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二十四章 夢境廝殺

第二十四章 夢境廝殺

作者:

(提供文字章節)孫小箏站在船頭,和煦的海風吹拂她的臉龐,陽光有些刺眼,但讓人覺得很溫暖。書.書.網

「小箏。」一個女人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姐姐!」孫小箏驚訝地回過頭,兩個和她有幾分相似的少女正對著她微笑。

孫小箏的眼中瞬間就溢出了淚水,朝著她們的懷裡撲去。

為什麼?為什麼我會到船頭來?為什麼時間又回到了上午?為什麼姐姐們會在這裡?她們……她們應該早已經……

這一切似乎都不合邏輯,但孫小箏無法集中注意力去思考,她只是跟著自己的感情去行事,她只想撲到姐姐的懷裡痛哭。

在夢中,似乎我們既是當事人,又是旁觀者,我們親身經歷著一切,卻不能思考如何去應對……

孫小箏還未觸碰到姐姐的身體,一把三叉戟已經穿過了她的身體,兩個女子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經變成了一身白衣的夢魔和冷笑不止的假彭武。

三叉戟從她肋下穿過,又被夢魔抽了出來,孫小箏臉朝下倒了下去,鮮血在甲板上漸漸蔓延開,她的身體漸漸變冷……

齊冰站在湖邊,屍體慢慢浮現在湖面上,一共五具,蒼白的手臂自湖中升起,將這些屍體一具一具拉人湖中,那些屍體被拉住的時候好像突然活了一般獰笑起來,然後睜大著雙眼死死盯住下方,直到完全沒入湖中……

為什麼我會回到這裡?為什麼曾經出現過的情景會再次出現?是顧有鑫嗎?他應該已經離世了,這到底……

齊冰似乎也喪失了思考的能力,他只是做了和當時一樣的事,當湖水漸漸涌到岸上,齊冰依舊和當時一樣選擇跳入了湖中。

雙腳上傳來巨力,還是那蒼白的胳膊,將齊冰往湖底拉去,齊冰還是低頭看了,這次他沒有看到漆黑的深淵,他看到了喻馨。

喻馨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只是那雙眼睛,充滿了怨毒和仇恨,她死死抓住齊冰的雙腳,而她自己的雙腳也被兩個黑影抓住了,齊冰認識那兩個黑影,正是自己親手殺死的,喻馨的雙親。書.書.網

齊冰突然感覺呼吸困難,湖水被嗆入了肺里,他的眼睛開始充血,口鼻中也有鮮血溢出,閉氣咒似乎毫無作用。他拚命掙扎,靈能力也無法使用,就這樣,齊冰漸漸失去了意識,沉入了湖底……

諸葛維倒在一片竹林之中,他的師父,同時也是他的舅舅諸葛參,此時正站在他的身邊看著他。

「小維,你太令我失望了,你這種弟子簡直侮辱了我秦廣王縛天的名號,你連做我的侄子都不配。」

「呵呵……」諸葛維竟然笑了,他已是遍體鱗傷,卻還是站了起來:「你根本不是我師父!」

諸葛參回過頭來,眼神陰晴不定。

「師父和我的情義更勝父子,從比賽開始那天我就知道,那個眾人面前的秦廣王根本不是我師父!而且我想現在,我根本不是在現實世界中!」

諸葛參突然大笑起來,然後幻化成了夢魔的樣子,「沒想到,真沒想到,你這種螻蟻般的存在竟還能在我的夢境中找到自我,是靠情義這種無聊的東西嗎?難道你還相信著自己的師父活在世上嗎?

