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都市青春
  3. 巨星從港娛開始
  4. 第557章 專輯《逍遙》發行

第557章 專輯《逍遙》發行

作者:

熱門推薦:

TVB演播室後台,除了大量的工作人員外,今天參加節目錄製的大部分選手都還沒離開。

所有選手都還在那間公共化妝間里圍着陳奕迅三人恭喜。

「勁哥!周小姐!」

何勁與小猶太剛從大門進入,立刻便被工作人員發現。

工作人員驚訝的聲音立刻引起了屋裏選手的注意,所有人頓時目光投向了大門處。

「天啊!是何勁跟周惠敏!」

有人發出一聲驚呼,隨後整個人群便開始躁動,一群人全部湧向何勁與小猶太。

「勁仔!我是你的粉絲,請問能給我簽個名嗎?」

「周小姐,我特別喜歡你,能合一張照嗎?」

雖然何勁剛才就在評委席坐着,但近距離的接觸,還是讓這些選手爆發出了新人該有的反應。

他們一個個圍着何勁與小猶太,試圖拿到一個簽名。

何勁與小猶太笑着給每一位選手都簽了名。

輪到陳奕迅的時候,何勁笑着鼓勵他,「你的唱功很好,我覺得你未來在樂壇一定會有一個不錯的發展。」

何勁選擇了聽從小猶太的話,並沒有向他伸橄欖枝。

倒是楊千嬅,何勁還是象徵性的說了一句。

「我們公司的女歌手很少,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公司發展?」

就像何勁說的,華星唱片的確女歌手很少。

之前小猶太未退隱的時候,華星唱片的女歌手還有她撐著。

但她退隱后,現在華星唱片的女歌手中便只有鄭秀文稍稍抗打。

相比起擁有眾多有潛力的男歌手,華星唱片的女歌手實在太少了。

所以何勁雖然聽從了小猶太的話,但還是象徵性的問了下楊千嬅。

聽到何勁的話,楊千嬅一愣,隨後將目光看向了旁邊的一名中年婦女。

中年婦女笑着開口,「勁仔,實在不好意思,千嬅已經簽約華成唱片了。」

聞言,何勁也沒再多說什麼,就在這裏與眾多選手聊了一會,便告辭離開了這裏。

那中年婦女便是TVB成立的華成唱片的負責人兼經理人,這兩年新秀歌唱大賽的選手大多都是簽在了她手下。

新秀歌唱大賽對於何勁而言並不是一個很重要的活動。

每一年,類似的活動他會參加很多個。

至於說陳奕迅。

如果是剛剛來香江的時候,見到他何勁可能會提起興趣,但現在,見慣了大明星的他,對於見到一個日後的天王已經沒有了以前的那種新鮮刺激感。

當天晚上,何勁又在TVB錄製了《勁歌金曲》節目,隨後幾天他便進入了新專輯的宣傳路程中。

隨着郭富城《純真傳說》的爆紅,何勁也感動了一絲絲壓力。

所以在公司的安排下,他開始頻繁舉辦活動為新專輯造勢。

除了他,郭富城、黎明、張學友三人也是各盡所能的為各自專輯造勢。

其中又以郭富城最積極。

他的《純真傳說》口碑銷量數據都大爆,他動力十足,正卯足了勁,想把後面發專輯的何勁與張學友壓下。

先不說能不能壓下。

如果壓下,那郭富城的事業發展絕對會邁入一個新的巔峰。

並且,因為何勁出現的原因,在蝴蝶效應下,他若正面擊敗何勁,他的事業在未來一段時間絕對會比前世更順。

五大天王中的四位各施手段,讓整個六月初的樂壇瀰漫着一股濃烈的硝煙氣息。

除了五大天王,樂壇其他歌手在這段時間就像失蹤了一樣,集體沉默。

就在這種情況下,六月四日,黎明ep專輯《一生最愛就是你》發售,

一發售,這張ep便直接空降了ep專輯暢銷榜冠軍寶座。

也是同一天,張學友新專輯《過敏世界》放出了一首主打《離開以後》。

這首歌一進入電台,便直接殺入了點播收聽榜前十。

這也代表着五大天王中四位在六月的戰爭正式開始打響。

戰鬥的場地自然就是各大電台。

四位天王的粉絲為了讓自己偶像的歌曲取得好成績,瘋狂的往各大電台打電話點歌。

據何勁認識的一個電台朋友給他吐槽,在最近這段時間裏,所有電台一天播放的歌曲,百分之八十都是他們四個的歌。

甚至,那個朋友還發牢騷,說他聽他們四個的那些歌都快聽吐了。

一個電台每天需要播放多長時間?

現在一整天都被何勁四人的歌曲佔據,可想而知作為電台主持人的他要經歷怎樣的折磨。

時間流逝,不知不覺便來到了六號。

這是一個對於普通人來說平常的再平常不過的日子。

但這個日子對於何勁的粉絲來說今天並不特殊,因為考驗他們的時候到了。

除了這些粉絲,對於老馬來說,今天也是特殊的一天。

作為華星唱片的合作連鎖音像店之一,老馬手底下的三家音像店都引入了大批何勁的新專輯CD唱片。

雖然因為是合作關係,這些唱片他從華星唱片哪裏拿下來的費用會比其他音像店少一些。

但這些唱片他一樣需要交定金。

他手下一共有三家音像店,他一共從華星唱片拿了五千張唱片。

五千張唱片中有兩千張VCD碟片,三千張磁帶。

VCD對外售價五十港幣,磁帶十一港幣。

這些唱片他交了百分之三十的定金,一共四萬港幣。

四萬港幣對於有些人而言可能並不多,但對於老馬來說,這筆錢並不少,甚至對於他來說,這是一個大生意。

如果他能將這些唱片全部賣出去,他的利潤將會在三萬左右。

而這還是第一批,如果唱片賣的快,他後續還能繼續大批量進貨。

因此,為了儘快將這批唱片賣完,他早早就起床,開始視察手底下的店鋪。

銅鑼灣馬記音像店,老馬到這裏的時候已經是上午八點半了。

今天是工作日,加上早上七八點是上班高峰,老馬在路上耽擱了一會,所以來的稍晚一些。

來到自家店鋪門口,看着面前的情形,老馬頓時面色一黑。

砰砰砰!

老馬暴躁的開始敲擊音像店大門。

他沒想到,他也就幾天沒來這邊,這邊的看店人員居然就開始偷懶了。

這都八點半了,這該死的居然還沒開門做生意。

砰砰砰!

