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玄幻奇幻
  3. 那一天,光從我們頭頂消失
  4. 第100章:解棋

第100章:解棋

作者:

海神殿,南塔樓。

「可惡……狄斯安娜這個混蛋……」

安菲特跌跌撞撞地穿過廊橋,嘴裏罵罵咧咧。

廊橋盡頭,一名面容姣好的金髮少女和一名臉色陰沉的金髮少年,正在等着她。

他們眉宇之間,都有安菲特的影子。

「母親!你怎麼了!」

看着安菲特失魂落魄的樣子,金髮少女趕忙迎了上來。

「他們把你怎麼樣了!」

「沒事……薇薇安……」

安菲特見到自己的孩子,一改之前在茶話會的囂張樣子,溫柔慈愛地摸了摸金髮少女的頭。

「對不起……因為我,你的弗萊克利亞傭兵團損失了幾人……」

「發生了什麼?」

安菲特與他們一邊在南塔樓中穿行,一邊向他們敘述了在茶話會上發生的事情。

最後,他們進入了一間豪華的房間,精緻的大門上雕著一隻由純金製成的大王烏賊。

「特雷通爾和狄斯安娜這兩個混蛋……我現在就要召集所有傭兵去殺了他們!」

二小姐薇薇安·尼普頓聽了母親的遭遇后,顯得格外憤怒,她一腳踢翻了房間內的一個金花瓶,轉頭就準備向房間外走去。

「不要那麼激動,姐姐。」

三公子克雷奇默·尼普頓攔住了她。

「你也聽母親說了,現在我們和他們,正處於結盟的狀態。」

「結盟?克雷奇默,你管這叫結盟?」

薇薇安對着瘦弱的弟弟大吼,而克雷奇默對姐姐的暴躁衝動似乎已經習以為常。

「哪有剛結盟就殺了那麼多盟友的手下的!他們根本沒有結盟的意思!我看他們只是想讓我們麻痹大意!然後將我們一網打盡吧!」

「如果真是你說的那樣,母親就回不來了。」

克雷奇默冷靜地分析到。

「而且根據母親所說,特雷通爾屠殺傭兵是在母親正式與他們結盟之前……那麼嚴格來說,他們並沒有打破盟友間的停戰協議。」

「喂克雷奇默!你到底是哪邊的!母親受了那麼大委屈!你怎麼還總幫着對方說話!」

「我只是在冷靜地分析事實,你能不能別老那麼衝動啊姐姐。」

「克雷奇默說得對。」

安菲特拉回了薇薇安,撫摸着她的後背試圖讓她消氣。

「薇薇安,你那麼關心我很讓我感動……我們遲早要讓特雷通爾和狄斯安娜付出代價,但不是現在。」

薇薇安被她的母親勸回了沙發,她的臉還是很臭,似乎還沒有完全消氣。

「千萬不可衝動……我們是所有繼承人中底牌最多的一組,除了弗萊克利亞傭兵團,我們還有財政大臣和伊爾拉教國『十二神諭』的支持,只要不衝動,這場戰爭我們就贏定了。」

「哼……『十二神諭』都不肯親自下場,只給我們派了三名『聖戰士』,一點誠意都沒有!財政大臣也只是看在我能力的份上,給我們精神上的支持而已!」

薇薇安從鼻子裏哼了一聲,似乎不太滿意。

「而弗萊克利亞傭兵團,那麼多人居然都打不過特雷通爾一個!真是廢物!錢都白花了!」

「這麼說就過分了,姐姐。」

克雷奇默在一旁說道。

「弗萊克利亞傭兵團的價值並不在正面交戰,而是在於暗殺和情報收集……你看,他們這就來證明他們的價值了哦。」

克雷奇默話音未落,

一名渾身纏着布帶的傭兵,就從房間角落破土而出。

「薇薇安大人、克雷奇默大人、安菲特大人。」

傭兵單膝跪地向他們稟報。

「在下剛剛蟄伏在虎鯨花園的地下,打探到大公子與大太太的戰略情報,現在如實向各位大人進行彙報。」

「虎鯨花園內……居然還有剩下的?」

