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愛下電子書
  2. 修真仙俠
  3. 佳人難以良人配
  4. 第47章 極樂坊

第47章 極樂坊

作者:

太陽將要落山,二人也就回去了,付召向那名捕快問:「聽聞上次並未鬧出太大名堂,最多算是闖公堂,你為何如此害怕?」那人在確認他二人走遠后,慌張的說:「你是不知道,別看那姑娘柔弱,當時一手提著一個人,拖到公堂之上隨手一甩,上任捕頭和混混就飛到老爺面前,這可是兩個成年男子,不似孩童那般輕。上任捕頭醒之後,說自己是被個姑娘一腳踢暈,自然是方才那位。」

付召覺得有點不可思議,畢竟沒見到她動手,只能憑身材感覺她十分嬌弱。待把這些事處理完了之後,那名捕快拉著郡守私聊去了,付召自然也就回家了,進門就說:「妹子今日結交之人,竟如此厲害。」

把事情經過講解一番,父母都說讓他兄妹登門拜訪,感謝人家幫忙,付纖說:「或許齊公子所言屬實,幫忙上藥時,凌姑娘單手按住齊公子,令其無法動彈,若齊公子棍法了得,想必……」付召頓時一驚,沒想到那姑娘看似嬌弱,真的是實力驚人。

齊琅儀二人回到李府,一夜無話。第二日一早便有人敲門,下人打開門看是位官差,連忙跑進去通知老爺,李玉慶做生意自然要與官家打交道,哪怕新上任的他也必須要認識。看清來人後拱手說:「付捕頭大駕光臨有失遠迎,不知所來何事?」

付召抱拳說:「李老爺,您府上賓客與琴師,協助官府抓住兩個賊人,郡守老爺特意命我護送賞銀到此。」李玉慶讓人把他二人叫來,齊琅儀見到付召說:「這次夠快的,比上次強多了。」拿出疊好的手帕說:「正好歸還令妹手帕,改日上門感謝令妹。」

付召收下手帕說:「自是在下帶著舍妹,來李老爺這找公子才對。」這時邊上一人托著東西上前,付召掀開蓋布說:「這裡紋銀百兩,是昨日賊人的賞金。」齊琅儀接過來,走到李玉慶面前恭敬端上說:「叔父。」

李玉慶笑著說:「即是賞你,便收著。」「謝叔父。」付召再從袖子里拿出二兩銀子說:「這是抓上任捕頭所得,原本是五兩,老爺說扣除你闖公堂二兩,損壞公物一兩。」然後也放在了齊琅儀手中的托盤上。

李玉慶聽到這話臉色可不太好,但想想又釋然了,不僅沒抓人還給了銀子,看來闖公堂背後有些內幕。付召又說:「另外老爺囑咐……」齊琅儀打斷說:「我知道,公堂之事不可說,家醜不可外揚嘛。」付召尷尬一笑說:「謝公子體諒。」

李玉慶見時間尚早,挽留幾人一同吃早餐,幾番推辭下也就留下了。餐桌之上,李天賜悄悄的湊到齊琅儀邊上問:「音姐在武功方面,確實從未提及,可齊兄你居然也會武?」凌音一直在隱瞞身懷武功的事,不想李家的人知道,齊琅儀大聲的糾正說:「公堂是我一個人闖的,昨日那賊人,最後也是被我拿下的,你可以問付捕頭。」

付召沒聽見李天賜問的什麼,單獨聽到這話覺得沒毛病,於是點點頭承認了。齊琅儀接著說:「我修習的是槍法,若是沒了兵刃,我在府里應該只能欺負欺負你而已。」李天賜想起上次試探的確是赤手空拳,也就沒有再問什麼。

這頓飯把幾位官差吃好了,臨走還在討好著李玉慶,應該是期盼著下次還能來。李玉慶很想問齊琅儀一些事情,但知道不能問,而且是府里上下都不能提起,不管因為什麼,有膽子闖公堂,也就有膽子干別的,這件事只好揭過不談。

等大家都閑下來之後,楚婉去找了他二人,

進行了一次來自老母親的嘮叨。原本楚婉想著如果他倆聽不進去就算了,卻不想兩個人都聽的津津有味,不時點頭認同。齊琅儀對這樣的場景太熟悉了,也是不會再聽到老媽嘮叨的人,凌音是由師父帶大,從來沒有聽過這些話,也能從語氣中聽出來,楚婉苦口婆心沒有敷衍。

今天他們兩個人也沒有出門,就陪著楚婉在家裡待了一天,對他倆來說,可能又多了一個留下的理由。在二人覺得日子越來越好,越來越平穩的時候,相鄰的秋駐郡中,也有人對齊琅儀有了興趣。

此郡盛產楓樹,每到秋天,人們將主要街道掃到一旁方便過人過車,其他地方暫時不管,只有過季才會統一處理,故而站在任何一個地方,皆是楓葉似火,某位路人留下詩句:

