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大明天文生
  4. 第四十七章 安插間諜

第四十七章 安插間諜

作者:

薛瑞的計劃其實很簡單,就是趁著京城百姓恐慌之際,讓張忠也錯誤的認為,這京城是守不住的,留在京中就是在等死。

只要能嚇到他,再讓別人這麼一慫恿,說不定張忠也會跟風逃出京城,這樣就萬事大吉了。

當然,考慮到張忠的身份,他也不一定會甘心逃走,如今英國公府的基業多在京里,他舍不捨得走還是兩說。

因此,薛瑞又想了個辦法,就是讓吳氏捨棄大筆錢財,故意讓張忠拿到,他有了財物傍身,自然就有了離京的底氣。

聽了薛瑞的計劃,吳氏不禁目瞪口呆。

好半天,她才糾結道:「你說給他一些錢財,該怎麼給,給多少呢?」

「夫人,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自然是捨棄的錢財越多,他離開的概率越大,至於怎麼讓他拿到,我有個不成熟的想法,夫人可以考慮一下。」

「請細說。」

吳氏忙做傾聽狀。

「若夫人有信得過的人,不妨讓他假意投靠張忠,然後給張忠出謀劃策,將您提供的這筆財物拿到手,以此取信於張忠,再攛掇他離開京城,這樣即支走了張忠,夫人又有了耳目,可謂一箭雙鵰。」薛瑞道。

吳氏聽了,開始在心中盤算合適的人選。

很快,她就有了目標,對外面守候的丫鬟道:「小鵲,去把曹管事叫來,就說我有事吩咐他去做。」

因此事比較機密,有薛瑞這個外人在場,吳氏不好發揮,於是他便借故去後堂暫避。

「見過夫人。」

等曹泗進來,先行了禮。

吳氏沉默了半天,才緩緩道:「曹管事,你隨我到府中已有十幾個年頭了吧?」

「回稟夫人,已經十四個年頭了。」

曹泗忙回道。

吳氏娘家也是京城的大戶人家,她父親為了攀附英國公府,便將嫡親的女兒嫁給了張輔做妾,這曹泗就是陪嫁過來的下人之一。

自從吳氏生了兒子,她身份也水漲船高,被扶正做了填房。

曹泗自然被吳氏重用,如今管着府里府外一大攤子事,算是英國公府最有地位的僕人之一。

吳氏看着曹泗,幽幽道:「曹管事,老爺故去,以後這國公府就要換主人了,我們母子,還有你和你兒子,咱們的前程算是到頭了。」

曹泗聽了臉色一變,忙問道:「夫人何出此言?」

「你難道沒想過,老爺故去,這爵位該由誰承襲的事?」

吳氏反問。

「這,小人不知……」

曹泗自然想過,可他哪裏曉得其中利害,只覺得走一步看一步,以後不管誰襲爵,這府里總是要有人管事的,只要他辦事得力,不怕不被重用。

「若你沒想過,那我來告訴你。」

吳氏沉着臉道:「按照國朝律法,這爵位自然是由老爺嫡子張忠繼承,就算他身有殘疾,朝廷也會讓府中嫡孫張傑成年後襲爵。

而這些年,張忠揮金如土,讓公中虧空了不少銀子,我多次阻撓他從賬房處借銀子,他早已懷恨在心,恐怕恨不得將我生吞活剝了。

若是他襲了爵,別說我們母子落不了好下場,恐怕連你和你兒子也要被他記恨,以後就算不被趕出府去,也會被他百般折磨,以消心頭之恨!」

曹泗聽的冷汗直流,他從來沒想到後果會這麼嚴重,頓時有些心虛了,顫聲問道:「夫人,那該如何是好啊?」

吳氏等的就是這問題,

她站起身來,道:「想要改變將來的處境,就必須先下手為強,把這爵位搶過來,才能以絕後患。

我讓你來,就是有一件事讓你去辦,如果你辦的好,咱們將要面臨的危機就能解除,等事成之後,我便還你和兒子的身契,再送你們父子一處上好的產業,你願不願意去做?」

曹泗不是傻子,吳氏讓他去做的事情,定然十分困難,他甚至在想,吳氏是不是想讓他去殺了張忠父子,想到這裏,曹泗雙腿都有些打顫。

好在,吳氏並沒有選擇這種低劣的手段,只是三言兩語,就說明了要讓曹泗去做的事。

「原來是讓我去當細作!」曹泗鬆了口氣。

相對於殺人,曹泗覺得這個差事要簡單許多,只要取信張忠,後面的事情就好辦許多了。

吳氏等了片刻,才問道:「考慮的如何,願不願意去?」

「小人願去,大不了是個死,若是小人有個三長兩短,還請夫人關照我家中妻小。」

面對巨大的誘惑,曹泗最終還是戰勝恐懼,咬牙答應下來。

吳氏鬆了口氣,保證道:「放心吧,事情不會到那個地步,你不用說我也會照拂他們的,你安心去就是了。」

「那行,事不宜遲,小人現在就去!」

曹泗對吳氏躬身行禮。

而後,吳氏親自將曹泗送至門口,道:「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

卻說曹泗出門,直接去了張忠所住的西跨院。

這個跨院是獨立於國公府外的建築,是當年張輔花錢買來隔壁府邸改造的,唯一目的就是給不受待見的長子居住。

相對於國公府的氣派,這個西跨院就有些寒酸了,環境跟下人居住的地方差不了太多。

這樣的環境,難免會讓張忠對奪走父愛的吳氏母子懷恨在心。

到了西跨院,找到一個丫鬟,細問之下才知道,張忠昨夜宿醉未醒,現在依舊在酣睡,連父親張輔陣亡的消息都還不知道。

曹泗不由暗想,這英國公府的下人都哭天喊地了,他竟然毫無所覺,看來也不是很難應付。

「速去通報一聲,就說我有要事求見公子。」

曹泗到了正房外,對守在門口的丫鬟說道。

這丫鬟卻不敢去,連連搖頭:「公子尚未醒來,吵到他可是要挨打的。」

曹泗沒想到丫鬟如此畏懼,只好道:「也罷,我自己去叫吧。」

說罷,就上前推開房門。

正當內,當中是一張桌子,上面杯盤狼藉,看來昨夜剛經過一場宴飲。

低頭一看,地上散落着不少女子衣物,甚至還有那貼身穿的,花花綠綠,都是曹泗未曾見過的新樣式,看着就讓人臉紅。

小心避開地上衣物,曹泗走到卧房門口,敲了幾下,沉聲道:「公子可醒了,曹泗有要事稟報……」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