我之所以用諸葛參的樣貌對你出手,就是看到你記憶中那些師徒情深的畫面覺得不爽,覺得噁心!那麼現在……難道你還想為你師父報仇嗎?你覺得可能嗎?」

諸葛維把他的笛子擺到嘴邊,臉上露出平靜的笑容:「你可以取走我的性命,但永遠無法奪走我和師父之間的羈絆,我會相信我所相信的,戰鬥到最後……」

「那你就去死!」夢魔大喝一聲把諸葛維一拳轟飛了出去,蔥翠的青竹上,濺上了年輕的鮮血……

貓爺獨自站在醫院的停屍房裡,他身上穿著醫生的白大褂,胸卡上寫著他的名字「古塵」。

那些裝屍體的抽屜不知為何都自己打開了,眾多面色蒼白的厲鬼前赴後繼地爬了出來。貓爺一步步後退著,突然,出口的活動門被人推開了,水映遙出現在了貓爺面前。

「跟我走!不然你會沒命的!」她抓起了貓爺的手就往外跑。書.書.網

貓爺卻甩脫了她的手,擺出了招牌似的懶散樣子,伸手想要取煙出來,結果現身上根本沒有,他聳了聳肩,然後看著水映遙說道:「夢魔是吧?反正我現在要打贏你也難如登天,這種小把戲就免了,不如你就直接和我動手吧。」

四周的景物驟然變化,兩人到了一片沙漠之中,夢魔白衣的形象出現,橫眉怒視著貓爺:「你居然能在我的能力影響下看破夢境。」

貓爺稍稍想了想,回答道:「雖然困難,但也不是不可能。我分析過你的能力,你可以在人清醒的情況下,製造一定程度的具象化幻覺,而在夢中,你可以做到如同上帝一般的完全具象化幻覺,一開始我覺得你的這個能力在夢中簡直是無敵的,根本就找不到破綻。

但很快我就想明白了你的能力真正的形式,其實是一種麻痹別人大腦的行為,就是讓別人『相信』的能力,只要讓別人的大腦認為一件事是真實的,那麼就真的會生,如果你在這個夢裡砍掉了我的一條手臂,即使現實中我的手臂沒有斷,但我的大腦卻會相信手臂是真的斷了,然後這條手臂上所有的神經也就等同於壞死了。

人在醒著的時候大腦的大部分都在活動,所以對你的能力有所削弱,而在夢中,你行事也就方便多了。

你具象化出來的東西,是讓我的大腦相信真的有這麼一些東西存在,所以我所見的人,事,物都是你的把戲。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一貫手段就是通過模仿對方的一些記憶片段來尋找機會殺死別人,深刻的記憶往往比較容易被現,也容易被你利用,最後人就在夢中……」貓爺說到這裡做了個翻白眼的表情。

夢魔死死盯著貓爺的眼睛:「你知不知道,聰明的人總是容易被人討厭的。」

貓爺卻笑了起來:「你不會是因為之前海怪的事情在生氣吧?哈哈……那隻不過是我面對突情況跟你開個玩笑罷了,你現在也應該知道了,其實身份早就被識破了。」

「哼,聰明人,我倒是有個問題想問你,武光宗,呂平,水雲孤,他們靈識人一等,可以一定程度上抵禦我的夢境並不奇怪,為什麼你現在能夠這樣清醒地和我說話?」

貓爺的笑容還是那樣令人火大:「因為我在高晉動靈能力的瞬間做出了反應,雖然也中招了,但沒有進入到其他人那麼深層次的夢中。」

「你怎麼會知道!」夢魔聽到高晉二字的時候驚訝無比。

「天笑崑崙的幻鬼高晉,能夠瞞過閻羅王神下的法眼,又能夠和你配合得天衣無縫的人,稍微想想,陰陽界的強者中也只有他了。

我想他從比賽一開始就只是和那些新人玩玩罷了,如果他要動手殺人,只要十秒就能把十個決賽選手殺得一個不剩,這個人做很多事都是因為一時興起,假扮彭武可能也是這個原因。

雖然我不知道他是怎麼辦到的,但剛才他卻成功地在一瞬間讓所有人的精神都直接進入了一種深層次的夢中,接著,身體也就很自然得沉睡了,你和他就可以開始夢中殺人的大計。」

夢魔聽完竟是幫貓爺鼓起掌來:「佩服,我真的很佩服你,沒想到狩鬼者中竟有你這種厲害角色,那麼短的時間內幾乎看破了所有的事,你這種人……」三叉戟如疾風一般刺向貓爺,「絕對不可留!」

