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四十一章 牌組

第四十一章 牌組

作者:

「呵呵……看到二位如此鬥志高昂,我真是倍感欣喜呢……」文森特微笑着,看似隨意地打了個響指。泡-首-發

王詡和貓爺,理亞迪和艾倫,決戰雙方面前各出現了一個黑色的手提箱。

「這是兩個完全一樣的箱子,每個箱子裏面都有2450張卡片。」文森特突然就開始了解說:「你們可以從這兩千多張卡中挑選40至80張,組成自己的卡組。」

「哈?」王詡的表情變得挺怪:「決戰就用卡牌來決鬥?」

理亞迪就不會問這種水平非常低的,類似於廢話的問題,他直接就問道:「這是哪個系列的卡牌?遊戲王?旅法師對決?丹喬大作戰?」

「嘿嘿嘿……這是本大爺閑來無事時設計的,你可以稱這個卡牌遊戲為『瘋狂思維』。」伍迪笑着回道。

「我有多少時間組成牌組?」理亞迪又道。

「九十分鐘。」文森特道,他又轉過頭對王詡說道:「卡組完成以後,直接插進遊戲助手裏就能開始對決了,哦……對了,奉勸你們雙方,做好進行大運動量活動的準備。」

「嘿嘿嘿……那麼從此刻起,計時開始……」伍迪依舊猥瑣地笑着,說話間,他的手中便出現了一個雕刻十分精緻的白骨沙漏,裏面充盈著粘稠的血沙。

當伍迪將這個沙漏倒過來的時候,在場的眾人竟聽到了海浪般的巨響,而且這聲音中似乎還夾雜着一些若有若無的、凄慘的哀嚎……

兩位魔鬼說完這些,便不再理人,自顧自地回到座位上開始下棋,沙漏就被擺放在廣場中央的地上,顯得挺扎眼。

理亞迪和艾倫已經找了個地兒坐下,開始商量着什麼。王詡見狀,只得聳聳肩,對貓爺道:「打牌還跟我說會有大運動量?」

貓爺提起箱子,揮了揮手指,示意王詡跟上。

他們來到了廣場的另一邊,找了個沒人看的熱狗攤,把桌子上的東西全掃在地上,然後把箱子往上面一放。

「打開看看。」貓爺道。

「你開不是一樣。」

「萬一從裏面噴出屎來呢。」

「你是怎麼推算出這種情況的……」

「憑我對伍迪的了解,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哦……那真噴出屎來我不是中招了嘛?」

「對,那是一種我可以欣然接受的結果,所以少廢話,快打開。」

王詡覺得這樣扯下去最終還是浪費了寶貴的時間,他無奈地打開了箱子,好消息是沒有什麼異物從裏面噴出來,壞消息是這箱子是空的。

王詡剛要罵人,空蕩蕩的箱子裏居然投射出了全息影像,許多卡片的投影整齊地排列著,如同字幕般緩緩升起。王詡伸出手去,發現這些影像是可以觸碰的,就像操作觸摸屏幕一樣,可以移動,點擊查看,快速上下翻閱等等。

「兩千多張呢……這點時間看完就不錯了,在對規則不熟悉的情況下我怎麼可能組出什麼卡組來啊?」王詡道。

貓爺用很無所謂的態度回道:「你覺得那兩個算無遺策的傢伙會安排毫無意義的事情嗎?」

王詡只想了兩秒,然後嘆了口氣,拿出了遊戲助手,這東西現在變成了一件現實生活中並不存在的東西,但王詡卻認識這件東西,還能叫出名字來。「變成決鬥盤了呢……」他笑着把這玩意兒戴到左前臂上。

貓爺道:「現在起,你查看研習規則,我則負責看卡片效果。以我的速度應該能和你差不多同時完成,完成後我們互換工作,等我讀完了規則,你根據已經看完的那些卡片,大致說一個牌組的方針出來,我會挑出我認為有用的卡片,供你參考與取捨。」

王詡很隨意地應了一聲,他已經開始查看遊戲助手了。

另一邊,理亞迪和艾倫做的事情則簡單得多。

數以千計的卡片影像如同80年代粵語片的字幕一樣飛逝而上,理亞迪目不轉睛地注視着全息影像,每一張出現過的卡片都深深映入了他的腦中,在這個記憶的過程中,他竟然已經開始在腦海中組建牌組了,而且是同時組建數十種牌組。

