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十一章 獠牙之怒

第十一章 獠牙之怒

作者:

(提供文字章節)黑貓酒吧這晚沒有營業,孟鴻警覺地守在門口,有三個人正在酒吧里喝著酒。書.書.網

血鏈的表情出奇的凝重:「此事事關重大,你們可以確定嗎?」

武叔點點頭:「本來我也不敢百分之百確定,但既然雲孤說是,那就斷然沒錯。」

血鏈朝著在一旁喝著橙汁的水雲孤望去,這個神秘的閻羅王神下,其實在熟悉的人看來,不過是個有點獃獃的年輕人罷了。

水雲孤用吸管吮了幾口橙汁,抬頭說道:我敢肯定,第一眼我就看出來了,現在的秦廣王縛天是某個陰陽界的厲害角色假扮的,靈能力的話……應該是很稀有的幻術系。我想大概是一隻夢魔吧,聽說這東西近幾年已經很少出現了,能夠成為夢魔的鬼魂畢竟比較稀有。」

血鏈聽了以後陷入了沉思,過了很久才問道:「那麼,秦廣王本人難道已經……」

武叔揮手示意他不必說下去:「我也是想到了這點,所以到現在還沒有揭穿他的身份,如果他連十殿閻王都能殺死,那混入這比賽肯定是有什麼目的,我想極有可能是為了那件東西。」

血鏈又問:「那麼雲孤,你是什麼打算?」

水雲孤此時正像小孩兒一樣用吸管往橙汁里吹著氣……

他的行為明顯破壞了這種嚴肅的氣氛,血鏈只好在那裡苦笑。

「沒什麼打算,我把這件事告訴武叔以後他讓我別輕舉妄動,那我就不動,反正等到要打起來了,我會幫忙的。」他說得十分輕鬆,好像自己就是一個打手,根本不想參與動腦子的事情。

另外兩人也只好聳肩嘆氣,這個水雲孤都二十八了,性格還像小孩兒一樣,真不該叫他來商量的。

血鏈突然想到了什麼,對武叔說道:「古塵他知道了沒有?」

武叔還沒說話,水雲孤就搶先道:「那天我本想跟他說的,沒想到姐夫他早就看穿了,還讓我要保護好王詡和齊冰這兩個人,說不要讓假的秦廣王對他們不利。書.書.網」

武叔聽了以後沉默了很久,然後對血鏈說道:「呂平,六年前是你介紹古塵他入行的,應該比我更了解他,這麼多狩鬼者里,只有他的實力我至今看不透,他現在究竟厲害到了什麼地步?」

「這我確實說不上來,我也從未見過他認真的樣子,如果他不願意,就是殺了他也不會顯示真正的實力。」

水雲孤卻是在一旁笑出聲來;「哈哈哈哈……你們也太誇張了,其實姐夫他沒有你們想得那麼厲害啦,他和呂大哥加起來也打不過武叔的,如果非要比的話,姐夫的實力可能和我姐差不多。」

武叔知道水雲孤說的肯定是事實,這小子是絕不會刻意來拍他馬屁的,但這卻令他更加不解了:「那為什麼古塵也能夠看破夢魔的偽裝呢?」

「因為姐夫他聰明啊!」水雲孤果斷地說了出來,另外兩人被他這理由弄得啞口無言,「我師傅曾經說過,姐夫比他老人家還要聰明,但是心腸太軟,所以成不了大氣候什麼的。我師傅可是很少夸人的,我姐夫很厲害吧?」

他就像小孩兒在炫耀自己的爸爸是飛行員一樣,一副自豪的表情,早把今晚在這裡的目的忘得一乾二淨。

武叔是想找他們兩個十殿閻王商量一下,秘密通知一些人,好準備對付假的秦廣王的,結果跑題也不知跑到了哪兒去。

「阿咳,嗯……總之,現在至少已經有四個人知道了這件事,古塵那邊我想他自有分寸,我們除了要保護比賽中的相關人員,最重要的就是要保護好『那件東西』,我想夢魔有很大可能就是為此而來。」

「明白,好的。」兩人各應了一聲,然後一個陷入沉思,另一個又開始往橙汁里吹氣……

話分兩頭,王詡通過預賽第二輪以後,現了一個嚴重問題,那就是自己的實戰經驗確實太少,如果沒有貓爺未雨綢繆給他那把傘,估計自己已經犧牲了。書.書.網

不過他回到事務所並沒有道謝,而是大呼上當,直說那傘礙手礙腳,害得自己遍體鱗傷,要求貓爺抵消他一部分欠款來補償他。

他的花招自然被貓爺完全無視了,債務中又多記了一條「租用神器費」。

「我靠!你拿把破鐵傘給我還說是神器?你太無恥了吧!你怎麼不說這是如來佛祖的七寶羅傘啊!」

「廢話,因為不像唄。」

…………

王詡第二天就約了齊冰出來做陪練,想要增加一些實戰經驗。

雖然對方在電話里想要委婉地拒絕他,說了類似「你這是自尋死路」之類的話,但王詡還是一再糾纏,齊冰只好答應。

王詡搭齊冰的車到了郊區一個廢棄的工廠,這地方正是個殺人埋屍的好去處,兩人為了打鬥時不至於引來太多圍觀群眾,所以白天只能往這種地方跑。

他們剛靠近那個廢棄的廠房,就感覺到有驚人的靈識正在裡面戰鬥著,兩人對視一眼就快步跑了進去,結果他們看到了不可思議的畫面。

戰鬥的其中一人居然是秦廣王縛天,而另一個人竟是喻馨!