貓爺閃過了這一擊,朝著遠處疾退,但沙漠中突然出現一堵沙牆擋住了他的去路,就在他稍稍一滯的瞬間,他腳下的沙地變成了流沙,將他的身體慢慢吞沒。

夢魔走到他面前:「夢中無時間,無空間,你們所有人,都會同時遇到我和高晉,所以你即使想要通過逃跑拖延時間也是無用的,其他人和你,都會在同一時間死去。」

王詡又回到了百鬼夜行的那個晚上,他拿著貓爺給他的匕和伏魔篇竹捲逃跑者,無數厲鬼在他身後追逐。

「我靠!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穿越?」他一個人在那裡邊跑還不忘吐槽。

高晉和夢魔出現在了他前方的路上,王詡停了下來,夢魔他認識,就是那天見過的假秦廣王,旁邊那個笑容陰冷的男子他卻是第一次見,不過他可以感覺到高晉身上散出那種危險的氣息,很快他就確定了這個男人就是假冒彭武的人。

「這麼說來,我現在是在夢裡了?」貓爺跟王詡解釋過夢魔的能力,所以王詡此刻覺得非常不妙。

夢魔看著王詡說道:「哼……古怪的小子,只有最近三年多的記憶,其他居然完全看不見。還有那天砍我的一劍……還以為你有什麼過人之處,原來這麼弱。」

夢魔抬起手,馬路上的水泥地面突然掀起,王詡就像春卷的餡兒一樣被卷了進去,任何東西在這種情況下都會頃刻間就被碾成肉沫。

高晉臉上的表情突然一變,隨即就是那讓人毛骨悚然的冷笑:「這個人真有意思。」

砰地一聲,王詡破地而出,他不但毫無傷,而且身上還穿著一套黃金的盔甲,居然是天秤座聖衣。

「嘿嘿嘿……居然成功了。」王詡興奮地看著自己身上的變化。

夢魔心中驚訝萬分:「難道他這種靈識還能在我的夢境中使用靈能力?而且……這究竟是什麼能力啊……」

王詡笑道:「怎麼?很驚訝嗎?有時候我會在夢中現自己是在做夢,然後就可以控制一切,一般這個時候我就會變出幾個漂亮美眉……啊呸!言歸正傳,現在既然是在我的夢裡,你們還敢跟我斗?這是自尋死路!」

高晉似乎真得被逗得很開心:「夢魔,這個人在被你入侵的夢中還可以像自己做夢一樣完成這些事,真的很有趣啊。」

夢魔是一點也笑不出來,現在對方和他一樣有著上帝一樣的力量,這該怎麼辦?還不如在現實生活中幹掉他。

高晉一躍就到了空中,落在了一幢樓的頂上,似乎他想要看場好戲。

夢魔自然不會認輸,開玩笑?我可是在夢中殺人的行家,操控夢的能力會比不上你這個只會yy的宅男?

「喝!」王詡一聲大吼,身體被一股強勁的氣所包圍,頭衝天而立變為金黃色,「你個山寨貨,今天讓你嘗嘗級賽亞人的拳頭!」

夢魔三百多年沒來過人間界,不知道王詡現在到底是在玩什麼花樣,不過他有種奇怪的感覺,眼前這個一頭金穿著黃金盔甲的形象似乎很不好惹……

大家還在看:重生七零有寶妻蒼穹之主綜藝之諧星傳奇征戰諸天世界開局八千億王者榮耀之完美世界都市鬼谷醫仙美女江湖權國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