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二十四章 黃昏之沙

第二十四章 黃昏之沙

作者:

太陽幾乎已完全落山,黑夜正悄然來臨,此時的天空是紫色的,顯得瑰麗而神秘一個小女孩兒的哭聲忽從遠處傳來,雖是斷斷續續,卻傳進了每一個人的耳朵。

「怎麼回事?這時候了公園裡還有人?」小沈對著攝像機道,也不知道是在問同伴還是準備給觀眾設置懸念。

他們五人循著聲音找去,走了不多時,發現路邊的長椅上,有一個孤零零的小女孩兒,看上去只有四五歲大,正坐在你那裡嚶嚶抽泣。

「是迷路的小孩兒。」大周道:「現在的人怎麼當父母的,孩子走丟了都不知道啊,公園都關門了。」

阿贊這時已經走了過去:「小朋友,你是不是迷路了?」

小女孩兒抬起頭,看了阿贊和他身後的基友們一眼,她居然沒有被這幫傢伙形似抓鬼敢死隊的著裝給嚇著,哭聲反而小了些,並且默默地點了點頭。

阿贊聳聳肩,回頭看了看其餘四人:「我把她帶出去交給看門的大爺,讓他聯繫警察,十分鐘就回來。」

另外四人也沒什麼意見,阿尼道:「你直接到『鬧鬼鞦韆』那裡找我們。」

於是阿贊就蹲下來對小女孩兒道:「小朋友,叔叔帶你去找爸爸媽媽好嗎?」

小女孩兒又抬頭看了他一眼:「我走不動了,叔叔背我。」

阿贊也沒覺得這要求有什麼奇怪的,於是就轉過身去,背起小女孩兒,跟同伴們打了聲招呼,快步朝公園出口走去。

小沈這時道:「這段沒錄?」

其餘幾人紛紛回道:「方才就中斷了,反正要剪掉的,還是節約點膠片和電池。」

威廉把全過程都看在眼裡,他用靈視能清楚地看到,那個「小女孩兒」,根本不是外表看上去的模樣……所以他只好暫時放棄突擊隊的四人,追著阿贊去了。

王詡在很遠的地方用他特有的,可以感知世界萬物的能力觀望著正在發生的事情,不禁嘆道:「一幫白痴啊……有四個攝像裝置,偏偏在這時候關掉了,鏡頭是可以顯示出『它』真面目的,你們在最需要用到的時候不拍了。」

為防止有意外發生,他只得無奈地跟著阿贊和威廉一起行動,心中想著:我這算什麼呀?掙的是賣白菜的錢,操的是賣白粉的心。

「小朋友,沒想到你還真重啊。」阿贊本來快步走著,但他也沒想到,背著這麼個小孩子,還沒到公園門口,自己就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了。

小女孩兒沒有回應他,一言不發,牢牢地趴在阿贊背上,就像某種寄生生物一樣。

阿贊只覺得身後的重量越來越沉,在這秋意盎然的傍晚,竟開始出汗,還是一身的冷汗。

「怎麼回事?這公園的大門有這麼遠?」他心中疑惑道,自己已經沿著這條路走了許久,為什麼前方如同沒有盡頭一般?周圍的景物讓其隱隱感到,自己始終在同一個地方徘徊……

忽然,一個男青年出現在了阿贊的視線中,越來越近。

「你等等。」威廉攔下了阿贊。

阿贊被他擋了,很是奇怪,問道:「朋友,你是誰啊?怎麼這個時候了還在公園裡?」

威廉用一種警匪片中才有的架勢甩出了自己的證件,可能因為這是他第一次冒警,所以才剛一亮自己的偽證,他就立馬收了回去,阿贊基本都沒看清他甩出來的是什麼……

「我是警察,姓李。」威廉道:「你們是電視台的,我知道你們。」

「哦,李警官,你好你好,你來的正好。」阿贊一聽對方是警察,再說方才他也出示過「證件」;立即放下了戒心:「這個小女孩兒……」

他還未說完,威廉就接道:「我知道,迷路的,他父母去派出所里報案了,所里就派我來這裡走一趟。」

「原來如此,我說怎麼著公園關門還有警察在這兒。」阿贊心裡唯一的疑慮也完全打消了,威廉的解釋也顯得合情合理,看他的年紀就是那種警校剛畢業的小警察,來這兒跑跑腿找找走失兒童這很正常。

