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此仇,某必報之!

第486章 此仇,某必報之!

「溫侯神射!」從曹彰的角度,他可以很清晰的看到,射出這一箭的,正是從旁邊密林跑出來的呂布。

於是曹彰也忍不住喊了一句。

要知道,呂布不光近戰勐,他的一手箭術也是相當的厲害。

不然的話,當年呂布調和劉備與袁術之間的矛盾時,為什麼說自己只要射中立在轅門的方天畫戟,雙方就罷兵?

而且袁術手下大將紀靈還同意了?

因為在紀靈的認知中,沒人能夠做得到。

不要覺得紀靈傻,他自己做不到的,其他人也做不到。

要知道紀靈也是軍中宿將,在軍中打拚了一輩子的老將了,啥場面沒有見過?

而且,當時,劉備為啥也慌?不一樣的覺得呂布做不到嗎?與劉備有同樣想法的,還有張飛和關羽。

紀靈菜,那麼關羽張飛不能說才他菜吧。

只能說呂布近戰能力太厲害了,以至於掩蓋了呂布箭術。

文丑只顧逃命,沒有注意到呂布,至於被呂布偷襲得手。

「子文,我們還是先集合人馬,準備過河。戰場交給子孝打掃。」呂布微笑著看著曹彰。

「好!」曹彰點了點頭,他也知道現在需要在袁軍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率先過河。

不然他們這幾萬騎兵,一過河就要面臨數十萬袁軍的圍剿。

即便是呂布,也不願意麵臨這樣的局面。

就在呂布和曹彰準備帶人過河的時候,袁紹大營內,袁紹正在大發雷霆。

「廢物!」袁紹暴怒,一腳踹翻了身前的桉幾。

站在大帳內的眾人,見袁紹怒不可遏,一個個也是靜若寒暄。

「來人,給我把田豐推出去斬了!」袁紹對著帳外的親兵說道。

可親兵還沒有來得及回應,底下的一人就站了出來。

「主公不可!」沮授連忙出來阻止袁紹。

「沮授,你是何意?難道你要為田豐這個敗軍之將求饒不成!」袁紹看著沮授,同樣的一臉不爽。

沮授聽到袁紹這句話,頓時覺得有一些無語,他覺得袁紹這樣,擺明了就是公報私仇。

同時也是為了顏良擺脫兵敗的罪責。

畢竟,顏良才是延津渡的守將,而田豐不過是被袁紹派出去巡視各地大營。

田豐一沒有參謀之權,也沒有調兵的權利,這延津兵敗跟田豐有半毛錢關係?

況且,田豐還在延津兵敗之時,帶回了五千精兵,你不獎賞田豐,反而要怪罪田豐,這是啥道理?

「主公,某並非為元皓求情,而是想向主公說明一件事。」沮授想了想,對著袁紹拱了供手。

「那你說!今天你不說個好歹,你與田豐同罪!」氣頭上的袁紹,可不管這麼多。

「主公,元皓只是替主公巡視四方軍營,犒勞軍士,他調動不了顏良將軍的士卒。」

「所以,主公說延津兵敗是元皓的責任,這件事是否不妥?」

「另外,曹軍半夜偷襲,這件事,元皓也是有想到,也做了應對,但是沒曾想到,呂布會在曹操軍中。」

「不光元皓不知道,我們在座的眾人,也同樣不知,這件事的責任,應該是歸咎到斥候的身上,是他們探查不利。」

「而元皓能夠在危急當中,帶回五千精銳,也算是大功一件,主公如此賞罰,臣恐會傷了下面人的心。」

而袁紹聽到審配的話,頓時顯得有一些猶豫。他就扭頭去看自己另外的幾名謀士。

其實,袁紹內部,並不是鐵板一塊,大公子袁譚與三公子袁尚相爭已經是人盡皆知的事情。

袁紹手底下的謀士們也是紛紛站隊,都在努力推舉自己心中的明主,能夠繼承袁紹的位置。

一般來說,袁譚派系贊同的事情,那麼袁尚派系的人,必然會反對。

相反,同理。

但是在針對沮授,田豐這件事上,在場的所有謀士,都達成了一致,那就是努力保下田豐。

換源app】

為什麼要這麼做,其實原因也很簡單。

第一,田豐是中立謀士,而且很有才能,自己這些人,如果能救田豐一命,是不是就可以把田豐拉攏到己方派系中?

要知道田豐的謀略可不低,把他拉進來,自己這邊的實力,絕對大漲,可以壓過對面的派系。

不光如此,田豐與沮授關係很好,把田豐拉攏過來,那麼沮授還會遠嗎?

另外一個,就是從自身利益出發。

田豐這一次惹怒袁紹,是因為他躺槍,遇上曹軍襲營,而且折了顏良這樣的大將。

嚴格說起來,田豐這屬於是無妄之災。而一場無妄之災,就導致兵敗問責,最後殺了田豐。

自己現在不救田豐,那麼下一次輪到自己遇到這樣的事,是不是也只有等死?

不得不說,袁紹麾下的謀士們,爭歸爭,但還是挺講原則的。

於是乎,基於這樣的原因,許攸率先站了出來,對著袁紹說到:「主公,某以為沮監軍說的很有道理。元皓這一次只是去巡視各營,這出謀劃策之事,本就不是元皓的職責,還請主公三思。」

「主公,某也贊同沮監軍的說法,還請主公三思!」逄紀這個時候也站了出來,隨後還有審配,辛評等人,紛紛上前為田豐求情。

袁紹本來就是一個為有多少主見的人。他見這麼多人,都在為田豐求情,他也有一些猶豫。

他仔細想了想,貌似真的如同沮授說的,這件事還真的怪不上田豐。

自己只是讓他去巡視各處大營,也沒讓他去做軍士。他也接觸不到最新的戰報,拿什麼去分析當時的情況?

所以說,怪田豐出謀不利,還真的站不住腳。

但是,袁紹現在心裡,真的好氣,他就想殺兩個人出出氣。

「去!給我把負責過河探查的斥候給斬了!這種辦事不力的人,還留著過年嗎!」

「另外,把元皓軍師給放了,讓他先回營休息,某一會再去看他!」最後。袁紹只能把氣撒到斥候的身上。

隨著自己親兵退出大帳去執行命令以後,袁紹也感覺自己心裡稍微好受一點了。

「元皓的事,就先這樣吧,諸位還是先說說,這曹阿瞞此舉,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還沒有去找他,他卻先殺我一員大將,此仇,我必報之!你們給我想個辦法!」

袁紹把注意力從田豐身上挪開后,他就想到了曹老闆這個殺他大將的罪魁禍首。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三國:朕的底牌是玩家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網游競技 三國:朕的底牌是玩家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6章 此仇,某必報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