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四十八章 第二個目的

第四十八章 第二個目的

作者:

王詡被席德帶到了一個房間里,這是個很普通的酒店房間,沙發,電視,茶几,茶几上有個盤子,盤子里……雞腿?

「什麼情況?」王詡往前走了幾步,發現燕璃正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個雞腿,一邊啃一邊看電視。小說網零點看書

她看見王詡和席德,竟然是一臉茫然的表情,問了句:「怎麼了?」

王詡更是莫名:「什麼怎麼了?我來救你了嘛。」

「這麼快?我才剛剛坐下來一分鐘誒。」燕璃回道。

王詡用詢問的眼神望著席德,席德聳肩道:「這房間是『方舟』的一部分,時間線和外面的世界不同,在這裡待上一天,外面就會過去很多年。其他人質也是被『請』到類似這裡的環境中。」他回過頭對燕璃道:「所以我才說你不會被軟禁太長時間的。」

王詡乾脆坐到燕璃身邊,抄起盤子里的雞腿就往嘴裡塞:「人質待遇這麼好,我倒是被玩個半死。」

席德解釋道:「因為這次我們被賦予了相當高的許可權,所以文森特老師就肆意地去動用『議會』的所有資源,這種房間理應是在末日降臨前夕用來收容一些重要人物的,在這個遊戲中卻只被用作收容人質。」

燕璃問道:「究竟怎麼回事?我還是不太明白?誰來跟我解釋一下。」

王詡道:「那就說來話長了,從你失蹤開始算,外面的世界已經過了一個星期左右。無論如何……你先回家報個平安吧,大致的情況可以去問老齊,我和貓爺還要留在這兒稍微辦點事情,很快也會回國的。」

燕璃注視著王詡的臉道:「你……沒事吧?」直覺告訴她,王詡好像在掩飾什麼。

「沒事的,就是有點累。」他給出了一個讓人放心的微笑:「反正很快就能再見面的,先讓初中生小弟送你回去。」他回頭道:「喂,小鬼,用你的瞬間移動把她送走吧。」

「初中生……」席德苦笑:「我和陸坤是同期的同學好不好?只算這一世也比你大誒!」

「我無所謂啊,發育不良君,你要我怎麼稱呼你?S叔?」王詡攤開雙手。

「一邊問我該怎麼稱呼,一邊就說出了兩個極其難聽的叫法啊!」

…………

只過了十幾秒,席德就把燕璃送走,自己又瞬移回來了。他看了一眼坐在沙發上的王詡:「以凡人的身體撐到這個地步,確實已經很不容易了。」

王詡這時終於忍不住了,把剛才吃下的半根雞腿和著胃裡的東西一股腦兒地吐了出來。整個人如同虛脫了一般癱倒,連呼吸都顯得非常吃力。

「雖然你想在她的面前表現得和平時一樣來掩飾傷勢,但我覺得你真不應該吃那雞腿的,以你目前的身體狀況,恐怕喝杯水都能損害你的內臟。」

王詡硬撐著回道:「你說的對……哈啊……哈啊……其實我的最愛……是雞翅膀……」堅持吐槽恐怕是王詡保持清醒的最後手段了,一陣陣眩暈的感覺不斷地侵襲而來,在黑暗決鬥中的精神損傷實在太大,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如何撐過最後一個回合的,唯一的解釋看來是「決鬥者之魂」在關鍵時刻靈魂附體,讓他戰到了最後。

「當確認了燕璃的安全以後,你因為精神狀態鬆懈下來,身體上的痛苦便瞬間爆發了,這是凡人們與生俱來的弱點,如果你將來想要位列人界頂尖高手的行列,你得向陰陽界的一些傢伙好好學學如何調整自己靈與體的協調。」席德不緊不慢地說道。

在王詡看來,這小子就是站著說話不腰疼,他實在懶得去反駁了,因為他現在是躺著腰疼不說話。

「以你目前的狀態,如果我把你帶去『議會』取劍,你很可能會被那些大人物們看一眼給看死。」席德說著走到了沙發邊上:「所以我想還是把你治好再走吧。」

席德閉上了眼睛,他那張純真俊俏的臉上,忽然慘白一片,黑色的符文印記從他的脖子,手腕處爬了出來,布滿他的手和臉。一對黑色的巨翼從他的背後展開,狂暴的能量將房間中的事物掃得狼藉一片,不過這方舟中的安全室有著特殊封印的加持,外牆是不會被這種程度的力量破壞的。

王詡此刻還沒有恢復靈識,所以他也不知道席德這個形態的實力有多強,只是淡定地問道:「我以為魔鬼們變身後都是蝙蝠翅膀,為什麼你卻是黑色的羽毛翅膀?」

「嗯……很長的故事了,聽老師說,我曾經也是惡魔,在十八世紀搞砸了一件事,被放逐去了冥海。至於這一世,先前出了點狀況,最終我是以墮天使的身份加入地獄的。」席德把手按在了王詡的額頭:「墮天使的話,有一些魔鬼沒有的能力,比如治癒。」他頓了一下:「你的靈魂很特殊,儘管在靈識完全被屏蔽的情況下與你接觸也是非常危險的,我從冥海歸來后,能力不比從前,沒有老師和兩位前輩那樣的實力……不過全力以赴的話,應該可以成功。」

…………

時代廣場上,一張白色小桌,三張精緻的藤椅,一壺紅茶,一盤蛋撻,一次中西合璧,人魔俱在,不倫不類的下午茶開始了。

「幾乎每件人間界的重大事件都有你們在幕後策動的陰影,但是撇開這些事件本身造成的影響不談,我終究是看出了你們的另外兩個目的。」貓爺邊喝茶邊道:「第一,你們在消滅那些『威脅』;對時間吞噬者的鎮壓,無魂的沒落,眾多人界次神的毀滅,以及現在,此刻……」貓爺用手指著桌上:「輪到子夜了。」

