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軍事歷史
  3. 開局北美1400年:正在建國
  4. 【一百四十】救贖之路

【一百四十】救贖之路

作者:

開局北美1400年:正在建國【140】救贖之路

當一個低等文明與高等文明相遇,併發生戰爭,降維打擊就出現了。

如幾十年後登陸的殖民者與美洲土著的邂后。

又如現在,密集人群聚集下,周黎安如果願意,可以輕易以空投炸彈的方式,完成一次數萬人的瞬間秒殺。

甚至未來可以將H225完成武器化改裝,導彈發射器與高射速機槍搭配,說打穿世界毫不誇張。

沒有這麼做,不是聖母心。

均衡需要阿茲特克人與城邦國家聯盟的臣服效忠,獲取信仰與人口。

宗教信仰的養成是需要搭配故事的渲染。

信仰偽神的土著人,將在這一日種下「均衡的種子」,知曉這世上有真神的存在,並再也難以磨滅。

而當他們抵達均衡神國,對神祇的崇拜只會愈發狂熱。

神跡展現,賜福,造物……

沿襲自瑪雅文明殘餘的城邦工藝建設,也遠不如聖殿山【學術中心】的宏偉,或許規模相當,但就好比一個是民科用鐵皮建造飛機、遊艇……

你能跟空客、麗娃那些世界級公司相比。

周黎安所擁有的畢竟是來自數百年後的科技力量。

再者而言,聖殿山上法則秘典,將真正為他們打開新世界的大門。

未來聖殿山還將升級,那憑空造物的震撼,是難以用言語形容的。

均衡11年,6月14日。

《均衡聖典》的新篇章已經寫成:【吾主均衡於城邦國家聯盟宣判他們褻瀆真神的罪名,降下神罰與預言,真正的審判災厄才剛剛開始……】

大地上硝煙瀰漫。

周黎安終於沒忍心破壞更多的建築,說到底這些以後都是自己的財富。

工業發展不妨礙古城的續存,作新城建設,老城可為生活區嘛。

多麼美好的水上花園啊。

均衡大統一,也要給世界留下些人文景觀遺產,而這與均衡的教義並不衝突。

正因均衡的救贖,才令歷史留存,可讓後人緬懷祖先。

至於未來踏上歐洲?

嗯?

他們也算個人?

H225艙門關閉,周黎安回到駕駛座。

牛屎、小花與周衛國還處於獃滯當中,因火箭筒的發射,到現在都面目發麻,似乎靈魂都隱隱要離體而去。

雪女接受能力強多了,不過也覺得不適。

周黎安笑了一下,憑空造物一包濕巾遞給她,讓她擦臉。

雪女看著濕巾愣了愣,小小聲道:「主人,這不是雪女和帕特麗夏姐姐服侍完主人,用來擦拭下……」

「咳,無菌濕巾,哪裡都能擦!以後均衡也要生產。」

雪女立即扯開包裝,卻沒給自己擦拭,而是伸去周黎安的臉龐。

周黎安起初沒覺得怎麼,偏偏聽雪女方才那麼一說,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了。

擦完臉,飛機也重新拉升了高度。

沒做停留,他們還要去下一城。

15世紀初。

阿茲特克人還在苟發展,尚且是別國附庸,遠沒有後來三城聯盟的大勢。

同時期各瑪雅城邦繁榮昌盛,每每發動城邦戰爭,各自都能輕易派出數萬名的戰士。

可想而知,該地區集中人口的密集程度。

當天下午,抵達3座大城。

罪罰宣判與阿茲特克人如出一轍。

只在天空異象呈現,愚昧無知的人們紛紛跪拜,或惶恐、或狂熱……

於是,均衡宣誓了世上唯一真神的法旨,罪罰以神雷烈焰降臨,告知世人神之軍團將從遙遠大地的北方,帶著真正的審判到來,賜予他們懺悔救贖之路。

城邦聯盟汲取瑪雅文明的遺留,已知一年為360天。

年份計時的概念,本就用以神祇祭祀日,如今這一天也將被各城紛紛載入史冊——

《仙木奇緣》

真神,均衡之主降罪於世人!

