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一章 古塵

第一章 古塵

作者:

(提供文字章節)人壽幾何?逝如朝霞。書.書.網時無重至,華不在陽。

歲月的鐘擺永不停止,但我們可以在記憶中,看到那逝去的瞬間。

六年前……

古塵打著哈欠走進了醫院,他作為外科實習醫生已經有一段日子了,和他一起進醫院的八個實習生,已經有兩個不堪壓力離開了這裡。古塵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s市最好的醫科大學,自然被分派到了市裡最好的一家醫院,因此,競爭也非常激烈。

「早啊,老李。」古塵一邊和外科主任打招呼,一邊就往嘴裡擱上了一支煙。

「古塵!說多少遍了!叫我李主任!還有,醫院裡不許抽煙!」老李一大早的好心情立刻被古塵弄得蕩然無存。

事實上,每次古塵的輪班,老李都得吃上幾片降壓片,多喝幾壺人蔘茶。

「好好……今天又準備安排什麼倒霉差事給我做?」古塵無精打採的表情實在是欠揍到了極點。

老李血管都快爆了:「繼續去觀察那幾個你負責的病人,然後給我去做縫合。還有一個潛在的器官捐獻者,今天下午你去和他的家屬談。」

「切……又是這種無趣的事情啊……」

「你對這安排有什麼異議嗎?」老李問這句的時候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知道了,我去就是了。」古塵到前台領了自己的呼機,新的一天就這樣開始了。

雖然李主任對古塵的性格很不爽,但他只能忍著,這是老李的毛病,太愛才。

老李的眼光非常老辣,僅僅兩天的觀察,老李就確定了,不出十年,古塵肯定是新的外科主任。書.書.網這個實習生所表現出的嫻熟技術,對專業知識的熟悉程度,過人的悟性,瞬間判斷能力,甚至是想象力,都表明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而最讓老李驚嘆的,是古塵可怕的心理素質,有些實習生雖然在醫學院里解剖了不少屍體,但一進了手術室,讓他做最簡單的清理工作都會緊張的臉色白甚至嘔吐。

但古塵不同,他簡直是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在安排給他的第一個手術中他表現得堪稱完美,雖然那只是一個簡單的扁桃體切除手術,但由於病人隱瞞了對藥物的過敏情況,手術中突然出現了強烈的過敏反應。正當一旁的主治醫生準備慌忙接手時,古塵卻鎮定自若地繼續指揮著,每一步都做的如教科書一般,輕描淡寫地就穩定了局勢,完成了手術。

老李在二樓的觀察室看到了全過程,他還還從未見過有實習醫生能夠做到這種地步,這個古塵簡直是個寶,就算他老李真的爆血管也不能讓他去別的醫院。

不得不說老李是個好領導,換做別人,別說是看不順眼的人,就是你表現得再好,也得看你送來紅包的厚度夠不夠。

「早啊,老張,今天感覺如何?」古塵大刀闊斧地衝進病房把燈一開,他這種惡劣行為,別說是熟睡中的病人,一般人也受不了。

「我本來覺得自己的狀況已經很差了,但看見你以後,我覺得剛才其實還不算嚴重……」

「哦,這樣啊……」古塵拿起病床前的病歷單翻了起來,只看了幾眼他就隨手一扔,然後竟走到老張旁邊,往他嘴裡放了根煙,還俯身幫他點火。

「喂……我不是肺癌么,你……」老張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嗜煙如命的他卻沒有要把煙吐掉的意思。

「你化療了那麼久覺得有用嗎?除了噁心和痛苦以外還得到什麼?我早就叫你別聽那些老頭子胡說八道,什麼問題不大啊,病情已經被控制啊,不這麼忽悠你,他們哪兒來的錢賺?我看你最多還能混一個月,不如乘著沒咽氣兒多抽個幾口。書.書.網」

一個正常人聽到這種話會有什麼反應?沒人知道,因為一個正常的醫生絕不會講出這種話來。

老張叼著煙,瞪大了眼睛,整個人都傻了,足足十秒后,他好像才說服自己聽到的不是幻覺,然後轉過頭看著古塵:「那幫我點上吧……」

於是兩人乾脆把病房的門一關,吞雲吐霧起來,這事簡直太離譜了,但這確實生了,直到他們觸動了消防警報,有人拿著滅火器衝進來才停止……

老李簡直暴跳如雷:「你給特護病房的病人抽煙……而且還是肺癌患者……你!」

「別激動嘛,人家就剩這麼點兒日子了,你還不讓他做點兒喜歡做的事,太殘忍了。」

「給我去縫合室!除了上廁所和吃飯,別讓我看見你出來!」老李歇斯底里地大吼著。

於是古塵就開始了繁瑣的縫合工作,在這所大醫院,如果你得罪了某位上司,很可能就得到這兒來了,一般這裡的工作總是不間斷地,每天都有那麼多人,或許是粗心大意,或許是天意使然,會在身上留下一道長長的口子,而作為醫生,你搞定了他們的傷口以後,還要費力地和他們解釋,會留下疤痕不是你的錯,而是他們自己的問題。