老馬使勁敲著門。

兩分鐘后,一個睡眼朦朧的長發男子從裏面將門打開了。

「二叔,你來了!」

長發男子打着哈氣,一副沒睡醒的樣子。

「混蛋,你特么看看對面,你給我好好看看!」

見到男子這副樣子,老馬氣不打一處來,直接揪著男子的耳朵指著對面。

只見對面那家叫許記音像店的店鋪早已經大開門庭,悅耳的旋律從店鋪里傳出,吸引了一批批路人走進店鋪。

並且,從這裏看去,能清楚的看到對面音像店裏幾乎站滿的客人。

「你這個混蛋,你不知道今天是何勁發專輯的日子嗎?你看看有多少客人?你特么給我損失了多少?」

老馬暴怒不已。

對面那家音像店是新開的音像店,因為屬於野店,並沒有與任何唱片公司合作,店鋪里的唱片只有一些新唱片,所以平時生意並不如老馬這家擁有以往多年老舊收藏唱片的店鋪。

但是現在對面那家的生意都這麼好,可以想像今天到底有多少人來買唱片。

「看看看,你還看,還不滾去把唱片搬出來,音像提出來,聲音要大,我要讓這條街都聽到咱們店鋪的音樂。」

見男子傻站着不動,老馬怒吼道。

「哦哦哦!」男子這才反應過來,急忙進屋搬了幾箱唱片出來,並把唱片機搬了出來,開始播放音樂。

看着男子忙碌的身影,老馬心裏的氣稍稍消散了一些,也開始幫忙忙碌。

他從屋裏拿出幾張海報,將之貼在門口的大門處。

這些海報全是何勁最新的海報,是由華星唱片提供,平時可以單獨賣,一塊錢一張。

當然也可以在客人賣上三張VCD的時候送上一張。

貼完海報,老馬又從專門進的幾張黑膠唱片中拿出來一張裝進唱片機開始播放。

這兩年黑膠唱片的市場越來越不景氣,不僅黑膠,就連激光唱片也隨着VCD的崛起而開始少有人買。

因此從今年一月開始,華星唱片灌錄的黑膠與激光唱片便大量減少。

而老馬清楚黑膠與激光唱片除非遇到那些收藏癖,不然已經賣不動了,所以他只進了幾張,權當做宣傳用。

卡!

