪似是明白了過來:「其實他期待着我的蘇醒?」

「沒錯,召魔陣那晚,就像歷史中某一個特定的交集點,在那一天,可能有數種不同的未來產生,我想還有一種未來,就是你沒有蘇醒,而鍾清揚等人被陸坤全滅,你的記憶封印再也無法解開,人間界解除危機,而你,依然是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大小姐。」王詡忽然抬頭望着天花板:「那樣,我們現在又會身處何方呢……」

「你現在懂得不少呢……」尚翎雪好像有點兒不認識眼前的人了。

「哼……跟某個人渣比起來,應該還有點兒差距吧……」王詡指的自然是貓爺。

「但那也只是假設而已,不管鬼王還有什麼意圖,事實就是事實,我們已無法改變……你回人間界去吧,我們以後不要再見面了。」

「你這是在提出分手嗎?」

「就當是吧,不過,錯在我,你沒有錯。」

王詡冷笑着:「我現在終於知道文森特跟我說的那段話是什麼意思了……

『她始終在躲避着你,尋找著一個永遠不會被你追尋到的地方,可你卻從不放棄,從不死心,縱然她隱姓埋名、甚至選擇了忘記,你依然能夠找到她,並再一次讓她迷失自己』。」

尚翎雪道:「他說的很對不是嗎?兩千年前,兩千年後,我對你所做的事情,無非就是傷害、離開,就像一切換了個舞台再次重演一樣……我想,直到我們的靈魂離開這世界為止,無論多少次重逢,最終也是相同的結局吧……」

王詡搖頭:「不,前一世我們的死亡不是結局;在陰陽界中你離開我,也不是結局;召魔陣那晚,心往溫泉的離開,全都不是結局。

你現在扔下這裏的所有,跟我回人間界去,若干年以後,我們會有個兒子,然後是一對兒女兒,雙胞胎,我們會住在一幢有後院的大屋子裏,按揭得還三十年那種,鄰居們非常和善,當然,在我早上只穿一條內褲出門拿報紙的時候除外。你會變成一個嘮叨的黃臉婆,每天準備晚飯時抱怨着我不幫你做家務,不幫孩子們做功課,掙得錢少卻愛亂花,整天去和貓爺、齊冰他們一起鬼混,反正我就是有這樣那樣的毛病。

我會變成個戴着膠質邊框眼鏡的大叔,看電視屏幕的時間多過看你的臉,時常調侃你的廚藝不如我,自己卻從不下廚,晚上還會被你用『沒情緒』的借口搪塞過去。然後兒子就發現了我藏在床底下的**雜誌,你會嘲諷地冷哼一聲,無奈地攤開雙手,疲於我這種經常的無聊之舉,並對我說『傻瓜』。

我們的兒子會成為一個演員,大明星,或是體育明星之類,他會在全國開滿用我們的名字命名的快餐連鎖店,女兒們會是總經理。接着,我們還會有孫子、孫女,直到有一天,我們都已滿頭白髮,走不動路了。

那時,我會對你說,這,才是結局。」

她聽着王詡的話,眼眶已漸漸濕潤了:「你別再說了……算我求你,回去吧。」

「未來就在你眼前,幸福是觸手可及的,為什麼你卻執著於那些已經過去了的事呢?」王詡夾起了自己放下鍋的肉塊,一副悠閑狀:「鬼王所說的那些記憶雖然我已失去,但我想,今生的我,也會做同樣的選擇,那就是和你過普通人的生活。」

尚翎雪道:「你能不能讓我靜一靜,一個人想一想……」

「不能。」他回答得很乾脆:「有句外國名言是這樣的——別讓女人有時間去思考。」

「誰說的啊?」

「凱特古蘭法德。」王詡不假思索地道。

「Cat,grandfather?!!」尚翎雪真是哭笑不得了。

「切……被看穿了嗎……」

她看着王詡懊惱的樣子,終於是破涕為笑:「你這是英語嗎……」

王詡道:「少羅嗦,你可以去收拾行李了。哦,算了,你告訴我睡哪兒,我幫你去收拾。」

尚翎雪心裏這下還真是奇了怪了,我不走你還能綁我回去不成?她乾脆搶過王詡手中的碗筷,吃起了火鍋:「要我跟你走,行啊,只要你不嫌棄我,我是無所謂了,今後的命運怎麼樣,是幸福,是痛苦,我都認命了,我整個人就交到你手上了。不過在走之前,我有一個問題要問你。」

「什麼?」王詡眼神飄忽不定起來。

尚翎雪狡黠地笑了:「你現在心裏是不是在想,嗯……」她用那殷紅地小口吮着手上的筷子,擺出一個十分俏皮可愛的表情:「是不是想着,我還沒有讀過你那些朋友的記憶呢?」

「讀讀……讀讀……讀讀讀過……又又又……怎怎……么樣……」他這下變結巴了。

「怎麼樣呢……齊冰可是和你一起去過路易斯湖的呀,他又是個冷麵八卦男,你說會怎麼樣呢?」

王詡咬牙切齒道:「這個悶騷的廢柴男,應該事先把他打成白痴的……」

「好,我現在可要問了啊。」

「我拒絕回答。」

「我還沒問呢。」

「我已經拒絕了,怎麼地吧?」

「你早晚要答的。」

王詡惱羞成怒了:「好,那我回答你好了,以後你做小三,我跟她去登記結婚,就這樣了!」

「什麼?!」

「切……你早晚要聽到這回答的。」

「兒子女兒呢?!大房子呢?!白頭偕老呢?!你這個騙子!」

「哈!不爽啊!不爽咬我我啊!」

…………

當王詡從那間屋子裏走出來時,鬼王和吳知已經離開了,而他的狐朋狗友們都用一種十分異樣的眼神看着他。

劉航問道:「你老婆呢?」

「在收拾行李。」王詡虛着眼,目視前方,語氣淡定。

齊冰又問道:「我說你身上這些……該不會是牙印兒吧……」

王詡地頭冷笑,然後猛地抬頭,眼睛瞪得和牛眼那麼大:「老齊,我告訴你,你知道得太多了……」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