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四十四章 瘋狂思維(下)

第四十四章 瘋狂思維(下)

作者:

為了提防王詡能在一回合內召喚出比狂暴斯巴達更強的怪獸,理亞迪才放下了陷阱卡,但此刻,他既沒有手牌,場上也沒有任何隱藏的卡片特殊效果能夠發動了,這是理亞迪最不喜歡的方式,決鬥的節奏被對手所掌握。

但出乎意料的,王詡在此時又做了件外行人才會幹的事情,「我從手牌發動速攻魔法——暴躁的賭徒。」

理亞迪聞言真想笑出聲來:「你該不會是根本沒看卡片說明吧?這張卡的特效是讓雙方將所有的手牌棄入墓地。」他攤開雙手:「我可沒有手牌能夠丟啊。」

「我有就行了。」王詡把自己手上剩下的四張牌全丟進了決鬥盤的墓地里,「由於『褪色的鍵盤』是你給我的卡片,和剛才的『怪獸複製者』一樣,被丟棄後會回到你自己的墓地之中。」

理亞迪道:「我真不知該說什麼好,原本你有五張手牌,而我已無任何隱藏的底牌了,你可以在這回合內做許多事情,但你偏偏發動了『暴躁的賭徒』。你不但把可以無限使用的超強卡片『褪色的鍵盤』給扔掉了,還造成自己的場上空空如也,手牌也沒剩半張,生命值不足60%

呵呵……可以說是在一瞬間將自己短時間內存在的優勢揮霍一空了。下一回合,先不管我抽到什麼卡,僅用我場上的狂暴斯巴達就能對你發動直接攻擊,並造成可觀的傷害。我說……你難道是想快點輸掉,在給我助攻嗎?」

沒想到,王詡虛着眼,用一種非常囂張的表情,道出了一句話:「從墓地中發動卡片特殊效果。」

這一瞬間,理亞迪的感覺就像是被王詡請去吃飯,坐下來一看,盤子裏全是屎。

王詡的決鬥盤在接受到效果發動宣言以後自動從墓地里推出了三張卡:「這是剛才我扔進墓地的三張手牌。」王詡說着,將這三張卡拿起,並全部擺到了決鬥盤上的怪獸卡區域:「很不巧,這三張怪獸是同一個系列的。召喚怪獸lumpy,flippy,sniffer!」

場上出現了三隻美式卡通模樣的怪獸,皆是那種動物擬人化處理的形象,lumpy是一隻藍色的麋鹿,表情頗為憨傻,身體像人一樣直立站着,頭兩側的犄角呈F型且一邊朝上一邊朝下。

flippy是一隻淺綠色的小熊,眼神純真可愛,身上穿着迷彩軍裝,頭戴貝雷帽。

sniffer則是一隻戴着黑框眼鏡,看上去像個書獃子似的淺藍色食蟻獸。

「所有happytreefriends系列的怪獸,除了每張卡本身的特殊效果外,都擁有另一個通用效果——悲慘的生還。當這些怪獸在非戰鬥階段進入墓地的場合,可以立刻被特殊召喚到場上。」王詡說完這句,立刻接道:「現在,我結束這個回合。」

「哼……確實出乎我的意料,看來你還是有些謀略的,可惜,這三隻雜魚怪獸,沒有一隻擁有擊破狂暴斯巴達的戰力。」理亞迪說着,抽出了一張牌,然後道:「狂暴斯巴達,攻擊lumpy!」

只見狂暴斯巴達挺起長矛,直刺lumpy的頭部,lumpy舉起雙手,驚慌地大喊一聲,下一秒,它的頭被刺了個對穿,可是lumpy並未像其它怪獸的虛擬影像被擊破時一樣消失,當斯巴達收回長矛時,lumpy的腦子居然被串在那矛尖上一塊兒抽了出去,它那血漿噴流的噁心屍體隨即倒在地上抽搐不止。

而王詡的LP,再次被減去了15%之多,此刻只剩下45%了。

「因為lumpy的特殊效果,殺死它的怪獸,未來的兩回合內將無法發動攻擊。」王詡說道。

理亞迪當然知道這個效果,他舉起了自己剛剛抽到的手牌:「我將狂暴斯巴達作為祭品獻上,召喚『圓桌騎士』。」

隨着武器上粘著動物大腦的狂暴斯巴達化為白光碎散,另一隻全新怪獸在理亞迪的場上降臨了,那是一個全身都包裹在盔甲中的中世紀騎士,右手沖槍,左手堅盾,腰間佩劍,胯下鐵騎。光看造型就知道戰力不俗,真可謂霸氣外露。