轉眼間就到了晚上九點……

「哇,醫生哥哥,你技術真好,一點都不疼也。」一位美女用嗲兮兮的聲音對古塵說道,那雙眼睛就好像在說:「約我出去吧,帥哥。」

二十三歲的古塵和王詡屬於一個類型,只要他坐在那裡不笑不說話,絕對是一個氣質憂鬱的帥哥,但他一開口就原形畢露:「廢話……你這種傷口回家貼個創可貼也行,再說我縫之前還麻醉了……」

「醫生哥哥,我手臂上會不會留疤啊,要是有的話以後我就穿不了短袖的衣服了,那可怎麼辦啊?醫生哥哥你可要負責啊!」

「你這個**……」古塵在心裡罵道,虛著眼睛,擺出一臉鄙視的表情:「嫌難看你可以在另一隻手上也劃一刀,這樣就對稱了,下一位!」

送走了美女,一位中年母親拖著哭鬧不止的孩子來到了古塵面前:「醫生,我家強強最怕打針了,也很怕疼的,你能不能想想辦法。」

「好吧,你交給我好了,小朋友你過來。」古塵臉上沒有表情,如果那位母親知道古塵接下來要做的事情,估計她肯定拖著兒子奪路而逃。

「強強乖,醫生哥哥不會弄疼你的,媽媽就在旁邊。」

「你能不能出去一下,五分鐘就好。」古塵的語氣沉穩,給人一種很靠得住的感覺。

於是那位母親拉上帘子退出了這個隔間……

「強強是嗎?據我觀察你應該也已經九歲左右了,只要你智商正常,我想你對這個世界應該已經有了一定程度的認知,我盡量用你可以理解的語言來解釋一下好了。

你的頭上現在有一條較長的傷口,需要用針線縫合,大約五針左右,你有三個選擇,第一,我給你打一針,完成局部麻醉,然後縫合你的傷口,你不會感到疼痛。第二,你可以選擇不打針,那麼恭喜你,硬漢,我會直接動手幫你把傷口縫上,為了不讓你母親擔心,我可以在你尖叫時想辦法堵住你的嘴。第三,我用一個既不打針,也不會覺得疼的方法。

你現在有三十秒進行選擇,不然我就按照方案一進行。」

強強還在那裡哭哭啼啼的,按照他一般的經驗,他的撒嬌往往會有人回應,然後他可以滿足幾乎所有的要求,於是他還在那裡哭鬧著,叫嚷著「我要媽媽」。

但古塵在還剩十秒時,看著手錶開始了倒計時……

男孩兒並不是沒有聽到古塵的話,正所謂好漢不吃眼前虧,他停止了哭鬧說道:「我選三!」

古塵嘴角冷笑:「有眼光。」

然後他一個手刀把強強給打暈了……

五分鐘后,古塵把小男孩兒交到了她媽媽手中:「傷口縫好了,放心不會留疤,他大概是哭得累了所以睡著了,五天後回來拆線。下一位!」

幾個把頭染得紅紅綠綠的小混混走了進來,嘴裡還在罵罵咧咧的,似乎是剛才和別人打了一架,並且得勝而歸,一副天下老子最大的德行。

「老子不用麻藥,快點兒縫上,哥兒幾個忙得很。」一個紫色頭的傢伙坐了下來,他的背上有一條長約一尺的刀疤。

古塵拿起鑷子,夾住一塊消毒棉花擦拭著他的傷口,「你這種被刀砍的傷,最好等會兒去打一針破傷風的疫苗。」

「你他媽啰嗦什麼呢,快點縫完,老子還有事兒呢。」

古塵剛要動針,突然臉色一變,竟說出這樣一句話:「你們剛才是不是砍死了一個黃頭的傢伙?」

幾個小混混被他說得一愣,剛才和另一伙人打架,場面很亂,的確有個黃毛最後倒在那裡沒有站起來,後來是被人架走的,難道……他死了?!這個醫生又是怎麼知道的?

還未等他們反應過來,古塵又說了一句更加驚世駭俗的話:「他現在就在你們背後。」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