「那李警官,要不我就在這兒把孩子交給你了,我們那兒還正錄著節目呢。」

「好的。」威廉從阿贊手上接過小女孩兒,背在了自己背上。

那小女孩兒根本沒有任何的異常舉動或是反應,彷彿就是一個寄生生物換了個窩兒罷了。

阿贊和威廉寒暄了幾句沒營養的廢話,然後就小跑著離去了,他突然感覺到體力充沛,一身輕鬆,彷彿方才的疲憊感從未存在過。

威廉目送著阿贊離開了自己的視線,然後轉了個身,不緊不慢地行走起來。他並未朝著公園大門的方向走去,因為他知道,現在的自己,只有一條路可以走,除了對準那個方向,往其他任何地方走都是徒勞的,即便走上一天一夜,活活累死,也只是在原地踏步而已。

不多時,威廉就走到了公園裡的兒童樂園,他背後那小女孩兒在這時竟突然開口說道:「大哥哥,你走錯地方了。」

威廉繼續走著:「沒錯啊,我不是正在送你回家嗎。」

「不要去那裡。」她的聲音變得冷酷,像是在下命令。

威廉覺得背後一沉,巨大的壓力讓他腳步一滯。緩緩回過頭去,一張土黃色的臉,正貼著後頸望著自己。

威廉定睛一看,不止是臉,這小女孩兒全身上下都是這種顏色,而且「它」正在膨脹著。最終,其頭髮、衣物,也全都變成了這種泥沙般的東西,重量出奇的沉,整個就是一個巨大的泥沙怪物吸附在威廉的後背上,黑洞洞的雙眼足有碗口那麼大,兩點黃色的幽光就是它的瞳孔,此時正逼視著威廉:「不要去那裡,離開這兒!」

威廉不去理她,繼續往兒童樂園裡走著,目標當然就是沙坑。

「快停下來!我不要回去!」泥沙娃娃的聲音沉悶而Yin森。

威廉快要被壓垮了,如果不是那尚淺的靈力還在支撐著,恐怕他早就趴地上了。不過他還是一步步艱難地向沙坑靠近,距離已經缺乏十米。

泥沙娃娃的手伸向前勒住了威廉的脖子,就像水泥般凝固,而且還越收越緊,威廉覺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意識正在喪失,拼盡全力堅持到了距離沙坑僅幾步之遙的地方,他終於不支倒地。

「啊!!」泥沙娃娃忽然一聲驚叫,由於威廉的倒地,它身上散落下些許沙塵,正好灑進了沙坑裡。接著,那沙坑就如同被某種力量激活了一般,成了一個具有巨大吸力的漩渦,將泥沙娃娃朝里拖去。

這怪物似乎在此刻失去了纏住別人的能力,被抽離了威廉的後背,最終消失於沙坑中,化為了普通的沙子。

「哈啊……哈啊……」威廉翻了個身,胸膛劇烈起伏著,朝天大口呼吸著久違的空氣。「差點兒就完蛋了。」

王詡在這時現身了:「這是來公園裡玩的孩子們,白天用沙子和水所做的娃娃。孩子們終究會離開,而它就如同被遺棄了一樣,經過一夜時間最終消失在沙坑裡,黃昏這段時間它怨氣最盛,因此能夠化為小孩兒出來害人。」他摸著下巴推理道:「只是很奇怪,這公園裡的靈氣也並不算旺,為何會有這等異物生出……」