因為狂暴斯巴達已經進行過戰鬥階段,所以理亞迪在召喚圓桌騎士后也只能宣佈:「我的回合結束。」

王詡抽了一張卡,開口道:「發動flippy的特殊效果——雙重人格。」

說話間,flippy的眼神從純真可愛,瞬間變為了恐怖嗜血,它左右張望了一番,竟突然從腰間抽出一把軍刀,衝過去將身旁的sniffer大卸八塊,幹完以後還舔著刀頭上的血液一陣獰笑。

王詡繼續剛才的話道:「藉由犧牲另一隻happytreefriends的怪獸,flippy可進行一次分裂。」

場上的flippy果然分成了兩個,外形幾乎完全形同,只是面相一善一惡。

「因為這是在戰鬥階段以外,所以sniffer依靠『悲慘的生還』效果重新回到場上。」說話間,王詡的場上又成了三隻怪獸的狀態。

「就算你想盡辦法讓雜魚怪獸站滿怪獸區,也是無法對我造成傷害的,一會兒圓桌騎士如果發動攻擊,你的LP恐怕就快見底了吧。」理亞迪分析得確實很有道理。

王詡慢慢拿起了自己這回合抽到的,也是他目前唯一的手牌:「這回合我還沒有進行過通常召喚呢。」

理亞迪的神色陡然一變,他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難道在這種時候,王詡又抽到了一張怪獸卡?而且同樣是需要祭品才能上場的強力怪獸?這怎麼可能?能夠在手牌中同時拿着三張happytreefriends系列的怪獸已經算是概率極小了,非要解釋的話,就是這傢伙把該系列全部的20隻怪獸都放進了牌組才會在幾個回合內就拿到其中的三張,可現在看他的行動,分明是又要召喚怪獸了,他組的到底是什麼樣的牌組?

「我要將場上的三隻怪獸一起作為祭品獻上。」王詡緩緩說道。

連站在旁邊觀戰的艾倫都驚了,他忍不住低聲問道:「迪米,這是怎麼回事?他用的是什麼戰術?」

理亞迪轉頭回道:「我也不知道,根據最初的幾張牌,我推算過他可能使用的戰術,但每次他打出新的卡片,都會立即推翻我的上一種假設,他手上的牌……就好像是完全是隨機出現的,根本不像是要貫徹某一種戰術的人會使用的牌堆,反而更像是閉着眼睛隨便選了四十張牌,然後根據摸到手的牌來安排即時戰略。」

艾倫道:「那樣做根本不算是戰術吧,如果真如你所說的,那他拿到手的牌有八成是無法與先前的卡配合起來的。」

理亞迪把視線重新放回了場上:「是啊……是我多心了嗎……他只是單純的抽牌運非常好嗎……」

這時,王詡場上的三隻怪獸同時化為白光碎散,一個身着紫色鎧甲,雙手持巨劍的劍士出現了,這身軀如巨人般高大的劍客站立在那裏,竟比理亞迪場上騎馬的圓桌騎士還要高出些許。

「屠龍劍士,巴斯塔·布雷達,正面效果表示。」王詡揮手一指理亞迪場上的圓桌騎士:「給我砍他丫的!」

屠龍劍士得令,屈膝借力,一躍而起,伴隨着他的動作,決鬥場上被帶起一陣烈風。他的攻擊從天而降,如拔山撼岳之勢,看來圓桌騎士當場就得被一刀兩斷。

「發動圓桌騎士的特殊效果,獅王之盾。」理亞迪立即反應,作出宣言,屠龍劍士的巨劍砍在了圓桌騎士的盾牌上,盾牌碎裂成無數塊,但怪獸還在,理亞迪的LP也仍舊是100%

「獅王之盾是只能使用一次的效果,圓桌騎士藉此可以抵擋一次高於自己戰力的怪獸攻擊。」貓爺在王詡身後提醒道:「它另外還有一個特殊效果——光榮衝鋒,在己方回合內,可以選擇與對方的一隻怪獸同歸於盡,也是一次性效果。」

「你果然也能背出不少卡片的效果呢……只可惜,你現在才獻策恐怕也太晚了些,大家都是零手牌,沒有什麼可以阻止我下一回合把屠龍劍士送進墓地了,雖然圓桌騎士也會死,但比起那種用三個祭品召喚出來的究極怪獸,這種犧牲還是可以接受的。」理亞迪笑道。

