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空手套白狼

第765章 空手套白狼

我也想努力啊!第七百六十五章空手套白狼

「我啊,我的身世很複雜,經歷也很複雜,沒和外人提及過,不過你問了,我就和你說一說吧。

這件事要追朔到一百五十年前了,我的曾祖父,他當時是大清朝的一名親王,由於王朝破滅,他當時就帶著家卷隱姓埋名,換了姓改了名,臨走時帶走了一些王宮內的金銀財寶。

之後到了我祖父那一代人,他就留洋了,去了F國,將一筆財富帶了過去,之後回來到了我爺爺那一代人,我們家基本沒在流露出任何的財富,一直隱藏著,我爺爺也把這個秘密守住沒告訴任何人,深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等到近些年,我爺爺把這事告訴了我爸媽,我爸媽不想繼承這些,只想安穩的過日子,可這筆財產總得有人繼承吧。

後來我上大學的時候就繼承了一部分海外資產,我這些年都在打理家裡的一些資產,主要做投資這一塊,我也不是一生下來就衣食無憂榮華富貴的。

我從底層熬過來過,知道被人忽視,被人冷落,被人否定的痛,這也是我們家的傳統和家規,每一代人都要從底層做起,才能去獲得家族財富,代代相傳,這樣才可以更好的保護住祖輩們留下的財富。

你知道嗎?我只用了百分之一的原始資金,其餘的我分文未用,我就賺到了百分之百的回報,為什麼?因為我投資的人都非常的成功,我從來不投資產品,我只投資人。

你看,我投資的這位邱淑紅,短短一年內,她把企業做到了市值至少六十億了,很快她的公司就要在紐約時代廣場打廣告了。

她現在已經是一名知名企業家了,即將受邀來到米國的一個商業論壇給創業者講座。

你再看這個螞逗服飾的創始人葉川,我投資他的時候,他還是一個迷茫的羔羊,我告訴他他可以,他在一年內已經開了五十多家連鎖店了,品牌價值已經快破十億了。

還有其他的人,都在暗自發力,所以我說我的眼光很不錯,我覺得你一定可以成功的!這不是開玩笑,我看好你,因為別人發現不到你的閃光點,我可以。」

尹芙妮???我勒個去!眼前的這位還是百年貴族了啊,這不就是自己幻想的男主模板嗎?

趙明陽當然不怕她去查了,你去找我曾祖父對質吧,反正我這錢就是祖輩留下來的,因為一些特殊原因,我就隱藏了這筆錢,熟悉嗎?趙明陽只是把徐傾傾家的背景挪用了一下,並且再次加工向前推了推。

總之,就是滿口胡言,但是神秘的東方一直可以擁有這種神話,有的家族人家都七八十代傳人呢,趙明陽這才幾代啊。

而且趙明陽都是低調了,他可能是趙匡胤後人,自己低調不說罷了,說出來嚇死他們,

再說了秦始皇姓嬴名趙氏,當然也有說可以姓嬴也可以姓趙,可以叫嬴政也可以叫趙正,自己萬一和秦始皇也有那麼一丟丟關係呢?

所以趙明陽還是個比較實誠的孩子,趙明陽的爺爺也不知道他爺爺的爺爺幹嘛的。

因為壓根沒見過,就聽過自己爺爺提及過他的曾祖父,當初和一個鷹國的女人出國了,被人看上當上門女婿了,再也沒回來了,不知道真假,可能是自己爺爺的父親騙他的概率大,反正趙明陽的爺爺一直覺得這是真的,你看,自己的爺爺都沒法證明曾祖父的身份,那麼曾祖父可能就是帝王。

反正趙明陽這個吹,確實很符合尹芙妮對於貴族的人設嚮往,尤其趙明陽揮金如土的樣子。

「這麼說你還是王室貴族了哦?」尹芙妮說道。

「什麼王室貴族不值一提,那都是過去了,你看看現在,你看那些以前的王室貴族,有幾個過得好的?無非掛個名頭,等你成功了,他們也得向你問好,尹芙妮,之前我說要送你一幅畫的,你還記得嗎?我為你畫一幅畫吧。」趙明陽說道。

「現在?這裡?」尹芙妮問道。

「沒錯,那不是有路邊給人畫畫的畫師嗎,我去借一下工具,你稍等。」趙明陽走向了海岸邊的畫師,和對方交流了一下,付了錢,買了對方的畫板,椅子還有繪畫工具。

趙明陽搬著兩個凳子和一個畫板說道:「我給了他一千美刀,他把這些給了我就提前下班了,好了,你稍作休息,我給你畫一幅畫。」

尹芙妮今天穿著一套藍白相間的學院風連衣裙,趙明陽再次上演了對視,前面說過,兩人,尤其異性在對視超過十秒鐘就是一種不一樣的感覺,超過六十秒容易出事,超過半小時,那可能就要有點故事了。