老馬在那台有些老舊的唱片機上輕輕一點。

「吱吱吱……」

獨特的黑膠磨損感頓時出現。

優美動聽的旋律開始響起。

窗外的麻雀在電線桿上多嘴

你說這一句很有夏天的感覺

手中的鉛筆在紙上來來回回

我用幾行字形容你是我的誰

秋刀魚的滋味貓跟你都想了解

……

「咦?」

唱片機里的音樂讓老馬一頓,他又看向手裏的唱片盒,確定這的確是何勁的唱片。

「這是什麼風格的音樂?怎麼沒聽過,還挺好聽的。」

老馬老了,雖然這首歌的曲子不錯,但老馬不太喜歡這種小清新的音樂,所以他便想換歌。

但他手剛伸出去,一道聲音便打斷了他。

他回頭看去,只見一道亭亭玉立的身影立在面前。

女生扎著馬尾,衣服很樸實,看上去有些破舊,但洗得很乾凈。

她雙手抱着幾本書,看氣質,應該是個窮人家的乖乖女。

「這是何勁新專輯里的歌曲,我看看是什麼歌!」

老馬笑着回應,隨後看向唱片盒。

每一張黑膠、VCD、磁帶,都有專門的唱片盒,盒子的正面是歌手的海報信息,背面則是歌曲目錄。

「《七里香》,這首歌叫七里香。」

女生聞言,睦光一亮,「大叔,這張專輯都是這個類型的歌曲嗎?我能不能先聽一聽,要是合適,我就買。」

「當然可以,你可以仔細聽聽,不過要我說,小姑娘一定會喜歡這張專輯,何勁的專輯在你們這個年齡人群中可是非常受歡迎的。」

老馬當然不會放過到手的生意,哪怕這女生看上去可能只會買一張磁帶。

女生就站在門口聽,老馬則是去幫他那不省事的侄子忙碌。

《逍遙嘆》、《寂寞沙洲冷》、《失敗者》、《愛不釋手》、《相愛很難》、《因為愛所以愛》、《曲終人散》、《神話情話》、《歸去來》。

一首首歌曲透過唱片機傳出。

沒一會,歌聲便吸引來了一批批顧客。

這些顧客有的是看到何勁的海報來的,有的是聽到《七里香》來的,有的是聽到《逍遙嘆》,有有的是《因為愛所以愛》。

隨着太陽越來越高,老馬家的生意也越來越好,一個個顧客進門后便直接詢問何勁的《逍遙》。

而那個女生,在聽了《逍遙嘆》以後,便掏錢買了一張磁帶離開。

「哈嘍,同學,你買的唱片是何勁的《逍遙》吧!你覺得這張唱片怎麼樣?你喜歡它嗎?」

九龍紅堪音像店。

這是位於九龍紅堪育才道上的一家音像店。

這家音像店靠近紅堪體育館,也靠近香江理工大學。

一直以來,這家音像店的唱片銷量都是香江前列。

今天,紅堪音像店更是人滿為患,長長的隊伍幾乎都要將音像店外的道路完全堵住。

二玄拿著錄音筆,攔住了一名從紅堪音像店裏走出來的顧客。

這名顧客戴着眼鏡,一副高材生的模樣。

被二玄攔住,顧客推了推眼鏡,「我並不是何勁的粉絲,我是剛才在門口聽到歌聲才去買的。」

「那意思是歌曲吸引到你了?」

二玄問道。

「算是吧!我平時對音樂有所研究,有空的時候也會聽聽音樂。

在我看來,全香江的歌手都是垃圾,一個個只會翻唱小日本,一點創新都沒有。

哦!何勁除外,他算是我唯一覺得算是歌手的人,因為他懂得創新,也不翻唱別人。

最值得我欽佩的是他做到了讓小日本跟棒子翻唱他的歌。」

眼鏡男侃侃而談,言語中全是不屑,只有說到何勁的時候,他臉上才露出欽佩的表情。

二玄默默將錄音筆關了,「香江歌手都是垃圾」,這話雖然很有噱頭,但太大了,二玄所在的小報承擔不起。