當夜飛往山區,找尋一處懸崖絕壁落腳,不沾染凡塵。

就是風有些大……

也恰好為牛屎三人的罪罰。

周黎安可不會留宿,賜下食物,不待三人還想要告罪,便帶著雪女返回現世。

這一天的見聞,即便是雪女也許消化。

吃飯時神思空空。

周黎安也沒多做理會,聯繫薩爾瓦多,讓他幫忙添置一匹彈藥補給,連夜送來……

明天,還要給各城送溫暖呢。

當晚,香玉入懷,少了一個帕特麗夏,反而酣暢淋漓,運動量恰到好處,沒有疲累,反而是肉身與靈魂的通透。

第二天。

繼續完成墨西哥谷地的掃蕩。

沒有馬匹為運輸力,大城間的信息往來低效的令人髮指。

均衡各城如果願意,每天都可將信息匯總,送往主城。

而昨天4城遭遇審判,消息竟然還為擴散,作為各城姦細的商賈,大概還奔跑在路上,或閉門不出,震撼於真神降臨的認知觀顛覆。

第三天,墨西哥谷地的審判全部結束。

周黎安將帶雪女等人繼續向周遭探索推進,後面行程也都為人口密集區。

幾十年後,將逐漸被阿茲特克聯盟統治。

不過現在都將歸屬均衡。

一直到7月中旬,以墨西哥城為中心,輻射周遭諸多大區地圖都被開啟。

到了這時,經周黎安粗略統計,均衡將納入近400萬人口。

數據比預料之中稍低,不過總合一路來掃蕩的各部,結果還是很可觀的。

向南。

至尤卡坦半島,瑪雅文明的發源地,現世瓜地馬拉、貝里斯一帶。

純粹的雨林氣候,曾孕育瑪雅人。

林中的空城遺迹令人唏噓,當然如今這其中也生活著大量土著人,以部落形式聚集。

真正汲取繼承瑪雅精神財富或物質財富的,都早在千年前去往建設城邦聯盟。

剩下的都是不開化,也沒威脅的原始土著。

阿茲特克最鼎盛時期,疆域以輻射到此。

不過舊城的遺迹大概提醒了他們,這裡曾是一個國度衰落的不祥之地。

瑪雅人耕種以焚燒森林進行開墾,無水源,全部依賴雨林的自然條件,他們不考慮土地肥力狀況,又大量摧毀森林,最終導致自然平衡被打破,糧食歉收。

這是後世瑪雅滅亡的說法之一。

現世,尤卡坦半島以南幾個地區發展都不怎麼樣,唯有巴拿馬因運河興起最為繁榮。

這段時間,牛屎等人已調整好了狀態……

罪罰已落下,等著回歸均衡贖罪吧。

不過眼下,趁著追隨服侍吾主身旁,還得恩寵,自然要刻苦修習法則,求教奧義。

「吾主,這片密林有礙於我鐵騎推進,且未來如何發展呢?如吾主所言,此地沒有水系河流,無論農耕還是工業發展,都並不適宜。」

糧食確實低微,因此後世以煙草、咖啡、可可、甘蔗種植園為主要。

咖啡16世紀后才傳入歐洲,在此之間原產地為非洲,被行走世界的阿拉伯商人所熱愛。

不過對均衡而言,原產地都不是問題,現世找種子就是了,還能搜集來現成的種植技術。

再說更南邊的巴西,拉美地區第一個茶園就是在巴西建立的,後來阿根廷緊隨其後。

均衡土地太多?

項目不就來了,咖啡、茶葉、煙草這三種精神食糧全面壟斷。

農民也好找啊,大明移民嘛。

等歐洲人上癮,想要搞種子種植……

不好意思!

世界商業法有明確規定,經濟特產作物只有註冊「世界商業執照」才可進行種植銷售。

世界商業執照在哪裡註冊?

均衡啊!

總而言之,就是搞壟斷!

真要有頭鐵不聽警告,違反世界商業法的……

那不好意思。

我可要制裁你了!

這套路聽起來是不是特別耳熟了?

哎,沒衝突也要製造衝突,就是玩!

周黎安將幾類新作物告知他們,可可、煙草美洲都有原產,可可飲料已成為現在阿茲特克城邦聯盟的主要飲品。

而煙草也有應有,汲取古方與現代優勢組合,待得海洋航線貫通就可以讓產品上線。

其次,就是這片地區的戰略意義。

巴拿馬運河肯定要建設,誰能走這一條航線,還是均衡說的算嘛。

其次,作為南北美的陸地橋樑……

鐵路貫通也不是沒可能。

不就是基建嘛,工業基礎跟上了,什麼都好說。

到時候七大工業奇迹就不是太平洋鐵路了,而是中南洲際鐵路,恰好架設在巴拿馬運河上,呈十字交叉,是為世界的重要十字路口。

一番教化,信息量龐大,太深的東西周黎安沒講,只是告訴他們發展方向,以及南美洲還有大片土地,有待於收歸均衡。

阿茲特克與城邦聯盟后,印加帝國也就不遠。

一聽有土地,牛屎一下就來勁了。

只要熬過2年,突破法則高階上品,說不定還能趕得上隨軍出征!

8月,返程。

從巴拿馬最南端出發,兩日飛行至瓜地馬拉,之後沿西海岸北上,將最後未探索的墨西哥地區地圖開放。

至此,眾人出行已有6個月。

主要為拍攝影像資料,明確礦區地點與道路。

現在多付出一些時間成本,可做預先計劃,未來發展建設才能事半功倍。

路過阿茲特克與城邦聯盟,周黎安沒再去打擾。

旨意已下達。

聽不聽就由他們自己判斷了。

世間唯一真神還能三番五次去警告勸說不成?那就不是神祇了,是街道辦居委會大媽!

