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9章 超模0金

第759章 超模0金

我也想努力啊!第七百五十九章超模千金

華畏芝知道趙明陽的這些事後,反而心裏踏實了。

雖然吧~這筆錢不是趙明陽的,但好像又是他的,他也沒說謊,他有了這筆巨款后,錢只會越來越多,別說二三十億了,如果這樣滾下去可能達到四五十億都有可能。

但這是負債,而不是凈利潤,如果想要解套,那基本很難了,最大可能趙明陽破產並且負債太多無法償還后跑路,但這是趙明陽的問題,這和人家徐家沒關係。

六個億對於徐家而言,是一筆不小的數字,但不是不能接受的,也就是最多少買一些奢侈品的事,比如十六萬一輛的自行車,少買幾輛罷了,就像港島李可以直接給兒媳婦五個億分手費,讓兒媳婦離開,這類人其實為了不被持續索取利益,會非常果斷的斷了這個供血鏈。

尤其徐家這樣的大家族,趙明陽如果沒有足夠的能力可以獲得他們認可,他們給的這六個億就是買斷了徐傾傾以後的感情了,讓徐傾傾看清楚一些事。

華畏芝看出了一個非常大的問題了,如果趙明陽的資金鏈斷了,李彥清這邊的項目估計也危險了,如果按照趙明陽說的還有其他股東,那麼趙明陽現在應該是最大的股東之一,所以他有一定話語權可以讓李彥清安心做自己喜歡做的事。

所以華畏芝必須幫趙明陽把一些負債清理,保證李彥清的項目,她最終答應趙明陽回去看看,和李彥清一起回去。

當華畏芝和李彥清回國的后,才發現趙明陽的產業不止是雜亂無章了,且風險性很高,已經資金投入沒法撤了,都是自己拿錢出去投資的,還沒什麼太多合伙人。

所以第一件事要把風險分出去,先把公司資源整合后包裝一下,再去找融資,而趙明陽自己投資的產業也不少,又是吉豐汽車又是螞逗服飾,

華畏芝也看出了,趙明陽找人做了VIE架構了,但是這還不夠,趙明陽的負資產過高了,他這要出了事,李彥清基本也毀了,找不到趙明陽的責任,可以追究其他人的,趙明陽最多跑路躲一躲。

華畏芝親自去招聘了一個團隊過來,都是以前在華爾街的,大家也都給她這個面子,就這樣,華畏芝幫趙明陽打造了一個真正的核心團隊,這個團隊可以讓趙明陽基本高枕無憂了,他只要負責不停的出項目就可以了,交給華畏芝那邊處理。

心裏的一塊大石頭處理完了,趙明陽也可以安心的給自己放個假了。

說真的,趙明陽現在越來越怕,馬上2014年了,這留給他的機會不多了啊,如果他不能佈局好,那他就沒機會了。

像華畏芝這類人可遇不可求,其實說句讓人刺痛的話,有的人生來就不是和普通人一樣的,他們的能力太強了,趙明陽現在只能去招納這群人幫助他了,他有錢,所以也算用錢續命,給自己的產業和事業續命。

大部分獨角獸公司其實不是一大批人建立起來的,而是一小圈子的人,這群人真的厲害,厲害到讓人不可思議。

趙明陽現在就是拿錢招聘這批人,這批人如果不想自己創業就來趙明陽這裏,如果想來,那就給高價,很多人說讀書無用,但現實是,財富榜,全球頂尖的富豪,基本都是名校畢業的。

學習好的人,基本屬於綜合性人才,就是不偏科,這群人確實可怕,本身就是屬於萬中無一的。

這也是為什麼很多企業只招收985的原因,企業比誰都清楚這類的差距,就像空瓶傳媒當初招聘,趙明陽一個末流211還算是吊車尾的進來,

一些企業卡學歷,比如你本科不是985,那麼就給你松一松,研究生可以了吧,這其實就是二次篩選,深怕有遺珠。

而研究生985和211這些,就是基本再次給每個人一次機會了,如果說什麼可以快速提升自己的階層,普通人而言也就讀書了,除非你有一技之長可以比其他人更厲害,而這樣的概率其實比考上清北還難。