尤其是認識的兩人,而如果路邊畫師,你就沒這樣的體驗,因為畫師會盡量避免和你對視,而且路邊行人會影響彼此的專註度。

趙明陽此時找的這個海灘,所在的區域,人不少,但大家也都基本散去了,因為夕陽落下來了。

趙明陽這次決定自己親自作畫了,特么的,學了這麼久,最起碼得有點長進,不行的話在把口袋裡的畫拿出來。

兩人時不時四目相對,趙明陽是直勾勾的看著尹芙妮,看的她羞澀的低下了頭,又抬起了頭,眼神里寫滿了曖昧。

趙明陽基本保持對視六十秒在繪畫,他這幅畫,如果路邊畫師十分鐘搞定了。

可趙明陽整整畫了半小時,才覺得很滿意,起身一陣腿麻,靠!坐久了。

尹芙妮看到這幅畫后,上面有一段話:願你的人生永遠沒有煩惱。

「謝謝你~」尹芙妮說道。

趙明陽牽著她的手起身,她感覺腳麻了,趙明陽就攙扶住她。

這裡現在存在一個BUG點了,趙明陽始終沒近一步,但好似又不斷的進步,尹芙妮想要近一步,但又怕趙明陽不想近一步。

而且尹芙妮目前還沒找到一個契機近一步,趙明陽和尹芙妮說道:「送你回去,還是去我那裡喝一杯?」

你看,趙明陽這就給了尹芙妮一個理由了。

趙明陽永遠不會玩強勢主動,他只想讓每一個他生命中認識的女人和他在一起,都是一個完美的體驗,是身心愉悅的,而不是心裡不舒服的。

「我在這裡也沒什麼事,你不介意去你家打擾你吧?」尹芙妮說道。

「怎麼會打擾,我在這附近剛買了一套房子,你是第一位客人,走吧,我們去小酌一杯。」趙明陽走向路邊和尹芙妮坐上了一輛蘭博基尼大牛揚長而去。

到達附近一處可以看到海的海景房,進了別墅內,來到二樓,趙明陽走向酒吧台,拿起一瓶紅酒打開,給尹芙妮倒了半杯紅酒,又給自己倒了半杯,剩餘的倒入醒酒器內。

「稍等,我去廚房做點吃的。」趙明陽說道。

「我的天!你還會做吃的?!」尹芙妮驚訝道。

「當然,不過很少做飯給別人吃,你是除了我奶奶和媽媽外第一個親人意外嘗到我做飯的女士,希望不會讓你失望。」趙明陽說道。

這話說的尹芙妮小鹿亂撞,她背著手站在開放廚房的灶台邊看著趙明陽做飯。

趙明陽準備做幾道簡單的西餐,兩份牛排,一份椒鹽炸蝦,一份煎雞胸沙拉,香蕉大蝦土豆泥。

趙明陽拿起圍裙戴上,開始認真做東西,尹芙妮就在旁邊看著,她從小到大最討厭在廚房邊,討厭油煙味,現在居然一點也不討厭。

「需要我幫忙嗎?」尹芙妮說道。

「方便的話幫我把水果洗了,對了,你小時候有什麼夢想嗎?」

趙明陽和尹芙妮一邊聊天一邊做飯,多次互動,還手把手教尹芙妮擺盤。

兩人坐在餐桌前,趙明陽播放了一段音樂。

「乾杯!」趙明陽舉起酒杯說道。

尹芙妮和趙明陽碰了個杯,喝了一小口后,品嘗著趙明陽的手藝,一個勁的誇讚趙明陽。

趙明陽和尹芙妮聊著一些關於創業需要注意的事,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尹芙妮擦了擦嘴巴,休息了一會對趙明陽說道:「你會跳舞嗎?」

「只要你想,我就會,但我要去換一身衣服,這有點味道。」趙明陽起身說道。

等到再次出現的時候,趙明陽身穿一身藍色西裝,好像和尹芙妮是情侶裝一般。

兩人在客廳,隨著音樂跳起了最簡單的交際舞,只能說趙明陽學費沒白花,最起碼懂點。

趙明陽摟住尹芙妮的腰,尹芙妮的雙手放在趙明陽的肩膀上,兩人四目相對。

尹芙妮盯著趙明陽看,眼睛里都是趙明陽,她借著酒勁對趙明陽說道:「我今晚想留在這裡。」

你看,她主動的,趙明陽可沒說什麼,尊重女性要求,不違背女性意願,一直是趙明陽做人的原則。

「你聽過一個故事嗎?」趙明陽對尹芙妮說道。

「什麼故事?」尹芙妮問道。

「空手套白狼。」趙明陽說道。

「這個我當然知道,還有什麼其他意思?」尹芙妮不解的問道。

「如果我是白狼,你是空手,我們就差一樣東西。」趙明陽看著尹芙妮說道。-加入書籤-

上一章書籍頁下一章

我也想努力啊!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我也想努力啊!
上一章下一章

第765章 空手套白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