「你不是說你不是他粉絲嗎?」二玄反駁。

眼鏡男剛才說他不是何勁的粉絲,但說的話語又完全視何勁為偶像。

「我敬佩他就是他的粉絲嗎?敬佩跟粉絲可不一定是完全掛鈎的。」

眼鏡男瞥了二玄一眼。

他本身比二玄高出一個頭,這王下一瞥的舉動頗有種不屑一顧的感覺。

「非常感謝你,謝謝!」

二玄已經不想採訪了。

他今天的採訪目標是路人,路人對何勁新專輯的感官,更能讓他寫出一篇好的樂評。

而眼前這眼鏡男,雖然他嘴上說他不是何勁的粉絲,但二玄已經斷定,他絕對是何勁的粉絲。

還是那種極端瘋狂的那種。

不然,他也不會說出全香江除了何勁,其他歌手都是垃圾的話語。

眼鏡男又瞥了一眼二玄,轉身離去。

等眼鏡男離開,二玄退到剛才他蹲的位置。

在這裏,他的同事小王正在整理素材。

「怎麼樣?有沒有合適的素材?」

小王入職比二玄早,算是他半個師傅。

這次被報社排出來做街頭素材採集,負責人就是他。

「那傢伙是個瘋狂何勁粉,他居然放言,說全香江除了何勁,其他歌手都是垃圾。」

二玄掏出一根煙點燃,開口說道。

「很正常,據不完全統計,整個香江幾百萬人,有一百萬都是何勁的忠實聽眾。

哪怕他們不是他最忠實的粉絲,但對他的印象都非常好。

就算是其他幾位天王的粉絲,大部分雖然嘴罵何勁,但私底下他們也聽何勁的歌。

何勁每張唱片幾百萬的銷量,有一定數據其實都是由他們貢獻。」

「嗯!」二玄點了點頭。

對於何勁的人氣,他們這種天天在街頭遊盪的小記者再清楚不過了。

就連他自己,其實也算是何勁的粉絲。

因為何勁的每一張專輯他都會買。

雖然美其名曰了解,但真正的想法只有他們自己知道。

「今天的素材恐怕不好找了,全是何勁的粉絲,他們對專輯的評價都是好評,對咱們恐怕沒什麼用。」

香江各大小報社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

二玄所在的報社因為比較小,報道正面消息基本沒什麼銷量,正面報道幾乎是大報社的專利。

所以,為了生存,他們這種小報社一般都只報道有噱頭的新聞。

嗯,說直白一點就是報道醜聞。

據二玄了解,他們老闆的理想就是成為壹周刊那樣的緋聞大報。

「這是預料之中的事,報社想挑何勁歌曲的刺,那可不容易,一不小心就會被口水淹沒,那些專業的樂評人可不是好惹的。

若是罵了他們喜歡的唱片,祖宗十八代都能給你翻出來。」

小王寫完最後一個報道素材,起身說道。

「走吧!隔壁一家新開的茶餐廳,去吃點東西,至於新聞,不是那麼容易找到的。」

倆人收拾好東西,往茶餐廳的方向走去。

路上,到處都是音樂聲,有何勁的歌,有郭富城的,也有黎明張學友的。

而其中,又以何勁的播放數量最多,整個街道上,十家播放音樂的有七家都在播放何勁新專輯的歌。

由此可見,何勁的影響力有多大。

「咦!」

突然,小王停下腳步,看向旁邊的一個地攤。

這是一個販賣VCD影碟以及各種唱片的攤位。

這是一個販賣盜版的攤位。

不過小王關注的不是他賣的是不是盜版。

現在整個香江盜版泛濫,十家有九家是盜版,這並不值得注意。

他注意的是攤販播放的歌曲。

這首歌正是何勁的新專輯里的《七里香》。