六月初,趙明陽重生一年了,這一年裏,他有什麼成就嗎?成就就是進入了徐家,最後得到這六個億,讓他有資金佈局,可以不怕未來了,他有信心最起碼不會混的太差。

回國之前,趙明陽想要去做一件事,趙明陽想去找個金髮碧眼的小姐姐。

這位小姐姐此時已經是別人的老婆了,但是趙明陽還得去找一下她,因為未來幾年她的優勢非常的明顯了,最起碼先有個印象再說,誰叫她有個不同尋常的老爸呢。

趙明陽以螞逗服飾的名義和小姐姐的公司約了品牌代言的工作合作,給出了對方五百萬美刀的代言費,這筆錢可不低了。

趙明陽找她的合作,為的是未來她的價值,這個人的價值那真的很大。

和對方約見之前,趙明陽準備了一副墨鏡,一件黑色緊身背心,可以展示幾肌肉的那種,一條黑色作戰褲,一雙黑色短靴。

他這次要玩一點狂野的,為了展現這份狂拽酷炫的表演,趙明陽租了一架退役軍用直升機找了專業的教練訓練了三天,試了十幾次才可以做到。

見面的地方約在了一處高爾夫球場,超模尹芙妮身穿白色連衣裙站在草坪上,她的經紀人站在她的旁邊和她說着話,一旁還有一名金髮碧眼的中年男子在和她們聊著天,這名中年是趙明陽在這邊自己找的律師叫做丹尼。

「丹尼,你的老闆什麼時候到?」尹芙妮的經紀人問道。

「來了!」丹尼聽到飛機的聲音,指了一下天上。

趙明陽此時一臉冷酷表情的站在直升機上,一隻腳放在機艙內,另一隻腳站在支架上,戴着墨鏡一臉的荷爾蒙外溢。

看起來確實很帥,就是害怕他摔下來摔死就尷尬了,沒任何保護措施,也沒背着降落傘。就敢站在飛機外。

其實他此時也慌得一筆啊,臉上是強裝澹定,之前是戴着安全繩練習的,此時沒有,至於一隻手抓着機艙內的繩索,從外面看不到,萬一有個啥的,真的不好說,一隻手要抓不穩就刺激了。

飛機下降的時候,趙明陽的表情一直是很酷的,內心是很慌的,趙明陽壓根看不清下方有啥了,因為他壓根沒看,深怕看了后嚇尿了,那就丟人丟大發了。

等到直升機落地的時候,趙明陽才鬆了口氣,真特么的為了耍帥可以不要命了。

不過效果達到了,趙明陽看到了其他人震驚的表情。知道這個逼裝成了。

走下飛機,趙明陽走向了尹芙妮他們,趙明陽戴着一副半截手套,伸出手說道:「抱歉了,讓你們久等了。」

尹芙妮和趙明陽握了下手臉上堆滿笑容的說道:「等一等也很值,因為你的出場很特別,很酷,我喜歡這樣的出場。」

「是嗎?我這人比較喜歡戶外運動,所以平時經常玩一些極限運動,下次一起可以約著去玩高空跳傘,這個送給您,希望您喜歡。」趙明陽從口袋裏拿出一個小玻璃瓶遞給尹芙妮說道。

「這是?」尹芙妮一臉疑惑的拿着玻璃瓶問道。

「這是我上次登上珠峰的時候,收集的空氣,我覺得仙氣應該屬於仙女。」趙明陽說道。

尹芙妮愣了一秒,然後反應過來,臉上的笑容如同春天的花兒一般。

「哇嗚~這禮物很酷,謝謝你的讚美。」身高將近一米八的尹芙妮,一頭金色的頭髮,皮膚如同白玉一般,身材那更是前凸后翹的,那雙腿還有那一對C真的讓人很難不關注。

不過西方的美女,生完孩子后基本身材走形很快,衰老也很快,即使不生孩子,三十五歲左右那就非常的顯老了。

尹芙妮現在二十齣頭,身材非常的好,樣貌也是巔峰期。

主要是氣質好,畢竟也是富家千金,只不過家裏的關係比較複雜,父親結了好幾次婚,有好幾個家庭,不過她的父親還是最愛她的,基本上只有她是父親從小到大陪伴最久的孩子,也是最喜歡的孩子。

趙明陽看着尹芙妮問道:「尹芙妮小姐,你會騎馬嗎?」

「當然。」尹芙妮說道。

「這裏有個馬場,我們一邊騎行一邊聊吧,我的品牌主要找您,是因為我覺得您的氣質和我們的品牌非常的合適,我們公司準備打造一個全新的品牌,走的就是女性市場,這次約見您,主要是想和您聊一下品牌文化。

