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科幻靈異
  3. 鬼喊抓鬼
  4. 第二十四章 念斬

第二十四章 念斬

作者:

(提供文字章節)還是古塵先開口了:「你先放手吧,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書.書.網」

水映遙甩開了古塵的手:「哼,看不出來,你這人還挺封建的啊,那你盯着我的臉看,就不會覺得臉紅嗎?」

古塵只是笑笑:「恩……這些小事你就不要計較了吧……話說,你應該也是狩鬼者,怎麼這麼巧會出現在這裏?難道事先就知道這裏會出事?」

水映遙回道:「我是聽黃悠前輩說,這醫院有個叫開膛手的新人,要協助我調查師父死去的原因,所以今天想過來見你一面。」

「我協助你?」古塵好像又忍不住要笑,那表情十分欠揍:「我猜猜,那你就是前任貓爺傅定安的徒弟,查了幾個月還毫無進展的水映遙吧?」

「你……」水映遙被說得一時氣節,本以為古塵只是個普通新人罷了,還想在鬼境中保護他,沒想到卻是這麼惡劣的一個傢伙。

她冷哼一聲,接着說道:「聽你的口氣,一定是實力過人,我看這個鬼,你就獨自應對好了。」說罷她扭頭就走,很快消失在了轉角處。

古塵笑着搖頭:「女人就是這樣,不可理喻。」

黑暗中立刻傳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你不該讓她走的。」

古塵手中那閃著紅色光芒的刀鋒已經出現,不過臉上還是睡不醒的模樣:「對付你,我一個人就夠了。書.書.網」

「哼……不自量力!」那女人的聲音突然已到了古塵的身後。

古塵的眼角只見一道白光閃過,似乎是什麼利刃從他身後斬來,他本能地往左邊一閃,本來以他的度絕對可以閃過這一擊,但不可置信的一幕出現了。

一把利斧砍中了古塵的右肩,深深嵌入了肉中,鎖骨被劈斷的瞬間一聲脆響傳來,鮮血迸射而出,那血肉就像是剁排骨時濺起的肉醬一樣飛灑。

古塵捂著肩膀倒在了地上,他痛得快失去知覺了,但腦中飛快地分析著各種可能性,很快,他得出了結論:「你會靈能力……」

那女人俯視着倒在地上的古塵,她的身形從黑暗中漸漸走出,只見她臉上戴着一張白色的笑臉面具,身着旗袍,蒼白的手臂和大腿露在外面,手上拿着一把和她毫不相稱的雙刃大斧。

「既然你也算是狩鬼者,我便讓你死個明白,吾名為紅羽,陰陽界,默嶺三堂主,念斬紅羽。」

紅羽殺過很多狩鬼者,每次她都會告訴這些人她的名字,因為她覺得,如果一個人在死時根本不知道殺自己的人長什麼樣子,那至少應該得到一個名字。

她舉起了手中的利斧,果斷地揮下,但斧子卻直接劈碎了地面,倒在地上的古塵突然消失了。

打火機的聲音傳來,不遠處的黑暗中亮起了一點火星,接着是古塵舒服地吐煙聲:「呼……我說美女啊,老鄭突的心臟衰竭死亡就是你造成的吧?跟死者家屬交涉的工作可是我替你做的,讓我相當不爽呢……殺那些根本沒有靈識的人有什麼目的嗎?是你病態的愛好,還是在搞什麼陰謀呢?」

紅羽緊盯着古塵,她不得不在心裏重新評估古塵的實力,這個狩鬼者的聲音聽上去很平穩,好像剛才受的傷沒有造成任何影響,肩膀的傷口也已經停止了流血,而最不可思議的,是他明明中了自己的靈能力,竟還能自由行動。書.書.網

「受了我剛才的攻擊還能站起來,看來你並不像看上去那樣不堪一擊。」

古塵沒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卻得到一句挖苦,不過這也在意料之中,逞口舌之利正是他的強項,他自然不甘示弱:「我的確是想多躺一會兒來着,畢竟你身材不錯,又穿着旗袍,我躺在下面,視野也比較好。」

