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咒痕騎士
  4. 第二十二章 斬首戰之3

第二十二章 斬首戰之3

作者:

三眸魔使氣極反笑,緩緩起身。他用手將爆裂的眼球從眼眶拽出,面部融毀大半,剩餘兩隻金黃的眼睛緊緊盯着肖純均。

「損失再多也不要緊,等我把你的眼球都摘出來獻給地心之母,祂會幫我再生的。」

肖純鈞的額頭劇痛,同時渾身雞皮疙瘩暴起,第六感向他反饋了危險。他明白對方已經盯上了自己,接下來他需要為自己的性命和眼球而奮戰。

費恩劍油的效果有限,肖純鈞本就未想以此鎖定勝局,僅想擾亂對方的節奏,廢了對方一隻眼睛實屬出乎意料的戰果,但是現在看來激怒對方不一定是最佳的策略。

「人類,骯髒的螻蟻,手段卑劣、性格低賤、毫無榮耀。」三眸惡魔鄙夷道,隨即雙手高舉向邪神致敬。

「洞察一切的克羅耶斯,您的眼眸是最漆黑的深淵,您的僕人請求獻祭。」三眸惡魔再次向邪神進行獻祭。

只見話語間三眸惡魔用手指活生生將剩餘兩隻眼睛摳了出來。不多時兩個眼睛飛上了半空膨脹數倍成為了眾多空中飄浮的邪眼之一。但是與其他邪眼不同,這兩隻眼睛不是旋轉,目光緊盯着戰場。三眸惡魔這次喪失了所有眼睛,面部血肉模糊融毀打扮,五個眼眶黑暗空洞空無一物。

三眸魔使獻祭的過程中,鮮血神官沒有貿然出擊,他靜靜的看着三眸惡魔進行獻祭的儀式,並不急於一時。

神恩騎士與惡魔的捉對廝殺遵從古老的法則,知曉即死亡。擊殺對方需要使用能力,但能力的使用需要謹慎而剋制,能力可能有諸多表現形式,但是其本源是唯一的。暴露能力的本源及意味着死亡。如何在不暴露能力本源的情況下儘可能使用能力殺死對方。是神恩騎士與惡魔千百年來無數次上演的生死遊戲。

之前對方並未全力以赴,多有留手,現在盛怒之下貿然祭出了保留的底牌殺招,對於克里斯來說正是觀察對方能力鎖定本源的最佳時機。

克里斯內心默默匯總關於面前惡魔的所有已知情報。分析之間,他內心感慨,歲月不饒人,肌體的退化加上神恩逐漸暗淡,他早已不是巔峰時期的鮮血神官,已記不清多久沒有親自上陣,現在面對區區一個崇拜克洛耶斯的惡魔都顯得束手束腳。

.....

克洛耶斯,傳說中可以用眼眸吞噬整個國家的巨大墮落者,另人膽寒的邪神之一。

但對於教會來說,慶幸的是,這位邪神對於人世的興趣並不大,至今未曾真身現世,教會需要面對並不是克洛耶斯的本體而是與之相關的惡魔事件——克洛耶斯的眼眸。

滿月之夜,地面突然塌陷出具巨大的天坑,或者突然出現未知的平整湖面,這是克洛耶斯眼眸出現的徵兆。無知的凡人在邊緣向深淵底下窺視,或於湖面觀看星空倒影,即會受到克洛耶斯的詛咒。克洛耶斯眼眸中是無窮無盡的浩瀚,即使是最輕微的對視也會使凡人出現幻覺失去意識。受到克洛耶斯詛咒的誘惑,凡人縱身深淵或投身湖底,最後融解消散化為克洛耶斯眼眸中的漣漪。

共神會惡魔事件應對手冊:克洛耶斯的眼眸,代號β'-a-III

代號序號第1位代表惡魔事件的危害等級,β意為具有較大危險,即經共神會評定,該事件需要教會介入干預,沒有及時干預將會造成災難。'表示該惡魔事件存在需要滿足單一條件,如不滿足條件短時間內會自然消退。克洛耶斯眼眸多出現於初夏的滿月夜晚,

