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少時經歷

第一百二十八章 少時經歷

興伯說:「後來就聽說他在山裡養花。大夥覺著他自己帶孩子不容易,都很捧場,一來二去就熟了。」尹無病問:「他有沒有跟你們說過以前的事?從哪來的?」興伯搖頭:「沒有。我倒是問過他,孩子他娘在哪。他只說不在了,之後就沒再提過別的。」

卓七兒問:「他從沒說過自己的來歷?」興伯說:「沒有。」七兒問:「除了您,還有沒有跟他很熟的人?」興伯說:「跟他說話最多的就是我了。除了我以外,老六也常買他的花。」卓七兒忙問:「您說的那位老六,住在哪?」興伯說:「不在了。去年生了一場大病,死了。」尹無病聽了不禁失望。卓七兒說:「無病哥哥,咱們走吧。」尹無病謝過興伯,轉身離開。

沒有問到老尹的消息,尹無病有些失落。卓七兒說:「你再好好想想,還有誰可能知道尹伯。」尹無病停下腳步,想起老尹的臨終囑咐:「將來有機會,你去趟嵩山,找嵩山派的梁掌門。讓他親自來,把我的屍骨挖走。」忙對七兒說:「我爹臨死之前,囑咐我去嵩山找梁掌門。他們一定認識,應該很熟。」

卓七兒說:「太好了。咱們接下來就去嵩山。尹伯有沒有留下什麼信物?」尹無病不解地看著她。卓七兒說:「尹伯讓你去嵩山,總該留下什麼信物,不然怎麼讓梁掌門相信?」尹無病想了想:「我爹說,到了嵩山就說是丁允的徒弟,梁掌門就會相信我。」卓七兒點頭:「看來那位丁前輩既認識尹伯,又認識梁掌門。那應該就沒問題。」尹無病急切道:「那咱們現在就去。」

出了鎮子,卓七兒問:「當年你為什麼沒去嵩山?」尹無病說:「我一下山,就遇見兩個霍山派的人欺負興伯。我上前制止,也被他們打了。幸虧林姨出現,出手救了我們。」卓七兒驚奇道:「你在這見到的林姨?為什麼沒跟她走?」尹無病說:「她好像有事,不方便帶著我。後來霍山派的掌門帶人來了,認識林姨,說要收我為徒。林姨就把我託付給他們。」

卓七兒驚訝道:「你還當過霍山派的人?」尹無病說:「也不知算不算。在那待過幾個月,啥都沒學到。他們只讓我干雜活。」卓七兒馬上明白了:「看來他們不是真心要你,只想在林女俠面前留個好印象。」尹無病點頭,忽然笑道:「不過也不虧。我在霍山遇見了鍾大哥,還認識了漢陽子道長。」卓七兒驚奇地看著他。尹無病笑著說:「我帶你去霍山走走。還有一塊屬於我的地盤。」

到了山上,尹無病指著前方的山洞說:「那個就是小尹洞,我給它起的名字。」卓七兒好奇地跟著他跑過去。尹無病介紹道:「我上山砍柴的時候,遇到颳風下雨,就躲到這裡歇著。後來遇到鍾全大哥,帶他到這養傷。是他教會我保命三招。」卓七兒一邊聽著,一邊好奇地四下觀望。

尹無病拿起幹了的陶罐看了看,又輕輕放下。卓七兒驚奇道:「這還有個油燈?」尹無病笑著點頭:「我從山下買的。陰天下雨,洞里也不會很黑。」

兩個人從洞里出來。卓七兒問:「這些石頭怎麼回事?」尹無病說:「韓陶、謝紀欺負興伯,被林姨教訓了。他們就把氣撒到我身上。掌門偏袒他們,明明是他們故意找茬,卻只是罰我。他們把我關在這,用石頭堵住洞口,到了三天還不放人。」卓七兒氣憤道:「太不公平了。」尹無病卻淡然一笑:「後來我還是出來了,還因此躲過一劫。」

卓七兒不解,

忽然瞥見附近的屍骨,吃了一驚。尹無病說:「是韓陶、謝紀。他們被人追殺,想進山洞躲躲,結果石頭來不及弄開,都被人砍死了。」卓七兒說:「這也是他們自作自受。」尹無病說:「後來霍山派被人滅門。我被關在山洞裡,正好躲過一劫。」卓七兒聽完,心情好多了。

尹無病問:「你想不想去霍山派看看?」卓七兒搖頭。

下山途中,經過當年的樹叢。尹無病停下腳步,想起往事。卓七兒好奇地望了望,問:「你在看什麼?」尹無病說:「我在這第二次遇到喬引。」卓七兒驚訝道:「那時候你們就認識了?那第一次在哪?」尹無病說:「第一次是在花圃外面。我正要下山。他搶了我的包袱,扔到樹上,想讓我陪他玩。我自己上樹取下來,沒理他就走了。」

卓七兒問:「第二次又是什麼情況?」尹無病說:「我從山洞出來,知道山莊出事了,在牆外看到,被黑衣人追殺。是喬引救了我,學鳥叫騙走他們。」卓七兒說:「難怪你那麼信任他。」

經過路邊那塊大石頭,尹無病說:「我第一次見到綿山派的人,陸修和張恆,就是在這。」卓七兒問:「那他們怎麼沒有認出你?」尹無病笑著說:「當時我躲在石頭後面,他們沒看到我。」

二人離開霍山,繼續前行。

途經一個鎮子,尹無病看了看周圍的街景,說:「當年我在這第一次見到薛無休。他正要偷一位小姐的東西。我走到近前,就這樣彎腰盯著他。他嚇一跳,見沒法下手,只好轉身走了。」卓七兒說:「那位小姐一定要好好謝你。」尹無病苦笑道:「謝什麼呀,我還被她的丫鬟數落了幾句。」卓七兒笑道:「她們沒看到真賊,一定把你當壞人了。」

尹無病說:「後來薛無休搶了我的包袱,想讓我跟他走。我跑不過他,只能先留下。跟了他幾個月,學會了風飄忽身法,還有拈花手。後來發現他根本不行俠仗義,就趁他酒醉,逃走了。」

卓七兒問:「他為什麼那麼恨你?」尹無病說:「我趁他喝醉,偷偷拿走了他的錢袋。他結不了賬,就不能出來追我。後來覺得不合適,十兩銀子替他付了七兩。他自己得罪了旁邊的客人,又沒錢結賬,被人狠狠打了一頓,扔出酒樓。」

卓七兒忍不住笑道:「他也真夠倒霉。不過你也算仁慈了,還給他付了七兩。不然他只會被打得更慘。」尹無病說:「畢竟他教會我輕功,風飄忽身法。除了騙我偷東西,對我還算不錯。」

卓七兒問:「後來呢?」尹無病說:「後來我就遇見你了。」說到這,兩人相視一笑,決定再去當年第一次見面的地方看看。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北地流星1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修真仙俠 北地流星1
上一章下一章

第一百二十八章 少時經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