喻馨嘴角帶血,滿身塵土,顯然已快要敗下陣來,她的左手上竟是和齊冰一樣的武器,拳刃,她的拳刃全部由一種類似鏡子的材料組成,有淡淡的紫色光芒若隱若現,而此刻戴拳刃的左手也已是沾滿鮮血。

這美女受傷的樣子也有一種病態美,喻馨清純的外表和妖媚的氣質更是攝人心魄,但這秦廣王縛天卻絲毫不懂得憐香惜玉,只見他一步衝上前去,一個手刀砍在美女的頸側,然後對著她的纖腰一個側踢,喻馨口中又噴出一口鮮血倒飛出去。

她沒有撞到牆上,齊冰在她身後接住了她。

「你……怎麼會在這裡……放……放開我。」喻馨想從齊冰懷裡掙脫,但齊冰卻不讓她動彈,他已經運起了簡單的道術開始了緊急治療。

「王詡,你先抵擋一陣,要小心,他是十殿閻王。」齊冰的臉上露出關切的表情,這張臉王詡也是頭一次看到。

好你個老齊,重色輕友,見色忘義說的就是你這種人,你在那兒抱著美女玩深沉,讓我去頂缸?還頂十殿閻王?

王詡才不理他,走到他面前:「我說齊冰啊,不如咱倆換換,我負責抱著她,你去頂一會兒。」

齊冰好像根本沒聽到王詡說話,還在那裡辦他的事。原本還想從齊冰懷裡掙扎的喻馨一聽,直接兩眼緊閉昏了過去,也不知她真昏還是裝昏,王詡好像看到她還特意往齊冰身上靠了靠。

「卧槽……你們這對狗男女……」王詡在心裡罵道,只好硬著頭皮回頭對上了秦廣王縛天。

「我勸你們不要插手。」夢魔此時的眼神中只有藐視,在他看來王詡的實力簡直是差得不值一提,但他畢竟是山寨的十殿閻王,如果對他們出手恐怕難以解釋。

「什麼叫不要插手?她是我同學!再說你看他和我哥們勾勾搭搭的,你說我能不管嗎?」王詡這倒是真心話。

「我懷疑這個邊緣人和陰陽界的鬼將眾有勾結,她不願回答我的問題,我只好略施手段。」

「放你爺爺的螺旋屁!你說有勾結就有勾結?我說你是傻逼你就是了?凡事要講真憑實據!鬼將眾那點兒破事兒我門兒清,你要問就問我!」王詡的瞎話張口就來,反正能拖一點時間也好。

夢魔被他罵得火大,但要維護道貌岸然的形象,便回道:「我問她,消滅鬼將眾成員楊四海的狩鬼者究竟是誰,她卻極力隱瞞真相。我可是為了保護這個狩鬼者免遭鬼將眾的報復才問的,你說她是不是和鬼將眾有勾結?」

「楊四海?楊四海不就是我和齊……」王詡張口就要說。

「不要告訴他!他根本不是秦廣王!我的鏡刃可以看破謊言,他是假的!」喻馨在王詡身後喊道。

王詡聽了以後幾乎不經大腦思考就脫口而出:「這麼說來,你個冒牌兒貨自己才是鬼將眾來找我們尋仇的?」

喻馨真想吐血,她不想把齊冰和王詡兩人的名字給說出去,結果他們自己找上門來了,而且這個瘋子鬼谷子居然還自己承認了,這人的實力和狂妄明顯不成正比。

齊冰將喻馨的傷勢處理得差不多了,盯著她的眼睛問道:「你是想保護我,嗯……我們?」

喻馨卻又擺出一副妖媚的神情,這表情就像她的面具,她拒齊冰於千里之外的面具,「呵呵……齊哥哥,你誤會了吧,我只是不想讓你死在其他人手裡而已。」

齊冰居然把美女這句話無視了,他站起來,看著假冒的秦廣王,眼神中充滿冰冷的殺意。

「王詡,把他交給我。」

王詡看終結者似乎飆了,非常知趣地閃到了他身後,找了一個破木頭箱子盤腿一坐,一副要看好戲的樣子,就差拿包爆米花出來了。

喻馨低聲對他說道:「你最好去幫下齊冰,這個秦廣王雖然是假的,但是也很厲害。」

王詡此時居然當真從懷裡掏出一包薯片,然後稀里嘩啦吃了起來:「我賤啊?人家這叫衝冠一怒為紅顏,我怎麼也得等他耍帥耍夠了再上吧。」

夢魔的嘴角泛起了冷笑,他沒有辯解什麼,而是現出了自己的真身,變成了一個全身白衣的詭異男子,他臉上戴著白色的面具,手中已多了一把純白的三叉戟。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