「你有沒有覺得,這首歌跟市面上的其他歌曲的類型有所不同?」

小王說道。

「是的,據說何勁這張專輯的風格有些怪,其中有三首歌都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流行歌曲,據說這是何勁的新創新。」二玄點頭。

「好傢夥,這是想開創新流派啊!」

小王一臉欽佩。

隨後,他臉上露出笑容,「古往今來,變法往往會遇到諸多困難,這歌曲也是,新流派,哪怕觀眾喜歡,但在樂評人眼裏可不一定,我知道我們明天的報道應該怎麼寫了!」

「你的意思是……」二玄一臉遲疑。

「是的,我就是要罵他的歌曲類型,嘖!要是有樂評人附和咱們,咱們這篇報道說不定要爆。」

……

為了最大限度的將《逍遙》這張唱片的潛力壓榨出來,何勁團隊為何勁計劃了一系列的宣傳計劃。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簽售會,香江、新加坡、台灣、韓國日本、內地、歐洲以及美國等地都會舉辦。

幾乎全球轉上一圈的簽售會將何勁六月跟七月的行程擠得滿滿的。

此次簽售會不同以往。

之前的幾張專輯的簽售會,何勁都是在專輯銷量開始下降的時候才開始。

同時,之前的幾次簽售會,何勁一般是什麼語種的專輯便主要集中哪個地方。

但這次不同,這次,整輪簽售會是按英文專輯的規模來進行的,甚至一定程度上比英文專輯的規模還大。

何勁一直比較提倡的就是讓中文走向全世界。

之前幾張其他語種的專輯就是為了鋪墊。

現在,何勁自身名氣已經足夠,所以他便打算利用自己的名氣反向推廣中文語種的專輯。

他會在日本、韓國乃至美國等地區舉辦規模龐大的簽售會,利用之前的名氣來售賣這張中文唱片。

而這場簽售會的首站便是韓國。

為了能更大程度的推廣這張專輯,何勁為各地區製作了不同的專輯版本。

就比如韓國,這張專輯里就加入了一首韓語歌曲,以此來帶動整張唱片。

只要韓國人喜歡那首韓語歌,那他們就會去買這張唱片。

然後,他們便不可避免的要聽整張專輯前面的十首中文歌。

這首韓語歌,何勁選擇的是後世韓國著名組合的神話組合的出道成名曲《???(終結者)》。

1998年,神話出道后風靡韓國,靠的就是這首歌。

就旋律而言,這首歌並不出眾。

但韓國人既然喜歡,那何勁乾脆便把它拿了出來。

不過,因為神話當初能紅很大一定程度是靠的唱跳。

所以何勁在mv的製作上也是下了很大功夫,他親自上陣,帶着伴舞團整整拍了兩天才將這個mv拍攝完成的。

以何勁的顏值,加上他的人氣,他相信這首歌絕對可以在韓國風靡,最起碼可以吸引那些韓國粉絲主動去購買《逍遙》這張專輯。

在六號這天下午,香江的銷量成績還未出來,何勁便乘坐飛機飛往了韓國,準備開始在韓國宣傳這這張專輯。

至於香江。

這邊的市場何勁很重視,畢竟是根據地,但何勁的目光早已經不僅限於這裏了。

哪怕他在香江的數據被郭富城完全擊潰,他也有信心從其他地方找回來。

這就是他現在的底氣。

一個走向國際的巨星的底氣。

PS:6.3k大章,求月票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