威廉起身道:「那怎麼處理這個?」

王詡回答:「作法驅散掉附著再次的怨氣和靈氣就可以了。」他伸手往空處一抓,一張黃色的符紙就變戲法兒似的冒了出來,這顯然是在模仿韋遲的具象化能力。

「日清月明,呼風喚雨,周天星斗,聽我號令,破!」王詡神棍似地念了一通,二指併攏朝著沙坑一指。

什麼都沒發生……

威廉僵硬地轉過脖子看著他:「好了?」

王詡呆望了沙坑兩秒,然後雙手靠背,儼然擺出一副大師風範:「好了。」

「那……我去那什麼鞦韆那兒找靈異突擊隊去咯……」

「去去。」王詡揮揮手,示意他自便。

威廉就聳聳肩,朝著公園裡跑步前進了。

待他徹底離開視線,王詡的表情變成了疑惑的模樣,他盯著那沙坑自言自語道:「我念咒居然無效?」

這個事情就有些匪夷所思了,靈力缺乏?不可能啊;念錯詞兒了?也不能夠啊;人品問題?還是不要胡思亂想了……

王詡想了半天,不得其解,正好這時,他的手機響了。王詡如今的鈴聲已換成了熊吉RAP鬼畜版,聽著還挺帶感。

「喂?」

「王詡啊,是我,埃爾。」

「正忙著呢,什麼事兒?」

「威廉是不是和你在一起?」

「是啊,我們正在L公園裡除靈呢,不過現在他不在我身邊。」

埃爾伯特明顯停頓了兩秒:「哦,兩件事。首先,有個叫聞雨的今天來事務所找過威廉。」

王詡眼珠子一轉:「我猜猜……她在和警方的談話中,提起了自己是被一個叫威廉的年輕小伙兒救了,由於威廉是前副局長的公子,其名字又衰,所以有警察認識他,最後他的身份就被聞雨給打聽到了。」

「推理不錯嘛,就是這麼回事。等會兒你跟威廉打個招呼,我把他的手機號留給聞雨了,她說要親自謝謝威廉。」

王詡道:「知道了,第二件事呢?」

埃爾伯特的語氣變得嚴肅起來:「我方才看新聞,就在今天下午,有個和聞雨年紀相仿的女學生,被發現死在一座橋下,死因竟是力竭並脫水,要知道那橋邊可就有條河……

她是四天前失蹤的,被發現的時候還穿著當時的衣服,而且死亡時間缺乏二十四個小時。你覺得這和聞雨遇到的那個會用「聯鬼鏡」的厲鬼有聯繫嗎?」

王詡想了想:「聽上去手法倒是一樣的,難道是那個鬼遇到我們以前做的……」

埃爾伯特忽然又道:「等等,你說你們現在在哪個公園?」

「L公園,怎麼了?」

埃爾伯特眼前凌亂的辦公桌上,正擺放著他們事務所里經常要用到S市地圖,他的視線此刻正好移到上面:「我發現個很奇怪的事情,可能是巧合……」

「說來聽聽。」

「你們救出聞雨的那個墓地,失蹤女學生死亡地點的那座橋,這兩個地方從地圖上來看,到達L公園的距離完全相等,南北對稱。」

王詡的心中被一片不祥的Yin雲所籠罩,他似乎抓到了什麼線索,卻又如黑暗中微弱的燭火般若隱若現。

「埃爾,你聯繫貓爺,把這個事情跟他說一下,另外再告訴他一件事。」王詡敘述道:「我在公園裡發現了一個異常的沙坑,但是用鬼穀道驅散竟然無效。」

埃爾伯特道:「好的,還有別的嗎?」

「最好快點兒,我有不好的預感,隱隱覺得有什麼大事要發生。」

「了解了,你自己也小心。」埃爾伯特道。

「那就先這樣。」王詡掛斷了電話。

抬頭看去,天色已墨,他靜下心來,展開了靈識和感知能力,擴散出去,仔細地體察著這個公園中的一切。萬物皆在他的心中,即便落葉墜地、枯蟬破繭、湖底游魚、樹影微斜。風吹草動盡收王詡眼底,甚至比親眼看到更加鮮明透徹。

當然,他所能感覺到的……還有六個人的靈魂,以及他們那鮮活的心跳。

.99715.

.99715.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