十丈焰色天際遠,

風舞花落飛滿間。

行路涅槃游雲去,

駐觀楓林心似仙。

在秋駐郡中有一處極樂坊,坊主柳容容,身高一米七五,身姿曼妙,楊柳細腰,生的明眸皓齒,攝人心魄,舉動端莊,處事沉穩。主管蘇媚,身高一米七二,姿色身材皆不遜色於柳容容,一顰一笑間盡顯媚態。

柳容容房門之外,蘇媚打開門悄悄的走了進來,見她躺在卧榻上把玩一塊胰子,趁她發獃之際,悄悄地爬上了床,想一條蛇一樣纏了上去說:「姐~姐~好香啊,好想~嘗一口。」柳容容白了她一眼說:「你嘗的還少嗎?」

蘇媚酥麻的聲音說:「姐姐今天太香了嘛~」手上動作讓柳容容不自覺的「嚶嚀~」一聲,蘇媚從她身下伸過手去,摟著腰一拉說:「姐姐今天好滑啊。」親吻著柳容容的脖子,伸出舌頭向上舔一下,抬頭含住耳垂,用舌頭玩耍著,再舔向耳蝸。

柳容容享受的閉上眼睛,而後翻過身緊緊的抱住蘇媚,手也開始不老實,摸得方向好像漫無目的,卻是在逐漸的將衣服褪去,蘇媚也在褪去柳容容的衣服,直到坦誠相見。蘇媚此時媚眼如絲的說:「這樣的姐姐更香了呢,想要~姐姐~」兩個人相互纏繞攀附,左右翻滾。

半個時辰以後,兩個人喘著粗氣香汗淋漓,柳容容說:「滿足了?」蘇媚趴在柳容容身上說:「姐姐的身體,妹妹可不會滿足。」柳容容抱起蘇媚說:「剛洗完又一身汗,你可要好好的給我洗~」兩個人在浴室內,用胰子好好的清洗一番,聞著香香的對方,梅開二度。

二人洗完后在床上相互依偎。蘇媚說:「此物的出現,十分重要。」柳容容說:「是下涼河郡的賈商,李家在售賣,改日還需派人大量購買,坊內的姐妹們,想必十分喜歡,客人們應該更喜歡。」蘇媚說:「都聽姐姐的。」

柳容容派人了解情況后,得知配方乃李家賓客,齊琅儀獨有,於是提筆一封請柬,送到了齊琅儀手裡。齊琅儀把請柬放在桌子上,盯著它發獃,凌音過來說:「那可是極樂坊,男人皆嚮往之地,齊兄確定不去看看嗎?」齊琅儀自嘲的說:「你覺得我有什麼東西,值得這麼大買賣的老闆下請柬?」

凌音無所謂的說:「去了不就知道了,既然是請柬,多半無事。」齊琅儀說:「也是,一個青樓賭坊能有什麼事。」不一會兒李玉慶沉著臉走進來說:「賢侄,此事不可小覷。」齊琅儀沉思一會兒問:「叔父,這裡面可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

李玉慶解釋說:「極樂坊曾傳出兩句詩,上句是:身在世間走,樂在無極間。極樂坊地表一共三層樓,一樓是賭坊與普通青樓,二樓是十分高雅的青樓,三樓是坊主與總管居住的地方。下句是:福祿今生享,往生是極樂。尋常百姓不曾了解,極樂坊地下還有一層,乾的是殺人買賣。」

聽完這話二人面色陰沉,李玉慶接著說:「二位賢侄不必如此,方才已查過,極樂樓有大量的胰子訂單,這請柬想必是為了配方而來,實在不行將配方交出去,自然無恙。」二人聽到這話也是鬆了一口氣,齊琅儀一臉嚴肅的說:「叔父,此事耽誤不得,明日一早,小侄便動身前往。」李玉慶說:「這便去準備明日所需,還請賢侄一路小心。」

李玉慶今日才明白當初的協議,這完全是給李家做擋箭牌,而最終才得一成利潤,實在是為以前的想法感到羞愧難當。等李玉慶走遠后凌音說:「此次小妹與你同去。」齊琅儀搖搖頭說:「不行,我自己去,既然是殺手聚集地,你去了也沒用。」凌音說:「有我在,你有更大的幾率活。」齊琅儀反駁說:「如果情況比你想象的還要嚴峻,怕是連你也回不來。」「莫要小看奴家。」

齊琅儀盯著她說:「若我活不了,你能保證自己活著離開嗎?」凌音回答:「當然可以。」齊琅儀看著她的表情沒異樣,只能答應了,突然又問了一句:「若是我真的出不來了,你確定能夠舍下我自己逃離對吧?」看著她不再說話,還是想拒絕她同往。凌音在他開口前直接一瞪,齊琅儀明白了。

大家還在看:霸總追妻二次元之逍遙隨心江山為聘,嫡女韶華震驚!妹妹竟逼我接手千億集團逆天丹帝巫師紀元重生之古代農家生活末世狙神寵婚蜜愛:傅先生他又想娶我了!

回到頂部