安菲特顯得有些吃驚。

「當然……薇薇安對他們下達的命令是『時刻保護母親的安全』,但我又對他單獨下達了另一個命令……那就是『不管發生什麼都不要暴露,在一切結束後為我們傳回情報』。」

克雷奇默平靜地說道。

「喂!為什麼你也能命令他們啊!不是我花錢雇他們來的嗎!」

對此完全不知情的薇薇安好像有些不爽。

「真見外啊姐姐,我們不是一家人么?」

克雷奇默對姐姐露出了笑容。

「為了我們最後的勝利,請你就不要在意這些細節了好嗎?」

「哼……對了。」

薇薇安還有一事沒有弄明白。

「剛剛,你說話間怎麼就知道他要來了?這時間也卡得太准了吧?」

她指著傭兵向克雷奇默問道。

「是你的能力嗎?但我記得你的能力也辦不到這種事啊?」

「或許是巧合吧……都說了不用在意這些細節了。」

克雷奇默笑着回答道,他悄悄收起了手心裏的微光,薇薇安和安菲特自始至終都沒有發現。

「比起這個,不如現在讓傭兵說說,他在虎鯨花園都聽到了什麼吧?」

……

海神殿,主殿二層。

「太好了!西比爾!你沒事啊!」

看到一臉愁容的西比爾回到了房間,艾德等人站起身來迎接了她。

「怎麼樣?發生什麼了?」

「大太太狄斯安娜和大公子特雷通爾……與我們結盟了。」

「結盟?和我們?」

眾人顯得有些吃驚。

「不只是我們,他們聯合了除四公子以外的所有人,就為了在戰爭開始之時,先幹掉四公子佐爾德……」

「為什麼?」

利爾皺着眉頭說道。

「難道四公子的戰鬥力,能讓所謂『實力強悍』的大公子那麼忌憚么?」

「四公子佐爾德·尼普頓人稱『鯊魚』,除了他統領着殿外數量眾多的『鯊魚幫』之外,傳聞他的個人實力也非常強……但光憑這個,恐怕也不會讓大公子和大太太不惜與敵人結盟也要幹掉他……」

從茶話會歸來的西比爾像是經歷了一場戰鬥,她邊說邊坐到了沙發上扶著太陽穴休息起來,眾人也隨她一起落座。

「真正的原因,應該是佐爾德與特雷通爾之間有着深仇大恨,一旦戰爭開始,佐爾德就會直接向特雷通爾發難……狄斯安娜怕在他倆戰鬥時其他人會乘虛而入,所以才做出了與我們結盟的決定吧。」

「在你的眼裏,特雷通爾的威脅更大還是佐爾德的威脅更大?」

利爾如此問道。

「當然是特雷通爾……目前看來,佐爾德的目標就只有大公子和大太太,他對城主之位毫無興趣……而特雷通爾在收拾掉佐爾德之後,立馬就會將他的魔爪伸向我們其他繼承人吧。」

「既然如此,我們完全可以不遵守結盟的約定啊。」

利爾摸著下巴說道。

「在大公子和四公子兩敗俱傷之際,我們聯合其他人直接幹掉大公子不就好了?」

「你說的沒錯……可惜狄斯安娜比你更早地想到了這一點。」

西比爾嘆了口氣。

「所以她才會組織這場茶話會,逼其他太太與她結盟……還定下了一個規矩,如果我們之中誰背叛了她,她就會在收拾掉佐爾德之前,聯合其他人先將叛徒斬草除根……這樣一來就沒人敢背叛了」

「讓人害怕成為『少數』,從而被『多數』圍攻么?不得不說,這步棋下得不錯……」

利爾的腦中靈光一閃,他想到了解棋的辦法。

「那如果讓我們的聯盟發起人……大公子和大太太成為『少數』,會怎麼樣呢?」

大家還在看:網游之大恆帝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

回到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