想要問問您,什麼的女性品牌,才是您心目中最好的女性品牌,我們上車聊。」趙明陽上了一輛高爾夫球場的觀光車,尹芙妮也上去了。

她坐在趙明陽的身旁,趙明陽太知道這女的,千萬別被她的外表欺騙了。

此女以後外號祖母綠,心機老祖,手段非常的厲害,她的那些兄弟姐妹都被她吊打,一點機會都沒有,她門當戶對的老公更是對她言聽計從,甚至都不敢問下她在外面做什麼。

對於她的評價大多是美貌和智慧並存,其實就說她不但長得好看,還心眼多,更誘人說這女的蛇蠍心腸。

對付這種人,趙明陽想要換個方式和她交流,那就是趙明陽化身硬漢,她這類的其實對公子如玉那類完全無感了,從小都是見的那群公子哥,她更喜歡她父親那類雷厲風行的霸道總裁,但是那類的男生在她生活中不多。

尤其趙明陽這類的出場,趙明陽敢說她圈子裏基本沒人會做,這特么真的危險啊,玩不好就領盒飯了,哪家公子敢這麼不愛惜生命啊。

「我對女性品牌的理解是·······」

尹芙妮說了一大堆假大空的話,基本就是高大尚空洞沒實際價值的話語,就是套路的話術。

「很酷,很有想法,我果然沒看錯人,我看到你的畫報第一眼的時候,我從你的眼神里看到了什麼知道嗎?」趙明陽說道,他同樣用了應付套路化的話術,先肯定對方,在拋話題。

「看到了什麼?」尹芙妮好奇的問道。

「等會告訴你,我們先去選擇馬吧,你是不是只騎自己養得馬?」趙明陽問道。

「基本是。」尹芙妮說道。

這類馬場基本都是一群老主顧,都有自己的馬兒放這裏養,如果騎陌生的馬屁,馬兒的脾氣好還無所謂,如果不好,那確實很危險了。

「那你是選擇和我騎一匹馬,還是自己重新選擇一匹?」趙明陽直接了當的問道,他就是在試探尹芙妮了,就是簡單直接,不拐彎抹角,如果和她拐彎抹角,那就是她的擅長領域了。

「我想我可以的,稍等,我去換一身騎馬服。」尹芙妮去馬場的裝備售賣處買了一身行頭,趙明陽只戴了一個頭盔,也沒換衣服。

他選擇了一匹前幾天已經馴服的棕色的馬,尹芙妮戴着黑色頭盔,身穿一件白色襯衫,黑色馬甲,一條黑色的緊身褲搭配一雙黑色長靴,身材真的好,她選擇了一匹白色的馬。

這些馬,都不算是什麼好馬,因為好馬都是被人養了,剩下的都是可以提供給散客騎的。

新手都會有教練跟着,顯然趙明陽和尹芙妮都不是新手,尤其尹芙妮,從小學習這類的社交禮儀,高爾夫和狩獵騎馬基本都是一些社交專用的場景。

馬場很大,因為有一大塊區域是森林,樹木上都有指示牌,也不怕迷路。

經紀人和律師丹尼就在這邊等著,趙明陽騎着馬和尹芙妮並排說道:「我看到你的眼神里飢餓。」

「飢餓?」什麼意思?尹芙妮好奇的問道。

「就是字面意思,飢餓,不是身體的飢餓,而是對權利的飢餓,對物質的飢餓,這裏的飢餓不是貶義詞,因為這類的飢餓在很多男人身上都有,比如我,我想要把自己的事業做的更大,做的更有規模,我想擁有更多的財富,而不是幾十億美金這麼點數字,我要的是幾百億美刀,我相信我能做到,我很餓,需要更多的金錢來填補我的飢餓。

你的飢餓更多的是想要權利,是那種對權利的飢餓,準確說是對於掌控的渴望,你想要擁有更多的掌控權,這個就讓你已經不可能和其他的女人一樣了。

你也可以把這種飢餓理解成為對命運的對抗,對命運的不認可,想要逆天改命。

你對華夏的歷史有多少了解?或者說,你知道武則天嗎?」趙明陽騎着馬看着向了尹芙妮說道。-加入書籤-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也想努力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我也想努力啊!
上一章下一章

第759章 超模0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