「無恥!」紅羽向前踏出一步,身形瞬間來到古塵面前,雖然使的是斧,但她的出手絕對不慢,又是白光一閃,斧子已然貼住了古塵的脖子。

只是,紅羽依舊沒有砍到任何東西。

古塵身形一閃又退到了兩米以外,叼著煙,無精打采地望着紅羽:「我想你現在肯定有問題要問我。」

紅羽心中無名火起,舉起一手,口中默念咒語,然後低聲喝道:「縛!」

古塵的周圍突然鬼影綽綽,黑色的鬼氣縈繞在他身上,他感覺就如置身泥沼一般難以動彈,不過態度仍舊鎮定自若:「你不好意思問也不要緊,我依然可以解答你的疑惑,你的靈能力應該是對神經的干擾吧。」

紅羽還是不去理他,手中的斧刃上逐漸有白光亮起,她單手一揮,一道白色的光刃就朝古塵襲去。

「通過對我神經系統的干擾,從而使距離感,方向感,平衡感全部生偏差,甚至會南轅北轍。」古塵邊說着,輕鬆地躲過了光刃,鬼氣的束縛不知何時已經消失了。

「你的這個能力很厲害,不過也不是沒有辦法應付,簡單的說,只要習慣就好。這就是為什麼我還能行動的原因。」古塵一邊躲閃著紅羽接二連三的光刃,一邊語氣輕鬆地說道。

紅羽暗暗心驚,古塵在短時間內就看穿了她的靈能力已經很是驚人,沒想到他竟然還能完全破解並且無視這個能力,他那句「只要習慣就好」簡直是可怕之極。

一個人的神經系統在念斬這個能力的影響下,就好比是十米外的東西會被看成是一百米,想要往左動移動,身體卻會往前或者往右,連最基本的走路動作,都需要完全不同的平衡感來支持。

古塵躺在地上的時候,立刻習慣了現在身體的動作,即想要往右移動,就對大腦下達向左的指令,一百米外的東西,看成是十米,並且重新適應了身體的平衡感等等。

「美女,你要是一直不搭理我,那我可要認真一點了,到時候……嘿嘿……」古塵說着,擺出一副無比猥瑣邪惡的模樣,「到時候我就把你抓起來慢慢拷問,嘿嘿嘿……」

看他那樣子就差從嘴角流幾滴口水下來,然後自己伸舌頭舔乾淨了。

紅羽停下了攻勢,她看着古塵白大褂上的胸卡說道:「古塵……綽號是開膛手是嗎?我會記住你的。」她說罷就退向黑暗之中,短短几秒,靈識就全然消失,鬼境也隨之消退。

古塵收起武器,臉色突然變得很凝重,他走過走廊的轉角,推開一扇門便回到了現實世界。

水映遙坐在走廊的座位上看雜誌,古塵走到她旁邊坐下,她只是不冷不熱地說了句:「高手,你好像讓她給跑了?」

古塵把煙掐滅扔掉,面無表情地說道:「我虛張聲勢,好不容易才把她嚇跑的,還以為這次要玩完了呢……」

水映遙還是漫不經心地翻著雜誌:「我怎麼看你現在挺好,只有肩膀上破了點皮而已……喂!你幹什麼?」古塵突然就把頭靠在了水映遙的肩膀上,他這突如其來的一手讓水映遙不知所措。

「我受了很重的傷,已經不能動了,麻煩送我去樓上搶……」古塵說這話時是閉着眼睛的,聲音越來越輕,最後那個救字沒有出口他就昏了過去。

「喂!你沒事吧!喂!快醒醒!」當古塵倒在水映遙懷裏的時候,她才現古塵的臉色蒼白如紙,而他肩上那個看上去並不嚴重的傷口,突然間湧出了大量的血液……

大家還在看:神醫娘親又掉馬了軍婚第一寵:首席老公,太會撩!妖帝撩人:逆天邪妃太囂張重生七零有寶妻寵妻入骨:神秘老公有點壞冷情總裁契約妻神醫王妃要和離戰神媽咪又爆馬甲了一胎雙寶:總裁大人夜夜歡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