「嘿嘿嘿……說的不錯,那麼第二呢?」伍迪笑道。

貓爺的神情卻很嚴肅:「第二我就不明白了,與第一條伏線共同推進的一件事情是……你們竟然在幫王詡收集鬼穀道術。」

文森特饒有興緻地問道:「你怎麼知道是我們在推動這件事?我們可從來沒授意他去取得這些東西,更沒有親手交給過他任何一本啊。」

貓爺道:「我確實算不到那一步,我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算的,你們的每個舉動都能成『局』,說實話確實讓我匪夷所思,現在想來,那時,在那個島上,劉航能偷聽到你們的談話,也是你們計算中的一部分,你們不但利用我演了一齣戲,騙過了劉航,更是戲外有戲地騙過了在更遠處監視的裴元和柴興,最後再讓他們『帶話』給小柳,這其實只是為了確保計劃順利進行的又一重保險罷了,真正的『局』早已在所有人都不知情的情況下鋪開。

所以我想,王詡得到鬼穀道術的情況也是你們暗中推動的。我的推測如果正確,這一次,除了完成這場『遊戲』本身的目的以外,你們的另外兩個目的也會同時推進,一是子夜的覆滅;二嘛,王詡還能拿到一本鬼穀道術。」

「嘿嘿嘿……精彩,精彩。」伍迪笑著鼓掌:「那本大爺就解答你的疑問好了,你想聽哪一個答案,目的一,還是目的二?」

貓爺一聲冷笑:「哼……目的一?難道維護平衡的真相你有權透露嗎?」

伍迪道:「嘿嘿嘿……確實啊……那種事就算想說也不可能說出來啊,所以我也只是逗你玩罷了,嘿嘿嘿……」

文森特接道:「不過嘛,為什麼要幫王詡拿鬼穀道術的原因我們可以告訴你。」他吞下嘴裡的蛋撻:「我們需要一個保管者,去收藏那六本危險的東西。根據過去這千餘年的觀察,無論在哪一個歷史時期,只需一本鬼穀道術,便可以造就一方梟雄。

那麼……如果讓一些野心太大的傢伙,或者是無社會主義者,嗯……這個詞兒實在是太貼切了,總之,讓諸如此類者獲得鬼穀道術的力量,對整個世界來說,就會造成很大的威脅。這無疑會打亂一些聖經上的預言,讓我們的老闆越發便秘、禿頭、心情不暢,最終增加我們的工作量,產生巨大的壓力,於是我們也有便秘、禿頭、前列腺疾病發病率增加的危險。」

貓爺聽了這話竟是起了一身雞皮疙瘩:「禿頭可是男人的大敵啊……」

「是啊是啊……」兩個魔鬼應道。

…………

他們還是很快把話題拉了回來……

貓爺道:「我明白了,王詡是鬼谷派的大弟子,和你又頗有淵源,你知道他在戰國時就是個宅男,只想著『三十畝地一頭牛,老婆孩子熱炕頭』,根本就沒有什麼劍指天下的遠大抱負。於是乎,他都成了保管鬼穀道術的最佳人選。」

文森特道:「你只說對了一半。」

「哦?還有什麼狀況?」

「嘿嘿嘿……尋仙尋夢終成空,無心無我自逍遙。」伍迪忽然來了這麼一句。

疑惑出現在了貓爺的眼中:「那首詩?」

文森特道:「你們的預言者朋友不是早已寫下了嘛,這世上確實有第七本鬼穀道術——『無我篇』。」

貓爺問道:「那又如何?」

文森特道:「無心,無我。就是王師兄。」

「什麼意思?」

「師兄本始於『無』,前世得鬼谷子畢生所學,今生更是得其師名,乃註定是鬼谷派正統傳人,這最後的一本鬼穀道術,並不是書,而在於一個『悟』字。

無我篇,並非鬼谷子所創,他只是種下了誘因,這最後一書,應由王詡來創,這是他的宿命,鬼谷子辦不到的事情,他能辦到。

他可以創出比任何一本鬼穀道術都強的『無我篇』,讓七本書的概念最終實現。」

「嘿嘿嘿嘿……」伍迪猥瑣的笑聲再起:「而這時,我們所看好的,真正的保管者,才算正式開始接管。」

貓爺的腦中閃過了那個人的名字,他驚道:「尙翎雪?!」

文森特道:「命中有『七』啊,沒辦法,沒有更合適的人選了。她有足夠的實力,能力,以及理由,陪在王詡的身邊,他們倆生辰八字又和,這你也知道,是吧?」

貓爺笑道:「我明白了……那麼,如果我所料沒錯,燕璃也……」

「攝政王。」伍迪接過話頭:「不需要多久,議會就會向S市的攝政王直接下達命令,也就是肖蕾,她會作為燕璃的導師。」

「算盤真是打得叮噹響呢……」貓爺虛著眼道。

文森特道:「縱然王師兄有那孫猴的能耐,以後恐怕也翻不了天了。」

「哼……這樣的未來究竟是慘還是什麼呢……我可得努力多活幾年好好觀察觀察……」貓爺又給自己加了杯紅茶。

這時,席德的身影突兀地出現,他開口道:「王詡已經拿到了Excalibur,遊戲可以開始了。」

伍迪聞言,便像迪士尼卡通人物般從背後不知什麼地方掏出了一個遊戲手柄,轉頭望著時代廣場上的大屏幕:「嘿嘿嘿……我按。」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