只需待得均衡鐵騎大軍出動,便是橫掃之勢。

……

特帕尼克斯國。

前阿茲特克時代的強盛城邦國。

因阿茲特克向他們依附而壯大,又在阿茲特克的三城聯盟於該國權利更迭中將其吞併,從而徹底奠定了最強霸主地位。

真就是一步一個腳印,做大做強。

而現在,各城邦君主聚集於此。

他們的僕從侍者都以奢華的布料與金飾鑲嵌的錦盒,盛放著一枚木凋神像。

作為承襲瑪雅文明精湛凋刻技藝的城邦聯盟,具備超高的凋刻造詣,各大城的凋塑神像無比精美。

不過這其中都施加了創作想象,且從未向寫實主義發展。

可眼前的凋像,卻是周黎安模樣的1:1復刻——

吾主真身神像。

為得就是務求每一個均衡子民能將神祇的模樣,記在腦海,呈於心中。

這也導致從未見過這種寫實復刻凋像的君主,對此感到神聖。

當然,這神聖由來更多的一部分來自於一個多月前的神罰降臨!

隨著那場神罰降臨后,人們在城中發現了一大一小兩種凋像,數以百計,分散各處。

在此期間,各大城邦閉門鎖國,關閉貿易,禁止人員流通。

不只是恐懼於神祇的怒火。

更擔心以城中發生叛亂,推翻君主的地位。

因為人人皆已知曉,神祇降臨!

而在這其中,當以阿茲特克人的「湖中城」最為混亂。

他們的君主維齊與其妻子因供奉偽神,而當場遭遇神罰毀滅,葬身於雷霆神焰。

阿茲特克人第一次意識到,他們的信仰,錯得有多麼離譜。

城中已是暗流洶湧,有趨勢想將這神祇滅世的罪名,安於君主家族的身上,甚至有想要推翻他們下台。

不過……

剛剛登基繼位者,除了是上一任君主維齊的兒子,還是現在特帕尼克斯城邦之主的親外孫。

他的母親正是那位阿茨卡波察爾科城的公主。

而阿茨卡波察爾科城,則為特帕尼克斯國的主城。

有了這層強勢背景。

遠不夠強盛的阿茲特克人不敢造反,否則戰爭開啟,很有可能被特帕尼克斯吞沒。

如今,奇馬爾波波卡年僅12歲。

雙親離世一個月,他已在生死邊緣掙扎了數個來回,所幸是有智者分析利弊,一力將他保下。

一直到今日入城,他才真正鬆了口氣。

然而。

此刻間,宮殿內氣氛壓抑。

各城邦無一倖免,遭遇神罰,他們這些天無不是生活在對未來審判的恐懼之中。

又因各城子民隱隱躁動,急需尋找一個安定的辦法。

首當其衝……

懺悔救贖!

特帕尼克斯的老君主,將他所獲得的神像呈出,掃視眾人——

「真神已然降世,並因我等信奉的偽神而降下罪責!」

「我等愚昧無知之人,唯有懺悔,祈求神祇的憐憫,在審判災難前得到救贖。」

話音落下,眾人皆然認可。

但也有人怒不可遏,指向那少年君主,「我的使者告訴我,這一切皆因阿茲特克人的暴戾,激怒了真神!」

「他們的祖先曾以活人祭祀他國的公主,如今更引來神祇的震怒!阿茲特克人是罪惡的源頭,必須承擔一切罪罰!」

當然,他說得不算,真神均衡之主已經言明,信仰偽神的大家都有份,一個別想逃!

所有的壓力,來到奇馬爾波波卡身上。

一個年僅12歲的少年,茫然無助,唯有將希望落於外公的身上……

可誠然,審判在前。

他的外公也唯有自保的念頭。

阿茲特克可以被毀滅,但特帕尼克斯不行!若能以一城毀滅來平息真神怒火,他願意接受這種代價。

沉吟片刻,他落下了旨意——

「奇馬爾波波卡,你是我的孩子,但你更是阿茲特克人的新一任君主!」

「阿茲特克人所犯下的罪行,你必要承擔!」

「世上唯一真神,均衡之主,降下了審判的預言,令世人知曉神之軍團將於大地的北方到來……」

「你須啟程向北,尋覓神祇的殿堂,乞求他的憐憫,這是為了你的子民,也為了所有因你們而遭受牽連城邦國!」

「而在此之前,阿茲特克全城將被各城監禁封鎖,若你的懺悔之心至誠,便一定能祈求神祇的仁慈!」

轟隆。

少年人腦海中炸開一片空白……

北上拜見真神,那豈不是讓他去送死?

「外公,偉大的特帕尼克斯君主……」

他想要發聲。

可那老君主已是大手一揮,令人將他驅逐下去,當來到殿外,才聽低沉的言語飄來——

「送他回去準備,三天內必須啟程,踏上救贖之路!」

「各城派出300戰士隨團出發,若阿茲特克人有悖逆逃亡之心,就地處決!

「並封鎖特斯科科湖周邊,禁止湖中的阿茲特克人意圖逃亡叛亂!」-加入書籤-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