推測出現條件為月相。

代號序號第2位代表惡魔事件的處置的難度,a代表處置難度較低且不會出現意外風險。同時因為該事件直接與邪神相關,a代表「偽」意為降臨的並未克洛耶斯邪神本體,而是某種投影或折射,同時因為降臨的並非克洛耶斯本體,該事件可能同時發生多起,並不存在唯一性。

代號序號第3位代表惡魔事件的保密等級,克洛耶斯眼眸的保密等級為III,即所有克洛耶斯眼眸的信息均屬絕密。不可向凡人透露、不可向凡人承認、不可向凡人暗示。但無須追查該事件相關的謠言,無須清理該事件相關民間傳說,無須對任何與該事件相關信息作出主動處置。

任何地方教會發現克洛耶斯眼眸出現的徵兆必須強制立刻向共神會備案,但地方教會可不經共神會授權單獨處置,處置方法為進行拉敏西斯測試,之後封鎖克洛耶斯眼眸的降臨地,靜靜等待克洛耶斯眼眸自然消退。

任何邪神相關的惡魔事件對於人類都是一場浩劫,但就目前β'-a-III危害性顯然沒有同類事件那麼恐怖,甚至堪稱「平和」。雖然歷史上曾有團滅數萬人城鎮的「壯舉」,但是自從共神會掌握處置方法以來,β'-a-III對於教會都稱不上是危險,而最多是麻煩。

而現在克里斯神官面前就是這麼一位麻煩。一開始,三眸魔使向克洛耶斯獻祭時出現的巨大深淵倒影確實一度讓克里斯內心不安,畢竟如果在戰場上出現β'-a-III那麼戰局就將是另一番景象。好在虛驚一場對方只藉助部分克洛耶斯詛咒的力量構築了一個獻祭原陣。

三眸惡魔此刻完成了獻祭,他隨手召喚金屬融成一個面具用以遮面,面具沒有五官,取而代之中間是一輪大大的眼睛的符號,此刻對方彷彿完全沒有受到之前插曲的影響,再此拔出插在地面的戰矛,作出戰鬥的架勢。

平地驚雷,三眸魔使與鮮血神官爆步沖向對方戰作一團。

肖純鈞內心疑惑,其一,雖說惡魔獻祭了全部眼睛,但是此刻對方的動作並未遲緩,靈敏異常,戰鬥又回到了一開始的節奏,惡魔敏捷躲閃,而後靈活反擊。其二,在三眸魔使氣極反笑的時候,他明明感覺到對方周身充斥着濃重的殺意,對自己欲殺之而後快,但此刻為什麼又專心與神官纏鬥。

思忖之間,他想到了一個可能性,突然他的眉心灼燒第六感提示危險將至。他連忙翻滾躲避。

只見半空射來兩道紅色的目光,擊中了肖純鈞丟在原地翻滾的盾牌,盾牌頃刻間靜止不動,而後慢慢被融入地面巨大的眼眸之中。

還好反應快,肖純鈞感慨,不出意料,三眸惡魔自甘獻祭就是他的殺招,獻祭的邪眼浮於半空,對方不僅可以獲得相應的視野,也可以射出紅色精滯目光引導融解。

目前來看,對方僅能操縱自己獻祭的邪眼,而天空中其他已經存在密密麻麻的邪眼卻對三眸魔使不理不睬,它們僅會對擅自進出深淵範圍的物體進行攻擊。

邪眼頻頻射出光線攻擊,肖純鈞丟下了盾牌和十字弩,減輕負重讓他動作更為敏捷,他閃轉騰挪跑動躲避,片刻不得停歇。躲避時還要規劃路線避免牽連他人,肖純鈞內心大喊:差不多得了!至於么!這樣都不行么!