王詡的神情看上去卻並不慌張:「我的回合結束。」

理亞迪從牌組抽了一張卡,看了一眼,嘴角又一次浮起了笑容:「哦對了,隨着你這個回合結束,距離我使用海盜的寶藏正好是五回合,呵呵……雖然這五個回合里你佔了三個,但LP上卻毫無優勢呢。」他說着,把決鬥盤邊緣插槽里的「海盜的寶藏」扔進墓地,與此同時,王詡那兩張被除外的卡片終於回到了場上。

理亞迪道:「根據規則,以表側表示重新回到場上的永續陷阱卡,必須要到下一個回合才能開始發揮作用,所以你的『哈勃望遠鏡』在本回合無法產生效果。」他說着便打出了自己的手牌:「我再從手牌發動速攻魔法——空中火力支援,我可以選擇一隻我方場上的怪獸,在本回合內直接攻擊對方的玩家。

呵呵……看來我的抽牌運也不錯呢,在圓桌騎士發動『光榮衝鋒』以前,還可以再次大幅削減你的LP。」

理亞迪也學着王詡的樣子揮手一指:「圓桌騎士,直接攻擊對方玩家!」

僅存45%LP的王詡並沒有驚慌,他只是淡定地翻開了那張放在怪獸區里的通用卡,這張和哈勃望遠鏡一起被除外了五個回合的卡,居然在此時,此刻,想當然地被他發動了……

「發動通用卡——元首的憤怒。」

「什麼?!」

「什麼?!」

理亞迪和艾倫同時叫出聲來,因為他們倆對這張卡的效果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連貓爺都冷笑着感嘆了一句:「天意啊。」

「竟然是『元首的憤怒』?!為什麼!為什麼偏偏在這個時候,你的蓋牌是這張卡片!」理亞迪無法計算這種事情出現的概率是多少,如果王詡可以預知未來,可以看見理亞迪的手牌、牌組,並且還可以調整自己牌組的順序,甚至一定程度上控制理亞迪的思維,這一切還能解釋得通,但現在,以上的假設明顯沒有一條是事實。

王詡道:「這張卡片的關聯效果為特殊,可在本回合內,強行終止所有與近代戰爭相關聯的卡片效果。」他指著理亞迪場上的圓桌騎士:「空中火力支援,無效。」王詡直視着理亞迪:「但由於你已經作出了攻擊宣言,你的圓桌騎士恐怕是馬入狹巷,再難回頭了。」

只見場上的圓桌騎士挺槍立馬就朝着屠龍劍士衝殺而去,對方站在原地巨劍一揮,立即就把他斬得人仰馬翻,影像隨即便破碎消失。

王詡沖着正在發獃的理亞迪道:「如果你直接發動光榮衝鋒,還不至於死得這麼快,可惜你非要用什麼速攻魔法,追求所謂的最大化傷害……

所以,在你自作聰明的行為過後,你現在沒有手牌了,場上也沒有怪獸,而我的場上有巴斯塔·布雷達,在進入我的回合以後,哈勃望遠鏡會對其產生效果,這種傳說級怪獸是不會因為時間的流逝而消亡的,只會越來越強,那麼……你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

「oneturnkill……」理亞迪喃喃地道出了這三個詞。

王詡又道:「那麼,快點結束你這要死不死的最後一回合吧。」

沉默,理亞迪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沉默。

這場決鬥到現在,他說得遠比王詡要多,算計得更是多得多,但結果竟然是被「一回殺」!

「哈哈……精彩,真是精彩……哈哈哈……」理亞迪突然歇斯底里地大笑起來:「這該死的破遊戲……」

「嘿嘿嘿……你可不要亂說話,凡人。」伍迪這時插話了:「本大爺設計的遊戲是完美的,平衡的,富有激情以及戲劇效果的。雙方條件肯定相同,請不要把自己的失敗歸結於第三方客觀因素,你這樣做無異於拉不出屎卻怪馬桶沒有吸力。」

「哈哈哈……失敗……失敗!!」理亞迪狂吼出來:「我才沒有失敗!我還沒有輸!」

王詡道:「那你倒是快點結束自己的回合啊,手上場上都沒卡的人,還在那兒拖延什麼呢!等死啊!」

「發動……尋劍遊戲隱藏獎勵。」理亞迪一字一頓地說出了這句話。

魔鬼們笑了,艾倫的表情很嚴峻,貓爺的表情更嚴峻,至於王詡,他的整個臉都徹底抽了。

決鬥場的中央,一塊巨大的石板升起,同時,七件形狀各異的金色物體從理亞迪身後緩緩浮現。

理亞迪指著王詡道:「去他的瘋狂思維!王詡!來見識一下黑暗遊戲吧!」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替嫁馬甲妻:神秘老公是首富冷情總裁契約妻嫁給黑心王爺做藥引溺寵之絕色毒醫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