隨着閱讀的卡片量增加,這些牌組的構思也在不斷完善,更改……當2450張卡片全部從理亞迪眼前閃過,他閉目沉思了整整一分鐘,然後一邊的嘴角泛起了笑意:「完成了。」

艾倫打着哈欠:「用了這麼長時間啊?」

理亞迪笑道:「是啊,很複雜的遊戲呢,隨機選取兩到三張具有互相關聯效果的卡片,就能夠衍生出一整套戰術來,能夠組成具有明確目的性牌組幾乎都是無限的,更不要提雙戰術牌組,或者一些胡亂的組合了。

因此我中途改變了思考方式,根據規則來制定戰術,經過構思和篩選,有三種組合最具競爭力,在腦中將這三個牌組互相間的勝負與卡片出現概率、單卡入手后的影響等等進行對戰演練,最終才得到了勝率最高的一套。」

艾倫嘆息道:「哎,沒想到決戰的內容居然會是卡牌決鬥,魔鬼們是在開玩笑嗎?讓你去玩這種東西簡直就是犯規啊,即便是那些世界著名的卡牌大師,恐怕在五歲的你面前,就已無力招架了。」艾倫朝着百餘米外,熱狗攤上那兩位張望了一下:「我看那兩個傢伙,在九十分鐘內能把這些卡的內容閱讀掉一半就不錯了,就不要談什麼組合了吧?」

「不,貓爺也具有過目不忘,以及一目十行的那種閱讀與理解能力。」一個聲音忽地響起,接過了話頭。

艾倫被嚇了一跳,他轉過臉,發現身邊突然多了個貌似十六七歲的少年,一張東方人的面孔,眉宇間顯得有些稚氣未脫,但無論用哪國人的眼光來看,這位小哥絕對稱得上是俊俏,男扮女裝估計都沒問題。

「席德先生是嗎……」理亞迪道是非常鎮靜。

「嗯……是啊,文森特老師讓我負責周圍的警備工作。」

「原來如此,難怪剛才起就沒見到你,那位西蒙先生也和你在一起吧?」

「嗯……他說覺得無聊就回去了。」

「啊?」正在五十米開外的平台上下棋的文森特莫名其妙地來了這麼一句,顯然他的聽力不錯。

艾倫才懶得管魔鬼們的去留,他接着席德最初的那話問道:「夥計,你的意思是,那個貓爺也是一位天才?」

席德道:「不,我只是解釋一下,文森特老師和伍迪先生設定的規則不會對其中一方有利,王詡和貓爺完全有能力在九十分鐘內組完牌組。」

「是嗎?」理亞迪有恃無恐地笑着,「我也很期待,他們兩個,能夠做到什麼程度呢……」

…………

九十分鐘,並不算長,眼看白骨沙漏里的血就要流完。理亞迪和艾倫已經有點兒百無聊賴了,王詡和貓爺則還在對着箱子中的卡片折騰。

「攻擊力最高的怪獸是哪張?」這是王詡問的第一個問題。

「名字最長的卡片是哪張?」這是王詡問的最後一個問題。

貓爺回答了每一個問題,因為這些卡全都在他腦子裏,但是他沒有給出任何關於牌組方面的建議。當兩人完成了各自的分工以後,貓爺就任由王詡這樣隨意組卡。於是在最後的一點兒時間裏,王詡從裏面挑出了,攻擊力最高的怪獸、防禦力最高的怪獸、「最帥」的怪獸、「最丑」的怪獸、最「犀利」的魔法,最「陰險」的陷阱等等等等。

總之,不要說什麼卡片之間的關聯配合了,估計這點兒卡有什麼特殊效果,王詡都不是很清楚。

血沙流完,文森特和伍迪站了起來。王詡也恰在這時點足了最低數量的四十張卡,完成了他的牌組,那四十張由亂七八糟的卡組成的牌組瞬間完成了實體化,堆疊並嵌入了王詡左手的決鬥盤中。

「兩邊都好了是嗎,嘿嘿嘿……當然就算你們沒準備好,本大爺也不會再給時間了,嘿嘿嘿……」伍迪這惹人厭的調調又來了。

文森特微笑如故:「到舞台上來吧,我們已經把戰場清理完了。」

話音未落,那白骨沙漏忽然爆開,小小的一個沙漏中竟然不斷地湧出無窮無盡的血沙,圈定了一個籃球場大小的範圍后,文森特和伍迪剛才玩著的斗獸棋盤,移動到了場地中央,慢慢擴大,化為一個實體化的戰陣。

王詡和理亞迪各自持決鬥盤,往兩邊的大本營里一站,面前是一片微縮版的平原加河流地形,最終決鬥一觸即發。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