克里斯神官繼續與三眸魔使纏鬥,但他在戰場異動的第一時間就掌握了對方的能力,雖然在神恩的加持下,邪眼即使擊中自己沒有辦法精滯引導融解,但是惡魔能力不會完全抵消,想必會造成自身的動作遲緩,在這種高強度的戰鬥之下,片刻的猶豫就意味着戰敗。

這麼想來,布拉德很好地替自己分擔了惡魔的壓力,如果三眸魔使不是急於擊殺布拉德而用邪眼目光封鎖自己,那麼戰局將進一步惡化。思考間,克里斯神官對其擔任無痕者的天賦更加認可。

三眸魔使抓住機會再次俯身前沖準備趁著鮮血神官空隙將戰矛送入對方的心口。克里斯神官嘴角上揚,再次雙錘互擊引發劇烈的衝擊波。衝擊波擊中對方,三眸魔使攻擊受挫,立刻墊步向後閃躲拉開數米距離。

「差不多該結束了。歲月之神帕拉西奧斯給予了我憐憫,但是我依然難擋衰老。許久沒有親身下場,久違的戰鬥興奮忘我。但是今天的主角不是我,惡魔。遊戲到此為止了。」

「詭異的能力讓我抱有警戒,一直在等你的底牌,現在看來你的力量完全來源於克洛耶斯。傳聞萬物在接觸到克洛耶斯的眼眸時都會融解,而你的能力就是融解觸碰到的一切金屬並操控。」

「我一直在想,當時布拉德明明已經命中了喬裝成傳令兵的你,為什麼費恩毒劑沒有奏效,現在我想清楚了,想必弩箭的箭頭在擊中的一瞬間就已經被你融解,任何金屬武器對你都無效。」

「明明金屬武器沒有任何作用,但是你一直閃躲營造假象,逼迫我使出能力。看來你對同行的另一位期許很大,你先封鎖戰場,而後拖住我,最後等他速戰速決,再一起圍攻我?這是你們計劃?」

克里斯丟下雙手戰錘,攤開手向惡魔宣言。「難怪區區克洛耶斯的使徒也敢站上戰場,既然金屬武器對你無效,那就用火焰凈化你。你不是一直在等我暴露能力么,那麼我現在就展示給你。」

「爆燃。」克里斯神官的全身都被紅蓮般的業火纏繞,整個人遠遠看去就像是火焰中燃燒。

「爆燃。」克里斯神官喚火為刃,左右兩手各喚出一柄火焰形成的短矛,不時冒出火星。

「爆燃。」克里斯神官整個人騰空而起,火焰爆燃的力量推動他瞬發而至,三眸魔使緊急閃躲。

「爆燃。」地面突然迸發火柱封鎖身位,三眸魔使不及閃躲被火柱擊中,瞬間右腿就被燒穿。

「爆燃。」克里斯神官周身纏繞業火爆炸,三眸魔使根本無力躲閃,就被火焰衝擊波擊飛。

「爆燃。」克里斯神官回身向空中的邪眼擲出兩柄火焰短矛,邪眼被扎穿墜地,惡魔滾地哭嚎。

「爆燃。」克里斯神官緩緩舉起左臂,動作之間半空中出現無數火焰武器。揮臂下令,漫天無數火焰武器向三眸魔使的位置紮下。萬箭穿身!三眸魔使被火焰武器貫穿破碎而後屍骸熊熊燃燒。不多時三眸魔使的形體崩潰化為無數破碎的金屬殘渣。

肖純鈞目睹了電光火石間發生的一切,驚嘆於克里斯神官的戰力,對方根本不需要自己的配合,之前的戰局焦灼不明單純是雙方在互相試探。

原以為對方綽號鮮血神官,能力應該與血液有關,就像老爹一樣,不過自己顯然猜錯了,對方明顯是個縱火狂。不過轉念一想,教會又怎麼會就這樣隨意暴露神恩騎士的能力。

伴隨三眸魔使形體崩潰,克洛耶斯獻祭原陣崩解。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